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章节列表 >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_ 第十九章 我的祖宗啊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  第十九章 我的祖宗啊

    玄岩信步何止没有电子地图,他为了防止被人定位,连手机都没带。他一个路痴,在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都能迷路,出门在外,如果没有向导,自己能把自己绕得像撞见鬼打墙。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已经过了正午,开始西斜。良辰吉时早过去了大半天,就算他现在暴露行踪,这婚也黄定了。

    面前这三人帮过他的忙,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坏人,他稍一思索,便听取了对方的建议。

    景上元和带着大家找了个餐馆填饱肚子,才溜溜达达地来到车站,坐上了西上的大巴车。

    一路崎岖颠簸,一行人在傍晚时分到达了城市西面的一个小县城。

    这小县城不仅路上尘土飞扬,城中心连像样的楼房也见不到几座,放眼望去,城里几乎全是灰扑扑的平房,沿街的店铺门面破破烂烂,好多招牌都是没涂油漆的原生木板,风一吹雨一淋,上面的墨迹把板子染的黑乎乎的,几乎分辨不出上面写的是xx包子铺还是xx五金店。

    景上元和见此光景,忍不住担心起来,这小县城都落后成这样,那山脚下的村子,岂不是还在刀耕火种?也不知道这么艰苦的环境,阿信能不能吃得消。

    四个人走走停停,找了个还算干净的面馆勉强解决了晚餐,天就已经黑了。县城到村镇的公交车已经停运,几人商议一番,决定在县城休整一夜,第二天早上继续赶路。

    景上元和带着大家来到城里唯一一家拥有三层楼的旅店,订了两个标间。

    两个标间都在二楼,景上元和与玄岩信步一间,深蓝和优红住在他们对面。

    旅店里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景上元和一进门,就走到窗边,拉开米黄色的窗帘,打开那灰蒙蒙的玻璃窗给房间换气。

    玄岩信步拍了拍背包上的尘土,才往屋里走。进屋后,他向四周扫了一圈,见床边有个简陋的床头柜,便把背包放到了上面。

    这小县城和火车终点站那座城市一样,植被覆盖率极低,这一路下来,玄岩信步感觉自己的眉毛都变成了土黄色,一摸一捻,满手都是细细的沙尘。他扯了扯自己几乎看不出原色的衬衣,皱了皱眉,开始轻手轻脚地脱鞋脱衣服。

    景上元和对着打开的窗户做了几次深呼吸,才稍稍减轻了那莫名的气味带来的恶心。为了让房间更好地通风,他又束起了两边的窗帘。

    束好窗帘一回头,入眼就是玄岩信步那光滑白皙的脊背,他呼吸一滞,整个人一下子僵在原地,全身的血却都疯了似的往头上涌,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

    皮带的金属扣撞击床侧板的啪嗒声让景上元和瞬间从怔忪里回过神来,他赶紧捏了捏鼻子,转过身又把刚束起来的窗帘放下,严严密密地遮住了窗户。

    等他再转过身的时候,玄岩信步已经脱下满是灰尘的长裤,全身上下只剩一个灰色的平角短裤。

    他身材极好,比例绝佳,真正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尽管近两年锻炼甚少,身上没有健身爱好者那种肉眼可见的肌肉,线条却依然饱满匀称,既不显得过于粗犷,又不显得过于柔弱,完美地展示着这位正值黄金年华的青年的健康和魅力。

    景上元和刚才差点被玄岩信步那撩人的脊背冲击得撅过去,但他自认为心理素质是极好的,转身的同时,已经暗暗压下心中的邪火,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饶是如此,再一次看到更具冲击力的情景,他也不由得呆住了。

    玄岩信步不太讲究穿衣打扮,向来遵循能简则简的原则,给人的印象顶多就是清秀安逸,却没有人想到,脱下那些驱寒保暖的俗物,他就是一具行走的荷尔蒙,不知不觉间,能把直的掰成弯的,把弯的掰成圆圈。

