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基情四射》章节列表 > 《基情四射》_ 【基情四射卷一:第十四章承父训蓝颜夜奔】

《基情四射》  【基情四射卷一:第十四章承父训蓝颜夜奔】

    话说李毅一家三口在紫源珠内待了外界的半小时,出来时李妈妈已经是筑基期的修士,在木道圣皇的圣魂指导下和一部圣级医书的熏陶下,医术飞长,炎黄二位帝医都不敢说超越多少。

    太古诸神之战后期,妖族混元金仙女娲道人,用混沌之水和九粒九天息壤混成团;借伏羲道人精血;按陆压道君外形;由东木公吹气,造人于不周山。得先天人族十位,用造人鞭得三百六十位。参与者跟脚都是非凡,皆与盘古氏有渊源。

    女娲氏,浮黎天王盘古氏右脑化形,人首蛇身;伏羲氏,浮黎原始天王盘古氏左脑化形,人首龙身;陆压道君为帝俊第十子,喜欢以先天道体临世。帝俊为盘古氏左眼孕育的二生灵之一赤玄金乌,得盘古皇气成为太古天庭天帝,诸神之战时身殒,后成为人族五帝中的帝喾高辛氏,阳运告终存于它界。陆压道君母亲是盘古氏右眼所孕育的二生灵之一的羲和天后,诸神之战身殒成为帝喾妃子;东木公是东皇太一一缕元神合东华至真之气与扶桑神木之命源而成型的。这东皇太一是盘古左眼中所孕育的另一个生灵赤阳金乌,得盘古皇气成为太古天庭的东皇,诸神之战时身殒,返本还原后,本尊为昊天玉皇大帝,执掌天道、帝尊亘古仙界。所以人族从灵魂体上来说是最为正统的盘古后裔,以生具来的先天道体,大道宠儿、万物之灵。

    人元氏氏为十大先天人族之首,这十位先天后世称之为十二人祖,分别是人元氏、华阴氏、伏元氏、载阴氏、拓元氏、涌元氏、启阴氏、开元氏、承阴氏、聚阴氏。人元氏观金乌啄扶桑,发明钻木取火;观天道创干支,造扶桑历,以纪年;观万物定星宿,万物命名;以风为姓,结绳记事,定早期人伦。所以又被称为燧人氏,证道成为燧皇,是中三皇之首,居火云洞。证道前配华阴氏也就是华胥氏,孕育了诸神之战时身殒转世的伏羲氏。伏羲氏授人结网以渔猎、辫兽圈养驯家畜、以妹女娲结地婚、变革结绳造书契、置乐创曲造八卦、以龙纪官是为龙师。功勋卓著证道为后三皇之首,是为太昊伏羲氏、东方青帝也。其子少典氏生两儿子,神农烈山氏开鼎炼药救治天下,是为医祖,得道登天是为地皇,居火云洞;公孙姬轩辕,得西王母之女、九天玄女之助,一统中原,是为五帝之首。其德土王,为地仙界中央黄帝,编内经是为医宗。以人元氏被造为开始,到李毅出生,正好差一运便为一元会之数。

    正所谓:女娲造人功德全,五体三才合道源;诸神黄昏人出世,气运昌盛无量玄。

    ……

    李妈妈窥视到的不过是书中的毫末,要是把整本书彻底吃透,花的时间和精力不知道得多少,救死扶伤这个伟大的初衷,将是她前进的无上动力,以医入道,证道混元,她还没想到。

    “妈,恭喜你!医道大成!”李毅由衷的向他妈妈道贺。丹道和医道不同而同。丹道直接服丹,比如断手,直接用续骨丹就可以,而医道多用医术,再服用药物,目的都是为了患者康复。很多时候医丹不分家,而有的时候医丹必分家。很多时候丹药对凡人没用,而很多时候医术又对修真炼道之人无用。

