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三章 火花 17-18

两界LG 第三章 火花 17-18

    17

    当陈浩将严洛一往警局健身室方向领的时候严洛一内心开始忐忑起来,对他来说最难应付的事莫过于体能上的操练。怪只怪自己从前为了能省点钱大鱼大肉吃的少,导致现在身上啥都不缺就是缺点肉。其实人瘦一点也就罢了,糟糕的是还有低血糖的问题,一旦大量出汗就容易引起精神无法集中甚至是晕眩,记得那时在警校训练期间最严重的那次直接就昏倒在了跑道上,天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通过体能测试的,大概全靠满天神佛保佑了。

    警局的健身室面积很大,基本就是个室内运动场。前半部分是篮球区和羽毛球区,靠近门的后半部分是器材区和竞技区。陈浩指了指器材区对严洛一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每天抽两小时时间练习这些健身器材。”说完又指了指竞技区,“练完之后再花两小时时间和我练习格斗技巧,听明白了吗?”严洛一一看到这些健身器材就感觉头疼不已,更不用说还要和陈浩一对一花两个小时在这里打架,他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队哦不,头儿,真的有必要弄这些吗?其实我自己还是可以保护我自己的,真的。”严洛一苦笑着说道。

    陈浩还第一次见他认怂的样子心里竟有一丝小雀跃,便笑盈盈的讥讽道:“怎么,怕啦?亏我还当你腰杆子有多硬呢,没想到搞半天仍旧是个绣花枕头。这样吧,你只要跟我说一句‘我严洛一天生就是个废物’,那特训这事咱就这么算了,我也保证不再勉强你,怎么样?”

    严洛一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知道陈浩这是在对他使激将法,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照陈浩说的承认自己是个废物,就算是句玩笑话也不可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行,练就练吧,多运动对身体好,头儿的好意我怎么能不领情呢。”他咬着后槽牙硬挤出一个笑容来。

    陈浩一看奸计得逞便笑容满面的朝严洛一的胳膊拍了拍,“这就对了嘛,多锻炼身体也是为你自己啊,你花的这些时间我不也得陪着你嘛,叫苦的那个应该是我才对啊。”

    严洛一一刻也不想听陈浩那堆屁话,自顾自的脱下外套撩起袖子说道:“那我们开始吧,从哪儿先?”

    虽然陈浩心里明白短短几天的特训不一定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总比关键时刻等着坐以待毙要强,再加上警校里学的那些基本技巧至少还能让他有一定自保能力。

    “你先热个身,待会我把最基本的训练流程教你。”陈浩说着也将自己的皮外套脱了下来,里头那件贴身的毛衣将他上半身结实的肌肉线条勾勒的清晰可见。严洛一反观自己身上这件显得空落落的毛衣不免自惭形秽。陈浩将外套挂在墙边后缓步走到严洛一跟前,犹豫了几秒说道:“按照正常计划后天晚上你就得去酒吧上班,所以白天的时候你必须自己练习这些器械,你能训练的时间不多一定得跟着我好好学,那家伙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及时支援你,所以你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知道吗?”陈浩说话时的语气严肃但却诚恳,就像一个父亲在告诫儿子那般情真意切,和先前那副令人厌恶的模样大相庭径。

    而陈浩难得的这番真心话倒是把严洛一给听楞了,没想到他有生之年还能从这个“鬼见愁”的嘴巴里听到这么有人情味的话来,或许又是满天神佛的庇佑吧,他终于良心发现了。

    严洛一带着有些诧异的表情支吾道:“哦我,我知道了。”

    自从警校毕业后严洛一就再没这么高强度的训练过自己,两小时的器械训练后已明显令他感到四肢无力,连走路都觉得费劲别说还要再练习什么格斗技巧,现在就是个小学生都能随便撂倒他。

    陈浩看得出他一下子还跟不上这钟训练节奏,虽然他心里头着急但目前也只能循序渐进,只怪这白面书生的底子实在太差。他轻叹了一声说道:“你先休息二十分钟吧,待会我先大致的指导你一些技巧,不用动真格的,你先领悟领悟就行。”严洛一配合的点了点头,心里大呼哈利路亚。

    冬天太阳落的早,才五点不到外面的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严洛一热的脱下外面那件毛衣,里头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因为刚才高强度的训练导致体力消耗过快,肚子也饿的直叫唤。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想反正等会也不费什么体力也没必要再花时间先吃东西,等到家再吃也应该问题不大,便趁着开始前吞了大半瓶矿泉水先垫下饥。

