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三章 火花 09-10

两界LG 第三章 火花 09-10

    09

    陈浩凭着自己的直觉坚信罗凯的死因定有蹊跷,照医生的说法罗凯昨日下午做完化疗之后生命体征监测一直保持稳定,如果因病变导致突然死亡的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其微的,于是他一通电话把裴莉从东区警局紧急叫了回来立马对罗凯的尸体进行解剖。

    在验尸结果还没出来之前两人把昨晚的监控来回看了好几遍也没看出什么端倪,要说可疑的人也只有最后进来给他换药袋的那个护士,可录像里那护士除了换药袋的动作以外几乎就没碰过罗凯,难不成罗凯又是自杀?严洛一立马否定了陈浩这个想法,他从主治医生那里得知罗凯就在昨天下午刚做完化疗,由于身体过于虚弱所以一直处于昏睡状态中,连动一下都困难的身子绝对不可能做到自杀,所以眼下唯有凭法医的验尸报告才能化解他们心中的疑团。

    法医室门口,严洛一倚身靠在走廊的窗台边上等待着罗凯的尸体解剖报告。正当严洛一陷入案情沉思中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法医裴莉拿着报告站在了他身后,“拿去,这是你要的报告。”

    “辛苦你了裴姐。”严洛一微笑着表达谢意。

    “客气啥,耗子火急火燎的把我叫回来肯定是碰到了难办的案子,现在法医室只有小梅一个人也做不了这活儿,不过这里完了我马上要回东区那边,那个连环杀手又害了两个人。唉要是再抓不到人我连家都快没时间回了。”说着说着裴莉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沮丧,她快一个月没和家里宝贝儿子说上话了,心里多少有些急躁和抱怨。

    “天网恢恢,相信很快就会破案的,我要是你儿子一定很为你骄傲。”严洛一窝心的鼓励让裴莉很是感动,想着自己的儿子要是将来能像严洛一那样年轻有为的话相信她会更加感到骄傲的。

    “行了,谢谢你的安慰,咱言归正传,罗凯的解剖结果证明他是非正常死亡。”

    “非正常死亡?”

    “没错,他是中毒死的。”

    “什么?!中毒?”严洛一对这个结果显得极为吃惊,吃惊到觉得不可思议。

    是什么毒?怎么中的毒?他刚想发问时裴莉已经先开口回答了他脑中的问题,“死因是巴比妥酸盐过量导致的心脏麻痹,并且是通过静脉注射进入身体内的,这药会使人失去知觉,所以他在死之前不会有任何反应,看上去上就和睡着了没什么两样。”

    严洛一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当时监控画面里的罗凯看上去毫无异常,原来凶手早就当着他们的面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罗凯。

    “谢了裴姐,那我先回去了。”

    “哎,你等会。”严洛一正打算回陈浩那里汇报情况的时候却被裴莉给叫住了,裴莉走上前和颜温语的对他说道:“洛一,我们家耗子这人平时有些嘴贱,你啊也别跟他计较,他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多跟他学点东西对你会有帮助的。”

    严洛一淡然一笑,点了点头道:“没事,我会慢慢适应的。对了,希望能你早点回来。”说完后便转身往刑警大队走去。事实上对于裴莉口中所说的某人“刀子嘴”这毛病他早已深有体会,而至于“豆腐心”这一点目前为止暂时还没看出来。

    半晌后,“砰!”陈浩的办公室里传出了一声强烈撞击般的闷响,外头正忙碌着的警员们动作都瞬间静止,所有人的脸都转向同一个地方。

    警员小郑闻声后朝对面桌子的小徐使了个眼色,“哟!咱们鬼见愁又在发脾气呢。”

    “大飞和小吴不在真是可怜了洛一,要换成我天天对着他那张臭脸早就申请调职了。”小徐一脸同情的感慨道。

    “唉,但愿他熬得住。”

    “悬,我觉得鬼见愁有点针对他。”

    “可不是嘛,你也看出来啦。”

    “唉可怜的孩子。”

    两人心中默默为严洛一祈祷,保佑他从那“鬼见愁”房间出来后还能是个心智健全的大好青年。

    果不其然,陈浩在听完严洛一的汇报后对着桌子狠狠就是一脚,桌上的文件资料也随即散落了一地。“我艹他妈的!跟老子玩灯下黑!”他红着脸在办公室里大声怒骂。

    严洛一早在进门前就预料到陈浩听到这个结果必然会气得吹胡子瞪眼,有了心理准备后对他的举动也就丝毫不感到意外了。其实也难怪陈浩情绪会如此激动,凶手不但明目张胆的杀了罗凯最后还轻易的从他们眼皮子低下逃脱,这结果对于一个做刑警的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就连严洛一自己也感到很是窝火更何况是陈浩,一个从来不把罪犯放在眼里的刑警队队长。

    不过在涵养功夫上严洛一明显比陈浩优秀,他泰然自若的靠在墙边静静地观摩着陈浩发飙的全过程,等到他那团火发的差不多了之后才开口说道:“你现在再怎么生气也于事无补,我刚才来的路上联系了医院那边,那袋药在罗凯的尸体移出病房的时候已经处理了,想必现在也找不到了。”

