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18

放肆着存活  18

    二月初就是农历新年,一月已过了大半,眼看期末考试就要来临。

    上一次期中考试李陈隽为了给回国不久的裴智复习,自己考得并不是很理想。如今期末关键时刻裴智想着不能再影响李陈隽,特地给他下了死命令:一心只读圣贤书、饱暖不思淫|邪事。

    晚上两人坐在桌前写着作业,身后端着酒酿小圆子的阿奶走了进来。

    看着这几天两个宝贝孙子天天复习到深更半夜,第二天一早那一脸睡不醒的样子就让她心疼的不行。

    “来,休息一些,先切点阿奶烧额点心再做功课。”阿奶将手里的两个小碗搁在了书桌上。

    “哦。”裴智放下手中的笔,回身对着阿奶一笑。

    阿奶也真是打从心里宝贝这个被李陈隽‘捡回来’的孙子。裴智不仅人长得好看,乖巧懂事,嘴巴还甜,总是把自己哄得开开心心。

    她伸出手在裴智的脸上心疼地摸了摸,叹着道:“看看,这几天晚上没好好睡觉,都有黑眼圈了,脸都瘦了。”

    “瘦点蛮好看额呀。”裴智吃着点心自己摸了一圈下巴。

    “嗯,我也觉得他瘦点好看,帅的不得了。”李陈隽上手也是摸了一把。

    阿奶闻声打开了李陈隽的手,斥声道:“瞎说什么,身体最要紧,光好看能当饭吃。”又将两人看了看,接着说:“等你们俩考好试,我要给你们好好补补,不给你们吃到每人200斤,我就不去练功了。”

    “啊,200斤!阿奶,那要得肥胖症来。”李陈隽将手中吃完了的碗递了过去。

    裴智抿嘴笑了笑,起身接过李陈隽手中的碗跟着阿奶一起去了厨房。再回到房间时,看见他闭着两眼靠在那张藤制的躺椅上假寐。

    “就这样眯着睡,也不怕着凉。”裴智将床上的一条毛毯拿起盖在了他的身上。

    依旧闭着眼的李陈隽开口道:“就想让脑子休息下,五六分钟的事,冷什么呀。”扯了下身上的毛毯,又说:“待会儿要不你也来躺会儿休息下。”

    “我没事,不累也不困。你要是真困了就去睡吧。”裴智低着头继续开始复习。

    一时的静谧让裴智以为李陈隽真的在躺椅上睡着了,正想回头叫他起来去房间睡时,忽觉自己的小腿碰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就见李陈隽正用自己的一只脚在他右边小腿肚上下来回地蹭,忙抬头向躺椅处瞄,李陈隽却闭着眼一脸享受的坏样。

    裴智一手捉住他骚动的脚,咬着唇嗔怒,“把我说的当假的是吧。要发骚回你自己房间去,我这里是用来读书的地方。”

    李陈隽被说的确实心虚,睁眼收了脚,撒娇地双手抱上他的腰,将头在他腹部又蹭了蹭,像极了一只努力讨主人欢心的柴犬。

    “别和我来这套,我不上当。”裴智用力扒开他的手。

    “哎呀,人家就是想闻闻你身上的味道,不做别的,真的。”李陈隽任裴智如何用力就是不撒手。

    “那你这样我还怎么看书?”裴智垂眼看着身上粘人的柴犬有些无奈。

    “痒痒。”

    “嗯?”

    “我想…”

    “不用想,绝对不可能。”

    “不是,我就是想…轻轻地亲你一口…就一口,浅尝即止。”

    “没门!”

    李陈隽抬起脑袋对着他嘟起了嘴,“痒痒~痒痒~求求你了~”

    被他蹭地也是心猿意马的裴智最终还是松了口,“就一下,你说的哦。”

    看见了希望的李陈隽噌地一下从躺椅上窜起,点着脑袋回道:“嗯,我说话算话,就一下。”

    裴智用相当质疑的眼神瞄了他一眼,然后将脑袋抬起闭了眼说:“喏,亲吧。”

    李陈隽心下一喜,两手配合地捧着他的脸低头在他唇上轻柔地一点。

    倒是真的说到做到。

    裴智睁开眼要转回头的时候,李陈隽突然加重了手下的力道,将他脸扳正,接着一低头擭住了裴智的双唇,给了他深深绵湿的一吻。

    “真是太好吃了,你。”李陈隽捧着他的脸笑着,在裴智横着眼的目光下,他速度地放开了两手,“好了,不和你闹了,你好好看书吧,我有点困了回房睡觉去了。”说完又偷袭地在裴智的脸颊上嘬了一记,才大摇大摆地出了房间。

    经他这么一闹裴智也没什么心思再看书。他草草收了书桌上摊着的东西,然后关灯爬上了床。

    考试的当天按照学校一向的规定,全班一半的人留在教室,另一半的人被分配到了实验楼。

    李陈隽与胡天磊几个临走的时候都用依依不舍的眼神对着裴智看了又看。依依的是李陈隽,不舍的是胡天磊。一个是真的一分钟也不想和裴智分开,另一个是觉着考试少了裴智估计要黄。

