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章节列表 >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_ 第四十四章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  第四十四章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丰神木硕这一嗓子吼得太突然,震得玄岩信步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脸似乎都白了一分。

    景上元和以为他被吓着了,连忙松开他耳朵,将他搂进了怀里,脸贴着他的额头,手抚着他的头发,轻声安慰道:“阿信,没事没事,别怕啊,没事。”

    小木屋里那不可描述的声音依旧此起彼伏绵延不绝,没了景上元和给堵着耳朵,玄岩信步觉得那声音简直像开了超级大音响一样振聋发聩。

    一边是那羞耻的呻.吟,一边是景上元和柔声的安慰,诱惑和温柔互相排斥互相吸引,渐渐织成一张巨大的情网,缓缓将玄岩信步轻轻覆盖,紧紧包裹,变成一只等待羽化的蝶蛹。

    玄岩信步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又好像有什么东西融化了,平静如水的心掀起了波澜壮阔的海浪,那海浪奔涌着,呼啸着,一波接一波,狠狠拍向岸边的礁石,它们不畏生死,不知疲倦,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冲破这禁锢它们的海岸。

    抗争和禁锢永远是一对情敌,玄岩信步在这对情敌的厮杀中晕头转向,不知所措。

    优红拎着两个大包和深蓝一起走进栅栏门的时候,眼尖地发现了老村长小木屋门前那明目张胆的暧昧,他抬起胳膊肘捅了捅深蓝,悄声问道:“哎,哎哎,你看老大那是在干嘛?”

    深蓝只瞥了一眼,就赶紧收回目光,低声责备道:“非礼勿视,小心长针眼!”

    优红吓得连忙撇过了头,却又耳尖地听到了小木屋里那不可描述的声音,忍不住惊叹道:“卧槽,拥个抱怎么弄这么大声呢?光天化日的,老大也太恶趣味了吧?”

    深蓝仔细听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对,悄悄向两人瞥了一眼,没发现两人有什么不妥。他皱着眉头思量了一下,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主人这是……???!!!

    罪过罪过!

    不,主人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深蓝用这三句话就能描述的心理活动说服了自己,正了正神色,提醒优红:“非礼勿听,小心得中耳炎!”

    优红见勇于作死的深蓝都不敢去探查究竟,只得强行按下心中的疑惑,闭目塞听,随着深蓝蹑手蹑脚地贴着墙根回了自己的小木屋。

    老村长的小木屋里,丰神木硕被阿香咬得满身牙印,简直生不如死。

    他连喊了几声景上元和的名字也不见对方进来,只得又铆足了力气,暴起一身的青筋冲外面大吼一声:“景上元和你死了吗!!!快进来帮我一把啊!!!”

    正要羽化成蝶的玄岩信步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一震,惊得又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刚刚冒出头的心立刻又缩回了蝶蛹里。

    景上元和敏锐地感觉到怀里人的不安,眼神又沉了几分,脸瞬间黑了下来。他没有搭理气急败坏的丰神木硕,而是揽着玄岩信步的肩膀将他带回了他们的小木屋。

    “阿信,闭上眼睛。”景上元和将玄岩信步带到床边坐下,柔声嘱咐道。

    玄岩信步不明所以,脸却又迅速烧了起来,缩回蝶蛹里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垂下长长的睫毛,缓缓闭上了眼睛,乖巧却又紧张地等待眼前的这位亲自为他破茧,助他成蝶。

    景上元和轻轻握住他的双手,温柔地捏住了他的两根食指,然后抬起手来——

    堵住了他的耳朵。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景上元和吻吻玄岩信步的额头,取了一副墨镜,沉着脸出去了。

    玄岩信步愣愣地坐在床边闭着眼堵着耳朵,觉得自己接下来不可能羽化成蝶了,而是要奔着120迈的速度化成石头了。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化石”?