    陈浩缓步走到了竞技区的正中央,尝试性的先在地板上跳了跳试了试软硬度。想当初把吴凯杰这个陪练对象摔的嗷嗷叫时他都没有过丝毫怜悯,但这次对象换成了严洛一竟于心不忍起来,生怕地板太硬把人给摔疼了。

    可惜眼下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该学的还是的学,该遭受的皮肉之苦还是得遭。他朝严洛一的方向招了招手道:“那谁,过来吧。”

    严洛一吃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感觉自己的手和脚都快要脱离身体了。谁知坐着时还没觉得什么,结果这么一站顿时眼前一黑,紧随而来一阵头晕目眩,幸好他及时扶住了椅子没让自己摔下去。十有八九是低血糖症发作了,他开始担心自己撑不到训练结束,“我去,看来下次训练要带点巧克力才行。”

    严洛一用力晃了晃脑袋让意识回复了清醒,想着只要再坚持一会儿行了,要是这个节骨眼临阵退缩可不得被陈浩那张臭嘴给埋汰死,而且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他这么做。严洛一怕自己站不稳不敢走的太快,刻意放缓了步伐慢慢走到了陈浩身后,然后随便替自己想了个借口说道:“我有点饿了,要不你抓紧点速度吧,我学东西很快不会浪费你时间的。”

    陈浩转过头见严洛一脸色异常的苍白,心里隐隐觉得不太对劲,于是急忙关心道:“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要是你觉得扛不住的话我们明天再练吧。”陈浩的关切之情听在严洛一的耳朵里更像是一种讽刺,他就是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扛不住”这个事实。

    “没事,饿不死,你管你教就是了。”

    陈浩并不希望严洛一第一天训练就消耗过度,但是看他态度这么坚定不移的样子也不太好拒绝,于是只能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你现在只要配合我的动作就行了,不用使什么劲知道吗?”

    “嗯,知道了。”严洛一点了点头,心里不断的叮嘱自己千万要坚持住,就算要倒也等回家再倒,决不能在陈浩面前倒。

    陈浩将身体转了过去背对着严洛一说道:“来,你过来从后面勒住我的脖子。”严洛一走到陈浩身后按照他的指示将手臂圈住了他的脖子。

    “你看着,我现在教你怎么自救。”说完先用一只手抓住了严洛一扣住他喉咙的那支手臂往外一推,然后将他自己的腰部向下弯曲,严洛一便顺势跟着整个人被向上抬起往前倾了出去,他的双脚被迫离地,而此时陈浩用另一只手碰向严洛一的大腿内侧,最后用力向外一翻。

    “嘭!”,随着一声闷响严洛一倒在了地上。

    “怎么样?学到了没?来,现在换我扣住你试试。”陈浩边说着边走到严洛一身边想把扶起来。

    “喂!你丫的别装死,快起来!”陈浩蹲下身不耐烦的推了推躺地上那个装死的,可是严洛一依然毫无反应,一动也不动。

    他弯下腰凑近严洛一的脸一看,“我艹!这样都能晕!你他妈纸糊的吧!”

    18

    当严洛一睁开眼睛看到头顶上吊着的点滴袋时显然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他在心里为自己默哀,该丢的脸终于还是丢了。

    “哟,醒啦?”一个深沉的男人声音说道。

    严洛一朝声音的方向转头望去,只见说话的人是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医生,看上去大概五十左右的样子。

    “这里是医院吗?”他问道。

    “不是医院,这里是警局的医务室,刚才是浩子把你送过来的,额就是你们陈队。”

    严洛一“哦”了一声,看样子这个医生和陈浩应该挺熟的,不然很少人有这个胆量敢直接叫他的绰号,整个局里除了路局也只有裴莉了。

    “这个我还要吊多久?”严洛一朝药袋看了看问道。

    “快了,等里面这些吊完就行了,顶多一小时吧。”

    严洛一很庆幸眼下陈浩不在这间房间里,反正也挺清静的,一小时就一小时吧。他刚想再眯一会的时候听见医务室的门打开了,抬头一看来人,他立马希望自己能再晕一小时。

    陈浩进来后将手上的食物放在了严洛一身旁的床头柜上,“你倒是醒的巧啊,我给你买了八宝粥和豆浆,起来吃点吧。”

    这人竟然没有一开口就取笑他,严洛一感到匪夷所思。

    陈浩见严洛一没起身只是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自己,便问道:“你看着我干嘛?能饱啊?”

