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随芳章节列表 > 随芳_ 第三十四回 圣子

随芳  第三十四回 圣子

    夏随锦受了打击,一蹶不振。

    虞芳安慰:“都是自家人,没有便宜外人。”

    两人一骑随涌动的马车缓缓驶向青山桥,过了桥,前方斜阳若影,绿树中楼阁林立。

    千府山庄依山而建,红花垂柳环绕,空山鸟语清新悠然。门前立着一块石碑,上有龙飞凤舞两个大字:

    千府

    一位青衫人影站在石碑前,样貌端庄秀丽,唇红齿白,目似横波,分明是位女子。

    前方萧慕白先下马,道:“流霜姑娘。”

    夏随锦挥舞着手臂,跟着喊:

    “流霜姐姐!”

    众人齐齐望来

    夏随锦无辜地眨了眨眼,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是虞素素,你不记得啦?”

    再眨了眨眼

    流霜了然一笑,道:“许久不见,虞姑娘长得越发别致了。”

    “比不上姐姐花容月貌。”

    这千府山庄他熟悉得很,小时候常跟父皇来玩儿,有时闯了祸、惹了是非都躲在此地避难。山庄里的小姐沉妆体质特殊,不能外出,时常跟他讨要些好玩儿的小玩意,他也乐意效劳,一来二去小姑娘就尊称他为“哥哥”,也因此他在千府山庄有不错的待遇。

    夏随锦指着虞芳,害羞地说:“这是我家相公虞芳,你可不能欺负他。”

    流霜笑得耐人寻味,道:“好说。”

    虞芳的身份要瞒着,思来想去“相公”这个身份最好。

    进了山庄,在清心楼歇脚。

    夏随锦、虞芳收拾行李,一扇纱窗外流霜询问萧慕白:

    “你带回的那位莫愁姑娘是什么人?”

    萧慕白道:“莫愁姑娘是我从匪窝救出来的可怜人。她身患重症,我想请示庄主,让沉妆救她。”

    “那你跟庄主说去,我才不管。”

    夏随锦凑到虞芳耳边,偷偷说:“流霜喜欢萧慕白,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嘻嘻……”

    虞芳扭头,恰碰到他的嘴唇,忙往后缩。

    “躲什么,他们又看不见。”

    夏随锦却意犹未尽,再亲了亲。

    庄主傅谭舟闭关修行,庄内大小事宜皆由流霜负责。

    “流霜本是流落街头的孤女,被傅庄主相中带回了千府山庄,给沉妆做伴儿。庄里的弟子都挺敬重她,沉妆也喜欢她,可惜……眼瞎,看上了萧慕白。”

    虞芳道:“萧慕白不好?”

    “不不!不是不好,而是太好!”

    夏随锦坐在垂柳下,随手捡了一截树枝顶在头上遮阳,边走边道:

    “萧慕白论武学、才情、品性皆是上上等,都说人无完人,可他这个人硬是挑不出一丁点儿毛病。等下,你先别恼,听我说完!——萧慕白实在太好,大街上走一走都能惹上烂桃花,因此他的红颜知己是出了名的多,玉明尘知道吧,武林第一美人;月天心你也见过的,其实那是我姐,这两个大美人儿见了萧慕白也得放下身段儿,亲切地喊一声‘萧大哥’。但我不一样,我最受不了正人君子那一套,所以多看一眼就觉得厌烦。”

    但萧慕白跟薛成璧很合得来。他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说的不错,只是他是个例外,就爱跟正人君子打交道。

    前方有一座石桥,桥下粼粼水波映着一树红花。夏随锦指着繁茂绿树间一个尖尖角,道:

    “你看那儿,是不是有个翘起的飞檐?”

    “像是一座楼阁”

    “那是沉水阁,沉妆就住在里头。你要是站在阁子里,就能看见这河水恰好环绕了一圈儿,沉水阁在最中间,沉妆只能在这圈儿里走动,旁人是不能随意进去的。”

    “为何?”

