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41

放肆着存活  41

    裴智推着行李刚出海关,只一抬眼便被一副巨大的海报所吸引。

    迪奥香水亚洲区代言新人,连巍。哦,如今应该是戛纳影帝连奕风。

    垂眼在唇角泛起一抹笑意,他将停下的脚步重又抬起。

    “裴智!裴智!”一声从接机人群中发出的声响叫住了他。

    穿着一身运动装,脸上的肌肤晒成了小麦色的胥伟伟接过他手中的行李对着他一笑,露出了两排整齐的贝齿。

    “你这一通电话就说到了上海也是够生猛的。看,为了接你,我可是从健身房急匆匆地赶过来的。”胥伟伟指了指身上的心头叹着气说道。

    “切,我只是告诉你我到上海了,也没说让你来接我,别在我这里邀功,我可不是你老板。”裴智故作不屑地对着他看了两眼。

    胥伟伟孩子气地紧了紧牙关,对着他哼了一声,“你这赤佬脾性改的也太大了,前年我去美国看你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不讲道理,哎~看来资本社会的确没有我们上下五千年的礼仪之邦来的文明。”

    用肩膀对着胥伟伟轻轻撞了一下的裴智呵呵笑了两声。对于好友向来的调侃,他已是见怪不怪,随手都可以拿来当补药给吞了。

    “对了,他人呢?之前每天一条微信催着我回来,如今我真回来了,他倒不出现了,也不来机场接我。”裴智任性地将嘴撅了起来,“哼,这就是他嘴上天天说的心里有我的表现?扯TMD的蛋。”

    “素质素质。好歹侬从小在日本长大,以前可是见着人就鞠躬的模范学生,如今怎么能出口成脏呢?”胥伟伟瞟了他一眼,“说起来,侬也别怪他,本来他是要跟我一起来的,可是半道上有急事被叫回公司了。”

    裴智歪着脑袋斜眼睨了胥伟伟一下,接着勾起了嘴在他肩上轻轻地拍了拍,“阿拉懂你,做人下属的怎么能背地里说老板坏话呢,是伐,理解理解。”

    “我说…你不相信啊?”胥伟伟将行李放进了后备箱,抬头对着开了车门的裴智惊道:“旁友,侬这情况难道还要开车?再说上海现在的路况侬了解过伐?”

    “我心里有数,放心。”对着胥伟伟一甩头,“别说的我好像智障一样,在美国我也是自己开车的不是。”

    “可是美国的那车是改装过的,我这辆可没有…”胥伟伟但心地对着他又看了看。

    执意坐上驾驶座的裴智没再给胥伟伟任何借口,手指用力摁下发动健后打了一把方向,驶出了地下车库。

    一如九年前离开时曾经许诺的那样,他终于又回到了故乡上海这片让他魂牵梦萦的土地。

    上海这个多年来让他朝思暮想的城市。脑海中的景象与眼前所见的互相交叠变换,迷幻了视线,空气中却依旧飘散着他记忆中熟悉的气味,因为在某个角落里有着他心底深深眷恋的一份情和爱的人。

    跟着胥伟伟再次踏进阔别多年的那幢市中心的高层公寓大楼。

    电梯在顶层达到后打开的那一瞬间,让裴智有些吃惊。套房的内饰已然焕然一新,全不是当初来过两次时的面貌。

    讶异于整体风格完全符合自己品味的同时听见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怎么样,还喜欢么?”

    裴智低眉一笑回过了身,奎胜利露着和煦温暖的笑意向他走来,轻轻将他带入了自己的怀里搂了搂。

    “房子还满意吧。”他问道。

    裴智退开怀抱困惑地看着他,“你要把这里给我住?”

    “嗯。”奎胜利点了点头看着裴智。

    裴智转着身审视着整间套房,最后站定在他眼前,“可是我住这里,你住哪里?”

    “如果你想我留下,那我也可以和你一起住在这里。”奎胜利咬起唇又向他靠了过去。“只要你开口,我就留下来。”

    “别看玩笑。”裴智轻哼一声将他推了一把,“你知道用这事当玩笑我会生气。”

    两手一摊的奎胜利耸了耸肩,故作轻松地回道:“你太不可爱了,才一回国就将在美国那些轻松的感觉给忘记了。”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丢给了一旁的胥伟伟,而后也递了一罐给裴智后才又接着说:“去年圣诞节过去看你时你终于松口说想要回来,之后回到上海我便立即在隔壁新天地世纪苑买了一层用来做新家,将这里交给赵斌重新整修一番,为的就是留给你回来住的。”

    缓了神色的裴智喝了一口可乐坐在了沙发上,“那为什么不直接将那里给我,却要将你的旧屋翻新了给我?”

