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29

放肆着存活  29

    带着开赛前的兴奋,裴智一早五点多就从床上翻了起来。在楼下小区跑完几圈后,他手里拿着李陈隽爱吃的咸豆腐脑和油条上了楼。

    “你又一早起来下去跑步了?”刷完牙从厕所出来的李陈隽看着他问。

    裴智将手中的早饭往桌子上一搁转身进了厕所,“吃完早饭我先去学校,不和你一起过去,我得和秦科他们先碰头。”

    “好,我晓得了。”李陈隽咬了一口油条,“我待会带着阿奶去复旦附中给你加油。”

    “必须的。”裴智洗了手出来,同他坐在一起,“有阿奶在那边替我镇场,我相信我会超常发挥。”

    “那是~”李陈隽说,“我阿奶可是武当派弟子,谁敢不服。”

    裴智笑了笑,“通知芋艿头和打工妹了么?”

    “咦?”李陈隽别有深意地凑近看着他,“怎么今天那么渴望被关注?”

    “这次和上次不一样,当然希望有朋友在场。”裴智放下了调羹,“要是今天赢了,下周打决赛,我还准备邀请连巍也来观赛呢。”

    “算了吧你。人家是大明星,忙着要拍戏,哪有空来看你打球。”李陈隽不以为意。

    “我也就这么一说。”裴智说,“不过到时候发条微信问问他,说不定他就来了呢。”

    李陈隽有些奇怪裴智什么时候那么在乎连巍了,带着腹中晃荡着的空醋瓶子在他脸上仔细探究了一圈,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匆匆吃过早饭的裴智收拾好所有东西,临走前在李陈隽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后,笑着出了门。

    起先还有些酸溜溜感觉的李陈隽在这一口吻别下便让那些杂念烟消云散了。

    学校门口的大巴车早就候在了那里。

    裴智与秦科他们从更衣室出来时一脸的轻松,比之前秋季赛时还要显得放松。要不是各个穿着一身绛蓝色的棒球队服哪里看得出来像是去打比赛的样子。

    “你说队长这招有用么?”一名替补的队员跟在身后小声地问旁边的另一人。

    “队长什么人,你敢质疑他?”那人彪悍地回了一句。

    替补的那人收了些表情又道:“但就觉得有些怪,这要是别人把我们当傻子了怎么办?”

    “要是就是这个效果。”那人脸上的笑意越发大了起来,“就让他们以为我们傻,凭着侥幸打到了四强。”

    “但是,我怕自己看到刘梓奇后就笑不出来了。”替补的那名已从先前的微笑变得有些沮丧起来。

    “靠,你别给我拖后腿!”那人在他肩上重重一拍,“笑不出来,你就想想半夜在被子里躲着看动作片时的心情,绝壁让你看起来像个傻子。”

    “尼妹的,不能换个场景让我幻想下么。”替补的那人用肩撞了他一下,“这要是想的过了起了反应那就不是傻子了,是个笑话。”

    两人身前的裴智和秦科听着一阵闷笑,回头对着替补那名队员说道:“人家让你想象在当时看片的心情,没让你真的去想那事。你还真打算将满脑子的库存全部调出来备用啊。”

    “精力是让你今天打球用的,不是做那事的。”裴智又补了一句。

    被前后两任队长呛了一句后,替补的那名脸色一整恢复了微笑。

    队长裴智在那日抽签结束后给所有队员提出的战略第一步就是打心理战。对于不太不熟悉的对手而言,突破心理防线也是打赢一仗的关键。

    去年与七中和九中那两场的胜利肯定让复旦附中早就对自己研究地透彻了。甚至自己是在日本打球的那些经历也应该被挖的差不多了。所以裴智能用的武器只有打心理战,让刘梓奇以及他们的队员被整队‘诡异的笑意’所影响,而从中能获得取胜的时机。

