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46

放肆着存活  46

    扒在窗口看着保温箱里女婴的几人无不露出温柔似水的笑容,之前所有显现在脸上的不快都在看到宝宝的一瞬间尽数化成了一汪柔情。

    或许是平日里李陈隽对宋嘉雯怀孕后的营养考虑周到,早产的女儿并没有出现让人太过担心的病症,只因为免疫系统尚发育不全,还得在保温箱里待上一段时间。

    看着一脸傻笑的李陈隽,裴智自然而然地也跟着傻乐了起来。

    “名字想好了没?”裴智问道。

    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趴窝在保温箱里的女儿的李陈隽在裴智问了第二遍之后才悠悠转头对着他道:“倒是想了很多,可是却不知道要选哪一个。”

    “千万别让老妈选,她的思路清奇,谁知道会给孙女起什么奇怪的名字。”李俊熙到如今都非常介怀自己这个韩国式的名字。“我觉得叫李一就挺好的,学写字的时候也简单,以后考试起来还能比别人多一分钟做题。”

    “思路清奇的那个是你吧。”裴智回头笑看着李俊熙,“对了,阿姨叔叔说了什么时候到?”

    “刚才来过消息了,说是已经到了上海了,这会儿应该在出租车上了吧。”李俊熙回着话,下一秒却又将眼神投到了保温箱那边。

    另一旁恨不得将两眼贴在保温箱上的新晋爸爸李陈隽除了一脸痴呆状的傻笑,其余再无任何其它的表情。

    四个男人四双眼睛,同样的站姿不同的身份,在旁人看来是另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真不想这样小小的一团以后叫爸爸的样子。”奎胜利突然出声。伴着食指在看护窗上敲打的声响,脸上显出了向来只对裴智才会露出的柔和一面,“看着很是可爱,看来得找个人帮着生孩子了。”

    “唉~”三人吃惊地扭过头看着他。

    未曾这般近距离接触过孩子的奎胜利是真的叫保温箱中弱小的婴儿给触动了心底的某处。长久以来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都是年轻的男人,只图夜夜的欢乐刺激没曾想过是否应该要一个孩子。而如今当李陈隽弱小的女儿就这样乖巧安静地躺在保温箱中,他忽然觉得这世上有一个自己需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小生命该是一种何等的幸福感。

    睨了三人一眼的他,直起了身,佯装一脸淡定地往墙上一靠。

    “我想要孩子难道很奇怪么?”他问道。

    裴智收回惊异的神情朝他走了过去,“当然不是,只是你这…说的也太突然了。”

    “先去找一个肯为你生孩子的女人再说。”李陈隽故意丢给他了一句话。

    “这就不劳你费心,相信只要我奎胜利一句话,有的是愿意为我生孩子的女人。”得意的他将一手插进了裤兜。

    少有从他脸上看到孩子气一面的裴智不觉一下笑出了声。

    抬手看了看手腕,裴智想着他待会儿还有首映式要参加,此刻时候也不早了便催着他回家换身衣服。

    “我送你一起回去吧,你也熬了一晚了,眼睛里都充血丝了。”奎胜利说着脸上又泛出心疼的样子。

    故意回头对着李陈隽瞥了一眼的裴智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事,你先回去吧,我再待会儿,过后自己会打车回家。”

    “那我也再留下来陪你一会儿,等下给赵斌打个电话,让他去家里拿上我要出席典礼的衣服就行。”奎胜利舍不得裴智,也放心不下李陈隽。

    看出两人心思的李俊熙吸了口气,上前对着他们说道:“你有事的话就先走吧,洋洋哥哥我待会儿会负责送他回家,我哥哥现在哪有空陪他,放心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作为比李俊熙长了不少岁的奎胜利自然也拉不下脸来驳了人家的面子,微一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两人将奎胜利送出医院后在折返回去的电梯里凑巧碰上了赶来看孙子的李之尧和陈慧夫妇。

    多年未见后的尴尬与不知所措让裴智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说出了‘阿姨叔叔我好么?’

    从未在心里真正责怪过裴智的夫妻两人看见眼前红着脸低着头好似做错事情孩子样的裴智,淡淡笑了笑。

    陈慧上前对着他出声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两个多月前。”不看对上陈慧的眼睛,裴智始终低着脑袋。

    “还走么?”陈慧这一问,问的是裴智也是问的他与儿子之间的关系。

    裴智很想要告诉陈慧他不会再走,只想要留在李陈隽的身边,可是这话现今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口了,尤其还是在他们来看刚出生的孙女的当口。

    他抿嘴轻摇了下头,算是替自己回答了这个不知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既然不走了那么有空就来看看我们”陈慧说,“我和你叔叔要在上海住上一段时间,你只要有空就回来吃饭吧。”

    回来!