    奎胜利故意朝天翻了个白眼,对着胥伟伟指了指裴智,“看看他现在的态度,一点不懂的什么叫作谦虚。”

    胥伟伟呵呵地笑了两声,坐到了裴智的身边。“刚才在机场我已经批评过他了,看来这毛病得慢慢改,阿拉以前那个懂礼貌的裴智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奎胜利有默契地表示强烈同意地对着胥伟伟猛地点了点头。

    对于两位如今最为亲近的朋友,裴智心中是无限的感慨和感激。虽然嘴上喜欢与他们抬杠争辩,可是心里对两人的感情已远超于当年相识之初的那份友情。

    就好像现在明知两人有意拿着自己玩笑,他完全不会介意之外还会高度配合着他们的表演。

    将空罐头丢进茶几下的垃圾桶后,裴智再一次瞪着眼睛对奎胜利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为什么要将这里给我住?”

    奎胜利收起了玩笑,正色道:“这里离设计公司很近,步行两三分钟就能走到,你以后上下班会方便点。”

    “就这样?”裴智看似不信,“上下班我可以坐地铁,再不济自己开车咯。刚才也是我从机场开回来的。”

    听到此话的奎胜利拧起眉头,怒起脸色向着胥伟伟看了过去。

    被忽来的一记凶狠的瞪眼吓了一跳的胥伟伟抖了下肩,忙摆着手回道:“阿哥,别这么看我,我可是劝过他的,可是…你也知道他现在的脾气…谁的话也不听劝的,不是么。”

    解释过后对着沉默的两人不太习惯的他放下了手中的可乐罐,起身往着门口走的同时回身又说了一句,“那你们先慢慢聊,我先回家换身衣服,过会儿再来接你们一起去吃饭。”

    见奎胜利对自己摆了摆手,胥伟伟一个闪身进了电梯。

    裴智的状况如何是奎胜利最为挂心的一件事。因此对他始终抱着一份隐隐不安的自己,无论是当初选择将他留在美国还是之后又决定让他回来,都是一次次不断地对他在下着赌注。

    赌他可以渐渐放下曾经的痛苦而带给他的身体自我防御机制,赌他终有一天可以不再害怕面对拥挤的人潮和陌生的环境,赌他可以忘却过往的所有而真正投入到自己的怀抱。

    尽管知道这一切很难,毕竟九年前的那次将他伤害地太重太深,是自己努力地用了整整六年半才将他从濒临死亡的边缘重又拉回到了自己身边,安然地过着日子。能有如今可以这样谈笑风声的一刻,是当初在日本找到他时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可即便如此,为了他今后无忧的生活,也为了自己的私心,自己仍旧选择要再博它一次。

    “还在担心着我的病是么?”裴智沉着声对他问道。

    他毫无掩饰地嗯了一声,“医生说过一切不能操之过急,你自己也应该清楚。”

    “我有分寸。”裴智起身走了过去,站到他的身旁,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看,刚才你那样抱着我,我都没有出现应激反应,可见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其实日常的一些事情我也可以自己控制,你无需再将我保护在你的硬壳之下,我不想要缩在那里永远做一个软弱的病人。”

    用看情人的眼神看着裴智的奎胜利很想将他紧紧地搂进怀里,想将自己全部对他的爱在他耳边轻轻地诉说,以最深沉的爱意将他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不受到外界的一点伤害。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尽管偶尔一次的搂抱不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刺激,但也清楚地晓得他所要的那份真正的拥抱一直都不是来自于自己。

    晨起做完一小时的有氧运动后,裴智在浴室冲了凉将奎胜利为他准备好的‘新战服’穿在身上。

    立身镜中映出的是一个身着灰色夏季西服套装的年轻高挑男子。青黑色的领带衬着内搭的白衬衫让他看起来既精神又帅气,利落的一头短发一如九年前的样子。

    他在镜子前整了整衣领淡淡呼出了一口气,“ATARASHIINOJINSEIGAHAJIMARU、GANBARUZO!”(新的人生就此开始,加油吧!)

    八点五十分手拿着一杯美式的裴智踩着锃亮的皮鞋走进了淮海东路上一家高档的写字楼。

    由等电梯开始他那足以吸引众人目光的魅力一直持续到十九楼的菲晟创意玩具公司门口。

    “您好,我是今天来设计部报到的裴智。”对着前台小姐姐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好,你等一下。”小姐姐红着脸低了下头。

    “那人是新来的么?怎么那么帅?”

