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四章 旋涡 17-18

两界LG 第四章 旋涡 17-18

    17

    到了第六天,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样子。可在陈浩看来,眼前的相安无事却像是暴风雨来前的寂静,充满着令人无法预估的危险气息。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陈浩发现严洛一除了去超市买买东西之外平日里几乎不怎么出门,私生活上他基本和一个宅男没啥区别。严洛一没有不良嗜好,吃喝嫖赌样样不沾,在家时除了看书就是上网,晚饭后惯例看看电视新闻,他虽然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但平日里也会把屋子也收拾地干干净净井井有条。陈浩很难想象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儿日常生活竟然和一个退休老干部差不多,若不是24小时跟在严洛一的身边亲眼验证,打死他都不信世上会有如此清心寡欲的男人。有时候看着严洛一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时的样子他甚至开始脑补起将来的“夫妻”生活,这是他从来没有在别人身上想象过的画面,虽遥不可及却让他甘之如饴。

    但他心里有时会萌生出一个疑问,照理说像文静这样相貌算得上标志的小姑娘想要追求一个单身男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可显然她一直都不曾得手。关于这点陈浩一直好奇,其实想来想去答案无非就两个,要么他心里已经有喜欢的女人,要么他不喜欢女人。

    站在陈浩的立场他当然希望是后者,但前者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虽然两人每天待在一起可严洛一对他的态度依旧保持高冷,平时也不怎么和他聊天,即便偶尔聊两句也是陈浩自己主动开口找话题,但一旦涉及个人情感方面的事则是便避而不谈。陈浩发觉若想要从他嘴里挖点东西出来确实有点难度,不过难归难,信任这种东西有时需要靠时间的累积,终有一天严洛一会毫无保留地将这些秘密告诉他,而他相信这一天不会很远的

    严洛一今天心情特别好,因为已经是第七天了,按之前说好的今天应该是鬼见愁住在他家的最后一天。虽说他这几天待在家里也没给自己添什么麻烦,完全表现出一副懂事、安静、守规矩的样子,甚至自律到连烟都没抽过一根,可即便如此严洛一也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方式,突然有个大活人在自己跟前抬头不见低头见总还是觉得有些膈应。特别是当他见陈浩多喝了两罐啤酒之后便更加坐立难安,生怕那家伙喝醉了又会像上次那样来一出“酒后乱性”,那情景直到现在严洛一回想起来都会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本来他以为以陈浩的性子在家多半闲不住一定会跑去外面撒欢,可是没想到这家伙竟跟转了性似的,这些天安安分分地待在家里,要么借电脑上会儿网要么就待在客厅安静地看电视,即便是睡客厅沙发也没有任何怨言。不仅如此因为怕严洛一刚愈合的伤口沾上水还主动包揽除他个人洗漱之外所有沾水的家务活儿,例如洗碗洗衣服什么的。如此体贴入微的男人可不像他认识的那个陈浩,对此严洛一是百思不得其解,还有一点也挺奇怪的,就是他每次去超市买菜陈浩非要跟着一起去,不但积极付钱还主动拎袋子,似乎殷勤得有些过头。

    通过各种分析和猜测严洛一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想必在陈浩的生活圈里除了他以外没人愿意或者说没人有胆收留这个鬼见愁,所以当好不容易有个人肯收留他时他才不得不摆出一副委曲求全安分守己的姿态来博取好感。

    经这么一想严洛一忽然觉得他挺可怜的,想起这家伙前两天就一直嚷嚷着想吃顿好的,反正也已经是最后一天,那就看在他这些天里行为端正态度良好的份上给他点奖励吧。

    中午,严洛一特地做了一顿红烧肉给他践行,却没想到他对着桌上那碗色泽诱人的红烧肉几乎视而不见,就好像桌上根本就没有这道菜。此刻严洛一心里忽然有种被浇了盆凉水的感觉,本来也没指望自己特意为他炖了一锅红烧肉他就会感激涕零,可这态度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这顿饭严洛一吃得相当不是滋味,没想到自己精心挑选的上好猪肉烧出来的成品竟被人完全忽略掉,而这家伙昨天明明连盘番茄炒蛋都能吃得底朝天,更何况是他自己吵着要吃肉的,现在肉就放在他面前竟然一口都不动,什么道理?

