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44

放肆着存活  44

    吴嘉俊一早踏进公司就看到裴智埋头在电脑前,双眼充着血丝,怎么看起来都是又熬了一个通宵的样子。

    没记错的话,已经是两周来的第五次了。

    其实他知道王伯伯并没有那么急着催裴智交稿,裴智完全可以不用那么拼命地赶着手上的活。

    “你这样下去会成为设计部第一个因自己要求加班而猝死的员工。”吴嘉俊将手中自己的还没喝上一口的咖啡递给了裴智。

    抬起无神双眼的他接过吴嘉俊的咖啡苦笑了下,“不过是熬了一个通宵,死不了的。”然后对着吴嘉俊晃了晃了咖啡,“谢谢了。”

    “要是以后每季度新概念创意会议,你都能这样卖力的话,我倒是会轻松很多,呵呵。”吴嘉俊笑着对他说。

    “放心,我干劲十足。”裴智抿嘴一笑回道。

    握着电子笔的手在绘板上不断地做着修正。

    现在只能用工作来挤开脑中不时出现的李陈隽绝然离开的背影,熬一个通宵算什么,要是可以的话,他想一直画下去,一直待在办公室里。

    那天过后的每个夜晚都会在睡梦中梦见李陈隽离开时的一幕幕,痛到麻木后的自己除了像SORA那样蜷起身子以外,眼泪已经留的很少了。

    习惯就好了。

    九年来很多的事情都是靠着时间慢慢习惯的,所以这次自己一定也可以。

    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瞟了一眼之下,是一个陌生来电。

    他没有理睬随手掐断了电话,转眼继续做着手上的事。

    精神不济的他与同事们一起午饭过后,依旧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办公室,正巧撞见了从财务部出来的老大,王伯伯。

    “听吴嘉俊说你昨晚又熬通宵了?”王伯伯看着他眼下那黑青色的一片问道。

    “没什么的,年纪轻熬一个通宵不算事。”裴智回道。

    王伯伯并不赞同地摇了摇头,“睡眠是很重要的,一日不睡十日不醒的话难道没听过?”伸手将他胸前别着的员工证一把抽掉,“手上的事永远是做不完的,不急着这一时,现在回家去,睡够了再来公司,这是上司的命令。”

    如此体恤下属的上司让裴智无奈笑出声地对着他说,“好吧,那我进去收拾下。”

    简单将桌上收拾了一下,关上电脑拿起手机的他昏昏沉沉地走出了办公室。

    电梯里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低眼一看,还是那个陌生的来电。

    一脸困惑之下终于接了起来。

    “洋洋哥哥?”

    “熙熙?”还有谁会这样叫他。

    李俊熙在那头呼了口气,“我打了你一天的电话,你怎么一直不接?”

    “因为是不认识的电话…所以…对了,你找我什么事情?”裴智问。

    “是我哥,他不太好…”李俊熙的语气陡地转成了叹息,“你之前和他见面时到底说了什么?他最近状态又回到九年前那样子了,宋嘉雯很担心才打电话告诉我,我前两天去看他时,他人都憔悴地不行了。”

    “什么?”裴智的心一下便揪了起来,“他现在在哪里,告诉我。”

    “在以前的老房子里,宋嘉雯完全照顾不了他,所以我就把他接过来和我一起住两天。”李俊熙说道,“你是现在就过来么?”

    “嗯,正好公司没事,我现在就打车过去,你等着我。”裴智挂了电话,冲出电梯在街边拦了一辆出租就往之前的住处赶。

    以为失望后会放下一切学着慢慢淡忘,可是他忘记用情和自己一样深的李陈隽怎么会那么简单地就放下一切,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和奎胜利那样亲密的举动之后。

    一路催促着司机的裴智终于在半小时后重回到了昔日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

    李俊熙开门后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便是,“他待在原先自己的房间里,从昨天中午到现在一直都不吃不喝,我实在没办法才打电话给你。”

    “行了,我知道了。”裴智脱了鞋子慢慢走向熟悉的房门口。

    房间里一片灰暗,厚实的窗帘阻隔的一切光源。可是即便如此,裴智仍能隐约地看到房间的布置一如自己走时那样不曾改变。

    小心翼翼地靠近着李陈隽躺着的床边。

    裴智清楚地看见李陈隽仍和九年前一样,习惯将被子蒙着头睡觉,只露出一双带着长睫毛的漂亮大眼睛。

    弯着腰看了一会儿的裴智不想与察觉到异样的李陈隽撞了一个四目相对。

    “起来吃点东西吧。”裴智软著声对他说。

    “滚!”李陈隽低哑的嗓子透着森森的寒气。

    “你起来吃完东西后,我就滚。”裴智依旧细声软语。

    “不陪着你那位少爷在家温存,兴致那么好就是为了来看我笑话么?”李陈隽紧着牙说话很是难听。

    裴智叹了口气,“先起来洗漱下,吃点东西,看完你吃好后,我自然会立即就走。”

