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惊鸿一面(美强攻,忠犬受)章节列表 > 惊鸿一面(美强攻,忠犬受)_ 第二十章    笙歌楼(下)

惊鸿一面(美强攻,忠犬受)  第二十章    笙歌楼(下)

    萧羽凤恶心得汗毛倒竖。

    话语间,三人款款而来。为首的面容明艳,媚而不妖,气度温雅,为琴言;着青衣的墨发顺垂,衣衫宽松,颇有魏晋风流,为小卿;着紫衣的还是少年模样,容貌最为清丽,含情脉脉凝视沈时墨,为子衿。这三人皆花名在外,除琴言是不接外客的,小卿与子衿常常为王宫贵府的座上宾。

    他们在笙歌楼见惯了俗人,能有幸伺候沈时墨这种青年才俊,自然无不欢喜,特别是子衿,竟动了情,入了魔怔,将沈时墨当心尖人捧着供着。

    “沈爷,这位爷是……”小卿含笑望着萧羽凤,“我阅人亦不少,还未见过如此风流的人物。”

    他见萧羽凤望着楼下的酒桌,扫了一眼,笑道:“那是魏老爷,在苏侯府里给少爷当先生,赚了点银子,平时最喜摆阔绰。”

    “苏一岚的先生?”萧羽凤没忍住笑出声。

    “他哪有如此才学,不过是教教苏府婢妾的庶出少爷混口饭吃,您认识苏小侯爷?”小卿眸色一亮。

    萧羽凤是沈时墨带过来的人,还与苏小侯爷有结交,定是非富即贵,若是能攀上这个贵人,倒是顶划算的买卖。

    萧羽凤没看他,只是扫了一眼楼下争吵,那气质如冬雪的男子并不愿为莽夫戏弄,不仅不从,还再次打翻了杯子,惹得魏老爷大怒,竟然动了手给了他一耳光,又拿酒壶灌他酒,还强行去亲他的唇,两人推搡着摔在地上,一旁都是寻常欢客,围着看热闹。

    “这被欺负的是慕芳,锦绣戏班的台柱,平时也是挺好的人,可不愿屈身服侍权贵,没有靠山,还总是被这群无赖盯上。”小卿也是性情中人,叹息一声。

    “既是戏班的角儿,那人人都叫得,我就要他了。”萧羽凤期待看沈时墨。

    “也没多出彩。”沈时墨仔细端详一番,摇摇头,扔了一袋银子给子衿,吩咐,“去把人给萧爷带上来。”

    子衿忙捧了银子下楼去。

    其余人拥着沈时墨与萧羽凤上了楼。

    室内排布典雅,未几,几个乐姬捧着琵琶牙板入琴房,珠帘垂下,丝竹袅袅,音色不俗,一张金丝楠木的八仙小方桌,四人环坐,子衿带着慕芳前来,慕芳被推到萧羽凤身侧,小卿也主动跪坐在萧羽凤身侧殷勤侍奉,而沈时墨拥着琴言与子衿,一边饮酒,一边玩笑。

    “既然萧爷看得上你,救你于水火,你便好好服侍。”沈时墨打开钱袋,随手抓了一把碎银扔向慕芳,银子撒了他一身,甚至砸在他脸上,慕芳眼里出现受辱的恼色,不悦瞪了沈时墨一眼,不敢发作,只好忍气吞声,也不去捡银子。

    “你看,出来作陪笑脸都不知给一个,这种货色小凤凰你都喜欢呢。”沈时墨就着子衿的手喝了一大口酒,他喜喝烈酒,一杯下肚喉中如火烧,牵动右臂旧伤,他忍住没蹙眉,再饮一大口。

    自从紫云林回来,他濒死中捡回一条命,就发疯一样想见萧羽凤。

    再见的第一眼,他发现小凤凰很不好,故沈门主情绪隐约暴躁。

    “你这种货色我都看得上,我眼皮子很浅的。”萧羽凤顶回去,拍了拍慕芳的手,“你既不爱饮酒,就别喝了,挑一段你熟的戏唱吧。”说罢他指了沈时墨怀里的琴言,“我要他。”

    沈时墨直接推了一把琴言,笑道:“过去伺候吧。”

    这是他第一次把琴言推给别人。琴言心中虽不愿,可他自知身份,也只能强撑笑容,过去请酒。

    萧羽凤饮了酒,抱着琴言亲吻起来,琴言的确气质干净温润,皮肤摸起来也光滑细腻。

    慕芳美眸盼望萧羽凤,没什么异样,只展歌喉开始唱戏。

    昆山玉碎凤凰叫,嗓音比丝竹好听百倍。

    沈时墨眸色一沉,淡淡看着琴言与萧羽凤,再大口饮下烈酒。

    琴言身体受过调教,禁不住萧羽凤这么抚摸,更何况萧羽凤生的太端方,让人见了也腿软,两人很快纠缠在一起,萧羽凤近来情绪也需要宣泄,他对琴言也不算讨厌,用一用还是乐意。