    “哦我是想说那个麻烦你了。”严洛一双手撑着将自己慢慢地坐了起来,陈浩上前扶了一把,顺手将枕头垫在了他背后。严洛一忽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或者说有点愧疚,其实陈浩虽然嘴贱了点但对自己还挺上道的,怎么说都救了自己三回,再不领情的话倒是自己的不对了。陈浩将八宝粥递到他手上时他笑着说了句“谢谢”,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其他表示感谢的话。

    陈浩搬了张椅子坐在了严洛一床边,看着他吃了几口粥后开口道:“我待会去找路局撤销你去酒吧卧底的这个任务。”严洛一脸色一沉,手里的调羹停顿在半空中。

    片刻后,他放下了手里的粥,沉声道:“头儿,这次行动我非去不可,我知道我体能上有所欠缺,但我至少还有脑子,就算行动撤销我也要去,即便只有我一个人。”虽然严洛一说话的语气很平和,但陈浩听得出他话里的态度,坚定不移,谁也阻止不了。刚才将昏迷中的严洛一抱进医务室时他产生了一种难以启齿的感觉,他怕了,他害怕严洛一出事,他后悔让严洛一独自去面对这么危险的任务。

    这是陈浩人生中第一次对自己所做的决定后悔,他现在只想尽力挽回这个局面,可是却没想到严洛一态度会如此坚决,这又该如何是好?他心里没底。

    “嗐,我就跟你开个玩笑罢了,瞧把你急的。”陈浩用尴尬的笑容掩饰心里的不安。

    “靠!一点都不好笑。”严洛一白了他一眼,继续吃起碗里的粥来。也许是真饿了,用调羹都嫌费劲,直接捧着碗把粥灌进了肚子里。

    陈浩饶有兴致地在一旁观摩着严洛一狼吞虎咽的场景,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慢点吃,瞧把你饿的,来,喝点豆浆。”他拿起了还带点温热的豆浆递到了严洛一面前。

    “哦,谢谢。”严洛一接过豆浆的一刹那不经意触碰到了陈浩的手背,“你手怎么这么凉?先把外套穿上吧。”陈浩扫视四周寻找着那件外套。

    “外套?额”严洛一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外套应该还在训练场里头。

    陈浩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我去,我怎么给忘了。”说完立刻站起身麻利的脱下自己的外套。

    “哎!不用——”严洛一张嘴还没来得及阻止陈浩就已经将外套罩在了他身上。这样的体贴瞬间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但转念一想他也许是怕自己生病会影响到破案才这样的吧,显然这个解释很合情合理。

    “对了,跟你介绍一下,这位穿白大褂的是我们的队医,你叫他老刘就行了,比路局还要早来几年,他是我们局里资格最老的人。”

    严洛一听到最后那句眼神忽然定了定,然后继续听着陈浩介绍道:“他算是我们这里的老中医了,乱七八糟的偏方多的很,连那什么不孕不育都能治,你要是有什么疑难杂症都可以来找他。”

    刘老中医朝陈浩瞪了一眼,板着脸说道:“我说你那张嘴什么时候能消停会儿。”

    严洛一笑了笑,对着老中医说道:“他啊,估计到死都消停不了。”

    “嘿,你小子!”陈浩扬起手就准备朝严洛一的脑门拍下去,结果动作停在半空中楞是下不去手,“操,你就这么对待我这个救命恩人啊?”他默默缩回了扬起的手。

    原本冒着舍生取义的心情去破案的严洛一此刻突然有种因祸得福的心情,至少现在陈浩对他是打不得骂不得,还不得不将他跟佛爷似的供着,老实说这种感觉倒还挺爽的。他看着陈浩憋屈的表情忍不住乐呵起来,自打来了这里后他还是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甚至连之后要面对的危险都抛之脑后了。

    陈浩看着严洛一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有些懵圈,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在那傻乐个什么劲,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喜欢看他笑,非常喜欢。具体原因一时也说不上来,或许是因为严洛一平时很少笑,又或许是他笑起来好看,无论因为什么他只希望眼前这个开怀大笑的人能一直这么笑下去,就像从前照片里的那个高中生那样。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