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章节列表 >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_ 第三十七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  第三十七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景上元和觉得被自己蠢哭大概就是现在这么个情景。平日里自以为还蛮聪明的他,从来没有这样脑抽过,神知道为什么一遇到阿信,他就跟大脑失踪了似的一茬接一茬地干蠢事。

    糊弄是不可能了,再糊弄下去鬼知道又会出现什么样的误会。

    所以,景上元和蹲在石头上老老实实原原本本诚诚恳恳地向玄岩信步交代了自己逃婚的始末,从贤许由真追求丰神木硕,到自己被丰神木硕纠缠,再到误以为和自己订婚的是丰神木硕,然后到拍贤许由真的照片恶搞,接着到在火车上发现阿信才是自己的未婚妻,最后到下定决心把自己的未婚妻抱回家,声泪俱下情真意切絮絮叨叨地讲了半个多小时,身上的衣服都被自己的体温烘干了。

    玄岩信步听了他的解释之后只问了两个问题就开始沉默不语,口什么那件事自然也不了了之。

    到小村庄的山路曲折狭窄,好几个路段都仅能容一人通过。景上元和看看走在最前面的玄岩信步,又看看跟在他身后的野猪,最后再看看自己,忽然想起了那首闻名世界的诗。但他觉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猪这头,你站在猪那头,我走,猪走,你也走,走到天荒地老,也牵不到你的手,只因为中间隔着野猪一头。

    这该死的蠢猪!

    景上元和满腔怨念地狠狠剐了那无辜的野猪一眼。

    那野猪急匆匆地迈着小碎步,紧紧跟在玄岩信步屁股后头,神情却有些沮丧,颇像个被人,不,被猪始乱终弃的小怨妇。

    景上元和走在最后自然看不到它的神情,却能看到它两条后腿一跛一跛的,时不时地踩一脚腿上松散的花布,打个趔趄。

    那花布是老猎户给它包扎在后腿伤口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它扯下来一截,虽然没露出伤口,却拖在地上,时不时地绊它自己一脚。

    景上元和没有闲到踩它腿上的花布,却忍不住一阵幸灾乐祸。

    爽了吧!腿瘸了吧!活该了吧!看以后哪个不长眼的猪还能看上你这瘸腿的蠢货,哈哈哈……

    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在玄岩信步的沉默、野猪的沮丧和景上元和夹杂着幸灾乐祸的忐忑里结束了。

    两人一猪回到小山村的时候,午饭已经进行了大半。

    上山的人中午都不会回来,小村庄里只剩下包括老村长在内的三个老头,两个老太,一个阿香,明叔和他老婆,还有优红。

    深蓝出山去了,村里的几个人简单做了午饭,喂了猎犬,就回到自己的小木屋忙自己的事。

    景上元和亦步亦趋地跟着玄岩信步进了小屋,轻轻关上门,小心翼翼地问他是不是现在换一下身上的药。

    沉默了一路的玄岩信步面无表情地看向景上元和,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你真是景上元和?”

    景上元和见阿信终于搭理他了,赶紧点头,差点又要对天发誓:“是是是,如假包换,童叟无欺!”

    “你的手机呢?”玄岩信步向他伸出手。

    “手机?要手机干什么?”景上元和一愣,疑惑地看向玄岩信步,下一秒,立刻明白过来,连忙从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按了按,发现没电了,又赶紧跑到隔壁屋,拿了深蓝的充电宝,给手机充上电。

    十分钟之后,手机终于开机了,景上元和打开自己的社交软件,给玄岩信步看自己和贤许由真的消息记录。

    玄岩信步一声不响地把那些消息来回刷了几遍,脸色越来越难看。

    景上元和小心翼翼地在一旁候着,见他竟是这个反应,越来越心惊。

    阿信脸色这么难看,不会又要弃他而去了吧?

    他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为自己再辩解一番?

    但是该说什么呢?

    该说的好像都说了,再说阿信会不会烦啊?

    景上元和把自己纠结成了一颗苦瓜,正想着从哪突破再挽救一下,却听玄岩信步开口了:“你不是说不记得我了?”

    “嗯?什么意思?”景上元和莫名其妙,这话又从何说起?难道自己智商下降到听不懂人话了?

    玄岩信步把手机拿到他面前,指了指上面的一句话,景上元和看了一愣,上下一拉,顿时悔得恨不得撞南墙。

    真是要老年痴呆了!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啊!光顾着纠结未婚夫这件事了,竟忘了他和阿信之前还有一段故事呢!

    他赶紧抓住玄岩信步的手腕,生怕这个人“咻”地一下从自己面前飞了,颠三倒四地解释道:“阿阿阿阿信,你听我说,这是个误会,绝对是误会,你千万不要把我当成变态,我那么做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解释——”

    玄岩信步不慌不忙地看着他,平静地打断了他的话:“所以,这辈子我化成灰你也认得我?”

