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48

放肆着存活  48

    有些时候当幸福在身边蹦跶太久,霉运自然会看不过去想要来插上一脚。

    裴智一早进公司的时候发现前台的小姐姐用一种极其异样的眼神在偷偷观察着他。与以往那种充满‘渴望’和些些‘爱恋’似的眼神不同,他能看到她眼中更多的是怀疑和失望。

    这样的感觉让裴智并不是很好受。

    穿过整个办公区域,这种被人审视的‘刺痛’感延伸至全身,让他一早本来不错的心情被搞得有些烦闷。

    “看一下我,是不是我今天穿的特别奇怪还是怎么的?为什么我感觉整个公司的人都对我有敌对情绪?”裴智踏进办公室对着简易问道。

    啃着杂粮煎饼的吴嘉俊自椅子上蹿到了他的身边,一把抢过他手上捏着的手机。在他还没回过神来时,吴嘉俊将微博的一条帖子放在了他面前。

    “觉不觉得这个人的背影还有小半个侧脸和你很像?”吴嘉俊看了他一眼。

    裴智不明所以地将眼神投在了自己的手机上。

    果然屏幕上的几张照片的确是自己的背影和侧脸。

    那是前不久和李陈隽一起带SORA和笨笨出去逛街时穿着的行头。可是这样的一组照片何时被人偷拍下,还真是让他一脸的黑人问号。

    “看看文字的解说。”吴嘉俊用同情的眼光对他眨了眨眼,“[介入他人婚姻的基佬用自己漂亮的外表迷惑的不再只有女人。]很恶毒的一句话,但是最让人觉得不可理喻的是发博的那人将地址直接定位在我们公司,所以你说大家看到之后能不怀疑到你么?”

    ‘BARETA?!’(暴露了?!)

    此刻在他脑中闪出的只有这个词。

    “发博的人是谁知道么?”裴智佯作淡定地看着吴嘉俊和简易问道。

    “这个不知道。”简易拿过他的手机看了一下,“他的微博连你这条算上,拢共也就四条左右,而且距离上一条已经有四年了。”

    “我觉得发这条微博的人肯定是认识你的人,而且对你还挺了解。不过想不明白的是,你到底和他有多大仇,他要这样来害你?”吴嘉俊将手中最后一口煎饼咽下后,用纸巾抹了下嘴认真地看着他。

    “说不定是竞争对手的一场恶作剧。”裴智无奈地笑了笑。

    不想过多在这件事情上谈论的他拿起手机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他承认在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不是同的这件事情上其实并不那么在乎。与李陈隽的一切对他来说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十年前开始那一刻算起。他更在乎的是‘介入他人婚姻’这一点会不会给李陈隽带来不良的后果,虽然那组照片中并没有出现李陈隽的身影,哪怕是一片衣角。

    社交网络的时代,只要有人愿意去做,那么所有的信息都可以通过一根网线将你翻得底朝天。

    在这件本来看似家长里短的个人事件被有心人不断操作和发酵之后,在一周后终于达到了井喷的状态。

    裴智的个人信息基本被网上的键盘侠扒得七七八八。由此而带来的结果就是一天之内可以接到无数不认识的人电话和短信,里面充斥着各种谩骂和讽刺,当然围绕的点基本在‘男小三’这个还算价值观比较统一的点上。

    如此大范围被转发后也让那些消失很久的熟面孔一个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 裴智,我是兔子。你回来了么?怎么不通知一声大家?对了,网上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还好么?

    — 裴智,你没事吧?和陈隽都还好么?我看到那条转发的微博时简直不敢相信你已经回来了。对了,你们怎么会被人偷拍以及恶意造谣的?哦,忘了说,我是辛志杰。

    — 嗯…想了很久还是给你发了这条私信。想告诉你一声,无聊人的言论就当秋冬的雾霾,带起口罩打开空气过滤器,或者直接不出门就好,不作回应是最好的武器。朋友,秦科。

    手机屏幕上的微博图标永远跳着三位数的红色标记,删也删不完,看也看不完。大家都疯了。

    烦躁的周四下午,在屏蔽了所有不认识的电话后,手机突然在办公桌上跳动了起来。

    “喂。”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恹恹的。

    “这几天一直出差在外面也没关心过,早上熙熙给我打了电话才知道发生了这事。”李陈隽同样无奈的声音在电话的那头听起来不比裴智好多少,“怎么样,你还好么?”