    这听上去像是囚禁

    夏随锦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无人,才敢压着嗓子说:

    “因为呀,她不是人。”

    “……”

    虞芳木着脸,道:“那是什么?”

    “那是……浮洲山族长的女儿,神人呀!”

    他随手捡了一根枯树枝,大摇大摆地走到桥头,立即有一个黑衣弟子悄无声息地出现。他凑在黑衣弟子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冲虞芳挥了挥手,说:

    “好啦,可以进去了。”

    黑衣弟子悄无声息地退下

    “我跟他说,我是仁王爷夏随锦,打扮成这副模样是为了逗沉妆开心。”

    夏随锦笑嘻嘻地推开沉水阁,大声喊:

    “阿水!出来!——锦哥哥看你来了!”

    无人回应

    上等的梨花木书柜散了架,书本狼藉散落了一地。

    夏随锦:“这是……遭贼了?”

    沉妆打小困在这沉水阁不得自由,有时会胡乱发脾气,急了还会咬人,真是打不得骂不得,幸好有流霜时常陪她解闷儿。夏随锦曾看不惯沉妆爱耍小脾气,但设身处地想一想,要换作他被困在这里十六年呀,十六年,他估计会撞柱子求解脱。

    沉水阁有三层,爬上二楼,听见上面“噼里哐当”乱响,通往楼上的门反锁了。他手脚利索地攀上窗户,大力“哐哐”拍窗户:

    “阿水,是我——你开门,我带了好玩儿的送你!”

    下一刻两扇窗户“刷”地打开,一张满面泪痕的小脸儿映入眼中,然后是一口哭腔:

    “锦……姐姐?呜呜,我想出去玩儿……”

    “阿水乖,锦姐啊呸——锦哥哥教你更好玩儿的。”

    眼前的少女面相算得上清秀,但一双不谙世事的眼睛灵动天真,十分添彩。

    沉妆身后站了一名鼻青脸肿的少年,正哭丧着脸,抱怨:“我怎么哄都哄不好,你一来阿水就不哭了。明明我陪阿水时间更长啊。”

    夏随锦得意一笑:“江畔,哄人得哄到点子上,不是按照时间长短算的。”

    这少年是江家第三子江畔,与沉妆青梅竹马,去年已定下婚约。

    夏随锦将枯枝递给沉妆,指着身旁同样趴在窗台上的虞芳,道:

    “让这位哥哥开一开眼。”

    沉妆拔下簪子轻轻在手指上划了一下,血滴在枯枝上。

    江畔鼓着嘴,嘴里咕哝着什么,看上去不情不愿。夏随锦失笑:“阿水都没说什么,你发什么牢骚?”

    江畔道:“我替阿水疼。”

    “好好好江三少爷,我发誓这是最后一回。”

    血滴落在枯枝上。只刹那间,枯枝上像是活物一般将血吸食,然后灰褐的枯皮脱落,露出内里新生的绿茎;再萌生出嫩叶花苞,绿枝郁郁葱葱,花苞绽放出洁白成簇的娇嫩花朵。

    ——是一枝海棠花

    虞芳拧着眉,半晌才缓缓吐出二字:

    “圣子”

    浮洲山上有这样一个传说:百年前萧氏家主遇上一位从天而降的神人,倾慕其风采,食用灵果与神人育有一子。此子天生异相,有枯木逢春、起死回生之能。浮洲山是萧氏家主与神人的后裔,族长继承了神人血脉,生育下的孩子也会继承。

    继承了这种血脉的人,浮洲山上称为“圣子”。

    十六年前有匪岛灭浮洲山,族长身亡,沉妆成了唯一拥有圣子血脉的人。傅谭舟将她困在沉水阁,其实是为了保护她。

    卿本无罪,怀璧有罪。

    虞芳道:“不是她的过错。”

    “……嗯?”

