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随芳章节列表 > 随芳_ 第二十四回 贺柳

随芳  第二十四回 贺柳

    桃花坞有一棵百年老树,挂满了祈福的红绸。红绸上系有铃铛,每当东风拂过,清脆叮当的铃声中桃花簌簌飞落,落红满襟。

    江柳说:“这棵古树有仙人庇佑,一年四季花开不败。”

    夏随锦嗤之以鼻:“世间哪有什么仙人,你信?”

    “仙人没见过,但花开四季是真的。”

    “行,那我就待一整年,看它会不会败。”

    夏随锦躺在古树下,衣襟尽是落花。他闲得无聊,抓了一把轻轻一吹,桃花飞舞而去。

    江柳正扶着古树艰难地迈开腿,额上津津热汗。楚楚在一旁伺候着,几次要帮忙,都被夏随锦赶开了。

    夏随锦道:“他都多少年都没走动了,得多练练,拉开筋骨。你要是心疼,去别处玩儿吧,看不见就不会心疼。”

    楚楚不,双眼盯着江柳生怕摔着磕着。

    夏随锦捉了两只蛐蛐儿,装进竹筒里,斗蛐蛐儿解闷。又过了一会儿,江柳累得瘫坐在他的身旁,道:

    “多谢你。”

    “不必。这是你应得的。”

    他趴在地上,斗了一会儿蛐蛐儿,觉得腰又酸又疼,忍不住扭了扭又捶了捶。身旁的江柳突然没了动静,他疑惑地回头,看到江柳累得睡着了。

    “啧,这么拼命。江枫那老头儿不选你当下任家主真吃大亏了。”

    江枫有三子,据悉二公子江岸最受重用,大公子江柳就是个陪衬。

    “不当家主也好。治好了双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多逍遥自在。”

    就像七王爷那般,当个闲散王爷四处快活,累了倦了就窝在家生个白胖儿子玩儿,还有花十二疼着宠着,教他挺羡慕的。

    傍晚时分,烟霞漫天,桃花灿若织锦。

    夏随锦见江柳心情不错,试探地问:“我听说九王爷曾借了江家的船队出海寻宝,这真的假的啊?”

    江柳道:“那是新帝登基前的事了,当时九王爷找的是二弟江岸。你若想知道,等二弟探亲归家,你大可以找他二弟询问清楚。在我这儿是打听不出什么的。”

    “……”

    “前阵子,有位虞芳公子拜访桃花坞,说是你厉苏锦的朋友,但我想你失忆了,可能不记得他,就没有告诉你。”

    这……

    为何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夏随锦心虚地想,难道露馅儿了?这几日确实到处找那位化名“秋斐”的青年,没怎么注意,兴许是动静太大,惊动江柳了。

    “我,唔……觉得好玩儿,就是随口问一下。”

    他赶忙装糊涂,拍了拍屁股要走人。

    如此过了几日,江家夫妇、江岸归家,楚楚推着江柳站在桃花坞外迎接。夏随锦是个外人,本该回避,但江柳执意要他一起,还信誓旦旦地说:

    “娘会喜欢你的。”

    ……你娘怎么要喜欢我?

    我又不是她儿子。

    夏随锦昨夜跟虞芳玩儿到很晚,才睡几个时辰就被吵醒。凉水抹了把脸,还是没彻底清醒,他拿出小镜子,看着镜中乌黑的眼圈、无精打采的怏怏脸色,勾唇露出一个笑脸,嘁!比哭还难看。

    他又打了个哈欠,道:“你确定我这副没醒睡的模样,你娘看了会喜欢?”

    江柳心情不错,说:“信我。”

    他扒了扒头发,又拍了拍脸,看起来总算精神了些。如果因为一副没睡醒的颓态被赶出桃花坞,就闹笑话了。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几艘船出现在海岸上,风中高高扬起的旗帜画有一枝桃花,还有几条荡漾的水痕。

    那船停到岸上,夏随锦才惊觉它是个“庞然大物”,比平常货船大了三倍有余。船锚比他的腰还粗,缓缓降下一条折叠的长梯,上面刻有翻腾的云浪花纹。

    几个小姑娘先蹦蹦跳跳地下船,打招呼:“大少爷!”

    然后偷偷看夏随锦。一个稍大些的姑娘问:

    “我怎么没见过你,是新来的的家仆么?”

    夏随锦怒:“我长得像江家的奴才?”

    江柳沉着脸,隐有怒意,道:“这位是厉苏锦公子,我请来的贵客,不得放肆。”

    就在这时,另一道极嚣张的声音从上空清晰传来,说:

    “——大哥常窝在桃花坞,极少出门,哪儿来的贵客?该不会被小人蒙骗了吧。”

    夏随锦抬头,一道锦衣身影自大船潇洒飞下,落到了他的跟前。这青年长得很俊,但看人的眼光十分挑剔,道:

    “瞧你一副丧气样儿,是不是来寻我们晦气的?”

    气得夏随锦牙痒痒。

    楚楚不情不愿地喊了一声:“二少爷。”

    竟是江柳的二弟,江岸。

    血脉真是神奇的东西,同一对儿父母生的,夏随锦看江柳就很喜欢,觉得江岸招人烦。

    江岸面朝江柳,不满:“大哥不要总领不三不四的人进家门,我看了不喜欢。”

    江柳笑道:“爹娘喜欢就好。”

    夏随锦越发觉得奇怪,怎么江柳这么笃定江家夫妇会喜欢他?