    起身走出办公室,裴智找了一间没有人的会议室走了进去。

    “说实话,我不太好。”裴智吐了口气,“一周以来被各种的电话和短信以及私信骚扰,我都害怕带手机出门了。”

    “是我不好,是我将你拉近了这样的疯狂的局面里。”李陈隽闷着声说,“……是不是这几天都不能见你了?”

    很想此时来一根烟的裴智咬着拇指的指甲沉默了一会儿。

    “暂时不要见了吧。最近我总感觉有人在暗地里观察着我,如果让人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可能会给你带来危险。”裴智纠结了一阵还是告诉了李陈隽。

    “什么?那他们有没有对你…”

    “这倒没有。”裴智说,“只是让人不太舒服。”

    “奎胜利难道没有过问此事?”李陈隽对于头号情敌的办事不利有些恼火。

    有阵子没有看见奎胜利的裴智轻笑了一声,“他貌似最近有些忙,我已经有十天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和消息了,估计不在上海的可能性比较大。”

    “不想让他在你面前晃荡的时候,他粘的和502胶水一样,现在想要他出面的时候,人却消失了,切,还好意思和我说爱你,册那覅面孔。”李陈隽很生气地在电话那头吐槽着。“要不你别回家了,住到熙熙那里去吧,有个照应,安全一点。”

    “…我考虑下吧。”裴智并不想将这些影响带给李俊熙或者李陈隽。“有需要我会自己联系熙熙的。”

    “那好,你自己注意点,有什么事情和我说…或者打电话给熙熙也可以。”李陈隽不想再给裴智增添任何会惹人猜疑的机会。

    挂断电话前,裴智能明显感觉李陈隽口中装着没说完的话,他等了半天也没能等到李陈隽将它说出来。

    心照不宣的双方知道此事的始作俑者多半就是宋嘉雯。一个曾经迷恋裴智后又爱上李陈隽的女人。只是当年那个让两人颇为欣赏的特立独行的少女在时间的风沙及爱情的折磨下已然变成了一个‘誓死要捍卫自己的婚姻和家庭’的怨妇。

    裴智不能为此做出任何的评论。李陈隽也不能为此一味地将责任推卸出去。故而两人才会在当下选择了相互不去提及。

    沉默不代表默认。但是一条被转了几百次的微博成了无形热门的时候,随着反智的出现,让一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开始对此事进行了严重的批判。

    “鉴于网络上最近对于你个人私生活的猜测,给公司也带来的一定的影响。”王伯伯无奈且羞愧地做出了这个决定。“你看要不你将手上的项目暂时带回家去工作,我们平时就用邮件商讨,等事件稍微平息之后,你再回来上班。”

    虽然能理解王伯伯处在他自身位子上所受的压力和难处,可是真的当听到这样一段话之后,裴智的心里还是产生了一种被歧视的压迫感。

    他脸色微变地点了下头,“我懂你意思,好吧,那我就暂时回家待命吧。”

    “裴智,你要知道公司无意为难你,只是现在的网络传播速度太发达,在不损伤公司的形象的前提下,还是希望你能够理解。”王伯伯做着补充。

    不同立场有着自己不同责任的道理裴智当然能懂。

    退出王伯伯办公室的时候裴智的心情真的只能用极度郁闷来形容。

    他回到办公桌前稍微收拾了下,然后给李俊熙发去了一条消息。

    再次回到阔别多年的‘家’,裴智远没有激动以及怀念的心思,揣着无比低落的心情和不快一头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前一次踏进这个家门的时候是因为李陈隽的自暴自弃。还来不及回首过往在这里留下的那些美好记忆就让那家伙的无理取闹差点将裴智再次拖进深渊。如今虽是因祸得福与李陈隽恢复了一切,但却也因此陷入了又一个泥沼而顿感无助。

    裴智躺在沙发上两眼失神地望着房中,仿若映入眼底的一切是那样的无趣与陌生,让他完全提不起一丝的兴趣。百无聊赖之下,他被倦意袭上了身,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蜷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钥匙在门洞上转了几圈之后,李俊熙手拎着刚从超市买来的一袋子菜推开了门。

