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二章 往事 12-13

两界LG 第二章 往事 12-13

    12

    自从邢天把店里的内部风格重新装潢之后生意明显比从前好很多,但这两天他仍是日理万机的状态,他必须抓紧时间把最后的一些工作处理完。严洛一照常每天给他送晚饭,并且再三叮嘱他趁热吃问完。对于来自严洛一的“关爱”邢天自然是极为配合的,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为了得到老师的小红花会表现的特别乖巧懂事。

    这天晚上严洛一照常在吧台里工作,女服务员娜娜突然火急火燎的跑向吧台,“小严,帮我个忙,麻烦送两瓶红方去VIP房间,我肚子疼要去趟卫生间,快憋不住了。”

    “哦,好,我帮你拿过去,你快去吧。”

    “好好好,谢谢啊!”说完就往厕所的方向一路小跑。

    随后严洛一端着两瓶红方送去了VIP房间,他礼貌的敲了两下门,来开门的是一个手臂上有着纹身的年轻男子,“放桌上吧。”他扬了扬下巴说道。严洛一把端着的酒放在了桌上,从眼角的余光能看出来都是些道上混的流氓痞子,正准备转过身离开的瞬间听到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小伙子,再去拿些冰块来。”是另一个年纪大一些的男人在对他说话,此人嘴里叼着烟,满脸横肉,标准的土肥圆气质。

    “哦,好的,我马上去拿。”他礼貌的回答完之后走出了房间,在去厨房拿冰块的路上他不断地回忆这个声音,分明是在哪里听到过,可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直到拿着冰块桶再次走进房间。这次离开的时候他刻意放缓了脚步,想再听听那个声音。

    “大哥,明天威爷的饭局咱准备的这礼物可够档次啊。”另外一个混混的声音似乎也有些耳熟。

    “那是,谁让财神爷让我捡了那么大一个皮夹子呢。”

    “嘿嘿,就是就是,要是大哥能得到威爷的青睐,这以后我们这群小弟也一起沾光啊。”

    严洛一只来得及听见这么三句话,就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他猛的抬头,脸上的表情即惊又恐。“糟了!是他们!”他匆忙跑向邢天的办公室,可一打开门人却不在里头。“我去!”他这下更着急了,往大厅跑去时正好撞见了小刘,“刘哥,看见邢经理了吗?”他的神色紧张,语气十分焦急。小刘很少见严洛一这么慌张的样子,一时也有些发愣,“他他在厕所呢,我刚见他进去,你这是怎么了?”严洛一没有回答他,急忙向厕所的方向跑去。

    可他前脚刚跨出去后脚就传来那流氓头子的声音,“服务员,你们厕所在哪儿?”

    “哦,就在那边。”小刘笑着给他指路。

    严洛一来不及多想,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厕所。他猛的推开门叫了一声“邢天!”,这时邢天正好站在洗手台前洗着手,见严洛一莫名其妙的冲进来有些诧异,“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嘘!别出声!跟我进来!”他一把将邢天拉进了厕所的一个隔间里,迅速锁上了门。

    “你这是干嘛?!”邢天更加莫名了。

    “你别出声!”严洛一没时间多解释,他听到那个流氓头子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严洛一一把捂住邢天的嘴,又担心他乱动于是将整自己个身体都压了上去。

    邢天就这么被严洛一强行摁在了墙边,他猜测严洛一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所以他并没有要反抗的意思,乖乖的靠着墙一动不动。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两人面对面地贴在一起,邢天脖子上的皮肤能明显感受到严洛一温热的鼻息,他的心跳猛然加速,全身的血脉都在贲张,身体里好像有团火在燃烧着,越烧越旺。

    严洛一一门心思听着门外的动静,那流氓头子哼着小调解完手后走到了洗手台边打开了水龙头。严洛一怕邢天会挣扎乱动刻意朝他看了一眼,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不要出声。

    “我艹!下面快有反应了!”邢天心里咒骂道,他涨红着脸握紧拳头,用尽吃奶的力气控制着自己,可男人的本能反应怎么是大脑能控制的了的。他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正准备一把推开他时,严洛一已经主动从他身上挪开了,“行了,他走了,没事了。”他轻声说道。