    李氏夫妇现在都被阵法掩盖了修炼后真正的面貌,呈现出来的脸孔都是修炼前的样子。要是他们用真实样貌见人的话,别人一定会认为他们是李毅的哥哥和姐姐,绝对不会认为那是他的爸妈,因为那是他们最帅最美时的样子。可见修真炼道里,长生不老,容颜永铸并非妄言。

    “儿子,妈为你骄傲!”李妈妈笑着抚摸着李毅的小脸,和蔼的说道。

    “妈,有一件事本来不该由我来说,现在你的世界观扩大了,知道命运与因果,所以这件事我告诉你比他们自己告诉你更合适,”李毅现在没有半点坦之前的忐忑,不用担心妈妈会因同样的事情伤心,所以他才敢说出来,“妈,我哥和赵小叔是一对你知道吗?”

    “啊!谁?”

    “你哥和谁?”

    李毅看着呆若木鸡的爸妈大人,微微一笑,暗自道:老哥,这一关,弟弟给你过了,你该怎么报答我呢!

    “我哥李斌和赵家小叔赵霖是一对。”李毅说完了就闪人,没有半点担心的模样。按他的话来说,修真路上寂寞多,不找点乐子可不成。再说现在的李氏夫妻抗打击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大,心胸不是一般的宽广,这个事情对现在的他们来说只是无关痛痒。

    李毅还是低估了父母的爱子之心,所以在李毅上楼后,李首长就急冲冲地向李斌所在的军区打电话,一边拨号码一边直骂:“兔崽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李妈妈一个头两个大,坐在沙发上只发愣,直到书房传来阵阵骂声她才回过神来。这一次她没流眼泪,也没伤心,只是觉得儿子们都长大了,能为他们遮风挡雨的地方不多了。大儿子也好,小儿子也罢,他们自己选择的路,放手让他们自己去走,人生的酸甜苦辣咸,让他们自己去尝。至于别人的闲话,她表示那只是无关紧要的事,好与不好不是由别人来定义的,嘴在别人身上,随他去吧!人言可畏这个词对现在的她没什么约束力,人不能老是活在他人所定的道德标准上,问心无愧才是精彩的人生。只是一心想抱的宝贝孙子在哪呢?算了,还是研究医术,说不定会有出其不意的成果。

    “兔崽子!立马给我滚到Z市来。”李首长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就像发怒的老虎一样对着电话一阵大吼。

    李斌这天忙完事情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回到房间里,赵霖已经靠躺在床上看书,他打理好个人卫生,就躺在赵霖身边吃豆腐,二人正翻云覆雨斗志昂扬的时候,电话响了。他百般无奈之下接通电话,之后就被劈头盖脸一顿爆训,他懵逼好久,直到那头挂电话了,才知道事情大条了。揉了揉脸又奔赴战场,继续完成攻城掠地的大事业,这次他持续了好久,转战数场,直到赵霖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才作罢,起身洗漱一翻,穿好衣服,在睡着的人额头上深深地亲了一口才出门而去。他不知道的是他一出门床上的人就睁开了眼睛。

    赵霖迅速起床、洗漱、匆匆的跑了出去,在军车马上就要开动的那一刻,他赶上了,气得大喊:“李斌,你他妈的混蛋,把车门打开。”

    李斌听到喊声,知道赵霖生气了,心一阵阵的疼,呼吸都有点困难。他们的爱情,他们十年的爱情,现在就要结束了吗?他不是要逃避,他不是要放弃,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回家坦白一却。哪怕是被逐出家族,也得保护自己爱的人不受到来自家里的伤害。现在自己爱的人就在车外,他对自己失望了吗?李斌觉得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受煎熬,他现在就像一个等待审判的囚犯。他手指颤抖着打开了车门,闭上了眼睛。

    赵霖原本非常生气,当他坐好看到李斌眼角的泪滴时,想骂的话硬咽了回去,探过身子用舌头舔净了泪水,抱着李斌轻轻地地说道:“你他妈的,傻不傻!我都听见了,你这样回去你爸得抽死你,我和你一块去,不能什么担子都你一个人扛,你他妈的要是敢放弃,我就阉了你,从此翻身农奴把歌唱,操不死你丫的。”