    一向睡觉惊醒的裴智听到声响后起身朝门口望去,只见李俊熙冲他微微一笑后低头进了厨房。

    他将手搭在厨房的门框上,淡淡地说道:“不好意思,得要麻烦你几天了。”

    李俊熙没所谓地回道:“你还和我客气什么。”随后指了指一旁地上的包,“麻烦帮我拿进房间去,我这就给你做饭吃。”

    “熙熙,你有多余的便服可以借我穿么?”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出声,“本想回去拿,可是又怕被人……”

    “放心,穿我的就好。”李俊熙说道,“只要你不嫌弃…我记得洋洋哥哥你可是有严重洁癖的人。”

    “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他轻笑了下。

    在裴智看来,李陈隽和李俊熙两Xiong-Di是特别的存在,就算自己曾经有那么些让人觉得挺无语的洁癖习惯,至少在这两Xiong-Di身上是完全可以克服的。

    “跟我哥哥说过了么?”李俊熙抬头看着他问道。

    他点了点头,“嗯,来的路上已经给他发了消息过去。他说这几天就不过来了,有什么事就电话联系。”

    能够理解目前状况的李俊熙不难发现眼前的裴智那沮丧的心情。好不容易和李陈隽能够亲近在一起,找回失去的九年时光,却在甜蜜不过一刻后就被无情地被迫分开。这让一路看着两人感情的最直接旁观者,为他有些叫屈。

    李俊熙手中熟练地切菜技巧让靠在门框上的那位忽然找到了一些兴奋点。

    他慢慢走进,看着眼前的李俊熙将切好洗净的鳝鱼丝在油锅中翻炒爆香,瞬间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李家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怎么一个个都那么会烧菜?!

    “上次在我家做的那些已经挺让我吃惊的了,没想到你连酱爆鳝鱼丝也会?”此时他的双眼透露出的已不是简单的崇拜,简直是对神仙那般的膜拜。

    “一个人住想吃什么就要自己去琢磨,失败了几次之后就会烧了。”李俊熙说的是那样的直白而简单。

    他看着与李陈隽有几分相似的侧脸,低声而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那样,想吃什么都自己琢磨。”反手用手指对着自己接着说道:“至少我就不是这样一个人,实在是没有烧菜的天赋。”

    “你有我哥还用学什么。”李俊熙丢给他一个暧昧的眼神。

    第一次在李俊熙面前露出害羞表情的他变得有些局促起来,耳根子也跟着微微发热。

    “放心吧,我哥和那个女人很快就会分开的,你以后有口福天天吃到他做的家常饭。”李俊熙埋头烧着菜还不忘补了一句。

    分开,他不愿过多去想这个问题,尤其是当下的情况。

    退出厨房的他有些木然地收拾着饭桌,一如小时候帮着阿奶那般。

    没有等到他再开声的李俊熙将烧好的菜端了出来,朝着神情木然的他道:“最难熬的那段时间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还有什么是能阻挡你们的呢。”在他肩上拍了下,“本来和宋嘉雯可能还有阵子需要扯皮,可是如今这事将你扯了进来,她就是自己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我哥和她算是彻底可以做个了结了。”

    看他勉强地将嘴角牵了下,李俊熙索性直面着他又道:“在我看来,你们三个人中的第三者从一开始就是她宋嘉雯。从介入你和我哥的感情开始,她那时整天打的主意就是你,连小意都能看出来。”

    对宋嘉雯无甚感觉的他抬眼对着李俊熙说道:“以前的那些就算了,毕竟现在她和你哥哥结婚了,不管之后他们分了也好,不分也好,说这些也没什么用。”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纠结我哥和她结婚的事情,别不承认。”不等他做出反应,李俊熙继续直言道:“不是我为我哥说话,他等了你那么多年在最后功亏一篑,难道他自己就好受?”每每提起李陈隽结婚的话题,李俊熙比当事人更恨的牙痒痒。“不是因为宋嘉雯打的一手好算盘,我哥哥能那么轻易和她结婚?”

    难得见李俊熙有这样大的火气,他不解地追问:“宋嘉雯到底做了什么?”