    陈慧用的词居然是‘回来。’

    早就失去家庭温暖的他在九年前连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之后,‘回来’一词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珍贵。陈慧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他将太多与李家的感情瞬间交织在了一起,一下子有种想哭的冲动。

    用着恋爱眼神看着眼眶泛红的裴智,陈慧自然地伸手想要抚摸这个自己也常常念起的漂亮孩子。

    “妈,不可以!”不远处从病房出来的李陈隽与身边站着的李俊熙同时喊出了声。

    陈慧猝不及防,身形晃了两晃后,一只右手顿在了空中。

    “你们Xiong-Di俩是怎么了,医院里还大呼小叫。”李之尧将老婆那只要‘袭击’裴智的手拉了下去。“你妈就是好久不见洋洋了,用得着你们两小子像防狼似地这样护着么。”

    以李之尧对儿子们的了解多半以为是陈慧看着漂亮孩子就喜欢搂搂抱抱的习惯会吓坏好久都未见面的裴智,哪会晓得背后的那许多惊世骇俗的故事。

    猝然让场面变得尴尬的裴智朝前跨了一步,对着李之尧抱歉地说道:“叔叔,他们俩不是故意地,都怪我身上有病才…”将后面的话吞回腹中的他对着陈慧笑了笑,“阿姨,对不起了,那么久没见,洋洋应该好好抱抱您,可是现在一时还做不到。”

    “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陈慧听着有些懵。

    一时也解释不清楚的李陈隽拉起父母往着宋嘉雯的病房走,回头给了裴智一个无奈的笑容。

    “洋洋哥哥,若是你不介意的话,你的事稍后在同他们说清楚。”李俊熙望着父母的背影说,“目前还是暂时与我妈保持些距离比较好。”

    苦笑着回看了一眼李俊熙的裴智叹了口气。这句话九年前李陈隽也曾经对自己说过,时过境迁居然还得防着陈慧,说起来真算是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

    尚有些虚弱的宋嘉雯躺在病床上,睁开眼看到在一众人里面居然还有裴智的身影,不觉当下有些吃惊。

    “妈,爸,来了啊。”宋嘉雯撇开了目光,“阿奶呢?怎么没看见她?”

    “阿奶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托了人在照顾着,就我们过来了。”陈慧坐在床边,“等你出了月子,带着宝宝一起回去看看她。”

    “嗯,好。”宋嘉雯乖巧地回道。

    病房里除了宋嘉雯还有另一位孕妇,一时让本来还比较宽敞的病房显得有些拥挤。

    李之尧作为公公不方便在病房里待得太久,他将儿子李陈隽拉至了一边问道:“通知了嘉雯的父母了没有?”

    “打过电话了,不过那时候那边还是半夜,所以怎么也得等天亮才能去机场。”李陈隽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顺利的话,明天下午就能到了。”

    有些话李之尧作为父亲一直没有正面和李陈隽说过,但是不代表他这个父亲就从来没有考虑过儿子的感受。

    来之前没想到会看到裴智出现的他在此刻觉得有些话有必要和李陈隽说一说了。

    “裴智回来了,你现在要怎么处理?爸爸知道你心里对嘉雯只是责任,爱不爱的从第一天带她回来我和你妈就看出来了。”李之尧一脸正色,“你的事我们自己家人如何都好说,可是嘉雯是无辜的,况且如今孩子都有了,等到明天她父母回来之后,你要让嘉雯怎么介绍裴智,又让裴智怎么自处?”