    邢天这时才如释重负,红着脸喘着大气,好像刚跑完百米冲刺一般。

    “你怎么了?我刚才是不是捂的太紧了,你没事吧?”严洛一看他的样子有些不舒服,生怕自己刚才把人给捂出内伤了。

    邢天摆了摆手,一个大步走到洗手台边打卡水龙头冲了把脸。“我没事,缓一缓就好了,刚才外面是谁?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你这么快就忘啦?那人是圣诞节那天差点和你打起来的流氓。”

    “什么?!”邢天先是吃惊,然后笑了笑说,“好啊,冤家路窄啊!”

    严洛一听这语气不太对劲儿,“你想干嘛?你不会准备再和他们打一架吧?”

    “哼,他们抢了我的包,我当然要拿回来。”说着就迈开腿朝门外走去,结果被严洛一一把拉了回来。

    “别做傻事!他们这么多人你打的过嘛,再说如果警察来了,你连张身份证都没有,要是把你爸给招来了,你还打不打算找你妈了?!”严洛一一语惊醒梦中人,没错,他现在要是进了警察局等于直接暴露了行踪,那就得不偿失了。邢天立刻冷静了下来,但心里那口气就是咽不下去,“靠,那我的钱就这么眼睁睁的被他们拿去大吃大喝啊?”

    “他们到底抢了你多少钱至于让你这么拼命吗?”

    “要说多也不算多,也就十万现金。”

    “十万!”严洛一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然后转念一想对邢天这种人有钱人来说十万也许还真不算多,“可是你为什么要带这么多现金在身边?”

    “因为刷卡容易暴露我的行踪,所以我提前取出来的。而且要找我妈也不是一天两天找的到的,就想身边多备点钱,唉谁知道下飞机的第一天就没了。”

    严洛一突然灵机一动,说道:“这样吧,反正你现在想把钱拿回来是不可能了,我倒是有个办法帮你消消气。”

    “你打算干嘛?”他怔怔的问道。

    “听那流氓头子说要给他老大送礼物,我看见东西就放在沙发旁边,嘿嘿”严洛一少有的露出一个坏笑,看得邢天脑子的理智的弦又断了一根,这哪是笑,根本就是撩拨他呢。

    “算了算了,你别胡闹,这些人不是你惹得了的。”如果是邢天自己动手他自然不会考虑那么多,但换成让严洛一去涉险他是万万不同意的。

    “好了,你去忙你的,我回办公室了。”刚准备离开还是觉得不放心,转过身对着严洛一说道:“你可千万别乱来,我不用你出头,那帮人毕竟不是什么善茬。”邢天的表情十分严肃,有种不怒自威的架势。

    “哦,那好吧。”严洛一有些意兴阑珊的回答道,随后两人便各自忙各自的工作去了。

    大概过了两小时左右,只听VIP房间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声,“操!我的紫砂壶!”严洛一能清楚地听出是那流氓头子的嚷嚷声,服务员小刘闻声急忙去看个究竟。

    “你们这么搞的!地怎么那么滑!”一个混混高声喝到。原来是他们的大哥因为脚底打滑,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连带着手里拎着的那袋东西也给摔碎了。

    小刘往旁边门边一看,地上竖着一块“小心地滑”的黄色立板,心想这分明是你们自己眼瞎怪得了谁啊,然后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说道:“哥,你看,我们之前地上脏了刚拖过,这不是还放着板特地提醒你们呢吗,估计是这位大哥喝多了,我们也挺不好意思的。”

    那混混看了看那块立板自知理亏,心里虽然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于是只能扶着他的大哥安慰道:“大哥,没事,不就一紫砂壶嘛,咱反正有钱再买一个就是了。”

    这流氓头子一肚子火没地方撒,指着那小弟的鼻子骂道:“你TM的说的轻巧!这紫砂壶花了我两万块,现在说没就没了,知道我喝了酒也不扶着点,TMD都是你的错!”骂完就“啪!”的一声直接扇了那小弟一记耳光,那一巴掌扇的又重又响,吓得一旁的小刘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其他几个混混见状赶紧一起上前安抚老大的怒火,被打的那小混混也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因为老大有脾气自然是要找人撒的,只怪自己倒霉呗。