    “你消失的那么多年,我哥在英国找了你那么多年,心情低落的时候宋嘉雯出现了。”李俊熙低着声,“最脆弱的时候遇到一个最能理解自己的人,何况那人还曾经是自己的手下败将,我哥那个傻子就毫无设防地将她看作了朋友。也不知道宋嘉雯是不是抱着同样对你的不舍,转而将感情投到了我哥的身上。两人不久就变得特别要好,至少在我高考之前收到他的邮件都是他们一起出游的照片。”

    在李俊熙心中永远不曾喜欢过宋嘉雯这个人,多少因为她曾利用过单纯的高意涵。所以当李陈隽与她为好友的那段时期,他多次警告过李陈隽,但都没有起到作用。这也是他至今为裴智和李陈隽这段感情搁浅而有些自责的缘故。

    “去年暑假我去英国找他玩的时候,几次都让我发现宋嘉雯有意无意地在我哥面前挑逗他。呵~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着了魔,在被我哥明确拒绝后还不死心,居然在我面前还要强来…”李俊熙说到此处,眼神的鄙夷尽显无疑。

    有些吃惊的裴智微张着嘴,不发一语。

    在他印象中的宋嘉雯是一个直爽喜欢开玩笑的女孩子,虽然之后故意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塞班岛,但是会做出李俊熙口中的那样举动还是让他有些无法相信。

    “在我哥和我说他和她发生了关系并且让她怀了孕的那刻起,我就知道她得逞了。”李俊熙叹了口气,“一个酒量差到喝一瓶啤酒就要睡觉的人,居然可以在不知不觉中醉酒,且还能和她发生关系…鉴于宋嘉雯之前的种种迹象不能不让我怀疑,她故意将我哥灌醉后发生了关系。”

    “这…”裴智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离谱吧。”李俊熙转头对着他苦笑了下,“也不知道她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在你们两个身上花那么大的力气,把自己的人生也搞得一团乱。”

    谁又说不是呢?

    如果没有遇到裴智和李陈隽,宋嘉雯说不定是一个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小女人,不会整天纠缠于自己得不到的爱情而将自己陷入被动又可怜的境地。所有的人都想不明白她死抓着这样的爱情不放是为了什么,等着一个永远不可能回头看她一眼的男人算是固执还是傻。亦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两人就这样陷入了一阵沉默。

    忽然裴智手机的震动声将这暂时的沉默给生生地打破了。

    “喂?裴智?”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

    裴智有些意外地回道:“是我,怎么了?你最近都去哪儿了?一直没你消息。”

    奎胜利松了口气,对着话筒继续道:“吓死我了,还以为你真的被人绑架了呢。”

    “你说什么?我被绑架?”裴智诧异于奎胜利会说出这样的话,猛然间有些被搞晕了,莫名地抬头看了眼对面的李俊熙后才又对着那头的奎胜利问道:“你怎么会以为我被绑架?”

    “我这几天有事临时去了美国一趟,回来后就听说你的事,然后刚才又接到了李陈隽的电话可不是把我吓一跳。”奎胜利似乎有些埋怨李陈隽小孩气的恶作剧,口气听起来不那么爽利。

    本已一头雾水的裴智听了他这番话后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你说李陈隽和你说我被绑架?到底是怎么回事?”裴智再次看着李俊熙问道。

    “别人的电话你以为我会相信?要不是他,我会那么着急到处找你。”奎胜利说,“刚才去了你的住处看大门紧闭的,然后打了你电话你也一直没接,所以我才更急啊。他是不是吃错了药,居然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不过好在现在知道你没事了,我就放心了。”他吐了口气又问:“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在熙熙这里,你也刚回来就先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去你公司和你说。”裴智与他简单地说完后看了眼手机,果然有未接电话十几个,其中奎胜利十二个,李陈隽三个。

    他没怎么细想便给李陈隽拨了回去,想要搞清楚李陈隽给奎胜利打那通电话的意图到底所为何由。

    “怎样?没人接?”李俊熙看到他颓丧着脸放下了手中的手机。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李陈隽会打电话和奎胜利说我被绑架?”裴智实在想不出其中缘由,却也掩饰不住对李陈隽不接电话的忧虑。“他不会是那种故意胡闹的人,尤其不会拿我来开玩笑。”

    “的确不是我哥的作风。”李俊熙也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莫非是我哥认错了人?”可还不到一秒,这样的假想就被李俊熙自己给否认了。

    想来也是。李陈隽谁都会认错,怎么可能会将裴智认错。可就算认错后给奎胜利打了电话,却又为什么现在不接电话?