    “废话!找到又怎么样,你觉得她会这么傻留指纹在上面吗?现在跟我说这种屁话有毛用!操!”陈浩此时肝火正旺就是天皇老子站在面前都不会有好脸色。

    严洛一并没把他的恶劣态度当回事,淡定的继续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个假扮成护士的女人,即便是那个凶手假扮成了护士,可你不觉得她换药的手法过于熟练吗?熟练到我们没有人觉得她是假扮的。”

    “你的意思是?”陈浩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我的意思是——”严洛一话刚开了头就被陈浩疾风般冲出办公室的动作给打断了,一回头见他站在门外大声的发号施令,“小徐!快!把罗凯之前的就医记录统统给我调出来!”

    虽然罗凯之前的就医记录里只出现过一家医院,但是医院里相关的医务人员实在太多,如果要一个个排查过来恐怕要好几个星期。陈浩翻看着名单眉头微蹙,眼前密密麻麻的名字实在有点令他难以消化。

    翻着翻着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的一抬头,然后迅速打开电脑把之前病房里的那些视频又重新点开了。

    “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吗?”严洛一好奇的问道。

    陈浩顾不上回答他就急忙着拿起电脑旁的耳机戴贴在了耳朵边上,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严洛一保持安静,然后把音量直接调到了最大。这时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凶手换药的那段录像上,当时因为变故来得过于突然谁也没想到换药的那个护士会是凶手,所以之前他们回看录像的时候并没想到去听现场录下的那些声音。

    “快看!就是这里!”陈浩点了暂停把视频倒退了几秒后又重新播放了一下,然后指着屏幕说道:“罗凯的嘴唇是不是动了一下?”严洛一把脸凑到了电脑屏幕前,眯着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回放过程。数秒后,严洛一诧异道:“没错!嘴唇是稍稍动了一下。你听见了什么?他是不是在说话?”

    陈浩尽力把自己的听力调至到最大功能,只可惜罗凯的声音实在过于微弱即便把音量放到最大也听不清楚,于是只好悻悻的放下手中的耳机,叹道:“没辙,看来只能交给技术科做声音识别了。”

    约莫一小时后陈浩接到了技术科那边打来的电话告知结果已经出来了,他挂完电话走出办公室朝严洛一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道:“那谁,跟我来!”严洛一无奈的撇了撇嘴,感觉跟这人相处久了自己都快立地成佛了。

    10

    西区警局的技术科就像个宅男基地,清一色的眼镜男外加单身狗,他们主要负责网络监察和数据分析,虽然活儿不累但却常年与世隔绝,可即便如此网络的发达照样能让他们知道外面发生的所有事情,甚至比别人还能知道的更多。这群人里面体型最占空间的那人叫顾伟,陈浩习惯叫他顾胖,刚来警局半年多,他的特长除了无敌的饭量之外还因为他是网络破译专家,说白了就是个黑客,由于一次成功的解救了陈浩那台被病毒入侵的电脑所以就自然而然成了他特定的使唤对象。当然,活儿也不是白干的,要想使唤人总得给点好处,平时好吃好喝的陈浩总会给他捎点去,顾伟本就是个吃货,只要能让他饱口福就是不好办的事也变得好办了。

    “顾胖,你小子厉害啊!速度挺快的嘛!”陈浩用力拍了拍顾伟肩膀殷勤的笑道。

    “嗐,客气了哥,小事一桩。”顾伟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憨憨的笑了笑。

    “行,先记你一功,快把声音放出来我听听。”

    “得嘞。”顾伟把耳机递给陈浩,然后点开了一段音频文件。

    这段音频的长度总共就短短十秒,陈浩屏气凝神的竖起耳朵,从耳机里头果然传出一个男人微弱的声音。片刻后陈浩拿下了耳机,向顾伟道了一声谢转身就走出了技术科的大门,严洛一确信陈浩定是听到了线索便急忙上前询问:“怎么样?罗凯他说了什么?”陈浩停下了脚步,望着前方一字一顿的回复道:“他说,小、月、快、走。”

    “小月她名字里带月?!”

    陈浩仍是一脸愁眉不展道:“先别想这么多,我们回去看看医院的名单,而且小月也可能只是个别名,啧范围还是太大了。”

    两人回到办公室细细翻看了医院的名单,名字里除了带月的还有越和悦,排除男性以外总共有六个人,里面还有两个50岁左右的女性陈浩觉得可能性不大也排除了,也就是说只剩下四个有嫌疑的对象。陈浩挠了挠头皮,“算了,不管是不是小名,先把这四个人的底细查清楚再说吧。”

    “队长,你不觉得奇怪吗?罗凯当时明明是闭着眼睛的,他又是怎么知道她来了呢?”严洛一问一个很有建设性的问题。

    在没有视觉的情况下如果要辨别一个人无非只能靠两种能力,听觉和嗅觉。陈浩如动物般的听力十分确定在当时的情况下除了换药发出的窸窣声并没有听到其他声音,排除前者后就只剩下一个可能性——嗅觉。