    “真TM操蛋!这破地方真晦气,老子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了!”那流氓头子大声的咒骂着,并把手里那个礼品袋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随后便带着他的小弟们气急败坏的离开了酒吧。

    13

    晚上严洛一回到了宿舍,进门前不知怎的心里有一丝紧张和不安,还好打开门后里面一片漆黑,邢天还是老样子已经睡下去了。

    他松了口气,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卫生间洗漱,没过一会儿就躺上床准备睡觉,然而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了邢天那犹如地府传来的声音,“今天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严洛一猛的睁开眼,看来邢天还是猜到了。他轻轻地“嗯”了一声,也不想多解释什么,因为的确是他做的没错。

    邢天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严洛一轻轻的叹了口气,“你还真是不听话啊,要是那个老大发起飙来对小刘动手怎么办?”

    “不会的,他们都是群流氓,本来就怕见到警察,如果在店里乱来我们肯定会报警。再说,本来就是他自己不小心,我想他也不至于这么傻吧。”严洛一虽然说得合乎情理,但心里还是怕邢天会责备他,所以这话说得也没什么底气。

    邢天嗤笑一声说道:“你得还挺有理啊,明明答应我不会乱来,结果却言而无信,现在还说得振振有词。”

    严洛一知道邢天这话的意思是在气他没有信守承诺,其实他也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罢了,地上那摊掺了洗洁精的水也不一定真会让他滑倒,而且自己还特地立了块提示牌子,谁知道那流氓头子真会这么倒霉,看样子连老天爷都要惩罚他,况且自己还不是为了帮邢天出口气,现在怎么成了他的不是了。他越想越胸闷,心里憋屈的很,于是转身背对着邢天做出无声的抗议。

    邢天内心还是挺感谢严洛一的,如果不是担心他的安危他哪里舍得责备他,只是这小子胆子也实在大了点,不得不教育一下才行。

    “怎么?说你两句就生气啦?”见他一副受委屈的样子,邢天说话的语气也明显软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唉,我只是怕你万一被他们发现会对你不利,为了这点钱不值得你冒这个险。”

    他的话说得严洛一心里宽慰许多,那点小情绪也慢慢平静下来,“这次是我失信了,以后不会了。”他回应道。邢天看着他的后脑勺莞尔一笑,刚准备躺下时突然一个激灵,“对了,你手臂上的疤是哪来的?”

    “疤?你怎么知道我手臂上有条疤?”严洛一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发烧那天我给你擦身时看到的。”

    “唔,这个是救花芊的时候不小心被弄到的。”

    “你准备一句话打发我吗?到底怎么来的?说详细点。”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八卦啊。”

    “你想早点睡就快点说。”

    “啧,怕了你了。”

    随后严洛一就跟背书似的把搭救花芊的过程原原本本的陈述了一遍,不带任何情绪,好像在描述一件根本微不足道的事情。他越往下说,邢天脸上的阴霾就更深一层,他的眉头紧皱在了一起,那双眼睛在月色中闪着可怖的光。他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严洛一这么一个无缚鸡之力的高中生手竟然有胆量和持刀歹徒硬拼,这种行为实在有些匪夷所思,相比之下今天的举动还真是小菜一碟了。

    “你真的不怕死吗?”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嗯,不怕。”严洛一此时睡眼惺忪,也没多想随口就回答了。

    这是邢天最不想听到的答案,他掀开自己的被子一下冲到严洛一跟前,把背对着他的严洛一粗暴地扳向自己,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道:“别把自己说的大义凛然,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所谓的救人根本不是因为什么狗屁勇敢!”

    严洛一被他突如其来的举止给惊到了,瞬间睡意全无。他眉头微微一蹙,带着愠怒的口吻说道:“你什么意思?我救不救人难道还需要你批准吗!”

    邢天冷笑一声,那凌厉的眼神好像能把严洛一给贯穿了,“哼,其实你本来就不想活了是吗?”