    狠狠地瞪着床前人的李陈隽猛地将盖在身上的毯子一掀,起身走到门口大力地将房门上了锁,然后趁裴智还没反应过来时,一把揪起他的前襟将他摔在了床上,接着自己一个翻身便压了上去。

    “喜欢躲在他的怀里是吧,晚上是不是和他玩起来也比当年和我玩起来要刺激?”李陈隽完全无视了身下裴智已然出现的不正常状态,“那么喜欢投怀送抱的话,今天我让你试试再给我上一次的味道是怎么样的舒爽。”

    捏起死命咬着唇浑身急剧颤抖着的裴智的下颚,李陈隽稍一低头便擭住了他想念了九年的双唇。

    依然是那熟悉的味道,是自己心爱之人的味道。

    顺利撬开裴智牙关的李陈隽在他的口中不管不顾地横冲直撞,所到之处皆被他贪婪的舌尖舔舐。

    太过想念这样的瞬间了。李陈隽情不自禁地就将手伸入了裴智的裤腰。

    早就无力反抗只感觉全身阵阵恶寒到想吐的裴智,在李陈隽松口的那一瞬间,用尽全力地将心底最痛的声音肆叫了出来。

    “ONEGAIYEMATE!啊~~”(求求你,停手!)

    这一声刺破了李陈隽所有还要往下做的动作,也刺破了裴智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门外被这一声惊叫而吓到的李俊熙弹起身来拍打着房门,“哥哥,洋洋哥哥,开门啊,里面怎么了?”

    同样被吓地回不了神的还有房内的李陈隽。

    本能地慌忙退开身体诧异地看着坐在床头打着颤露出一脸惊惧表情的裴智。

    李陈隽不知怎么会这样,可还没开口要问,便见裴智抓起床头柜上一支圆珠笔死死地抵住自己的喉头,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此刻在门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撞开门的李俊熙一进来就看到呆若木鸡的李陈隽和发了疯的裴智,一时所有的言语都在口中消失殆尽。

    胃里翻腾的裴智已将手中的圆珠笔插进喉头半分,一滴猩红色的血顺着他的脖子滑落至白衬衫上,那样的刺眼,却又那样叫人心痛。

    “打电话报警还是叫救护车?”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的李俊熙对着坐在床上的李陈隽问道。

    恼恨自己对裴智强来所带来的后果,李陈隽回头对着弟弟说:“不,打电话给胥伟伟…对,打电话给他,他有办法找到奎胜利。”

    心里终于明白裴智果然不是简单的有所不同的他,此刻唯一的选择就是将奎胜利找来,因为他清楚地看见过裴智在他怀里时乖巧安静的样子。

    不出四十分钟,胥伟伟和奎胜利以最快的速度感到了李陈隽的家。

    而当看到犹如受了惊的羊羔对着饿狼做出的自我保护状态时,奎胜利心下疼地让他走路都有些不稳。

    此刻裴智的样子正如九年前他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窖中找到时候的状况一样,那么渺小,那么无助,那么地需要人拯救。

    他轻轻地向受了伤的小羊走了过去,用最轻柔的话语说道:“乖,是我,是能保护小智的大哥哥。”他边说着边握上裴智攥紧圆珠笔的手,“来,把笔放下,看,脖子都出血了,阿拉小智难道不痛么?”