    李斌笑了,笑容是那样灿烂辉煌,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滑落。他掰过赵霖的脑袋,嘴对嘴一阵狂吻,窒息般的索取,紧紧地拥抱,仿佛要把这个深爱自己,自己也深爱的人揉进身体里。

    良久过后橄榄绿的军车在高速路上驰骋,向北九省军区总部打过电话告知去向后,车内的二人一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一起奔赴那未知而又知道的战场。夜色阑珊,月亮躲在云间,时不时洒下柔和的光辉。

    ……

    接完李斌电话的李靖揉了揉太阳穴,一个战区的军务实在繁忙,刚刚躺下李斌就打来电话,再这样下去他都觉得自己会英年早逝。老爸说早点把婚结了,这也要有时间不是?天天视察、会议、训练不断,就是想睡个囫囵觉都是种奢想。军区又不能存在家属区,探亲假每年加起来就那么半个月,把人娶回来又不能陪,实在不是男人的行为。辛辛苦苦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好不容易可以躺下休息,偏偏作为自己下属的堂弟打来电话,听那声音,看看那时间,八成是那事情兜底了。为了Xiong-Di的幸福,只有自己再辛苦一点,帮他把事情安排好。想想当兄长还真是不容易啊!他长叹一声把电话打给同为他下属的张瀚宇上将:“瀚宇你现在在哪?”

    张瀚宇和李斌同在京都军区,各自掌管一集团军,但张瀚宇的军衔比李斌高一阶,是北九省京都军区副总司令上将军衔,而李斌只是集团军司令员中将军衔。李靖、张瀚宇、陆尧、王凯威四人作为四大超级军政势力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年纪轻就是四大军区上将军衔的副总司令,其中因素很多,而李斌能成为中将,掌管一集团军更多的是靠自身实力。他的战斗值是所有兵哥中的魁首,所以他的影响下,B集团军有了新铁军魂的称号,成为对敌的一把利剑。

    “靖哥,我当然是在军营的寝室啊!”张瀚宇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当然不在军营中,而是在京都郊外、靠近军营的一座酒店里,他也是好不容易出来和心中时常惦记的人聚聚,还没来得及吃饱咽足电话就来了,“出什么事了吗?”

    “还说你在军营呢!这不就不打自招,你那还能看的小脸左右一扇都不红的吗?”李靖玩笑一句过后一脸的严肃,心道一个个怎么都这么不着调,皱眉又道:“我不管你在干什么,就是在身心交融,都得立刻、马上回去,李斌那小子刚刚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正赶去Z市,你们两个总得有个人在那坐镇。”

    “发生什么事?半夜三更的赶去?”张瀚宇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一脸的不解。

    “还能有什么,应该是那事被发现了。”李靖斩钉截铁的说道。

    “靖哥,你知道为什么小敏妹妹到现在还不嫁你不?因为你太不人道了!”张瀚宇咬着牙说道。为了一个Xiong-Di的幸福就牺牲另一个Xiong-Di的性福,能现在娶到这一辈中唯一的公主才怪!

    “操!你们敢不敢不把狗粮撒到千里之外来?不和你说了,赶紧去!”李靖愤愤地挂了电话。

    小敏全名刘敏,是八大开国元勋之一刘家的人,她爷爷是已经故去的八大开国元勋之一刘天禄,他爸是K省最高首长、国家内阁成员之一的刘新国。她的小爷爷是已经故去的国家内阁副阁首刘天福。中建部水利工程厅厅长刘中华的妹妹,刘浩哲的堂姐,天骄贵女一枚。八大家族第三代唯一的公主,今年只有二十六岁,在京都从事教育事业。

    “……”张瀚宇无语。这是欲求不满吗?被刺激到了?他摇头哭笑,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光,打开了房间的灯,一旁的人睡得正香,应该是累惨了。他轻轻地起床,草草地洗漱一翻,来到床边,探过身子,薄唇轻启,一脸的不舍,“小乌鸟我得走了,下次一定好好陪你!”