    严洛一想不明白也不愿开口去问,因为问了好像变成自己在求他吃似的,管他爱吃不吃,不吃拉倒,不如省下来留着自己慢慢吃。

    陈浩正吃到一半见严洛一突然站了起来二话不说拿走了桌上那碗红烧肉,一转身就直接将它端回了厨房。严洛一这个举动让陈浩楞了一下,莫名地问道:“怎么啦这是?”

    严洛一沉着脸坐回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继续吃着碗里的饭,淡淡地说道:“没什么,放着占地方。”

    陈浩不敢动筷,待思索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这道红烧肉是特地为他烧的,难怪“小厨娘”会闹脾气呢。他拧眉扶额,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这些天好不容易在严洛一面前建立起来的好印象岂不功亏一篑,于是赶紧委屈巴巴地解释道:“别啊,误会误会,我当是你爱吃红烧肉所以不敢跟你抢,我怕我一下吃得多你就没得吃了,你看你怎么还和我生起气来了。”

    严洛一微微抬眼,表情看似有些将信将疑,但比起刚才要稍微缓和一点。看着陈浩一脸受委屈的小媳妇模样,怎么弄得自己倒像是个恶婆婆在欺负他似的,顿时让他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撇了撇嘴道:“我要是不想给你吃何必放在你面前,等你走了再慢慢烧不行吗,我说你的思维逻辑还真与众不同啊。”

    “嗐,我这人情商有时候是低了点,见谅见谅,那既然你这么大方我就不客气了啊。”说完陈浩立刻跑去厨房把那碗红烧肉又端回了饭桌,一筷子夹起肉大口朵颐了起来,片刻间满满一碗红烧肉吃得只剩一半。虽然听陈浩在那儿一个劲得夸赞他烧得好吃,但严洛一总觉得好像是自己在强迫他吃一样,感觉有点儿怪怪的。

    陈浩这顿吃得确实挺多,消灭了大半碗红烧肉外加三碗饭,严洛一心疼地看着碗里仅剩的两块肉这才相信他之前说的话确实不假。趁着陈浩在洗碗的时候严洛一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忽然问道:“对了,你家地板应该修好了吧?”

    陈浩被他这么一问突然怔了怔,想不到日子过得这么快,算起来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他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似得咧嘴一笑,怪不得“小厨娘”今天那么大方请他吃红烧肉,敢情这是顿践行宴啊,他淡然一笑,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不急,等顾胖那边把东西送来我再走。”

    陈浩此话听得严洛一有点懵,心想他住不住自己家和顾胖有什么关系,口中的那东西又是什么?而且听这意思是今天不打算走了吗?

    严洛一心里顿时生出许多疑问,之前就觉得陈浩死计白赖住他家里的行为有些古怪,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越发觉得可疑。

    与其憋着还不如当面问问清楚,于是他起身走向厨房,倚在门边神情严肃地往陈浩身旁一站,目光凌厉道:“说吧,你跑我家来到底是为什么?”

    其实陈浩原本也没打算一直瞒着他,只是因为一点私心所以想借此机会和严洛一多处几天,另一方面也可以增进一下彼此间的感情。可惜短短七天一下就过去了,陈浩对眼前的两人世界却是意犹未尽,或许是从前过惯灯红酒绿的日子使他几乎快忘记什么是家的感觉,好像自从父亲去世后“家”这个字便也一同消失了。起初他以为自己喜欢严洛一或多或少是源于对父亲的回忆,但渐渐的他开始渴望有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只有他和严洛一两个人的家。

    但现在陈浩心里明白他不可能一直待在严洛一身边保护他,所以想着在走之前能尽快查处那帮人的底细,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查出什么头绪,看样子这个人隐藏的很深并且动机不明,为了严洛一的安全考虑陈浩只好一边洗碗一边把所有的情况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一遍。

    严洛一在听完陈浩的话后下意识向窗外望了一眼,他和陈浩一样,第一反应也觉得是季节派人来寻仇。其实要真是来寻仇他反倒不怕,这样一来正好有理由将季节绳之以法,说不定还能让郑义翻供。可接下去他听了陈浩的另一番见解后整个人就不太好了,照他的分析这帮人的确不太像是季节派来的,可除了季节之外还有谁会对他不利呢?

    严洛一不免感到有些心慌,一想到还有一个未知的敌人正躲在暗处盯着他确实会令他坐立难安。蓦地他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人,那个从小木屋救出他的黑衣男子,虽然他当时不能确认这人是敌是友,但现在回想起来很有可能也不是什么善茬,说不定外面监视他的人就和这个黑衣男子有关。

    陈浩见严洛一似乎在想什么想得出神,便倾身上前朝他唤道:“喂,你发什么呆啊?是不是想到什么可疑的人了?”