    子衿看着眼前香艳画面,也忍不住去解衣衫,沈时墨一边看着萧羽凤,无情也动人,他呼吸加深,搂着子衿亲吻起来,子衿发出猫一般愉悦的呻吟,任由心尖上的人儿为所欲为。

    慕芳冷冷看着这群纨绔子弟,小卿叹息一声,举杯消愁。

    四人正打的火热,衣衫凌乱,琴言搂着萧羽凤的脖子挺身缠绕,萧羽凤已撕扯开琴言的亵裤,突然,门外传来夏晴的声音,还有很熟悉的,萧家大哥萧天乾的声音。

    “门主就在里头,你有事便直接对沈门主说吧。”

    萧羽凤顿时清醒,他不能被萧家大哥发现自己和沈时墨这等邪魔外道厮混,否则告到萧老爷那里,解释起来太过麻烦。

    如此一来,他对沈时墨使了个眼,示意沈时墨让他们走。

    与此同时,夏晴在门外温声道:“门主,萧家大少爷有生意请教门主。”

    沈时墨一把推开子衿,挪到萧羽凤身边,笑着逗弄他的小凤凰:“这个萧大少爷是你兄长啊。”说罢,他突然压倒萧羽凤,笑着对门外道:“进来吧。”

    能有机会调戏小凤凰,何乐不为?

    萧羽凤瞪了他一眼,翻身施力压在了他身上,对着他颈狠狠吻下去。

    沈时墨酥到了骨子里,浑身血液倒流,身体都要僵硬掉了。

    正在他僵硬之时,夏晴推开门,惊呆了,萧天乾也就瞥一眼,立马挪开眼神垂首低头,手心薄汗: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有人把沈门主压在身下为所欲为?

    江湖中为非作歹的大魔头沈时墨居然是下面那个??

    夏晴轻咳一声,退出门去:“门主既有要事处理,萧大少爷下次拜访亦可。”他当然知道是谁有这个胆子又能被门主纵容,他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倒是不动声色。

    他请了良医治疗,手筋脚筋渐渐长好,可伤了根本,内力真气无法提上,等于废掉他十几年的修为,说不怨恨是不可能的。

    沈时墨如今可不是这么想的,他被小凤凰压在身下,他能感受到小凤凰灼热的体温,和身下蓬勃跳动的某个东西。

    其实只要能和小凤凰鱼水之欢,沈门主完全不在乎上下的问题,光是想着小凤凰的脸,他就能大和谐许多次。

    于是沈时墨理所当然的想让萧家大少爷进来,让他多体会体会小凤凰的温柔乡。

    而萧羽凤也知道沈时墨的想法,于是他含住沈时墨的耳珠顺着轮廓舔吮亲吻,热气薄洒,沈时墨顿时硬得一塌糊涂,脑子里哪还有什么萧家大少爷,只想和小凤凰开一波车。

    “那下次吧,出去。”沈时墨喘息着开口。

    夏晴不想看面前之景,立马告退带着惊悚的萧家大少爷离开。

    萧家大少爷实在不敢相信,沈门主居然是下面那位??刚刚压着沈门主的是谁??

    看来极端强大变态的人,都有点怪癖。他想着。

    屋内。

    萧羽凤不耐烦推开沈时墨,伸手就要抱琴言,沈时墨一把抓住他,眸色恼怒:“小凤凰,你亲完了人就想跑?”

    “你还好意思生气?”萧羽凤也是气笑了,“别磨磨唧唧了,你口的也不舒服。”他说罢挣脱开沈时墨的手,还是去抱琴言。

    他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鬼夜门的门主,鼎鼎大名的沈时墨,会给面前的小少爷口?

    世人皆知沈门主爱钟爱少年,身边得宠的禁脔都是少年人,沈门主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哪里见他对谁上过心,又为谁动过情?

    “你们,都出去,管好自己的嘴。”沈时墨突然沉了面色,冷冷吩咐。这些人不敢违逆,虽然觉得莫名其妙,还是匆匆离开。

    房内只剩下二人。

    “琴言不过是个男妓,有什么趣味。”沈门主一把抱住萧羽凤,小心翼翼将他抱到大床上,萧羽凤难得翻了个白眼:“你更没趣,我不信你。”

    “小凤凰,你撩起来的火,帮我,我也帮你。”沈时墨食髓知味,死皮赖脸痴缠着萧羽凤,他兴致勃勃的诱惑,“我最近很有长进的,小凤凰来试一试?”

    以下省略车速为15码的三轮车开车过程。

    当日,萧羽凤离开笙歌楼时,觉得身上某个部位真是痛得无以复加,同时他想,去t/m的,我再也不会相信沈时墨一句鬼话!

    别人的口技是和吹箫师父学的,沈时墨大概是跟吹口哨的学的,毫无技术,还会咬人。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惊鸿一面(美强攻,忠犬受)》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