    “文言文多看几遍,别理解错了意思。”李陈隽说。

    “我晓得,你放心。”裴智点着脑袋。

    “数学的大题最后做,多看几遍题目别审题出错。”李陈隽那操不完的心。

    “哦,知道。”裴智回道。

    “还有考完数学记得在教室等我,我下来和你一起去食堂。”李陈隽又嘱咐着。

    裴智赶紧与他挥了挥,“行了,知道了,你快过去吧。”

    就这一步三回头的架势罗志毅都替他们不舍。

    看着李陈隽依依惜别的神态脱口道:“我怎么有种祝英台与梁山伯十八里相送的感觉?”

    “滚。”裴智冲他瞪了一眼。

    上午两门的考试对裴智来说一门轻松点,一门则需要花些心思。数学一向不是他的强项,可在李陈隽半年的辅导和帮助下,他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数学老师更是欣慰于他自己的刻苦,硬是将原先水准只有初一初二的自己慢慢给提高到班级中上游的水平。

    李陈隽看着手中的数学卷子,猜想着哪几题对裴智来说会有些难度,他特地将这几题留在最后才做,为的就是待会儿和裴智对答案时,看看裴智的解题思路是否与自己一致。

    笔尖在纸上飞舞的考场里传出唰唰的声响,只是如此动听的声音只属于李陈隽和孙巍华这样成绩比较拔尖的几个学生。大多的学生不是咬着笔尖边写边发呆,就是挠头抓耳地对着题目凝视良久。

    好不容易大家熬过了第二个的一个半小时,铃声一响纷纷将笔一丢,也不管对与不对,各个抱着涂满了就行的宗旨将卷子交了上去。

    李陈隽收好了笔背起书包喜滋滋地往着教室走。

    “考的怎么样?”孙巍华在他身后问。

    “就那样吧。语文作文之前嘲唧唧给我们写过类似的,所以下笔还挺快。数学么,我觉得这次的难度稍微有些大,不过也都是书上的内容,复习好了问题也不大。”李陈隽的自信一向那么十足。

    “我刚才注意到你将几道大题都留在了最后才做,原本还担心你有什么问题。既然你这样说了,那这次应该考的比期中那次要好吧。”孙巍华勾上了他脖子。

    李陈隽没想到自己对裴智的关心叫他给看见了,一下有点晒脸,“我不在乎那些排名什么的,只要最后高考那一搏有用就行。”走了几步一转念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转头对着孙巍华疑惑地开口:“你离我三个位子都能看见我做卷子的顺序?”

    孙巍华低眉勾唇一笑,“那是因为你少有的做题会前后翻卷,觉着有些奇怪,所以多心朝你那多看了几眼。”

    “哟,还挺操心我的。”李陈隽说。

    孙巍华斜眼上下将他瞟了几下,“你还用得着我操心么。”正说着,一转眼就看见裴智朝着两人走来,“喏,操心的那个来了。”

    李陈隽叫他这话一说也跟着看了过去。

    “不是让你在教室等我么,外面多冷。”他伸手摸了下裴智的脸问道:“刚出来的?”

    “我说你收敛点行不行,大家这么看着多不合适。”裴智拉下他的手皱起了眉头。

    “关心同学怎么了?老师天天嚷着我们要互相友爱,我这班长带头表率怎么了。”李陈隽义正言辞的朝着两边看了看,“谁有意见就让他去说,我不在乎。”

    “你还真是少爷的脾气。”裴智在他肚子上给了一记轻拳,然后转身就抬脚。

    “哎,蓝朋…裴智,你等等我。”李陈隽捂着肚子追了上去。

    午饭时在食堂撞见了辛志杰与他们班的一个男生。

    辛志杰朝着端着盘子的他们俩挥着手叫:“陈隽,裴智,过来这里坐。”

    过去屁股刚一坐定就听辛志杰问道:“上午那两门怎么样,都在预期之内吧。”

    普通好学生考完试就喜欢问这些惯性的问题。但李陈隽和裴智不属于这一类好学生范畴,他们是学霸,一个是理科学霸,一个文科学霸。

    “行吧,反正到时候成绩出来就知道了。”李陈隽还真是不太怎么在意。

    裴智没有搭话低头塞了一口饭进嘴里。

    “你肯定没什么问题,一直都是年级前十,再不济也不会跑出二十。”辛志杰那一脸羡慕地。端起碗喝了口汤,再看着两人,“你们放假有打算去哪里玩么?”