    “Alex又招了一个鲜肉?”

    “设计部就是好,全是养眼的鲜肉,而且一个还比一个帅。”

    “我觉得这新人可以艳压整个公司的鲜肉了吧,怎么长的啊~”

    放下手机电话的前台小姐姐起身对着他朝里指了下,“和人事部的人确认过了,麻烦你去找一个姓吴的小姐,Selina吴。就从这里进去右拐走到底第一个格子就是她的办公桌。”

    “好的,谢谢你。”裴智礼貌地对着她点了点头。

    Selina吴是一个才二十出头和他一样的新人妹子。

    见到他后先是一愣,随即慌乱地在桌上拿起了一个文件夹低着头红了红脸将他领进了设计部老大的办公室。

    简单地与设计部老大交代了几句退出房间时她对着他又多看了几眼。

    “坐吧,不用拘束。”Mark王对着他伸手一抬,指着身前的椅子说道。

    “哦,谢谢。”

    不到四十的Mark王看着他噗嗤地笑了一声,“第一天上班已经引起了轰动,裴智,我看你可能会是今后公司所有男性员工的公敌。”

    低眉垂眼轻笑了一下,裴智没有回应自己老大的‘赞赏’。如果他想要得到别人的赞赏,最好是设计上的,而不是自己颜值上的。

    菲晟是国内第一家将设计、制造、管理、包装及促销融于一体的世界级创意玩具集团公司。旗下有子公司五家,分布于欧洲、美洲、东南亚、日本、和韩国。产品设计总部设在上海,北京作为母公司总部除了监管生产制作外还努力将产品销往世界各地。

    裴智当初会选择它,除了因为它在世界玩具市场具有显著的占有率之外,还因为它设计的玩具模型在这几年完全可以抗衡TAKARATOMY以及万代的商品,甚至已经聚集了一大批的FUSION的忠实粉丝。

    Mark王对着身前这个样貌出众的年轻人深看了一眼,起身走到他身旁笑着说道:“走,带你去见见同事,顺便说一下午饭后去和代理商洽谈的事情。”

    “和代理商洽谈不应该是销售部的事情么?”裴智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办公室。

    “一般来说是这样,可是菲晟的设计部向来与代理商之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毕竟直面最终客户的是他们,我们可以直接从他们口中了解到客户的需求,比起通过耍嘴皮子很厉害的销售们传话,还是直击球来的更有效。”Mark王回头对着裴智抬了抬眼。“哦,忘了和你说了,以后叫我王伯伯就好,里面那群人不习惯叫我Mark。”笑着说完,一推门,整个设计部便呈现在了裴智的面前。

    “王伯伯…?”望着占据全公司最有利位置的部门,裴智嘴角挂着笑在口中碎碎念着。

    “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从今天起加入我们的新朋友,裴智。”王伯伯在整个设计部面前将裴智推了出去。

    正如起先在门口随便一耳听来的那样,设计部的人员以七比三的男女比例包揽了公司大部分的年轻男性职员,其中样貌的佳的也是为数不少。

    在王伯伯简单的一句话后,右手边的一位帅哥友好地像裴智伸出了手,“你好,我是简易,三年的老员工。”

    “你好。”裴智有些犹豫地伸出了手。

    这还是五年来除了奎胜利和胥伟伟之外,他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人握手。抑制着心里那个想要一把甩开的抗拒念头,假作镇定地与简易松松地握了握。

    松开了手后的简易对着身后几人一指,“陈颖、杨欣、范诗徹,我们四个是一个TEAM,零至六岁低龄玩具组,哦,你可以管他叫范思哲,我们都这么叫。”笑了笑接着说:“闫佳怡、曾培培、管韶是青少组…”

    “还有我吴嘉俊、王伯伯和你是成人模型组。”没等简易接着说完就被笑着走上前的吴嘉俊插上了一句。“分组虽是这样分的,可是要推出新品之前我们基本都会在一起开会讨论,做一下脑力激荡,所以不用太在意自己在哪一个TEAM。”

    “好的,谢谢。”裴智笑着对吴嘉俊点了点头。

    “中午今天大家一起去孔雀吃顿吧,欢迎裴智的加入。”吴嘉俊对着王伯伯挤了挤眼。

    王伯伯面上挂着笑而道:“我本来是想去满赞园搓一顿好的,既然你降格要去孔雀,那就去孔雀吧。”