    这时候江老爷搀着江夫人下了船,见到江柳,霎时眉开眼笑。

    江夫人道:“我儿瘦了,也精神了。我跟你爹带了特产,还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娘看那些孩子喜欢,想着你也会喜欢,就全买来了。等会儿让下人们搬到你房里。”

    江柳道:“娘买什么,孩儿都喜欢。还有,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厉苏锦。”

    夏随锦正无聊得站在一旁,江柳突然将他扯过去,极开心地一笑。

    江夫人立即亲切地握住他的手,说:“这孩子长得真俊,一看就是个老实孩子。你可别欺负人家。”

    夏随锦:“……”

    江柳笑着脸,江岸苦大仇深地偷看他。

    江夫人似是不放心,又嘱咐了一遍:“要好好儿待人家。”

    江老爷抚着胡须,上下细细打量夏随锦,然后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夏随锦:这家子搞什么啊?……相媳妇儿?

    登时恶寒。

    更可怕的是,江夫人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桌子菜,然后让夏随锦、江柳一左一右挨着她坐,不停添菜。

    夏随锦的碗里堆成了尖尖角的小山,他不经意间抬头,看到江岸自个儿坐着,埋头戳碗里的米饭。

    江老爷训斥:“别糟践粮食。”

    江岸闷声“哦”了声,草草扒了几口米饭,道:“我吃饱了,出门找朋友叙旧。”

    江夫人立即皱眉,不悦道:“你跟你大哥多日不见,就不能多陪他说会儿话?总跟那些狐朋狗友厮混,到底谁才是你的家人。”

    江岸道:“家人有大哥一个就够了,我算什么。”

    说罢,恶毒地瞪了江柳、夏随锦一眼,拂袖而去。

    夏随锦无辜:我什么都没做啊,怎么惹着他了?

    江老爷也叹气:“那孩子要有小柳一半儿听话就好了。”

    晚上,夏随锦拉着江柳促膝长谈:

    “你Xiong-Di俩怎么回事,见了面跟仇人似的。”

    江柳笑道:“二弟觉得爹娘偏心我,故看我不顺眼。”

    这是江柳的房间,二人围坐在床上的矮桌子前,桌上放了一个长颈桃花瓶。

    夏随锦伸手拨了拨桃花瓶里的桃花枝,状似无意地问及:

    “说起来,你爹娘出海探亲是探什么亲?……你怎么没跟着去?”

    江柳有所察觉,道:“你又想套我话。”

    “……就套话怎么着吧,说还是不说。”

    江柳抿茶:“不说。”

    “好,我走。”

    夏随锦跳下床,衣袖被拉出。他回头,拖长了嗓音问:“干~嘛~?”

    听上去有种绵软的撒娇意味

    江柳道:“是去外公外婆家。爹娘每年都要去,因我行走不便,身子骨又弱,怕出事才留下看家。”

    “你自己不会觉得寂寞?”

    江柳神色忧郁,但很快遮掩过去,面露笑容说:“有时候会,就像今年,我觉得寂寞,乘船出门散心,在船上钓鱼没想到钓到了你。我觉得很开心。”

    “哈哈哈是我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早就喂鱼了。”

    江柳道:“是你我的缘分。”

    “嘻嘻,伸出你两条腿,我给你捏一捏。过不了半月,你就能行走了。”

    “这……麻烦你了”

    “不客气,这算是报恩。”

    夏随锦盘腿坐在床边,将江柳的裤管往上推,露出细瘦光滑的腿。他道:

    “你的腿是中毒所致,谁这么狠心?”

    江柳道:“我听我娘提起过,那时我才三岁,不大记事,奶娘生不出儿子被丈夫打骂,然后她就怨恨上我,在我的饭菜里下毒。等毒发的时候,整个凤越城里的大夫都说我救不回来了。不过我外公的医术很好,从家千里迢迢赶过来,施针用药将毒引到我的双腿上,双腿废了,可总算是保住了我的性命。”

    “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才三岁就坐上了轮椅,比他七岁断腿惨多了。

    江柳又道:“我的腿……你先帮我瞒着,等痊愈了再说出去。我想给爹娘一个惊喜。”

    “放心,我不多嘴。”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悄悄话,然后夏随锦打了个哈欠,说:

    “我困了,回房睡了。”

    “先等等!”

    江柳叫住他,说:“天太晚了,爹娘在家,你这样进出不方便,你还是请虞芳公子住进桃花坞吧。”

    夏随锦的内心惊悚了,问:“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难道你每晚偷溜出门不是找虞公子吗?”

    ……好吧

    夏随锦无奈地认清事实,他暴露了!

    “明人不说暗话,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没失忆的?”

    江柳却道:“大夫说你哪儿都没有摔坏,怎么偏偏只摔坏了脑子?”

    夏随锦哑然,半晌才醒悟地道:

    “你早就知道,不拆穿我,是为了看我为遮掩身份丑态百出的模样?……江柳,你真会装。”

    亏他还以为瞒得天衣无缝

    “那你是不是还背着我查我的身份?怎么,查到了没有?”

    都到了这时候,夏随锦觉得桃枝下江柳看他的目光含着某些,唔……类似于“温柔”的东西,像是春光吹过花开似锦的枝头,摇曳舒展,不骄不躁。

    看久了,夏随锦不由自主地沉溺下去。

    便在这时候,江柳说:

    “我没有查。因为我觉得总有一天你会亲口告诉我,你是谁。”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随芳》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