    夏随锦不懂他为何突然冒出这句话,这时沉妆闹着要玩儿,扯住他的袖子,他只得先管沉妆,说:

    “我在街市上看到好多捏泥人儿的,本想给你捎几个,可是呀,我挑来挑去没一个中意的。”

    沉妆急道:“那怎么办?”

    “我就想着咱们阿水心灵手巧的,捏得肯定比它们好看。你、我、江畔、流霜还有庄主,这么多人呢,咱们都捏一个泥人儿,捏好了放在一块儿比比,捏得最好的那个算赢,其他凡输了的都送赢家一样东西,你觉得这样好玩儿么?”

    说到一半儿时沉妆已开心地跳起来了,捧住夏随锦的脸重重亲了一下。

    虞芳皱眉

    江畔立即受伤地捧心:“阿水,你都没这样儿亲过我。”

    哄好了沉妆,夏随锦方才离去。

    路经一条曲径,海棠花开得明艳动人。虞芳讲述了那个传说,夏随锦听得眉头挑起,问:

    “萧家家主怎么跟神人育有一子?他们当中有女的吧,要不然俩男的……就像你我,怎么生?”

    “不知”

    “唉真有生子的灵果么,我也想吃一颗,生个小虞芳玩儿。你看小宝多可爱,我要生个比小宝还可爱的儿子,哈哈天天跟小宝打架,小宝天天哭。”

    虞芳还能说什么,一脸无奈:“……”

    海棠花甩到了地上,正要捡起,忽然听见木轮子滚动的声音。

    “嘘!有人!”

    正要拉虞芳躲起来,与此同时,沙哑含笑的声音穿过绿柳传来:

    “是虞姑娘么?……我听见你的笑声了。”

    夏随锦:“……”

    他都是那样笑的,真怪不得他。

    曲径走到尽头,看见树荫下黑衣黑纱的莫愁姑娘。大热天儿,这莫愁姑娘依然裹着脸,留两只笑盈盈的眼睛看着他们,说:

    “虞姑娘总是开开心心的,真教人羡慕。”

    “不开开心心,难道哭哭啼啼?”

    脚下是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夏随锦捡了几片落叶垫着,盘腿坐上去,漫不经心地问:“莫愁姑娘不在房里歇着,来这儿做什么?”

    莫愁仰头望向沉水阁,道:“我想去那里。”

    他眼神一暗

    “萧大哥告诉我,沉妆就在沉水阁,她能解我身上的毒。”

    “你中了什么毒?小女不才,曾跟随神医修习数月,精通医术,或可一试。”

    莫愁伸出手臂,掀开袖子,露出一截密密麻麻布满血泡的皮肤;她又摘下手套,手指乌黑而扭曲,指甲剥落,指尖正在溃烂,上面还有泛白的腐肉。

    夏随锦立即道:“我学艺不精,你还是找沉妆小姐吧。”

    这时候清风萧萧,枝叶纷杂,光影错落间两个人影并肩走来,郎才女貌极为相配。

    夏随锦的眼皮跳了跳,面上一派轻松悠然,似是随口一问:

    “莫愁姑娘觉得萧慕白此人怎么样?”

    虞芳折了一支荷叶顶在夏随锦的头上,瓮声瓮气:“提他做甚……”

    莫愁笑声中应和:“对呀,提他做甚。萧慕白好如何、坏又如何,跟我又没有干系。”

    “咦这话说得让人寒心。萧公子对你那么好,那么多姑娘都喜欢他,你就没动过心思?”

    却听莫愁慢吞吞说:

    “萧慕白太好,我不喜欢。”

    ——知己呀!

    夏随锦大有遇上同道中人之感,险些扑上去道一声“相见恨晚”,当即决定:这个人,他管定了。

    枝叶错落间是萧慕白俊美如玉的脸。这张脸此时露出错愕的神色,似是不敢相信所听到的。

    身旁的流霜垂着眸子,声音发冷打颤,道:

    “可惜,她不喜欢你。”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随芳》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