    站在一旁看着奎胜利慢慢将裴智手中的圆珠笔拿下后,那好似坚守到最后一刻终于等到救星的裴智忽然脱了力倒进了他的怀里。李陈隽抬手抓在了心口,一低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好了,没事了,我们睡觉好不好?”奎胜利哄着裴智就像哄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

    裴智睁着无辜的双眼漠然地摇了摇头,而下一秒一声想要呕吐的声响让奎胜利急忙对着胥伟伟使了下眼色。

    比起几周前那次尤为厉害的多,裴智将午饭吃下的所有东西连同早饭的一点点的残渣全部吐了出来,满满一脸盆的呕吐物让四人都惊呆了口舌。

    前脚才从房间退出来的胥伟伟后脚就被李陈隽和李俊熙抓进了书房。

    在弟兄两人充满疑惑和愤怒的眼神下,胥伟伟只能像被收监的犯人一样将所有的事情老实交代。

    “事先把话说清楚,一直以来不是我不告诉你们,而是纯粹为了裴智才那么做的。”胥伟伟坐在椅子上往后靠了靠,一副怕高大威猛的两人要揍自己的样子。

    “晓得了,你说吧。”李陈隽沉着声回道。

    咽了咽口水的胥伟伟看了李陈隽一眼才说:“还记得当年你和裴智来我家劝我加入校棒球队的时候,裴智和我们说的他父母的事情么?”

    李陈隽不假思索地嗯了一声。

    “所有事情就是出自他父母这些事。”胥伟伟缓缓絮叨起来,“裴智父母一开始因为在大阪街头小店赌小钢珠上了瘾而欠了高利贷的债,可是不知怎么那些流氓中的一个看中了年幼的裴智,便设计陷害他父母染上了毒瘾,你们也知道黄赌毒三样中,毒瘾是最难戒掉的一样,所以在无法戒掉毒瘾的情况下,就被那人利用将裴智作为定期交换供应毒品的筹码……”

    不出预料地在两人眼中读到了震惊神色的胥伟伟叹了口气,接着又道:“裴智在十二岁的时候就被那人强奸了,之后只要父母毒瘾来了就是他最痛苦的日子。这样的生活直到流氓中有一个尚有些人性的家伙看不下去后,和他爸爸做了一笔交易,才将已经十六岁的裴智放回了上海。”

    “是什么交易?”

    李陈隽想起当年裴智小小年纪竟然有一张存着几十万的银行卡,当时问裴智哪来那多钱的时候,他告诉自己是父母的钱,原只当作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胥伟伟看了看身前神情严肃的两人回道:“老妈一辈子抵做妈妈桑,老爸跟着流氓做打手冲锋陷阵的那种,就是这笔交易才能换来裴智安全返回上海。”

    “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九年前又失踪?难道被他们抓回去的?”李俊熙出口而问。

    “差不多吧。”胥伟伟点着头说:“九年前那个元旦前夕,裴智收到了那帮人发来的短信威胁他,他很担心自己以前的事情暴露后会连累你们,尤其是你…”故意指了指李陈隽的胥伟伟说道这里有些生气。“所以当时就找了我一起去求奎胜利帮忙。奎胜利一直喜欢着他你们也知道,所以听他说了以后就欣然应允,只是…哎…没想到他们用了更极端的方式引诱裴智上钩…”

    “是什么?”李陈隽抓起胥伟伟的手急切地问道。

    胥伟伟甩开了他,瞪了他一眼,“就是你烫伤住院的时候,他收到了那帮人以他父母的性命为要挟要他回日本的短信。就算他父母一开始有错,可是对裴智来说毕竟是生养自己的老爸老妈,不可能看着他们死的,所以就给你留了句话后自己回了日本,哎~”

    李俊熙被胥伟伟这说一段停一段的叙事方式给弄得有些恼火。

    起身出房间去冰箱里拿了三罐啤酒回来,递给了他一罐,口气不太好地说:“麻烦你喝了这罐后能一口气把事情说完可以伐。”

    心底‘切’了一声的胥伟伟对李俊熙本来也看不上几眼,但是一码归一码。

    他接过冰啤酒喝了一口后对着李陈隽又道:“回去后的裴智才知道父母早在几个月前就因吸食过量的毒品而双双客死异乡。沉重的打击让裴智彻底乱了方寸,从而傻乎乎地落入了那帮人设下的圈套里……他被关在大阪市郊一处无人仓库的地窖里整整五个半月,期间有多少人对他实施了没有人性的强奸和惨无人道的虐待,说实话奎胜利就算查到了也不可能告诉我,但是当我看到裴智被他带回来时的样子,我猜也能大致猜到个大概”

    他有些懊恼地用手大力地捶自己的大腿,“怪就怪我们只顾着他外表看起来受惊无措的样子,一心想要带他走出心里的阴影,却忽略了实质性在他身上的伤害…”

    “什么意思?”李俊熙忽然想到在化妆室近距离看裴智时的一幕。

    “裴智的眼睛…在那次事件中受到了重创,左眼几乎失明,只能看到一些简单的光影,而右眼视力因为受到影响也从原先能看清几百米开外视力降到了只有0.8左右…如今只能靠矫正镜片帮助视力不再受影响,可是…”胥伟伟越说越没底气。

    “原来我那天看到他戴着的果然是矫正视力的美瞳。”李俊熙说道。

    强奸!虐待!失明!

