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四章 旋涡 05-06

两界LG 第四章 旋涡 05-06

    05

    刑警队长办公室里,陈浩疲惫地将身体靠在椅子上,过度的焦虑使他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他睡不着也吃不下,虽然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线索,但想要找到严洛一所处的具体位置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因为熬夜的关系再加上情绪过度亢奋,陈浩感觉自己的大脑运作变得有些迟缓,为了让自己强打起精神便起身帮自己冲了杯高浓度咖啡提提神。

    就在咖啡刚准备送到嘴边时,吴凯杰突然从门外冲进来并大喊了一声:“头儿!追踪器有信号了!”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原本一脸疲惫的陈浩像打了鸡血一般两眼放光,这时他哪儿还顾得上喝什么咖啡,随手就将咖啡杯往桌上一撂,结果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将杯子里的咖啡洒出一大片,桌上的一堆文件资料瞬间被染成了深褐色。

    “快!叫上人马上出发!”他即刻向吴凯杰下达命令,眼下一分一秒都容不得他耽搁。

    片刻后他带领着一队人马迅速从警局出发一同驶向信号的来源处,季节的私人酒庄——存香园。

    车上,陈浩拿着手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神色凝重地目视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的红色光点,他心里没底,因为信号源不一定是严洛一本人发出的,也有可能这块手表现在落在别人的手里。但无论如何有了线索就代表还有希望,就算最后找到的只是一块手表也比自己坐在办公室里干等强。

    “浩子,季节那儿我查出了点眉目。”坐在后座的孟飞突然开口道。

    “哦?你查到什么了?”

    “我查到他的酒庄和很多家酒吧都有合作关系,这次连环凶案几个调酒师上班的酒吧也都在他的合作名单里。还有,第一起案发的时间就在季节刚来江源后的第二个星期,你觉得这事蹊不蹊跷?”

    陈浩微微一怔,听了孟飞的话后他更加有理由怀疑季节和这起案件有着某种关联,可现在仅凭这两点巧合是没用的,想要解开疑问的关键就是找到严洛一,只有找到他才能证实这个叫季节的人到底是人是鬼。

    不料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当陈浩再次看向手机屏幕时突然一惊,“艹!信号怎么没了?!”

    “啊?!不会吧?”正在一旁开车的吴凯杰也是一脸茫然。

    陈浩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信号消失的位置,他猜想拿着手表的人很有可能是在一个信号难以接收到的位置,所以才会导致信号变得时有时无。

    他越想越觉得心烦意乱,这种看不见摸不着又猜不透的状态着实把他折磨得够呛,憋着一肚子邪火也不知该往哪儿发,“开快点!别磨叽!”

    “好嘞!”吴凯杰得令立刻踩足油门,领着后头紧跟的两辆警车一路往红叶山方向疾驶而去……

    那头严洛一为了确保能让陈浩接受到信号位置,时不时地向郑义提出这样那样的需求,一会儿说自己饿了要吃饭,一会儿又让郑义弄点水果解解渴什么的,但凡能让郑义走出地下室便一个劲地整点幺蛾子出来使唤他。郑义倒也挺配合,毕竟拿别人的手短,只要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依着他也无妨,反正这人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给点好吃好喝的就当是临终关怀吧。

    看着郑义端着水果拼盘进门后严洛一忽然问道:“这位大哥,你们季总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我哪知道,他这人一向神出鬼没的,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那你能带我到外面走走吗?我想参观一下你们的酒庄。”严洛一试探性地问道。

    郑义像是听了一句笑话般嗤笑道:“我知道你想出去,这里进来的每个人都说想出去,但是你放心你总有出去的一天的。”

    严洛一心里清楚所谓的“总有一天”是什么意思,沉声道:“你们做这种事情难道不怕警察找上门吗?”

    “警察?哼,他们要是有本事来早来了,你指望他们还不如指望自己。”

    郑义这种有恃无恐的态度让严洛一觉得很是窝火,于是便摆出一副煞有介事地模样说道:“想必之前来过的那些人恐怕都已经被你们杀人灭口了吧,否则你们怎么能这么淡定的待在这里。”

    郑义先是一楞,然后好奇地望向严洛一,心想先前那些主动上门的人多数都是为了钱以为自己只不过是来做回鸭子的,谁都不曾预料到自己将有去无回,而眼前这个人竟然连杀人灭口四个字都能说出来,这令郑义感到颇有些意外。

    而严洛一从郑义刹那间的反应判断出这次的案件必定与季节有关,随后他继续说道:“对了,之前的那些人大概长得和我是一个类型的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季总定是专找我这样的调酒师下手,对吧?”