    陈浩心里其实也有相同的疑问,因为通常医院里工作的人身上都是股消毒水的味道,但即特别又是女人用的,那很可能是某种香水的味道,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相同答案。这样一来搜索范围又缩小了一点,毕竟爱喷香水的医务人员倒并不常见。

    “队长,明天我去趟医院吧。”严洛一自告奋勇道。

    陈浩带着认可的目光朝严洛一瞥了一眼,嘴角不经意的泛起稍纵即逝的笑意,“行啊,不过你得遮住脸,她如果看过新闻可能会认出你。”

    “嗯,明白。”

    第二天一早严洛一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出现在了西郊医院的挂号队伍里,他按照名单上四个人工作科室分别挂了号,打算先从这四个有嫌疑的人开始排查。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差再加上今天看病的人太多,等到前三个人排查完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而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快晚上点了,他饥肠辘辘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继续等待着被叫号。

    早上带的面包和水已经没剩的了,他掏了掏空空如也的口袋才发现连应急用的小零食都殆尽了,无奈之下只好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些吃的先填饱肚子。

    一楼的7-11里只有零星的几个客人,回想起来他已经许多年没来便利店买过盒饭了。冷柜里一排五花八门的盒饭中严洛一突然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包装盒,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停在了封面那块金灿灿的猪排上,于是脑海中的某些记忆又自说自话的冒了出来。严洛一刻意将视线转向一旁,然后果断拿的起了猪排饭旁边那盒鱼香肉丝饭走到了柜台前。

    就在他准备拿钱包时便利店的门铃声忽的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非常特别的香气。严洛一闻着隐约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以前他是在哪里闻到过的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哟,你今天是夜班啊?”柜台里的女营业员面带微笑的问候对方道。

    “是啊,估计明天又要有黑眼圈了。”一个委婉柔和的女声回答道,“咦?鱼香肉丝这么快就卖完了吗?”

    营业员摊了摊手,“呵呵,不巧,你晚了一步。”

    严洛一回头一看,正和营业员对话的是个穿着护士服的年轻护士。他也没多想就拿起柜台上的鱼香肉丝饭说道:“给你吧,我可以换别的。”

    “谢谢。”小护士带着腼腆的微笑上前接过严洛一递过去的饭盒,严洛一便顺势朝她看了一眼,这才发觉原来还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小护士。

    她穿着一身白色护士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看上去很素净但一点都不影响她的那种清新脱俗的美感,白衣天使四个字在她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小护士也好奇的打量了一下严洛一,见他戴着帽子和口罩想必应该是来看病的,便微笑着问道:“帅哥,你是来看病的吗?”

    严洛一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你看的什么科?这样吧,我帮你跟医生打个招呼你就不用继续等着叫号了。”小护士朝他笑了笑,脸上露出了两个浅浅的小酒窝,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满是期待的向严洛一帽檐下的脸望去。

    “不了,谢谢你的好意。”严洛一礼貌的回绝了她的好意。

    小护士对这个答复似乎感到有些失望,“那好吧,但还是谢谢你的盒饭,bye!”她再次向严洛一道谢后便快步走出了便利店的大门。

    “呀!小月!你筷子没拿!”营业员朝着门口大声叫唤。

    可惜她并没把人给叫唤回来倒是让身旁的严洛一大吃一惊,他急忙问道:“不好意思,请问刚才这位护士是哪个科室的?”他向营业员询问道。

    “她啊,医院急诊室的。怎么?你想追她啊?”营业员朝严洛一上下扫了一眼,叹了口气:“唉就你这样子我劝你还是先把病治好吧,平时她身上穿的可都是名牌,你家里如果条件不够好的话我劝你还是别想了。”

    “哦?她家里很有钱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她穿的用的都不是我们这种工薪阶层能买得起的,我猜八成是追她的那些男人送的吧。”

    “那我能不能问问她叫什么名字?”

    “哦,她叫袁乐(yue)。”

    “袁月?”严洛一脑中迅速的扫描起医院名单上的人名,他想起来急诊室的确有个姓袁的女护士,但名字写的却是袁乐。

    “请问是哪个乐?”

    “嗨,就是音乐的乐呗,不知道的都会念成乐。”

    “乐?月?原来如此!”严洛一顿时恍然大悟。

    袁月就是袁乐!只因为后面那个乐字他习惯性的念成乐(le)竟差点就让她成了漏网之鱼。

    目标既然已经出现严洛一一刻也不敢耽搁,他拿出手机拨了陈浩的电话,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他竟然关机了。严洛一微蹙着眉头,摸了摸口袋里提前准备好的追踪器,耽误至极得先把追踪器安置在袁乐身边,只要能摸清她的行踪就必然能找出她背后的那些人。

    眼下刻不容缓不能这样干等下去,严洛一思索一番后决定先斩后奏。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