    “爸…我有分寸的。”几许颓色爬上脸孔的李陈隽对着病房里的宋嘉雯和裴智各看了一眼,“当初和嘉雯结婚就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和他或者裴智如何都不能牵连到孩子。但是我对裴智同样不会放手,所以等一阵子,等嘉雯身体好了,我会和她谈的。”

    “你知道要怎么做就好,最主要的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对得起两个在你身上用了情的人。”李之尧一点头在他手臂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退出病房的裴智与李之尧擦身而过,看着李之尧凝重的神情,裴智对着李陈隽出声问道:“叔叔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有些担心嘉雯的身体而已。”李陈隽不想用自己的事情去困扰裴智。

    “时间不早了,让熙熙送我回去吧。”裴智说。

    “回去了?”李陈隽很是不舍,可转念一想又道:“也是,你也陪了一晚了,应该很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过两天我再过去找你。”

    “没事,你先忙着这边。有什么给我发消息就好。”

    与陈慧打过招呼之后,李俊熙陪着他出了医院。

    离开时李陈隽眼中依依不舍的神情裴智看得很清楚。回来两个多月里和李陈隽待得时间最长的一次就是昨晚,哪怕没说几句话,但是人在身边心里就觉得踏实。

    理解李陈隽如今的难处,不要求一丝一毫奢侈的回应,如昨晚那样在彼此需要的时候陪伴对裴智来说已很满足。

    从出租车上刚下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了一声。

    裴智和李俊熙同时回头向后看去,就见到胥伟伟牵着高意涵向他们走来。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裴智看着两人问道。

    胥伟伟显得很无奈地回道:“阿哥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带你出门吃饭,怕你一个人窝在家里没人陪就又吃外卖。”

    “他倒是挺关心人的。”李俊熙插了一嘴。

    “没事,你们回去吧,我不饿,就是有些困。”裴智将手捂在嘴上打了个哈欠,“难得你们两休息天逛街还要来陪我,我这个做哥哥的可不想做电灯泡。”

    全不在乎裴智打扰的高意涵撒了牵着胥伟伟的手,腻到裴智身边笑着看了眼满脸疲倦的裴智。

    “看起来是挺累的样子。”转头对着一旁的李俊熙又道:“哥哥上楼睡觉,要不你和我们去吃饭吧,回来再给他带一些。”

    “你哥哥不愿做的灯泡你倒是一点不嫌。”李俊熙注意到胥伟伟射来的目光,在心底轻笑了一声。“我陪你哥哥上楼然后去超市买点东西,随便煮一点吃了就行。”

    “你要做饭给我吃?”裴智完全意想不到是这样的状况,“熙熙,你可以啊,看不出来你还会做饭。”

    李家的男人看来都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男人。

    这样一说,高意涵倒是来了劲了。

    她一把拽过胥伟伟,指着李俊熙道:“要不你送我哥哥上楼,我陪他去超市买菜,我们也在这里吃了吧,吃完我们再去看电影。”

    想一出是一出的她也不等三个男人做出反应,不由分说地将胥伟伟往裴智身边一推,自己拽起李俊熙的胳膊抬脚便朝前走了去。

    愣在原地的胥伟伟莫名地看着两人的背影心中一阵唏嘘。

    自己这个傻乎乎的女友倒是将人家看作弟弟,可人家不一定也会拿她看作姐姐来对待。

    看出他心思的裴智将人往楼里一拖,笑着说:“不想女友被人抢的话,那你就得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呵呵呵。”

    “好不好都是因人而异。”胥伟伟白了一眼裴智,“你那个傻妹妹,我对她再好她也就那样,总感觉缺了几根筋似的。”

    没多少资格去评判别人感情的裴智只得微微一笑,将头一低走进了电梯。

    李俊熙和高意涵从超市回到裴智住处的时候,裴智已经洗了澡回卧室补眠去了,客厅里只剩下胥伟伟一个人喝着啤酒看着不知名的电影。

    不在意无关之人心境的李俊熙懒得去猜闷声不响的胥伟伟如何看待自己和高意涵的相处模式,向来按照自己原则处事的他只要觉得没错就不必向别人做多余的解释。

    将只会在身边瞎胡闹的高意涵劝出了厨房后,手脚麻利的他一顿洗菜、切菜

    炒菜,是有和饭店大厨一争高下的姿态,不稍一个半小时,已经做出了四样菜和一个汤来。

    闻着香味走进厨房的高意涵神经大条地往他身边靠了靠,“能让我先尝一口么,实在是太香了。”

    “去叫你哥哥起来吃饭,吃完再睡。”李俊熙巧妙地将她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给甩了开去。

    “让我尝一口我就去叫。”高意涵嘟着嘴撒着娇地对着李俊熙举着一根食指,“就一口。”

    掩盖住脸上羞涩的李俊熙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了,用手中的筷子在糖醋排骨的盘子里夹了一块嫩肉塞进了她的嘴里。