    景上元和觉得自己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早知道那时的口是心非会换来今天的痛心疾首,说什么他也要第一时间向全世界表明自己的心意,尽管那样做,说不定阿信跑得更快。

    “阿信,我其实——”景上元和深吸了两口气,决定还是挽救一下,死马权当活马医。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玄岩信步又打断了他的话,解开两颗扣子,看了呆愣在旁边的景上元和一眼,“帮我换药。”

    “额?好好好。”景上元和摸不透玄岩信步到底是怎么想的,忐忑不安地找出医药箱,拿出了药棉和纱布。

    一边帮玄岩信步换药,景上元和一边心里嘀咕。

    阿信这是原谅他了还是没原谅他?

    要说原谅他了,怎么什么也不听他说?

    要说没原谅他,怎么又让他帮他换药呢?

    难道,阿信这是打算给他留个念想然后再次远走高飞?

    景上元和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给玄岩信步换完药的时候,他简直想把人简单粗暴地绑在床上,让他哪也去不了。

    但是,那样的话,阿信肯定不会开心的。

    景上元和又开始不可救药地患得患失。他愁眉苦脸地给玄岩信步找了身干净的衣服,正要打扫换下来的药棉和纱布,吃惊地听到玄岩信步又主动和他说话了。

    “你脱下衣服,我帮你换下药。”玄岩信步从容地系好了最后一颗扣子,对景上元和说。

    景上元和受宠若惊,那不安的念头却更强烈了。

    如果阿信放弃给他换药而选择与他长相厮守,他宁愿一辈子都不换药!

    但是,在玄岩信步面无表情的注视下,景上元和还是顺从地脱下衣服,乖乖趴在了床上。

    玄岩信步动作很轻柔,胶布撕扯汗毛带来的痛楚也在他指尖若有若无的触碰中被心动取代了,碘酒擦在身上凉凉的,心里却像起了火。

    景上元和歪着脑袋趴在床上,偷偷地看向站在床边的人,但是角度不太好,只能看到他卡其色的休闲裤。

    想到休闲裤下包裹着的是两条修长笔直堪称完美的腿,景上元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目光黏在上面扯都扯不下来了。玄岩信步给他换完药的时候,他几乎扭了脖子。

    但就算真扭了脖子也挡不住景上元和要讨好媳妇的心。

    他捏了捏后颈,迅速穿好衣服,拿过玄岩信步手里的扫把,收拾了换下来的药棉纱布之类的废弃物,然后把两人换下来的衣服放到竹篓里,端起来去了外面。

    在院子里逗狗的优红看见自家老大百年不遇地端着几个木盆要洗衣服,连忙反省了一下自己最近是不是太过懈怠,惹恼了老大了。

    得出否定的结论之后,他奇怪地走到景上元和面前问:“老大,你怎么自己洗衣服啊?”

    景上元和把衣服放到盆里,白了他一眼:“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当、当然管不着,那我滚了,您自便。”优红见景上元和语气不善,以为是哪个蠢货又惹了他了,连忙一路小跑躲到自己的小木屋里,生怕引火烧身。

    景上元和哼了一声,兢兢业业地把玄岩信步的衣服给洗了。

    玄岩信步倚着门看了半晌,拿起他那本破书在院子里找了个不冷不热的地方,继续研究。

    已经和猎犬们混熟了的野猪寸步不离地走到玄岩信步旁边,挨着他的脚侧躺在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得了相思病似的瞎哼哼。

    景上元和看看距离自己五六米远的玄岩信步,又看看躺在玄岩信步脚边的野猪,再一次发出人不如猪的感慨后,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决心要找个机会把这蠢猪宰了烤猪排吃。

    玄岩信步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那本破书上,并没有想起自己的内裤也在换下来的衣服里,更没有注意到景上元和晾衣服晾到他那条内裤时的反应。

    景上元和看着晾衣绳上那非常眼熟的浅灰色平角内裤,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忍不住心里嘀咕,看来自己真是要老年痴呆了,这内裤明明穿在自己身上,早上还找了那么老半天。

    真是骑着驴找驴!

    景上元和为自己日渐衰退的记性默哀了三分钟,又拿起另一条内裤拧干了水,展开,晾在晾衣绳上,一边晾,一边心里还忍不住色了一把。

    阿信的内裤啊,原来是这样——

    这样?嗯?

    景上元和看着这似曾相识的深灰色平角内裤疑惑了,来来回回在两条内裤上看了好几遍,最后取下两条内裤,看了看里面的标签。

    两条内裤的标签上,都用黑线绣了一个大大的“H”。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