    景上元和六年前就领教过一次,领教过之后,他金箍棒一般的直男设定就变成了电动车上的防盗U形锁。如今再一次领教,若不是凭着过硬的心理素质,还有那么一点点相同的遭遇,他感觉自己都要变成钢圈,扑到玄岩信步脚边哭着求他宠幸自己了。

    玄岩信步丝毫不知道身后的人在想什么,也丝毫没意识到脱成这样有何不妥,他把鞋踢到一边,拎起刚脱下的衬衣和裤子就往门外走。

    景上元和见了,惊得头皮发炸,那些旖旎的心思也一下子被炸没了。他连忙紧走几步挡在玄岩信步面前,抓住他的手腕,急道:“我的祖宗啊,你这是要干什么?”

    玄岩信步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升了辈分,他疑惑地看看景上元和,又看看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不解道:“出去抖一抖衣服上的土啊,怎么了?”

    “你穿成这样就敢出去?”景上元和抬手一指,想往他身上瞟,又怕瞟了之后流鼻血,只得把目光定在他的脸上,无比纠结。

    玄岩信步向自己身上扫了扫,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只顾着想事,忘了穿睡衣。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但想到和自己同住的这人也是男的,那点不好意思又被理所当然地无视了,他理直气壮地问:“这样出去也没什么问题吧?咱们都是男的,难道还怕别人看?”

    景上元和见他神经这么粗,完全意识不到自己这幅形象的杀伤力,无可奈何地揉了揉太阳穴,斟酌了一下,才说:“这里是旅店,不是自己家,万一出门撞见哪个女的,你这形象是不是摆明了在耍流氓?”

    玄岩信步一听,立刻想起和他们同行的优红来,优红和深蓝的房间就在他们对面,撞见深蓝还好,撞见优红,那还真是太尴尬,搞不好会被深蓝打一顿。

    “你快换上睡衣,我帮你抖土。”景上元和抢过他手里的衣服,把他向屋里推了推,然后打开门,出去了。

    玄岩信步听着门外布料的簌簌声和时断时续的咳嗽声,快速从包里找出一件灰蓝格子的棉布睡袍,披在身上系好带子,走了出去。

    冷清的走廊里亮着昏黄的灯,两侧灰白的墙壁在这灯光的笼罩下,乍一看去,像是两面土墙。景上元和站在楼梯口,拎着那两件衣服抖几下,就往楼下走几步,再拎着衣服继续抖。衣服上的土随着他的动作,一波波飘散在空中,像是下了一场昏黄的雾,他被这尘土呛得不停地咳嗽。

    玄岩信步出来的时候,小半截楼梯都已经被黄色的尘土攻陷了。

    他快步上前,想要自己抖衣服上的土,却被景上元和头也不抬地推了回去:“快回房间,这地方连澡都不能洗,睡衣也沾了土怎么睡觉?”

    玄岩信步见他坚持,只好退回到房门,望着尘土弥漫的楼梯口发呆。

    深蓝换了睡衣,也打算到门外抖一抖衣服上的土,他拎着衣服一出门,就见玄岩信步斜倚着门口定定地望着斜对面。玄岩信步出门走得急,睡袍没拉好,衣领翻着,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露着半截胸脯和少半个肩膀,场面之诱人,连深蓝这个自诩善若国第一直男的看了,都忍不住血往头上涌。

    深蓝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吓得扔了手上的衣服,喊了一声“我的祖宗啊!”,扑上去拉紧了玄岩信步的衣领,然后手脚并用,飞快地把他塞进房间,紧紧关上了房门。

    景上元和上来一看,见深蓝正气喘吁吁地拉着自己房间的门把手,奇怪道:“你鬼叫什么?”

    深蓝深吸两口气,抹了把脸,又捶了锤自己的胸膛,才无奈道:“主人,您可千万看好您那位吧,这一层可不止住着咱们四个,如果不小心被别人看到了,您得多多少竞争对手啊。”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