    打球的技术是制胜的关键,但使用的战术才是制胜的要点。

    以笑制动,以笑应万变。

    抽签那日刘梓奇看着裴智的眼神一直留在他的脑子里,不屑之中带着几许挑衅的意味。裴智想用今天这场胜利让刘梓奇知道什么才是不骄不馁。

    走下巴士迎接裴智他们的是复旦附中的女子啦啦队。

    四月初春的天气穿着短裙露着大长腿,人手一朵鲜花面带笑容地向队员递了过来。

    其中一个粉面桃色的女孩对着裴智笑的最为灿烂。将手中的鲜花递给他时,竟还主动地给了裴智一个拥抱,轻声说了句要加油哦。

    看着女孩子们青春动人的笑脸,秦科与裴智互换了一个眼色。

    心理战这招看来大家都玩得不错。

    进场后所有队员开始做着赛前的投球练习。裴智抬眼看去,看台上是满满当当座无虚席,他很难从中找出李陈隽与阿奶他们来,更别提芋艿头和打工妹了。但仗着主场优势的复旦附中拉起了巨大的加油横幅,倒让他一眼就从横幅后面看到了华东模范的范赟。

    哈!还真是‘情深匪浅’。

    比赛即将开始,秦科作为进攻方的第一个击球手已经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依据队长裴智的指令,他握着球棒调整好最佳的击球姿势,给对方的先发投手送去了一个‘迷之微笑’。

    在投球手轻蔑地轻哼之下,‘乓’地一声,秦科将手中的球棒用力一挥,一颗球高速旋转着沿着抛物线直直地飞向了外野。

    只见对方的游击手在没有接住球后眼看着球飞向拦网处‘扑通’一下落在了看台下的一方,拔腿奋力捡起球回传给队员时,秦科早已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了本垒。

    令人惊喜又意外的开局一记本垒打!

    秦科在一阵掌声之下挥动着自己手中的球棒向着看台致谢。

    占尽主场优势的刘梓奇没想到秦科第一个球就能击出一记全垒打。从来只考虑安打可能会出现在第三棒的他却在第一棒就让秦科挥出了一个安打,气势上一下子就短了半截。看着此刻他脸上挂着的笑意,刘梓奇将隐在棒球套下的手狠狠地拽了下,感觉自己一直将目标所在裴智的身上果然是有些失策了。

    心理战外加上不按正常球赛的排兵布阵出牌,让复旦附中一上来就吃了记闷亏。裴智这个队长除了球技强外,腹黑技能也是个中高手。

    带着上帝的给予的左手,接着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一中将这场比赛打地异常精彩刺激,与昔日强者复旦的比分不停地交替着上升,咬地是相当的紧。

    第九局开始前,看台上已经有些看累的阿奶问了身边李陈隽一句,“隽隽啊,洋洋他们还要打多久啊,午饭时间到了,肚子不饿的啊。”

    “阿奶,棒球就是这样的,只有分出胜负,没有时间限制。”李陈隽将手中剥好的茶叶蛋递了过去。

    “我是担心阿拉洋洋肚子饿,再打下去没力气了。”阿奶看着场上的裴智心疼的紧。

    “阿奶,裴智不饿也不会让我们饿肚子的。”辛志杰说,“侬放心,这一局应该就能搞定复旦了。”

    “是的呀,阿奶。等赢了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吃大餐。”俞来将手伸向了李陈隽的食品袋。

    “吃毛个大餐,我看你在这里差不多茶叶蛋就吃饱了。”李陈隽将他的爪子拍开,“一天最多两个蛋,你看你吃了多少了?也不怕消化不良。”

    “谁让你带那么入味的茶叶蛋过来,吃了一口就停不下嘴了。”俞来嘻嘻一笑,舔着脸对着他又摊开了手掌,“最后一颗,别小气嘛。”

    辛志杰将自己手中的那颗给了俞来,“阿奶烧的当然好吃。不过总得留几颗给裴智吧,你这吃法是要兜底的节奏,陈隽还不忙着给裴智护食。”

    “陈隽,我就觉得自从你有了裴智后就对我们Xiong-Di若即若离了。”俞来咬了一口又舔了舔唇,“难道就是同居日子久了,就盖过我们三年的同窗之谊?”