    被张瀚宇称为小乌鸟的人,只是在空调被子里动了动,呢喃了一句又呼呼大睡。这只小乌鸟可不真的鸟,这个称呼的由来得从他俩认识的时候说起。三年前张瀚宇二十四岁生日那天,一干好友齐聚京都京华烟云私人会所,喝嗨了的张瀚宇去洗手间放水,进门就看见一个穿的像只花孔雀青年。这青年人姓杨名炎,二十三岁,是华国四大财团环宇集团总裁杨开泰家的大儿子,在自家集团里担任总经理的职务。张瀚宇看着杨炎穿着粉红衬衫、乳白长裤、黑色皮鞋,正用修长的手指捧水扑脸,从镜面里反射出英俊的脸庞、灿若星辰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弯弯的柳眉,浓黑的头发,一看就是风流人物。他基本上都在军营里,各种利益集会从参加,所以见到此景,张瀚宇眼前一亮,喉咙发痒,直吞口水,他从来都不觉得一个男人能长得如此这般骚包,军中都是铁血汉子,本来想迈步进入,奈何八分醉意,脚下一滑就扑到正转身过来的杨炎身上。

    嘴对嘴,身贴身。柔软的嘴唇,火热的身躯让张瀚宇热血沸腾。他不假思索地直接狂吻了下去。手不自主的在人家身上抚摸。杨炎之所以没甩张瀚宇一个耳光,是因为他被人下了药,正欲火焚身,意识模糊,被人一吻一摸也沉沦其中。洗手间随时会有人来,幸好张瀚宇还有点理智,把杨炎从地上拽了起来,抱着,激吻着进了一间隔间,随手把门关上……

    当他们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是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什么贵公子、富少爷的范都没了。

    “宇少,要帮忙吗?”过道上一位服务生看到张瀚宇搀扶这杨炎,一身狼狈,急忙上前来想要帮一把。这些公子哥的事他不明白,只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记什么该忘。他纳闷的是一个军方超级极品贵公子,怎么会和一个财团少爷在洗手间打起来,也没传闻他们不合啊?

    “去开一间房。”张瀚宇皱眉说道。这服务生他知道,正是自己包厢里的,应该是那几位叫来捞自己的。

    “您稍等!我这就安排。”服务员快速专业的向服务台报备,一分钟不到就搞定,“宇少请跟我来!转个弯就到。”

    张瀚宇半抱半扶,把迷迷糊糊地杨炎弄进了房间,身上出了一身汗,醉意全消,剩下的只有强烈的欲望。

    “你去告诉靖少他们,就说我临时有事,让他们自便。”张瀚宇回头又道,“这间房间不准任何人进来,要是放人进来了,我就砸了这间会所。”

    “是。我这就去!”服务员心惊胆战的退出房间,关好房门,极速向天字号包厢跑去。来到包厢门口,喘匀了气,才恢复正常的仪态,敲开了包厢的门。

    这间包厢里没有想象中的嘈杂,只是放着各种表达生日祝福的歌曲,五六个人正玩着转盘拼酒谈笑,想象中的陪酒人是没有的,他们这些人家教甚严,进入青春期时,对性的憧憬都被家长疲劳手段,弄得兴趣缺缺。任谁一天观看十几甚至几十张嗨片,还不给对象实验,只能自力更生的人来说不反胃想吐就不错了,哪里还有找人试试的心思。所以这些人只剩下了对爱情的憧憬,找那个对的人。堵不如疏,这就是张李陆三位老爷子对第三代在情欲上的锻炼,第二代没赶上,逃过一劫。李毅年纪没到,七岁后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也没那体会。李靖、李斌、张瀚宇、张瀚宸、陆尧、周健、张东等人就苦逼了,别的公子哥花天酒地,他们在学习、训练;别的公子哥飙车、走马,他们依旧在学习、训练;别的公子哥谈情说爱,他们还是在学习、训练。好像青春期就剩下学习、训练两件事。活脱脱几个苦行僧。当别的公子哥飙车、走马出事了,他们便知道老一辈的良苦用心了,当别的公子哥花天酒地出事了,他们就熨贴了,当别的公子哥谈情说爱有结果,被家庭束缚了,他们就笑而不语了。

    服务员看着包厢里的几个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张东正好抬头看见房门开了,他以为是张瀚宇回来了,一见不是,是被他们叫去照顾张瀚宇的服务员一个人回来,他有点懵,起身调小了设备音量,问道:“宇少呢?”