    一排豆大的泪珠就在此时从李陈隽的眼眶中掉了出来,一颗颗滴在了手背上,灼伤着他的肌肤。

    生活在简单安逸环境下的李陈隽怎么可能想得到裴智一直以来的生活是这样的不可思议并且充斥着罪恶与暴力,仿佛像是奎胜利公司里某个编剧笔下的电影故事一样,叫他实在不敢相信。

    十二岁的第一次原来是被强迫的那次!

    为了胡天磊和七中打架时的疯狂和最后羸弱无助的样子原来是因为从小受过的伤害!

    恋爱之后一直不肯让自己…原来是…

    李陈隽不愿再想下去了。

    心里爱着的那个人曾经受过那么多的伤痛自己却竟然一无所知。以为自己对他同样付出那么多感情却没有得到相应回报时就自暴自弃,却不知那时的他正在死亡边缘煎熬着一分又一秒。

    说到底,原来自己竟是那么的无知和愚蠢。

    仗着被爱就有恃无恐,却从不去想裴智每一个不同寻常的反应下都深藏着怎样的一种痛楚。他给予自己的不是简简单单的爱,还有一种想要保护自己永远保存着单纯无邪的心意。

    这份爱原来付出最多的是他,得到最多的才是自己。

    “九年来裴智一直是刚才那样的状态?”李俊熙问道。

    他无法去抚慰受伤的裴智,也不知如何开解如今知道了一切的李陈隽,唯一能做的就是从胥伟伟口中多了解一点裴智的病症,希望可以帮助他早些复原,摆脱昔日犹如在地狱般痛苦的记忆。

    胥伟伟微微点了下头随即又轻轻摇了下,“期初的几年情况比较严重,奎胜利将他送到了美国精神创伤应激治疗中心接受全面的心里干预和治疗。在那里整整待了三年左右,裴智才有了一点好转,可以接受少数的几个人对他的亲近。其中就包括奎胜利在内。”

    他晓得自己说的有些话会刺痛李陈隽的神经和心,可是在看来奎胜利做的那些远比口上说爱着裴智的李陈隽要来的更伟大也更真诚。

    “奎胜利在他身上花了无数的心思和精力才让裴智慢慢接受了这样一个人在身边的陪伴。三年后,裴智被从治疗中心接出来,开始一点点重新学习在正常社会中与陌生人接触的生活,当然每天定期要去心理咨询医生那里接受心理辅导也是他必须做的事情……整整九年来,裴智每一天过得日子都是你我无法想象的艰难,他脑子里如今还残留着多少噩梦般的回忆我们没有一个人晓得,可是从他刚才那种反应来看,痛苦的记忆依然在折磨着他…而且…”叹了口气的胥伟伟一口喝干了手中的啤酒,气愤地对着李陈隽说道:“而且由于你今天的冲动和自私,很可能将我们多年来的努力毁于一旦,裴智很可能又回到九年前的那种完全失去存活意志的状态。”

    不想为自己狡辩的李陈隽哑着嗓子回道:“我能为他做些什么?”

    胥伟伟有些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我觉得你暂时不要接近他就是在帮他。要知道和你相关的所有对他来说都是现在刺激他神经的毒药。”

    “你这话…”李俊熙心痛着裴智的同时也心疼着自己的哥哥。“你说话注意点可以伐。”

    “我实话实说。”胥伟伟起身将手中的罐头狠狠捏了捏。

    走出书房时看见奎胜利从李陈隽的卧室里也走了出来。

    “裴智现在怎么样了?”胥伟伟上前关切地问道。

    “情况暂时稳定,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刚才已经打电话给美国的乔治医生了,把他的情况说了下,乔治会帮我在这边推荐一位可靠的心理医生过来。”奎胜利说完对着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他们Xiong-Di俩都知道了?”

    “嗯,总要告诉他们的,不可能瞒一辈子。”胥伟伟低着头回道。

    “你来开车,我想现在就带裴智回家,在这里他睡的也不安稳。”奎胜利低声说。

    胥伟伟认同地点了点头,“那一起进去把他带出来吧。”

    乖巧安静地低着脑袋由奎胜利牵着胳膊从卧室走出来的裴智看起来面上恢复了些血色。

    李陈隽闻见声响从书房走出来时,见到被自己伤害后怯弱的裴智,顿时所有的情绪涌上了心头,双唇颤抖着朝着他小小地跨了一步。

    “要回去了么?”