    “吃你的吧。哪里那么多废话。”李陈隽睨了他一眼,将他手中的蛋一把塞进了他嘴里。

    看台上的观众们连续看了近三小时的比赛后开始出现一拨小的骚动,不时有人走进走出买东西回来吃。而场上的队员们此时多少也开始出现了疲态,精神不如开始时那么地集中。

    体能向来优异的裴智抓准了现在最佳的时机,他不断地在观察对方的准备动作,仔细辨认着对方击球手握棒的姿势和站位。忽然脑中闪出李陈隽这个物理学霸的脸来。若是此刻李陈隽与自己互换了位置,李陈隽是否就能比较准确地计算出对方击球手可能击打出的高度与速度呢?

    就在对方击球手以一记挥高球的动作下,裴智算准了大约的位置,小跑着朝后退了几步,接着只见他双脚奋力在地一蹬,让自己起跳到最高点,伸出右手以精准的位置在半空中拦截掉了击球手击打出的这一颗球。

    双脚落地的那一瞬间,裴智微笑举手示意裁判,对方二垒上的跑垒员在他半空截杀球时已提前离垒跑向了下一垒。

    又一记漂亮的直接接杀球,在第二棒中就将对方的击球手和跑垒员双双击杀出局。好一个一箭双雕的计谋。

    ‘哇哦!’看台上一中的啦啦队瞬时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这关键的一分对整场比赛的输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复旦的队员被一中如此劈头盖脸来了猛烈的一击,纷纷开始出现焦躁的情绪。

    等着出场的刘梓奇握着手中的球棒,双眼怒视着裴智。心中暗道:不能再如此轻易地失分了,输赢就在一念之间。

    时间仍在慢慢流逝,裴智和队员们很好地控制着场上的节奏,让赛前傲娇的刘梓奇与浮躁的队员们只能看着比分渐渐在加大。

    随着一中一名跑垒员顺利从三垒跑上本垒之后,比赛正式终结。

    对复旦附中来说时候意料之外的结果,可对裴智来说是必须拿下的一场比赛。

    刘梓奇沮丧地与裴智脱帽握了手。先前眼中的怒视此时已成了眼底的一潭死水。裴智望着他无神的双眼,回之以灿烂的微笑。

    因为一中的胜利,复旦附中的场地上响起了一中的校歌,在观赛同学们的高唱之下,仿佛客场已成了主场。

    带着胜利喜悦的队员们从场上往回走的时候,一个身形醒目的人物等在了场外,要与裴智说句祝贺。

    “今天打得很不错啊。”范赟高壮的身形替裴智遮挡住了眼前的太阳。

    裴智抬眼看着他扯起嘴角笑了笑,“谢谢。”

    “下周六希望你表现可以更出色,我很想和你好好打一场。”范赟说。

    “你好像将七宝中学给忘记了。”裴智好意提醒着他。

    范赟低眉一笑,“我想可能是你有误会了,下午这场我们华东模范一定会取得胜利。”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等着下周六上午。”裴智与他点头示意了下,与从身边走过的秦科一起离开了球场。

    裴智向来不太喜欢用嘴办事的人,范赟就算是一个。向来满口话说的太多打脸声就会来的有多快多响。回身对着那个站在场外高壮的身影切了一声,他脸上浮起了少有的嘚瑟表情。

    已经候在校门口多时的李陈隽他们看见裴智同秦科一起出来后,激动地上前拉着两人一通鬼叫,引得街边的路人纷纷驻足侧目。

    “今天打得太赞了!”辛志杰少有地说着话还跳着脚。

    “秦科,你开局的那个安打我觉得就已经奠定了最后的结局了。”李陈隽说,“你们是不知道,那时候看台上复旦的那些人都傻了,一下子安静地还以为我们主场呢。”

    “是呀是呀,那一记安打太漂亮了,他们队的那个队长我看都傻眼了。”俞来在一旁也插着嘴。

    跟着孩子们同样兴奋的阿奶忍不住还是开了口,“好了好了,我们还是赶紧去吃饭吧,洋洋肚子肯定饿死了。打了那么久的比赛,早上拿点东西早就消化没了。”

    “还是阿奶对我好。”裴智一下子化作一头小绵羊,黏在阿奶的身边,“阿奶我们去吃什么?”