    “东少,宇少说他临时有事,让我告诉几位少爷,请自便。”服务员小心的说道。

    “还有没有别的话?实话实说!”陆尧听着来了兴致,他想知道这寿星弄得是哪一出。

    “没别的话,只是……”服务员挠挠头,不敢说实话,这房间里的哪一位他都得罪不起,可是两个字一出口就知道事情大条了。一不小心工作就没了,学费还没着落呢!

    “只是什么?”几个人都停下拼酒,齐刷刷地看着战战兢兢的服务员。

    “宇少带着一个人开了一间房,说不准任何人去打扰,否则把这会所拆了。”服务员说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Xiong-Di们看来咱们的赌局赢了!走围观去,看看哪路神仙美女把他收了!”李靖听完服务员的话直接怂恿这一群兴致勃勃的人。一个人去总没有风险均摊的好。

    他们有一个赌局,赌的是忍。谁要是首先找人解决生理问题,就得为没找的人端茶递水直到第二个人输。所以他们才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持守住了纯真。哪知道这一看便像是把情关打开了,而且还在异途一去不复返。

    一群要看想要看热闹的人,热闹自然是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因为张瀚宇把房门关的死死的。他此时全身好像要燃烧起来,洗手间短暂的交流怎么满足刚开荤,精力充沛的青年。他快速撕开了身上的衣服,赤条条的把床上的人压在身下,把花孔雀这个词叫唤了一晚上。

    当日上三竿的二人才醒来,张瀚宇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也知道了打他的人姓甚名谁,所以小乌鸟这个称呼就产生了。按张瀚宇的歪理是这样的:穿得像只孔雀,鸟也。名字为炎,日也。日,金乌也。年纪比自己小,所以就叫小乌鸟。

    杨炎打不过,也气不过,所以也给张瀚宇取了个外号‘赖皮狗’。表示自己失身当做被狗咬了一口。他那时怎么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腐海无涯终身陷’的道理。

    房门最终是张瀚宸给弄开的,他的理由非常充分,说是听到里面有打斗声,以为出现问题才破门而入。

    张瀚宇:“……”

    杨炎:“……”

    面对一群探究性的目光,他们二人只能无语。张瀚宇默默地记下了这次的失误,立志得找回场子。众人可不干,他们愉快地享受着赌局暂时性胜利的果实。

    ……

    言归正传,张瀚宸此时,站在李毅房间的阳台上,看着床上睡得正香人,心中所有的不快都消失了,窗户被他用法术破坏,窗帘被他弄到了一边,他在窗外站了足足有半小时,看着床上的人踢薄被子、流口水,张瀚宸嘴角上扬,轻手轻脚地来到床边,脱了衣服,躺在李毅身边。他轻轻地揽过李毅精壮的身躯,在他光滑的额头上深深地一吻,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第二天佛晓,吴妈依旧在厨房里忙活,整备一大家子的早餐。她昨天吃过那么多充满生气的食物,身体得到大大的改善,头上的银丝从根部有变黑的趋势,皮肤光滑白皙了许多,体力更是充沛。昨天赴宴的人都有类似的情况,心中的那点不甘,在身体机能好转时都化为乌有,心中盼望着什么时候能再吃一顿。李首长就没他们那样好心情了,自从李首长给李斌打过电话,发了一通脾气,烟便一根接一根的抽,一宿都没合眼,哪怕是当年掌管一省事物都没现在这么累,他现在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儿女就是前世的没还完的债,今生他们就是来要债的’意思。