    这回真把郑义给说傻眼了,他知道以季节的作风根本不可能和一个鸭子说那么多秘密,那究竟他是怎么猜到这些的?难道这人是福尔摩斯转世不成?

    短暂的惊讶后郑义立马又恢复到原先泰然自若的神情,即便这家伙真是福尔摩斯转世又如何,最后的结局还不都是难逃一死。想到这里郑义咧嘴一笑,说道:“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像你这样的人还真不多见。唉,要怪你就怪自己命不好,谁叫你偏偏长得像我们季总的情敌。”

    严洛一此刻几乎能百分百确定季节就是这次连环凶案的凶手,但他杀人的动机仍然还是个谜,“情敌?死了的那个吗?”他问道。

    “是啊,说是死了但和没死也没什么两样。”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喜欢的人心里一直喜欢着别人,可惜他除不掉那个情敌所以就只好朝你们撒气呗。”

    “什么?!难道说他害了这么多人只因为我们长得像他那个情敌?”

    严洛一怎么都想象不到这就是季节真正的杀人动机,而对于这个结论他除了感到匪夷所思之外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怒火,季节如此目无王法的恶略行径令他深恶痛绝。

    反观一旁的郑义倒是显得云淡风轻,随手拿起餐盘上切好的一瓣苹果放进了嘴里回复道:“呵呵,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我只不过是拿钱办事罢了。像这种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和我们可不同,他们衣食无忧每天只要想怎么给自己找乐子就行,而我们这种人每天想的只是怎么保住老板赏的这碗饭。所以这就叫命,你懂吗?”

    郑义的话里夹杂着无奈与妥协,可见他内心其实并非不明善恶,仅仅只是为了季节给他的五斗米折了腰,甚至还折了自己的良心。

    “能赚钱的事情有很多,你跟着季节做犯法的事情难道不怕和他一起坐牢吗?”

    “坐牢?”郑义勾了勾嘴角,不屑一顾道:“这有什么可怕的,对我老说世上没有什么比做穷人更可怕的事情。”他的话令严洛一顿时哑然,这个人对于金钱的执念已经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人命、尊严、良知,似乎在金钱面前都变得一无是处。

    “哼,你少一副瞧不起我的样子,你靠出体赚钱而我是出卖良心,咱俩本质上也没什么区别。”郑义鄙夷地看了一眼严洛一说道。

    “抱歉,你想错了,我和你不同,我没出卖过身体。”

    “哟,骗谁呢!你给我的那块表难道是你自己买的吗?”

    “不是。”

    “你说老板送的,那你告诉我哪个老板会送一个普通员工50万的表,你家老板难道是个傻子不成?”

    “5!?50万!”严洛一被这个数字给吓傻了,瞪大着眼睛惊得下巴半天都没合拢。

    “嘿嘿,瞧你还装傻还装得挺像的啊。”郑义轻蔑地白了严洛一一眼。

    就在严洛一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从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一保安模样的男子跑了进来,神色慌张地凑近郑义耳语道:“义哥,外面来了一群警察说要搜查酒庄!”

    “什么?!警察!”郑义心头咯噔了一下,这回轮到他傻眼了。

    虽然郑义声音很小,但严洛一仍能模糊地听到“警察”二字。骤然间他精神一振,想来对方口中的“警察”一定是陈浩无疑。

    一阵惊慌后郑义立刻重新恢复了理智,他定了定神朝保安果断地说道:“走!上去看看!”

    “义哥,那这个人怎么办?”保安小声在郑义耳边问道。

    郑义思虑了片刻后向那保安使了个眼色,轻声说道:“先把他关去小木屋,等季总回来再处置。”

    “是!”保安接到指令颔首应答道。

    待那保安目送郑义离开了房间后便立刻转头看向严洛一,一脸凶狠道:“走!跟我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走!”严洛一向后退了两步,他自知一对一肯定打不过眼前这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但尽管如此他也要尽量拖延时间等着陈浩来救援,能拖一秒是一秒。

    “嘿你这小白脸!老子没时间跟你在这儿墨迹,快跟我走!”保安怒喝着朝严洛一迅速逼近。

    眼看自己被对方一把拽住了胳膊,严洛一情急之下使出陈浩之前教过他的格斗术技巧与他硬拼,他心里明白此刻就是拼上性命也不能让自己再被他们关起来,一旦错失这次良机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伴随着一记闷响,屋内的打斗声戛然而止,其中一人应声倒地,根据两人战斗力上的悬殊差距可想而知那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定然是严洛一无疑。虽然他已用尽全力反抗,但终究还是没能预料到那保安的腰间竟藏着一个小型电击器,结果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自己就这么被电晕了过去。