    严洛一愕然一怔,他没想到自己藏在最深处最幽暗的想法竟然会被人这么轻易的识破。是的,自从知道父母双亡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想死了,他都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深人静之曾时动过歪念头,但最终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不想死的那么窝囊,这样做即对不起死去的父母也对不起自己。邢天说的没错,当歹徒拿着刀子站站他面前时他脑海中闪过“英勇就义”四个字,这样即便是死了还能死的光彩,死得其所,只可惜最后还是被那点求生的本能给拉了回来。邢天的话此刻就像把利剑直戳进他的心脏,就这么硬生生的撕开了他一直在隐藏的伤口,痛到他怒火中烧。他猛的坐起身用同样粗暴的手法推开了邢天,双瞳狠狠地瞪向眼前这个人,他讨厌这种被人识穿的感觉,而且还是一个和他毫不相干的人。

    两人对视了片刻后,严洛一冷冷的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抱歉了,以后你的事我非管不可。”邢天的咧嘴笑着说道。

    “你——!”严洛一气的咬牙切齿,感觉全身五脏六腑都在翻腾,但偏偏又拿他没辙。“滚蛋!别坐在我床上!”现在除了发发飚,他无计可施。

    “OK,没问题。”邢天起身慢悠悠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其实他并非存心惹严洛一不悦,而是太着急心疼他罢了,所以一时激动措辞过于强硬了些,可眼下也来不及后悔了,明明可以用更婉转的方法来沟通,现在却弄得这样不欢而散。他躺在床上自己也觉得纳闷,为什么严洛一总是会令他失去理智,为什么?他不敢往下想,不敢。他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片刻后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这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严洛一两人在一条安静的小道上并肩而行,两人正相谈甚欢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向着他们招了招手,发出了犹如鬼魅般的声音,“洛一,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的爸爸妈妈,他们很想你。”

    “好啊。”严洛一缓缓地向黑影走去。

    “你给我回来!”他发疯似得拽住严洛一,可使劲了全身的力气都拉不住他,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严洛一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黑影,他大声的叫喊着严洛一的名字,而严洛一始终没有回头,最后和黑影一起消失不见了。

    他被惊醒了,醒的彻彻底底。

    窗外的阳光照进了房间,天已经亮了。邢天缓缓坐起身朝旁边的那张床望去,空荡荡的,只有一摞被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眼下他睡意全无,坐在床上发了会呆,他看了看桌上的钟,现在是早上八点半,托这个“噩梦”的福难得也让他早起一回。

    平日里严洛一都会帮他做好一顿饭放在小桌板上,可是今天的小桌板上空空如也,邢天估摸着昨晚的事情可能真的把严洛一惹毛了,所以今天就直接给他脸色瞧了,“完了,不会真生气了吧”。他翻了翻自己的口袋,还好有几张零钱,兴许还够吃一顿早饭和午饭,正好肚子也饿了,于是随意的洗漱了一下就出门寻地方吃早饭了。

    他在街边找了一家小店,点了些馒头和粥,然后慢悠悠的吃完。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才九点半,这个点酒吧还没开门,他正发愁无处可去的时候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是花芊打来的,他有些纳闷,这个时间花芊怎么会打他电话,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喂,花老板,有事吗?”他接起电话问道。

    只听电话那头花芊说话的声音有些颤颤巍巍的,“Mark,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能不能请你帮个忙,那个”花芊欲言又止。

    “没事,我正好空着,有什么事你说吧,我能做的一定帮忙。”

    花芊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那个能不能麻烦你去趟洛一的学校?”

    邢天一听是严洛一的事情,心头一紧,有种不详的预感,“他出什么事了?”。

    “刚才王校长打电话告诉我洛一在学校和人打架了,我现在人在杭州实在赶不过去,能不能麻烦你去学校看看,我有点担心。”邢天楞了片刻,昨晚那个梦又从脑海里冒了出来。“喂!Mark?你在听吗?”

    他猛地回过神,连忙回答道:“哦,我听着呢,你告诉我学校的地址嗯嗯,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等了解好情况再回复你。”

    “好,那麻烦你了,真是太感谢了。”花芊表达了谢意后挂了电话,邢天火速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往学校的方向开去。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