    裴智转过头抬眼看了看他,费力地在嘴角牵起一抹笑,“我没事了,只是有些累,想回家睡一觉…你要记得吃饭晓不晓得,不要再任性了…”

    “好,我听你的。”李陈隽卸下身上所有的刺,对着他苦笑着说道。

    用着歉疚的神情对着李俊熙看了眼的裴智没再说话,转身走出了门口。

    恢复安静的客厅,弟兄两人傻傻地就这么站着没动,脑中各自翻腾着起先胥伟伟说的那一番话,一时不知该要做些什么。

    窗外是炎热的夏季,炙烤了一天的柏油马路在夕阳西斜时分升腾起了层层的热浪,惹地躲在树梢上的知了不停地声声叫唤。

    呆坐了一小时后的李陈隽终于在李俊熙的劝说下喝下了一碗白粥,没有要任何的拌菜,反正此刻吃什么对他来说都只是一个味道。当年习惯了被裴智伺候的少爷,如今自己收拾着碗筷,清扫着厨房留下的残迹,没有他的日子李陈隽一切只能靠自己,学习着去做那些原来由裴智为他的做的事情。如此细想之下,自己原来曾那么依赖过裴智,恋爱中的傻子在生活里也像个无忧无虑的傻子。

    洗完澡出来的他重又将自己锁进了房间里。

    靠坐在床头回想着认识裴智以来的点点滴滴。

    美好岁月里的欢笑吵闹都是经过爱情滋润过后的甜蜜时刻,是那样地让人贪恋和无法自拔。若是能将这追不回的爱情所带来的伤痛化作停留在那人身边多一秒的话,他愿意放下所有的骄傲与任性,重新去学如何在爱里付出更多与原谅更多。

    弓起两条腿的李陈隽将手撑在了额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裴智,你有没有好一些了,是不是只有依偎在他的怀里才会让你睡地酣甜。

    从会议室出来的奎胜利注意到赵斌一脸无奈的神情。

    “和嫂子闹不开心了?”奎胜利与他打趣着问道。

    赵斌扭头看了看待客室的方向,“他这几天来过几次了,总是以找裴智为借口,底下的人也不好肆意地拦着,您看要不您去…”

    “晓得了,我去同他说清楚吧。”奎胜利将手里的文件塞在了赵斌的手里。

    自那天从他家走出来后,奎胜利便将裴智接去了自己的住处。担心裴智一人在家的状况,或许吧;为了不让李陈隽能再伤害到裴智,那是肯定的;希望以此可以彻底将两人的关系隔开,希望是吧。

    在给裴智请了一周的病假后,奎胜利除了白天稍稍在公司露一下脸外,几乎每天都守着裴智寸步不离。

    如此状况之下,李陈隽想要再见裴智一面的确是有些困难,惟有通过奎胜利之手。

    打开待客室的门,奎胜利独自走了进去。

    “李先生找裴智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么?”奎胜利点了根烟坐在李陈隽的对面。

    李陈隽略有消瘦的脸庞看起来还算精神。

    “我只想看看他。”他回道。

    “裴智他很好,劳你费心了。”

    “难道打算把他一辈子箍在自己身边?原来你的爱是这样的?”李陈隽反问着。

    奎胜利口边升腾起一圈圈的烟雾,“无论怎样都好,现在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了吧。都已经结了婚的人,还是希望你以家庭为主,难道不是么。”

    “我想要看看他,和他平心气和地谈一次,不可以么?”李陈隽的语气弱了下去。

    “你那天的作为对他的伤害想必应该没有忘记吧。”奎胜利将手里的烟掐灭在了手边的烟缸里,“我觉得近期不太适合让你和他见面。”

    “那要多久?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李陈隽沉下气问道。

    奎胜利双眼中同样透露着疲倦,“这几天他依旧每晚会从噩梦中惊醒,要哄很久才能安然地重新睡下,所以你问我时间,老实说我也不清楚。”

    “我可以等。”李陈隽吸了口气,抬眼对着奎胜利看去,“如果他有一点好转的话麻烦请通知我一声。”

    低眼对着桌上他递来的名片看了看。

    搞错了吧,以为是在和客户谈工作么?

    奎胜利嗤笑着将名片拿起随手放进了衬衣上方的口袋里。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