    “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今天阿奶请客。”阿奶豪气地从外衣兜里拿出了钱包。

    李陈隽看了一眼对着秦科问道:“怎么你家没有人来观赛么?”

    “我爸出差,我妈在家带我妹妹呢。”秦科把脸一晒有些不好意思。

    “干嘛不将你妹一起带来观赛?”俞来问。

    “才两岁不到,来了也坐不不了很久便要闹。”秦科说。

    “那就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裴智将手往他肩上一搭,“你现在回家,你妈还得弄给你吃也挺累的,就给她发个消息说和队里吃了午饭再回去。”

    “就是就是,和我们一起去吧。”辛志杰也嚷嚷着。

    秦科也不矫情,拿出了手机就给老妈发了微信。

    “行了,那我们走吧。”将手机塞回裤兜的秦科跟着大家一起向着地铁走去。

    一行人最后在裴智的提议下去了一家吃潮汕牛肉的火锅店。

    眼大胃口也大的李陈隽点了一桌子牛各部位的肉还有一大锅的花胶走地鸡,零星的一盘蔬菜简直拿来塞牙缝都不够。

    俞来看着一桌的牛肉指着对他们三个说,“看来你们三个没有被杀牛的阴影所影响啊。”

    “什么杀牛的阴影?”秦科出声问道。

    裴智瞟了俞来一眼,将学农最后那天去屠宰场的事情同他一说,秦科立马就笑出了声。

    “去年我们去学农的时候让我们看的是杀猪,今年你们去看杀牛,沈主任他们是要我们改吃素呢还是鼓励我们多吃肉?”秦科摇着头不解地笑着。

    “什么?原来不是今年想出的损招!”李陈隽与裴智对望了一眼。

    “只要不杀人我们都能吃得下。”俞来用长筷夹了很大一块肉塞进了嘴里。

    看着俞来一点没要客气的样子,辛志杰对着裴智道:“裴智快吃,以这速度不能输给芋艿头。看他把锅里的肉都快捞光了。”

    “没事,吃光了再点。”阿奶看着他们说,“反正阿奶今天请客,你们放开肚子只管吃。”

    五个十七岁左右的男孩子围在火锅旁,李陈隽和裴智说着话都还没囃吧出牛肉味来,六盘肉不消几分钟就被干完了。照这速度,不上个二十盘怕是这顿午饭出不了门了。

    坐在裴智身旁的秦科看着他为李陈隽忙前忙后的样子,心下早已有了数。但看对面辛志杰同俞来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便觉得这事还是烂在自己肚子里的好。

    现今信息高速发达的网络时代,大家对于此类事了解的多了,自然也没有那么一惊一乍。虽然整体社会仍然不能接受,可是新生的一代大多抱着有爱万岁的信念并不会对其产生什么负面的评论。

    这事说穿了本来也和秦科他没什么关系。只是在秦科的观念里,男同这档子事原来应该离自己挺远的。身为直男的自己在简单的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中不太有机会能接触到,可没想到一下子就在身边出现了,少不得让他有好奇也有无措。

    而对着对于自己来说还挺熟悉的两人,看着他们每天有意无意地自己面前撒着狗粮,说实话秦科是有些不怎么习惯。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时秦科对裴智的态度会有那么点生硬。

    敏锐的第六感让裴智察觉到秦科又再看自己时,他从锅里夹起了一块肉放在秦科的碗里,“知道刚才华东的范赟和我说了什么?”

    秦科的思绪让他掐断,抬眼对着他道:“范赟那小子挺狂的,肯定说什么不好听的了吧。”

    果然是和范赟打过交道的人,一言击中要害。

    “说是下周六等着和我们打一场比今天更刺激的。”裴智说。

    “切,他怎么就知道下周决赛我们遇到的一定是他。”李陈隽不屑地在一旁抢了秦科本要说的话。“七宝中学又不是吃素的。”

    “我们现在稳坐榜眼,他能不能坐上探花都还未知,口气居然那么大。”辛志杰也抢着出声。

    秦科则是拿起杯子说了一句,“相较起来还是刘梓奇比他可爱一些。”想起开赛前那一群漂亮的啦啦队妹子,不由地眉眼一弯,“那个热情的妹子知道你赢了后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和你说了那句‘加油’。”

    无心的一句话倒让爱吃酸的李陈隽正了脸色,“什么妹子?”