    “啊?哎~那还是去您提议的满赞园吧,嘿嘿。”吴嘉俊说着带头鼓起了掌。

    “别介意啊,我们有时候会比较闹腾。”简易对着相对安静的裴智说,“设计部和外面不太一样,王伯伯对我们管的很松,所以大家也不太讲究那么多,你习惯就好。”对着裴智一身讲究的穿着,他再次开声,“其实你不用穿地那么正式,你看我们都是牛仔和T的,随意性很大。”

    叫简易这么一说,裴智顿时觉得有些晒脸。可能还是受日本文化的缘故,总觉得上班应该穿西装,完全没想到设计部门本就应该随性而为一些。

    见裴智忽然的拘谨样子,简易不好意思地对着他摆了摆手,“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你别介意。”

    “哦,不会,我该谢谢你提醒才是。”裴智将西服的纽扣解开后又松了松领带,对着简易露出了笑。

    午饭在欢乐的气氛中进行,期间最活跃的吴嘉俊和范诗徹两人是整个气氛的制造者,让整个包间不时传出哈哈的笑声。

    如此欢笑的气氛对裴智来说是久违的,真的好久没有像这样和一群人吃饭,也好久没有这样笑地开怀,仿佛一切都是上世纪的记忆。

    事情发生之后,笑声就好像离自己的身边越来越远。奎胜利总是用一种谨小慎微的心情来对待着自己,生怕一个不注意就会引起自己的症状复发。但那种让人时时刻刻备受注意的感觉并不太好受,虽然知道奎胜利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能够尽快恢复起来。对于这点,自己一直很感谢他的不离不弃和包容,在最艰难的那几年,在多次反复伤害到他之后,他还能无时不刻地给予自己最暖的关怀,想来自己这辈子都是还不了这份情了。因为他想要的,自己永远也给不起。

    饭店出来后的王伯伯和裴智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开车去了代理商那里。

    在会议室坐了五分钟后,一位年轻的职员不好意思地对着两人鞠了一躬,“实在对不起,陆总的车在路上抛锚了,现在正打车往公司赶,要不两位先和总秘谈一下框架的部分,等陆总过来再说下细节,如何?”

    “可以。”王伯伯笑着回道。

    年轻人转身退了出去,又过五分钟,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你们好,我是…裴智?”挺着大肚子的总秘惊讶地对着裴智张大了嘴。

    “怎么,你们认识?”王伯伯脸带疑惑地转头对着裴智问道。

    “认识,高中时的同学…算是吧。”裴智笑着回道。

    的确严格来说不能算是高中同学,因为宋嘉雯和自己并不是一所高中,只是在高中时互相认识而已。

    裴智没想到回来后第一个见到的朋友会是宋嘉雯。更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宋嘉雯与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少女并无太大差别却已经将要为人母,时间对自己来说真的流失的太快了。

    “你好,好久不见了。”裴智对着她点了点头。

    明显有些局促的宋嘉雯强撑着笑容对着他回道:“是…是啊,好久不见了。你…过的还好么?”

    很难不注意到宋嘉雯这不安状态下的紧张,可裴智却不知道该如何消除两人再见面的这份尴尬的感觉。

    清了清嗓子的他对着身旁的王伯伯说:“要不我们开始吧。”

    刚开始就一直用着探究的神情观察着两人的王伯伯稍稍回了深,“啊?哦,好的,那就先开始吧。”

    不晓得对面脸色并不太理想的宋嘉雯究竟听进去了多少,但直觉告诉着裴智,她此刻脸上的表情足以说明她在看到自己之后除了些许的尴尬之外,更多的是一种来自于自己带给她的不安情绪。

    半小时的简略框架说明完后,宋嘉雯撑起一抹笑容慌忙着起身便要告退。由于大腹便便的她行动稍有不便,在经过裴智身边想要侧身出门时一个不慎踏空了一脚。

    眼看她要在自己身边倒下去时,裴智及时伸出了手将她整个揽进了怀里。

    第一次这么抱着一个异性,还是一个曾经暗恋自己的异性。

    无论如何,这样的举动对裴智来说都是挑战。

    身上被长袖长裤遮盖的肌肤上渗出一层层的鸡皮疙瘩,来自心底的那份厌恶感点点地攀爬了出来。

    强压住那股想要放手的想法,他将宋嘉雯扶到了起先自己坐着的那个椅子上。

    “怎么样,没事吧?”放开触碰到她的双手,裴智终于缓过了一口气。

    “你脸色不是太好,要不要去医院看下?”王伯伯对着此刻脸色惨白的宋嘉雯关切地问道。

    “我…我没事…”宋嘉雯抖索着泛白的双唇回道。

    王伯伯见势不妙,对着裴智道:“还是送她去医院吧,大着肚子的人马虎不得。”