    李妈妈想通之后,该干嘛还是干嘛,催促发愁的丈夫睡觉未果后,她便独自而眠,只默默地给李首长记了一笔,睡眠中连梦都没做一个。早上起来还精神奕奕地同吴妈去园子里摘菜。

    ……

    “你怎么在这?”李毅一夜好眠睡到自然醒。他的自然醒可没什么具体时间,只是在所在地方太阳出水平线的时候就会睁开眼睛,不管外面天气如何他都能感觉的到,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本领。他迷糊的时候感觉有人抱着,睁开眼睛就看到张瀚宸看着自己。至于张瀚宸怎么进来的,看着被破坏的窗户和被拉开的窗帘就知道了。

    “想你了!就来了!”张瀚宸在李毅额头吻了一口,“我过几天就得回总部,想和你的多待些时间。”

    “那么快!”李毅诧异道。本以为他能待个十天半个月的,没成想这么快就要回去。

    “你知道的,我来这里是要拍到那件东西,这是几位老爷子下的死命令,拍到了就得回去报道,总部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得待上一天左右,过后我再回来陪你到上学。”张瀚宸一万个不想离开,其实恋爱中的人都是这样,巴不得分分钟粘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干。

    正所谓:有情饮水饱,北风似春风;哪知酷暑热,蜜里可调油。

    “那东西是今天拍卖吗?”李毅前两天知道张瀚宸来Z市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秦皇百宝攥花青铜匣,据说里面有秦皇陵墓的详细地图和阿房定秦轱辘剑。里面的东西对于武林门派来说非常重要,不管是剑,还是地图,只要被谁得去都将改变势力格局。对于这些东西李毅不怎么动心,秦皇剑再好也不可能是什么灵器,就算是把灵剑,能同他手上的众多宝贝比吗?墓中有再多的宝贝能同他比吗?至于那什么以讹传讹的长生不老药,就不要提了。要是真的有,那秦皇又怎么会暴毙路途?就算真的有,能同自己的圣丹比吗?能纠正一下国家史料倒是有可能。

    “嗯!据可靠消息拍卖会今天上午在芙蓉酒店里举行。我们一起去好吗?”张瀚宸抱着李毅缓缓地说道。

    “按我说啊!那东西对我们没什么用,丹药灵器、金银珠宝之物我这里的多的是,爷爷他们修炼的资源从我这里拿是最好的。我爸说明天我们会回京都,到时候爷爷他们也能修炼了。”

    “我家小毅真棒!”张瀚宸笑着称赞炫富的李毅,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那东西对现在的我们是没什么用,要是被心怀不轨的人得到,有不少人要遭殃。何况国外势力也垂涎三尺呢!去吧!老在家待着也不好,就当陪我!”

    “好!”李毅笑着说道,“你眼睛红红的昨晚没睡吗?”

    “嗯!”张瀚宸把宴会过后的事一一讲给李毅听。李毅听着张瀚宸如何如何吓唬人,如何如何逼迫他们,心中的警钟又被敲响了一下,父母二人的安全没什么问题,现在剩下哥哥、爷爷和一干亲戚,还有张瀚宸一家和他的亲戚,以及众多……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看来我没什么魅力了,一个大活人抱你半天,都不见你有什么表示,哼!”张瀚宸假装生气把头撇向一边。

    “噗……哈哈哈……”李毅被张瀚宸的举动逗的捧腹大笑,耍宝的张瀚宸太有范了。

    “不安慰我就算了,还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张笑着把李毅压在身下不停的挠痒痒,弄得李毅都快笑抽了才作罢。

    ……

    “小赵你有没有听见什么怪声?是不是有谁在毅少爷的房间?”吴妈和赵朝阳院门向大门走来,她年纪虽大,却是耳聪目明,加上昨天吃了那些灵物,身体机能比十八九岁时还好,做好早餐出来叫正在小院田里拔草的几人吃饭,就听到二楼打闹的声音。

    “阿姨,”赵朝阳不经摸了摸头上的寸发,不知道怎么说,眼睛转了转说道:“昨晚宸少来了,他说没地方睡,就在毅少这里借宿了,我看是宸少,时间又挺晚就没有告知首长。”