    保安握着手里的电击器恶狠狠地瞪向横在地上的严洛一啐了一口道:“艹!TMD竟敢跟老子来硬的,活腻味了吧!”为了赶紧完成任务那保安将昏迷中的严洛一一口气从地上拽了起来往自己身上一背,趁还没被人发现他们之前迅速离开了房间。

    06

    陈浩此时和他的一队人马正聚集在存香园的大门口焦急等待着,他不时地看向手机上显示的信号源,虽然还是时有时无地闪动但他确信自己要找的人已近在咫尺。

    在通报的人还没出来之前陈浩观察了一下庄园四周的环境,这地方挺偏僻的,若不是有信号源的指引恐怕很难被找到。其实位置偏僻也没什么奇怪的,反倒是门口站着的两个保安引起了陈浩的注意。这两人身材高大体型健壮,虽是一副普通保安的打扮,但从他们的站姿和眼神陈浩看得出这两个人肯定都是练家子,以他从军多年的经验可以判断出两人的身手绝不在自己之下,倘若是单打独斗他或许还有胜算,可要是两个一起上的话他铁定是打不过的。问题就在于一个小小的不知名的酒庄为什么要用到这么厉害的保安,而且人数估计还不止一两个,这才是最让陈浩觉得奇怪的地方。

    就在他琢磨不透的时候手机上的信号又闪烁了起来,待他定睛一看后发现这个信号源正向着自己的位置慢慢移动而来。陈浩当下一怔,心想: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严洛一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咔啦一声,黑色的铁门缓缓开启,陈浩顿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铁门后即将出现的那个人身上。

    门开了,从门后走出来的人不是严洛一而是郑义。陈浩心头一沉,手表果然从严洛一身上被人给拿走了,而拿走手表的人极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人。

    警察的突然造访让郑义觉得十分诧异和疑惑,但即便如此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淡定的微笑,向着站在最前面的陈浩客气得打起招呼道:“这位警官你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我姓郑,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陈浩并未立刻接他的话,而是先低头看了一眼看自己的手机。信号源的的确确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的,也就是说追踪手表眼下已经派不上用场,这么一来想尽快找出严洛一的位置岂不是变得更加困难。

    一想到这里陈浩的心绪又变得焦躁起来,他即刻递出证件给郑义看了一眼,神色凌厉地说道:“我们是西区警局刑警大队的,现在要进去搜查一下你们酒庄,麻烦你帮忙带个路。”

    陈浩这番话使原本一直保持着微笑的郑义脸色一变,心想这帮人果真是来者不善,索性回绝道:“搜查?请问您要搜查什么呢?抱歉警官,我们这里可是私宅,不经主人的允许我可没权利让你进去。”

    还好陈浩早料到对方不会配合,于是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纸摊在了郑义面前,显得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这是搜查令,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当郑义接过这张搜查令后脑中一片茫然,最后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一帮子警察一窝蜂涌进酒庄。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郑义偷偷给季节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有警察来搜查,发完后他便紧跟着陈浩一行人后头生怕他们搜到什么不该搜到的东西。虽然他不知道这些警察来酒庄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凭他多年和各种人打交道得来的经验来看,那个带头的警察绝对是个相当难应付的主儿,望着走在人群最前方的陈浩,郑义的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存香园并不算大,除了一栋居住用的别墅外只有两个用来存放酒的小型仓库。警队组员们经过一轮仔细搜查后结果并未发现严洛一的踪迹,整个酒庄可以说清净得连一丝人气都没有。

    陈浩站在别墅门前若有所思,他总有种感觉严洛一一定来过这里又或许还在这里,但问题是他该怎么找呢?这酒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若真想藏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他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追踪器的信号源显示信号强度正常,不像之前那样老是时有时无。因此他推测这座酒庄里一定还有某处信号接收不到的地方,例如地下室或者密室之类。

    于是他立刻将孟飞叫到了身边,耳语道:“交代下去,搜查酒庄各处有没有什么暗门或密道之类的,务必仔细,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

    “好,我这就去。”孟飞接到命令后迅速跑向其他组员并挨个将指示交代了下去。

    郑义一直跟在一旁默默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孟飞和其他人交头接耳的举动让他感到有些紧张,看着一群警察在面前这么不停地转悠他的情绪也不由得开始急躁起来。最后他终于按耐不住直接走到陈浩跟前询问道:“警官,请问你们大概还要搜查多久?我们这里可是正经做生意的,万一待会儿有客人来看到了对我们影响也不好,您说是吧?”陈浩勾了勾嘴角,他最喜欢看人做贼心虚的样子,越是想他走就越证明这地方有猫腻。