    “就是开赛前在校门口遇到的复旦啦啦队的女孩子。”裴智据实已告。

    吃着肉的俞来听到这停下了筷子,眨巴着一对丹凤眼看着裴智和秦科。“怎么样,都漂亮么?”

    裴智佯作在脑中回忆的样子,“还不错,各个都是肤白貌美。”

    也不知处于何种的心态,秦科对着李陈隽瞄了一眼,提高了些声音朝着俞来道:“尤其那个给裴智献花的女孩子,我觉得可能是他们的校花,真的很漂亮,还是大长腿。”

    “哟,裴智你艳福不浅啊。”俞来丢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醋瓶子已经撒了一地的李陈隽没承想在此时阿奶也给他来了一记重拳。

    “阿拉洋洋相貌那么好看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啊。”笑着给裴智倒了一杯汽水,又说:“以后洋洋要找女朋友还得先带回来给阿奶我看看,要是不好看的小姑娘,阿奶还不同意来。”

    “那要是长得和隽隽一样呢?”裴智问。

    阿奶哈哈一笑,摇了摇头,“隽隽没有熙熙的脸型秀气,要是女孩子我觉得不一定会好看。你要是找的女朋友是这样的,阿奶我可不喜欢。”

    被自己亲奶奶嫌弃的李陈隽坐不住了,“册那,我哪里差啦。阿奶你不是一直说我很帅的么?”

    “男孩子这样是帅的,要是女孩子就不好看了呀。”阿奶说。

    “那好,阿奶,我不找隽隽这样的,我找比他好看的。”裴智哄着阿奶,暗地里瞥了李陈隽一眼。

    心里明晓得裴智这是拿自己开心,可是听着那话就是觉得不舒坦。

    李陈隽起身去了厕所,在里面洗了洗手,对着厕所的镜子突然照了起来。腹诽道:多好看的小伙啊,剑眉星目,康美音气,可不是路上能随便抓一把的普通颜值。

    咦?鼻子旁有颗黑头。

    本就爱臭美的李陈隽居然在厕所里对着镜子掐起了黑头。

    一个进来撒完尿的客人回身洗手时,看到他这一幕楞地往后退了半步,悠悠回神之后才歪着脑袋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最后嘴里嘀嘀咕咕地走了出去。

    吃完饭的几人陪着裴智和李陈隽将他们和阿奶一起送到了地铁站就各自分手回了家。

    赢了复旦附中的这场果然给整队带来了不少的士气。

    连着一星期的训练都好像打了鸡血一般,不喊累不喊苦的。看得沈主任和龚校长都觉得裴智将他们训练地有些狠了。

    只有裴智自己知道,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十日空。

    一周前范赟还狂妄地在他面前提早下了战书,那一副必不挠北的样子让裴智厌恶至极。可当天下午的那场半决赛,华东模范便被七宝中学打的那是折戟沉沙,完全没了脾气。

    加大训练量也是从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的第二日决定下的。实力不可小觑的七宝中学是裴智带领全队最后所需克服的一个难关。

    决赛这天的早上,点缀着白云的天空下几只鸟儿飞过,叫声欢畅好像是在给裴智打气似的。

    他抬头望着天眉眼一弯,风和日丽果然是取胜的吉日。

    主场优势的一中并未向复旦和华东那样太过得意,队员们一早八点不到已全部集合在了球场。

    “从去年秋季赛打到现在,我们虽然是场场胜利,可是其中的艰难相信大家自己也知道。”裴智挺胸昂首地对着所有的队员,“七宝的整体实力其实比不上复旦和华东,可是他们胜在够拼,而且奇招很多,可以说防不胜防。”