    “哇塞,熙熙你厨艺真的可以啊,不比外面饭店做的差,真的很好吃。”高意涵舔了下唇在他背上鼓励似地拍了拍,“以后你的女朋友有口福了,继续努力。”

    夸奖的话从小就听得多了,可是这一句在李俊熙听来总有点刺耳的感觉。

    轻哼一声甩了甩头,让无谓的思绪暂时停止骚扰自己,他擦了擦手将做好的菜端出了厨房。

    小睡了两个小时的裴智精神头恢复了不少,尤其现在对着面前一桌让人食欲大动的饭菜,他脸上显出了少有的激动。

    “熙熙,你这手艺跟谁学来的?太厉害了。”裴智由衷地表示着赞叹。

    李俊熙欣然接受了他的夸奖,云淡风轻地开口:“一个人住久了,自然就想着办法给自己弄好吃的,做多几遍也就会了。”

    “那是你吧。我们绝对不行。”高意涵伸了一筷,“我哥哥一个人那么久了,到现在连个番茄炒蛋都不会。”

    当年臣服于李陈隽的葱油煎饼之下的裴智将脸一晒。

    说起来还真是。自己在美国那么多年将汉堡包都快吃到吐也没有动手自己烧过一顿饭。偶尔为了给味蕾增加些记忆,也只能拜托奎胜利去唐人街找一些中餐回来解解馋。

    “有人能给他做的话,他只要等着吃就行,会不会都无所谓。”李俊熙特地夹了一筷鱼香茄子给裴智,“看看和以前阿奶给你烧是不是差不多。”

    “那你哥哥会烧饭么?”高意涵问道。

    还没将口中的菜咽下去的裴智闻言呛了一口,起身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

    “阿拉阿哥么…伊额厨艺这几年长进不少,比我烧的可好吃多了。”李俊熙故意对着裴智瞄了一眼,“尤其宋嘉雯怀孕之后,他是变着法地给她换食谱。”

    “真的?”高意涵艳羡不已,“你们Xiong-Di俩这技能是不是遗传的啊,真是羡慕死外面那些女孩了。”

    三个男人都没有去接她的话,各自沉默了一阵。

    裴智与李陈隽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瞒着高意涵和小娘娘的,倒不是担心两人会与外面人一样带着有色眼镜,更多地是怕自己这事会给唯一亲近的两人带去困扰。

    而李俊熙当年对还是懵懂少女的高意涵的‘种种保护’,也让性格大条的她至今没有看出来两人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将一桌吃的底朝天的碗筷收拾完了之后,裴智将几人送到了电梯口。会看眼色的胥伟伟带着高意涵先一步进了电梯,独留李俊熙一人尚留在门口。

    “我哥哥可能有一阵子不能和你碰面了…”李俊熙说道。

    裴智会意地点了下头,“我明白。”

    “……宋嘉雯的事我觉得由我来说也不恰当,只是想要你晓得,他们之间并不是大家认为的那样,所以…”李俊熙顿了顿,“洋洋哥哥,九年都等了,不在乎再多等一阵吧。”

    裴智很意外会说这话,可是自己何尝不希望一切全是幻空梦一场。

    莞尔一笑对着李俊熙道:“我懂,放心吧,我会等着他的。”

    目送着李俊熙走进了电梯后,裴智裹着空虚的外衣返回了卧室。

    恰如李俊熙所言,之后连着近两个月李陈隽都没有再能与裴智见面,只是间或发几句嘘寒问暖的话。

    体谅李陈隽难处的裴智并没有一点的怪责,可工作之余当一人回到家后对着空荡荡的屋子,那种席卷而来的寂寥又会将他往着思念李陈隽的黑洞中一步步地推,夜深人静时更是抑制不住地想起年少时候的那些美好的旧时光。

    “裴智,晚上没事一起去一杯吧,都来公司那么久了还没和我们出去喝过。”吴嘉俊临出门前将头伸了回来。

    可能是被寂寞困得久了,的确需要一些合群的活动来刺激一下社交的细胞。

    他笑着对吴嘉俊点了点头,“好,那你们等我下,我把电脑关了。”

    “行,那我们在楼下的吸烟亭等你。”吴嘉俊退出了办公室。

    迈着步子走向几人的时候,简易和吴嘉俊正巧掐了手中的烟头,从吸烟亭里走出来。

    “去哪里喝?”不太熟悉的裴智看着两人问道。

    “去上次那家吧,啤酒好喝而且菜也不错。”简易提议着,“裴智你从美国回来的,应该不会介意吃西餐吧。”