    “……”张瀚宸没地方睡?吴妈摇头苦笑,现在的年轻人为了能在一起待着,什么接口都用的出来,“走吃早餐去,你去叫一下小宋。”

    “好嘞!”赵朝阳乐呵呵地跑去叫同伴。李首长身边有四个特殊的保镖,他们都是极其优秀的退役特种兵,年纪都在三十之内。他们各有职责,宋梦雷和吴凯从晚上十点到早晨六点一直呆在大院里,赵朝阳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跟从李首长,孙子涵跟着李妈妈上班,都是特别棒的兵哥哥。

    吴妈回到客厅,见李政旌夫妇已经开吃,没看到楼上二人下来她不仅问道:“三夫人,毅少还没下来吗?”

    李妈妈看了一眼,对着吴妈一努嘴,表示这有一个生闷气的人,等会儿再说。

    吴妈不知道情况,一脸不解。没说什么直接去厨房拿餐具来。

    四个小兵看着客厅气氛不对透,只好默默地开吃,动作中都有了一丝拘谨。

    “我说李大首长,气该消了啊!”李妈妈喝下一杯豆浆又对几个小兵哥道,“小宋你们几个放开了吃,别被这个老倔头影响,现在天气热,你们不要在烈日下站岗,家里没什么值钱的,我和你们首长的安全不用你们保障了,我们有绝对的力量保护自己,只是你们吴阿姨你们得保护好了。小孙还是跟着我去铺子帮忙,小赵你还跟着你们的首长去,小宋和小吴跟着吴大姐。”

    “是。”赵朝阳几人吃着早餐反思,是不是自己哪做的不好,李家从来都没有把他们当外人看,之后得更加努力才能报答一二。

    李首长被李妈妈又念叨了几句,气闷闷地吃完一碗粥,就起身离开去公干。赵朝阳一手拿过一个肉包子,也急冲冲地跟了上去,他一边走一边吃,把桌上的几人看得哈哈大笑。

    ……

    李毅和张瀚宸下楼的时候,客厅里只有吴妈在忙活,吴妈看着张瀚宸从楼上下来没有意外,明白是怎么回事,她不由的摇头:现在的年青人真……

    “宸少、毅少爷怎么才下来,早餐我们都吃过了,夫人说让你们多睡会,就没去叫你,还剩下一笼包子和豆浆,你们趁热吃。不够我再弄点别的。”吴妈一边打扫房间一边说道。这几天李毅都是在餐点过后才会下来吃,所以她特意留好了。

    “吴阿姨不用忙了,有这些就够了。”张瀚宸客气地应承,半点都没觉得尴尬。

    李毅的俊脸倒是微红了一下,也就是那么一下子,他怕张瀚宸找不到东西,吴妈又在打扫,停下来洗手什么的比较麻烦,所以他就得亲自动手。有道是:夫夫搭配干活不累。张瀚宸也跟在李毅身后拿东西。累倒是不累,可架不住两个十指不沾阳春水、人生处处是战场的两位少爷,人没出来,早餐也没出来,厨房里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吴妈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扔下扫把,直接向厨房跑去,“怎么了,别被烫着。”

    “赶紧起开,吴阿姨来了。”李毅白了张瀚宸一眼,妈的这就是一野兽,哪都能发情。

    “你比早餐诱人多了。”张瀚宸亲了李毅一口,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

    “怎么这是?”吴妈看到了那个吻,只当没看到,点破了太尴尬。

    “阿姨没事,刚才小毅眼睛里进蚊子了,我给吹吹。”张瀚宸眼都眨的扯谎。

    吴妈:“……”宸少我只是年纪大了,不眼瞎。

    李毅:“……”卧槽!这德行还能治得好吗?

    蚊子:“……”咱家正睡着,哪来的小妖精总挑事。

    吴凯跑进来什么热闹都没看到,只见几人端着早餐正向餐桌走去。他摸摸寸头,一脸懵逼的又出去守院门。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欲知后事如何、且由下回分解!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基情四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