    “上周六下午那场我和他们几个都有去看。”一名队员指着身旁的几人说道,“那场球真的要不是拖那么久,而且七宝那些人有那么拼,我觉得华东赢的胜算更大。”

    “对,所以我这一周来会给大家增加训练量也是为了这个。”裴智说,“他们要拼耐力我们可以奉陪,可是这不是一场好看的球赛应该有的技战术。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在短时间内靠自己真实的实力拿下这场比赛。”

    “那我们就和他们拼速度。”刚才那名队员又说,“看过他们现场的比赛,他们的速度真的一般。”

    “没错,我们今天要打的就是速度。投球的速度,击球的速度以及跑垒的速度。”裴智伸出三根手指,“投球我们有秦科和伍青韦,你们两投球的速度在队里是数一数二的,要是能正常发挥出平时的水准,击败他们击球手对你们来说并不是很难得事情。击球我们同样有秦科和姚林,一个一棒全能型,一个三棒安打率最高。当然你们几个人的跑速在队里也是名列前茅。”各看了三人一眼后,裴智垂了下眼又道:“作为队长和内野最后一道防线的游击手,我能做的就是替你们守住所有可能发生的一切,让它们尽量成为不可能。所以今天这一仗,我裴智就拜托大家了。”脱下棒球帽的裴智站的笔直,对着所有队员九十度的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日本礼。

    尝到喜悦的滋味让裴智越来越渴望每一次的胜利。

    从第一次同七中那场被所有人期许的比赛开始,他一步步带领着全队渐渐走出低谷,走向今天即将到来的胜利。每一步看似轻松,却又让每个队员付出地太多。

    他对胜利的欲望有多深就会对每场比赛的付出有多大。不止是他一个人,整个队所有的队员包括教练刘老师都是带着相同的心情一同走到了今天。

    “有人和我说上帝的左手是幸运的,”裴智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我很希望比赛结束后能用这只左手和大家一起捧起奖杯。”

    “裴智,我们与你一起完成心愿,将冠军的奖杯一定放进龚校长的办公室。”队员们对着他大声地吼出这一句。

    众志成城的画面让身为教练的刘老师感动地说不出话来。从未想过自己的球队可以从徘徊在垫底边缘一跃成为争夺冠军的强队。

    一切都应归功于裴智的努力与他不轻易言败的精神感染着全队,才使得整队与昔日是那样的不同。

    或许李陈隽的话并不只是一句调侃用的玩笑话,因为上帝的左手真的存在。

    三个小时候后,一中棒球队在自己主场的球场上以未打满九局的情况下取得了本届青少杯棒球赛的冠军。

    一个时隔三年第三次打进四强赛,却第一次得到冠军的球队就这样产生了。

    球场和看台响起的胜利欢呼声已经达到了扰民的程度,可是当下的每个人控制不住地发泄着三年多来的郁闷,就是想让胸中的不快全部在这一刻迸发出来。

    此时此地同样为裴智骄傲和开心的除了男朋友李陈隽以外,同样还有一个人在远处注视着,永胜影业的太子爷,奎胜利。

    很少接触棒球的奎胜利在这场少年棒球赛中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一切,也从裴智身上找到了他前所未有想要的那种感觉。若说以前对裴智的渴望仅仅只是生理需求的话,那这场比赛让奎胜利认识了真正的裴智,他想得到不单单只是裴智的肉体,而是活生生整一个心甘情愿属于他的裴智。

    犹记得前天连巍托人转告他要带他一起去看一场少年棒球赛开始,他就知道裴智不会让他失望。一个能将棋下得那么好又聪明的孩子,怎么可能去打一场没有把握的仗。今天这场比赛的胜利是裴智给他的一个讯息,棋局已走了三分之一,他很愿意陪着坚韧又可爱的裴智继续玩下去。

    咬着拇指坐在看台最后方的奎胜利没有同大家一样纷纷涌向球场,只是静静地观察着裴智,以及裴智身边那个同样帅气的小伙子。奎胜利知道,他就是裴智目前的小男朋友,李陈隽。

    阳光下,棱角分明同样帅气的奎胜利在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