    突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一个能最快找到暗门的方法,或许眼前这个人能帮他指条明路。

    “也是,那这样吧,你带着我再逛一圈,如果没什么发现的话咱们就撤了,大伙儿也好早点下班。”陈浩面带微笑地说道。

    “行,那我再带你瞧一遍吧。”郑义答应了下来,现在只要他们能走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当两人走到位于一楼的书房门口时陈浩突然意识到这竟然是整栋别墅里唯一上锁的房间,先前因为搜查得过于心急并没多想,但现在想来房间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郑义随手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陈浩一边看着郑义开门一边试探道:“我们人还没撤呢你怎么又把门给锁上了?哟,该不会里面有什么宝贝吧?”郑义心头一凛,表情尴尬地回应道:“噢,因为这是我们老板的私人书房,他人不在的时候我习惯性会帮他锁门,毕竟里面的贵重物品多嘛。”

    “哦,那你可得好好跟在我身边,万一要是少了什么我可赔不起。”陈浩假意调侃道,第六感告诉他暗门一定就在这间房间内。

    陈浩进门后一会儿摸摸那个一会儿碰碰这个,看似是随意的四处走动实则是为了引起郑义下意识会做出的异常反应。作为一个经验老道的刑警,郑义只需一个细微的动作或者表情上的变化就能让他判断出机关的位置。

    转了一圈后他缓缓走向一旁的书柜,看着架子上满载的各类书籍赞叹道:“哟,你们老板还是个知识分子啊。”

    “是啊,我们老板是挺爱看书的。”郑义表面上装做镇定自若实则内心早已充满了惶恐和不安。

    陈浩一时兴起便从书架上抽了本书随意一翻,没想郑义竟迅速上前一把夺走他手里的书并说道:“抱歉,您如果想看书的话可以去图书馆,我这儿真的还要做生意麻烦你抓紧时间。”看他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陈浩心里似乎有了几分把握。

    事不宜迟,陈浩立刻打了通电话将孟飞叫了上来,见孟飞小跑进书房后向他扬了扬下巴示意道:“来,帮我把架子上的这些书统统拿下来。”

    此话一出郑义顿时情绪激动起来,急忙喊道:“住手!这些都是私人财产你们别太过分,要是你们敢乱来的话我就叫保安了!”陈浩朝郑义看了一眼,对方激动的情绪倒正和他的心意,于是他二话不说招呼孟飞直接动手。

    郑义大惊之下立刻扑上去阻挠他们两人,谁知就在他想夺下陈浩手上捧着的一摞书时一不小心却将手中的书统统掀翻在地。

    啪嗒!一个黑色的小物件突然从一本掉落的书里摔了出来。幸好陈浩反应快及时抢在郑义之前捡了起来,他拿在手里仔细一看,“哟!这书里怎么还藏着遥控器啊?你们老板还真有意思。”郑义望着陈浩手里的遥控器顿时整个人都懵了,趁着对方还没回过神陈浩果断地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

    随着“咔咔咔”的响声,这书柜竟然自己移动了起来!

    三人同时望向正在移动的书柜,当看见慢慢显现在眼前的那条秘密通道时陈浩心中的希望再一次被点燃,“怎么说?你看是我们自己下去还是你带我们下去?”他目光凌厉地看向早已面如死灰的郑义。

    “这还是我带你们下去吧。”郑义无奈之下只有选择配合,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必须得想法子应对,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吧。于是他带头走在陈浩和孟飞前面一步步地走下台阶,当他走到最末端的地下室门前时便停了下来,说道:“抱歉,钥匙在我们老板那里,你看要不要等我们老板回来了再带你进去?”郑义嘴上说着抱歉其实是故意不想让陈浩进去。

    “没钥匙?嗐,小事一桩。”随后陈浩立马朝孟飞使了个眼色并当机立断道:“大飞,开锁。”

    “行,我试试。”孟飞点了点头后迅速从口袋里拿出了个小盒子,打开一看盒子里面装的都是些开锁小工具。

    郑义这下慌了神,但又苦于没有阻止他们的办法,他的额头上开始冒起了冷汗。陈浩朝郑义得意一笑,装模作样地说道:“瞧把你紧张的,放心吧,我同事技术一流绝不会弄坏你老板的门锁。”

    话音刚落,只听“嗒”一声,房门就这么轻易地被孟飞给打开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