    严洛一一怔,他不知道这件事该说不该说,而且说出来其实意义也不大,因为他对那个黑衣男子几乎一无所知,甚至连容貌都没见着更别说查他底细了。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听见有人在敲门,可刚转身去开门时却被陈浩湿漉漉的手拉了回来,“你别去了,我来吧。”

    看着陈浩慢慢走向大门的一刻严洛一方才觉悟,想不到这些天陈浩哪都不去待在家里是为了保护他,可他竟然还如此不识好歹的赶人走。这让严洛一内心倍感愧疚,但若现在当面向陈浩道歉的话又觉难以启齿,便暗暗自嘲:唉严洛一啊严洛一,你可真是个没良心的怂货。

    18

    陈浩探头向猫眼看去,一眼便看见一张丰满的肉脸几乎撑满了整个视野。他随即打开门,只见顾伟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个盒子笑呵呵地晃了晃,“怎么样?我效率挺快的吧。”

    陈浩对顾伟的殷勤视若无睹,态度冷冷地说道:“进来吧。”

    严洛一一看进门来的人是顾伟并不意外,他知道陈浩正在等顾伟来,客气地招呼了一声后便他请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顾伟坐下后朝屋里四处环视一了一遍,由衷称赞道:“哟,洛一,没想到你一个大老爷们能把家里弄得这么干净,难得难得。”

    严洛一脸上微微一红,觉得被人当面夸奖怪不好意思的,自谦道:“噢,反正平时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干,多打扫打扫卫生就当锻炼身体呗。”

    一旁的陈浩可没这心情跟顾伟客套,阴着脸道:“别瞎套近乎了,快点办正事。”

    顾伟立刻收回笑容,轻咳一声道:“是是是,正事重要正事重要。”

    待严洛一从厨房倒好水走出来时正瞧见顾伟在打开手里的盒子,出于好奇心他走上前去想一探究竟。

    “小伟哥,给,先喝口水吧。”严洛一将手中的杯子递给顾伟后对着他从盒子里取出的这两样东西问道:“这是干嘛用的?”

    “这是给你防身的。”陈浩在一旁直截了当地回答道。其实当他早在红叶山上找到严洛一那刻起就联系上了顾伟,因为他知道顾伟私底下喜欢搞些小发明并且在这方面还挺有天赋,所以便通过各种威逼利诱的方式逼得顾伟只好勉强答应把他想要的东西尽快给做出来。

    而顾伟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发明,他先是喝一口水润了润嗓子,然后便兴致勃勃地拿起手表比划道:“这块表除了自带追踪功能以外还带有一个信号发射器,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接收到信号。但是你要记住,这个信号发生器只能用一次,所以千万别轻易使用。”

    “那这枚戒指有什么?”严洛一取出盒子里的一枚指环仔细打量起来。顾伟指了指戒指中间的细缝说道:“这戒指里带藏有根极细的钢丝线,你可别小看这根丝线,它连石头都能切断,而你只要用力把戒指掰开就行。喏,还有这个,你瞧。”说着顾伟从盒子里取出一条看似普通的皮带,然后按下皮带扣上一个金属的凸起部位,“嗒”的一下竟跳出几根弯弯曲曲的金属钩子。严洛一一看便知它的作用,这些钩子可是绝佳开锁工具。

    此时他就像个孩子般露出一脸惊叹的表情,甚至情不自禁地发出“哇噢~”的声音。

    然而陈浩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些小玩意上面,他将视线固定在了严洛一的脸上,瞧着他那副可爱呆萌的天真模样就忍不住心里犯痒痒,真想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亲一口。

    在严洛一的赞叹声中顾伟继续炫耀着他带来的小发明,有什么带摄像头的眼镜啦,还有藏有强效镇静药粉的吊坠等等,说得不亦乐乎。

    这些个古灵精怪的玩意儿看得严洛一一愣一愣的,感觉即新奇又有趣。与此同时他也深知这些东西其实都是用来给自己保命用的,虽然看似有趣可他却并不希望有用到的一天。

    待顾伟把东西都交给陈浩后本想接受严洛一的盛情邀请留下吃顿晚饭的,没想竟被陈浩从严洛一身后投射出的摄人眼神给生生吓退了,便只好识相地向严洛一挥手道别,一刻也不敢多留。

    等顾伟离开后严洛一又重新打开了盒子细细研究起里面的东西来,当他拿起手表时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便朝着陈浩神情紧张地问道:“这表该不会又是你继父送的吧?”