    景上元和对自己媳妇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他只知道丰神木硕把他媳妇给吓着了,他要整一整丰神木硕这个吓死人不偿命的王八蛋。

    于是,他黑着脸走到老村长的小木屋门前,缓缓戴上墨镜,然后一鼓作气,冲进小木屋,风卷残云一般把晕倒在地的老村长拖了出来。

    丰神木硕见景上元和把老村长带走了,以为他很快就会来解救自己,谁知景上元和竟一去不返,直到阿香都要攻击他的小小硕了,也没能把他给等回来。

    丰神木硕知道他这是被人无视了,气得像离了水的鱼一样在地面上蹦跶了几下,破口大骂:“景上元和你个王八蛋!你他妈死了吗?!”

    景上元和被人如此痛骂,竟也不以为意。他扬起一脸灿烂的笑容隔着厚厚的木门问苦苦挣扎的丰神木硕:“丰神木硕,这种艳福不正是你心心念的吗?你这风流不羁的神木大公子什么时候这么看中自己的贞洁了?”

    这他妈哪是贞洁不贞洁的问题!

    这他妈是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啊!

    拜托你能不能分一下轻重缓急,不要在这么要命的时刻只知道挖苦人?!

    丰神木硕气得肝都疼了,心里万马奔腾,却没能说出一句话。

    因为阿香正集中火力,准备咬掉他的小小硕。

    他不想伤害阿香,只能拼命在地上乱扭,不让阿香靠近自己的下盘。

    阿香似乎对丰神木硕的反抗乐在其中,多年的狩猎生活让她的四肢敏捷无比,轻巧一抓,就抓住了他那两只拼命乱晃的脚腕。

    猎物到手,她疯狂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突然猛地一拉丰神木硕的脚腕,向前一扑,目标直奔他的裤裆。

    丰神木硕吓得差点尿了,拼了老命夹紧双腿猛地向右一撅屁股,才堪堪避过阿香那坚固的牙齿。

    阿香一击未中,斗志却越发昂扬,她磨了磨牙,眼中精光闪烁,突然一个暴起,抓住丰神木硕的双膝死死按在地上。

    阿香的力气大得惊人,丰神木硕拼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从她的手里挣脱,他一看自己这次真的要栽,忍不住仰天嚎哭:“天啊!我不要断子绝孙啊!我还是处男啊!!!”

    五分钟后,全身赤果的阿香被戴着墨镜的景上元和一掌劈晕,又被刚刚苏醒过来的老村长拖进西侧的卧室关了起来;丰神木硕顶着鼻青脸肿的脑袋带着满身红红紫紫几乎个个冒血的牙印,衣衫褴褛地坐在了景上元和的对面。

    景上元和盯着他看了两秒,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听说,你还是处男?”

    丰神木硕神色一僵,记恨景上元和刚才拖拖拉拉见死不救,梗着脖子没好气地怼了他一句:“我就是了,怎么地吧?”

    “不怎么地。”景上元和云淡风轻地笑笑,目光却像X射线一样把丰神木硕从头到脚来回扫射了好几遍。

    风神木硕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被他射成灰了。

    “怎么,你有问题?”仿佛为了挽回自己那所剩无几的颜面,丰神木硕冷着一张猪头脸,没好气地问。

    “那倒没有。”景上元和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朵没被捣碎的黄花,插在丰神木硕乱糟糟的鸡窝头上,又向他展露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只是比较好奇,满脑子黄色废料还妄图别人的骚浪贱是怎么保持处男之身的。”

    说着,他不待丰神木硕回答,捻着自己的下巴,垂下目光,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难道是那玩意儿不行?还是根本没长菊花?”

    士可杀,不可辱!

    丰神木硕气得从长凳上跳了起来,结果落地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背后垂到地上的藤蔓,一下子摔了个人仰马翻。他气得脸色发青,躺在地上骂道:“你他妈才不行!你他妈才没长菊花!你他妈这么血口喷人,要不要我脱了裤子给你验证一下你的愚昧无知?”

    景上元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面露戏谑:“那倒不必,我又不是你老子,我管你那么多干什么?再说,我可不想长针眼。”

    那你还问个屁啊问!

    丰神木硕气得要疯,在地面上扭了两下,没能站起来,愤愤地质问道:“你要绑我到什么时候?”

    景上元和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抓住他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拎起来,笑着问:“上次给我下药,是谁的主意?”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