    “我么?”裴智惊讶地指着自己。

    “难道还是我啊?”王伯伯显得更诧异,“你们好歹是高中同学,帮忙一下没关系吧。”

    好吧,王伯伯说的也算是有点道理。

    王伯伯将自己的车钥匙给了裴智,“我在这里等陆总,你开我的车去吧,要是晚了就帮我开回公司挺好,我明天挤地铁上班。”

    不容裴智分说,王伯伯将会议室门外的一位女孩又叫了进来。

    “你们总秘突然身体不适,以防万一我让我同事现在送她去医院,可以的话,麻烦你通知一下她的家人。”王伯伯说。

    那个女孩对着宋嘉雯看了一眼,急忙点了点头。

    已经被架上梁山的裴智忍着又一次与陌生人的肌肤触碰,将宋嘉雯一把抄起,打横抱了起来。

    打起十二分精神的他将车子顺利地开到了医院门口。

    急症室的护士在了解了情况后表示要给宋嘉雯仔细地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而等在门口的裴智此时接到了奎胜利打来的电话。

    “第一天上班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奎胜利轻松的口吻,“下了班带你去吃大餐。”

    “我在医院呢,现在一时走不了。”裴智沉着声回道。

    “什么?在哪个医院?”奎胜利声音瞬间提高的八度。

    “岳阳医院急诊室。”裴智说,“不过不是…”没等他说完奎胜利已经挂了电话。

    收起手机的裴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算了,就让他过来吧,正好自己也不想再开王伯伯那辆一点不顺手的老爷车回公司。

    转身要去买一杯咖啡的裴智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太过熟悉的高大身影。

    怎么会是他?他来这里干嘛?该不会是?

    一连串的问号闪过裴智的面前。

    可当对方同样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两人就如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雕塑般,这么定定地看着对方足足有一分钟。

    “你没怎么变,就是长高了不少。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裴智终于缓缓吐出了自己的问题。“难道你是宋嘉雯的…”

    “准确来说她和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李俊熙看着他回道。

    “可是让家属来…你这样…”裴智被李俊熙搞混了。

    李俊熙沉着脸冷着声对裴智说:“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和我哥有关系。他们结婚了,所以…”

    不需要李俊熙再多说一个字,裴智完全知道接下来的话是什么意思。

    李陈隽结婚了!对方居然还是以前自己的追求者,宋嘉雯!

    心口就这么被李俊熙挥出的一拳打出了一个窟窿。

    九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事。

    当初自己的不告而别本就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段无论谁看了都不会明白的文字实在不具有任何的说服力。对于处在最脆弱事情的李陈隽来说,自己的突然消失肯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所以自己有什么资格让他一直这样等待呢?

    面前这个以前同自己最聊得来的孩子也用了最冷淡的语气,只一个眼神就能看出那对自己非常不屑的神情,原来一切早已不是九年前离开时候的样子了。

    “他…还好么?”咬着唇慢慢挤出了一句话。

    “你指的他是谁?我哥么?他很好,正如你所见,快要做爸爸了。今天不凑巧,他正好出差,否则我想他应该会自己告诉你这样一件让大家都开心的事情。”李俊熙冷着声回道,然后抬眼看了看他,又问:“小意知道你回来了么?”

    裴智轻轻地摇了摇头,“还不知道,我上周五才刚回来。”

    “周末都没空回去看看自己家里的人?啊,也对,你从来不会太在乎别人的感受。”李俊熙讥讽的语气让裴智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裴智!”

    一声打破两人尴尬的叫声将李俊熙的眼睛引向了来人。

    “所以…这就是你九年都不露面的原因么?”李俊熙对着远处走来的奎胜利看着说。

    解释么?从哪里开始说?那些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去触碰的记忆要说出来当作自己离开九年的理由么?

    裴智不想让别人同奎胜利一样,总是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可怜着自己身上所遭受的一切,从此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让自己活地像温室里最无用的一朵受过伤的花。

    他不想要这样,更不希望李陈隽这样对他。

    苦笑着对李俊熙淡淡地说道:“只要他好就好。”揪起的心被他独自默默地抚平,再抬眼时已换上了一副轻松的笑容,“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可以的话,替我向叔叔阿姨和阿奶问声好。”

    不愿再作停留的双脚,一个转身朝着迎面而来的奎胜利走了过去。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