    这让本就心情复杂纷乱的裴智在此刻又在心里添上了新的一轮忧虑。

    “我还是去我哥那里看一下吧,你先待在这里,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再联系你。”李俊熙唯一能做的就是亲自去确认。

    而另一头知晓裴智安然无恙的奎胜利在放松心情还未及一刻,却在另一通电话后又将紧张的情绪提到了嗓子眼。

    刑绍韵的消失是魏青打电话告知的他,在他刚为裴智担忧过后不足五分钟。

    去美国之前的那几晚都是在刑绍韵的温柔乡里度过,正如戒不了的咖啡因那般,他渐渐将对裴智的迷恋转向了这个似又非似的年轻人的身上。刑绍韵的乖巧和沉稳让他对那张酷似裴智的脸孔开始产生了模糊,久而久之迷恋的不再只是容貌而是那份懂事和贴心。

    也许在三十六年的人生中真正让他动过心的也只有裴智和眼前这个年轻人。

    “有没有查到他这几天的踪迹?”心里七上八下地很是忐忑,对着赵斌问话却抑制不住双唇有些抖索。

    赵斌沉着声回道:“说是听公司的人说你这几天就要回来,所以他前两天就等在你的住所附近,只是…”看了轻皱眉头的奎胜利一眼,他接着道:“只是今早从寓所出来后就没有他的消息了。”

    “问黄浦分局调了摄像头影响了么?”他压着嗓音问道。

    赵斌面露难色,“魏青也只是说他两天没见人了,而目前看来只是从早上到现在没出现,要是这就给黄浦分局挂电话貌似有些……”

    这并不是赵斌第一次见他这样为了一个男人那么较真。上次出现差不多状况还是十年前裴智那次被绑架的时候。太清楚奎胜利脾性的赵斌知道这次刑绍韵又是他过不去的一个坎,虽没将心里话完全给说出来,可是滥用警力的事情能不做还是不为之较好。

    “再等等吧,或许过一会儿他就会自己联系您了。”赵斌说。

    奎胜利心烦地猛抽着手中的烟,白色的烟圈一串串地从他口中袅袅上升,就像身处迷雾中的孩子一样,搅得心里既心慌又烦躁。

    忽然间,一串话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裴智被一帮人硬拖着上了一辆大通商务车,我现在去追,你赶快想办法派人过来,目前在黄陂南路站附近。’

    一小时前李陈隽给他打了这样一个莫名的电话后,让他一时急着给裴智连拨了十几通电话,好在最后确认裴智安然无恙。若是李陈隽那通电话并不是无聊地恶作剧,那么他口中的‘裴智’很有可能就是刑绍韵!

    被劫走的是刑绍韵!

    临时飞去美国的事情奎胜利并没有告知刑绍韵,也没有通知裴智。前夜才缠绵完的年轻人因为连着几天都没能联系上奎胜利,所以去了公司问了他的行踪。对于公司的人来说,他是最近老板的新宠,所以也没有必要瞒他什么,便将奎胜利回国的大概时间与他说了下。这才有了他会连着两天徘徊在奎胜利住所的附近,就是为了等他回家。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裴智网络的那些事情引起了某部分人的不满,继而将出现在新天地附近的刑绍韵当做了裴智,所以才有了强行被人拖上车的一幕,而凑巧这一幕被想去找裴智的李陈隽看见。由于距离上的差距和一瞬间的缘由,李陈隽错将刑绍韵看成了裴智,故而又出现了急着通知奎胜利的那通电话。

    如果一切真的如他自己所想的那样,那么干出这样疯狂事情的那群人在知道自己抓错了人后会不会对刑绍韵采用更为狠毒的手段,又或者是索性撕票?

    奎胜利将这些线索在脑中整理了下后不觉背后发凉——

    中秋节快乐!

    最近比较忙,所以更新的有些慢,不好意思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