    “当然不会。”裴智说道。

    “那就去东湖路那家吧。”吴嘉俊应声道。

    平日里不是跟着奎胜利出去吃饭,就是被胥伟伟带着在家附近随便吃一些,裴智这个所谓的上海人对上海可谓是完全的不了解。

    因为离公司也不算太远,三个男人凭着自己的脚程,二十分钟左右便走到了。

    少与同事能这样喝着酒谈笑的裴智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年少的时候,有种与秦科和辛志杰一起玩闹的感觉,只可惜身边独独少了一个李陈隽。

    正想着,一回头便见李陈隽和三、四位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一眼就瞧见他的李陈隽与朋友打了招呼朝他走了过来。

    “真巧。”李陈隽笑着对他说。

    “是啊,下了班和同事来喝一杯。简易,吴嘉俊。”裴智看了他一眼给他做着介绍,转身再对简易和吴嘉俊道:“这是我高中同学,李陈隽。”

    “裴智你朋友都和你一样,全是高富帅啊。”吴嘉俊看着李陈隽的脸笑着说,“上次在楼下碰见的那位也是,还开着超级贵的跑车,啧啧啧…”

    李陈隽眼眸闪了下,“说笑了,给人打工的而已。”收起场合上的笑容,对着裴智低声道:“过会儿找你,我先过去了。”

    裴智点了点头。

    李陈隽没出现之前,裴智喝的啤酒是好喝的,吃的薯条是脆香的,和简易他们说的话也是好笑的。可是李陈隽出现后,一颗心完全跟着他飘到了后方。手中的啤酒什么味道,薯条还脆不脆,同事之间的笑话还好不好笑,裴智都已经无心去研究了。

    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的裴智看了眼靠窗而坐的李陈隽。就算是场面上的笑对于自己来说也是那样的好看。

    见他起身的吴嘉俊问道:“你去哪里?”

    “哦,去下厕所。”裴智回道。

    但还未走两步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极为刺耳的急刹声,店内的众人一时间纷纷侧头闭眼捂起了耳朵。

    而当裴智扭头朝着窗外看去的时候,只见那辆失了控的小轿车方向盘一转径直朝着窗口李陈隽那桌撞了上来。

    电光火石之间,裴智下意识地伸出手拽住了坐在椅子上的李陈隽的手腕,将其一把拉起滚在了一旁的地上。

    伴随着‘嘭’地一声巨响,车子卡在了窗户和墙壁之间,终于停下了转动的轮盘。

    生怕碎玻璃溅到李陈隽身上的裴智,焦急地替他做着‘全身检查’。可当一颗心安定下来后,两个人才惊讶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张着嘴完全出不了声。

    “裴智,你们没事吧。”简易看着傻愣的两人关心地问道。

    吴嘉俊上前用力晃了晃裴智的肩,“吓傻了吧。”

    一阵泛着些微恶心的感觉慢慢由心底升了起来。

    裴智回过神避开了吴嘉俊的好意。

    可是起先的那一霎那的震惊驱使着他想要再去尝试一次。

    看着从地上起来后拍着身上碎玻璃的李陈隽,裴智伸出手去拉他的手做着进一步的确认。

    “裴智!”李陈隽来不及躲闪的右手被他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陈隽…”裴智一阵的恍惚,“好像…没事了…”

    抬眸的瞬间,李陈隽从裴智的双眼中看到了喜悦和激动。

    “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李陈隽开心地问道。

    “嗯。”裴智紧了紧自己的手,“至少对你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

    霎时有种喜极而泣的感动。

    那不知如何用言语表达的兴奋,让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搂紧了对方。

    一个长达九年后来之不易的拥抱,带给两人的是消除了之后日日夜夜的思念和痛苦。

    “难道这就是劫后余生的表现?”看着这样的场面,吴嘉俊莫名地对着一旁的简易问道。

    “或许是吧。”简易也是一脸的茫然。

    很少人会在经历过这样一场事故后大笑着从现场离去,可这两人的表现着实让在场的所有人惊愕到哑了口。

    丢下双方朋友的两人,想要为此而庆祝一番。

    笑地像傻子样的两人在附近的便利店采购了一堆的下酒零食,然后各自拎着一打啤酒坐上了一辆向家开的出租车。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