    陈浩愣了楞,反应过来后笑道:“你放心,这表是地摊货,不值钱。我倒是想给你块好的呢,不过顾胖说太好的表里面配置的零件太多反而不方便他装东西,所以只好搞块地摊货给你。”

    严洛一听后长舒了一口气,道:“噢,那就好,不然我还真不敢戴在手上。”

    “有什么不敢的,我家还堆着好些呢,要不我便宜点卖你呗?保你不亏。”陈浩乐呵呵地说道。

    “便宜?是有多便宜?”

    “嗯那就一块表收你一百吧。”

    “什么?!一百?哼哼,那你敢干脆送我得了。”严洛一当他在和自己开玩笑,于是也半开玩笑般地回了一句。

    “好,那就送你。”

    严洛一顿了顿,也不知道他是真大方还是在拿他取乐,嗤笑道:“得了吧,你还是留着送女朋友吧。”

    “送不了,都是男款的。”

    “那就留着送未来岳父。”

    “”

    说到岳父两个字陈浩不经意地瞄向置物架上的那副相框,相片上是严洛一与父母三人的合照,有些疑问一直在他心里耿耿于怀,但目前他缺少一个合适的时机向严洛一开口。

    而此时严洛一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陈浩见他接电话时慌张的神情便预感不是什么好事。果不其然,严洛一刚挂完电话就往门外冲去,陈浩见状立刻上去拉住他问道:“等等!发生什么事了?”

    严洛一定了定神,忽然反问道:“对了,你的车是不是在外面?”

    “是,怎么了?你要去哪儿?”

    “好,那麻烦你送我去个地方。”

    “哪里?”

    “去医院。”

    “医院?”

    “嗯,养老院那里的护士来电话说我外婆突然晕倒,现在人已经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我得马上过去。”

    “行,那我陪你去。”陈浩爽快地答应了,只不过以他敏锐的嗅觉隐隐觉得这事发生的有些蹊跷,老太太怎么早不晕晚不晕偏偏这个时候晕,时机上也未免太凑巧了一些。

    临出门前他忽然驻足道:“等等,我去把装备带上,以防万一。”随后转身迅速从屋里拿出了顾伟给的宝物盒。

    严洛一当即领会了陈浩的意图,刚才那通电话来的突然他确实没来得及往其他方面想,看来还是陈浩想得更周全些。

    上车后严洛一立即把地址告诉陈浩,好在那家医院离他家不远,开车过去就二十分钟的路程。路上,严洛一将盒子里那些小玩意儿一股脑地往身上戴,其实他内心并不觉得有这个必要,毕竟光天化日之下就算有人要对他不利也不至于挑这个时候吧。

    陈浩一路上却是保持十分的警惕,幸而车子开出后并没有发现有人尾随迹象。待稍作安心后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严洛一身上,他已然是一副全副武装的模样。陈浩忍不住偷偷多瞟了两眼,没想到戴上眼镜后的严洛一看上去竟然别有一番风味,那是一张充满着禁.欲.感的侧脸,如此冷峻、迷人。他努力想找出除“极致.诱.惑”以外的词语来形容严洛一,可惜他脑子里的词汇都是泡妞用的,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你戴眼镜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严洛一这时候哪有心思搭理陈浩,他满脑子都是外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心中不断祈祷她千万不要有事,因为他不想失去这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

    “还有多久到?”严洛一皱着眉急切地问道。

    “过了前面的弯道就到了。”

    “能尽量开快点吗?”

    “别着急,我们马上就——”

    ——砰!!!

    远处,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路边。

    车窗渐渐下落,露出车内人的半张脸和鼻梁上那副金丝边眼镜。眼镜后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似乎是这双眼睛的主人正在微笑。

    “节,我表现得怎么样?帮你抓到人有什么奖励吗?”袁乐笑盈盈地趴在季节的肩膀上细语道。

    季节转过头温柔地抚摸着袁乐微红的脸颊,勾了勾嘴角道:“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袁月妩媚一笑,修长的手指缓缓移向季节胸口处点了点,闪着她那双水灵的大眼睛娇嗔道:“我要你。”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