    这话题挺好,李陈隽很喜欢。

    他嚼着嘴里的牛肉粒,“我爸妈还有弟弟小年夜就得回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特殊安排。我呢,最好能出去溜达一圈。不过这大冬天的能去哪里玩呢。”

    “外国现在也来不及,国内么,北边太冷我们hold不住,南边么只有广东和海南了。”辛志杰咬着筷子盘算着。“一个寒假除去过年那几天,剩下的也就十来天左右,看来也只有近郊可以考虑下。”

    说到过年,裴智想起一件事来,“过年我得回小娘娘那里一次,这两周忙着各种事也没回去,过年了我得回她那里看看,估计得住个两天吧。”

    听着裴智要回那里住两天,李陈隽心里就不太愿意。“离得也不是很远干嘛非得住那里,你白天过去晚上回来不就好了。”

    “好歹是我亲戚,大年夜总得和他们一起守夜吧,再说过了十二点也不方便,睡一晚第二天再回你那里。”裴智吃完用纸巾抹了下嘴。

    “用不着,再晚我也可以过去接你。白天我送你过去,晚上再接你回我那里睡,就这么说定了。”李陈隽霸道的口气一点没可回旋的余地。

    裴智见他倔,又说:“你弟弟回来了,房间要让出来给他睡,我回你那里也没地方睡呀。”

    “怎么没地方睡,我房间那么大张床足够我们俩横着睡了。”李陈隽用手比划着。

    “咦?你们俩是住一起的?”那个一直闷头吃饭的男生终于出了声。

    两人旁若无人地说了那么多,忽地一声被人如此一问霎时皆是言语一滞。

    还在喝着汤的辛志杰囃吧了下嘴,对着那男生说:“迫不得已,你也别多问了,和你没什么关系。”将口中的汤咽下后,舔了下嘴对着裴智说:“别嫌我多管闲事,我觉得陈隽说的不错,就你那姑父和他父母的为人,你回你小娘娘那住他肯定不会开心。除非带着一箱子金子回去,否则估计都不会用正眼瞧你。”

    知道辛志杰其实说的没错,也懂李陈隽那样全是出自对他的心疼,裴智苦笑了下,“那行吧,到时候白天送我回去,等吃过年夜饭我发消息给你,你再来接我一起回你那里。”

    “嗯,就这么办。”在别人瞧不见的地方,李陈隽将手覆在裴智的手上用力捏了捏。

    这事说白了,裴智无非是因为李陈隽的父母和弟弟要回来才会想着回那里住几天。

    对裴智而言,李陈隽的家人他只见过阿奶,天天住在一起的熟悉让他已经将阿奶当做了自己的奶奶。可对于李陈隽的父母他心里总有些道不出的惧怕。说是心里有鬼在作祟也罢,又或者说是媳妇见公婆的缘故,皆因他从没有面对过如此状况,更何况还有一个不知道好不好相处的小叔子。

    爱一个人容易,要被爱人的家庭完全接纳就没那么简单,况且他们的感情还是这样的不被世俗所容。

    他与李陈隽的将来如何走向,最后总要面对李陈隽家人的质疑。能不能得到祝福也全看他要为李陈隽付出多少,所以初识留个好印象对他来说是顶关键的一件事。

    如此纠结了两夜迎来了寒假前的最后一节课。

    裴智用余光就知道李陈隽又在看他。

    从一大早起床开始,李陈隽就用这种志在必得的眼神一直盯着他,仿佛用眼睛代替了嘴巴在向他宣告:从今晚开始直至开学的每一天你都是我李陈隽碗里的菜,想逃也逃不掉。

    心里都已给他看得发毛的裴智,无奈地抬起手将自己脸微微挡住,阻隔掉了李陈隽那火热发烫的视线。

    正在此时,胡天磊的手机滴滴地想了一下,他低头看了一眼后转头就对着李陈隽大叫一声,“我操李陈隽!”

    “册那,你会不会说人话。”李陈隽扭头怒视着他。

    胡天磊一手拉过罗志毅将自己和他换了个位子,然后将身体挨近李陈隽,把手机递了过去,“你自己看看吧。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手机的微信是胡天磊在3班的哥们给他发来的。

    — 我们班胡燕燕昨天考英语时被逮到作弊,回家后一时想不开,晚上趁父母都不在家开了煤气,现在还在医院抢救。

    李陈隽扫完这两行字将手机丢回给了胡天磊,“无聊,你们做事能不能正常点,这么损阴德的话也敢说。”

    “是真的…”

    胡天磊话还没有说完,班主任曹老师脸色沉重地走进了教室。

    “有件事情和大家说一下,希望大家引以为戒。”班主任低沉的声音穿透了安静的教室的每个角落,“昨天3班的一个女生因为与老师之间的一场误会而回家有了轻生的举动,虽然经过医生努力的抢救以及她个人依旧对生命的渴望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不过由于长时间的脑部缺氧,情况实在不太乐观。”

    “是谁啊?”

    “谁那么傻,想不开?”

    “好像是胡燕燕,昨天有人看到她和历史老师在走廊争辩,后来哭着跑了。”

    “脑部缺氧会怎么样?”

    班主任的一席话在李陈隽的脑中一点点地炸开。他无法接受这样的讯息。

    曾经那么讨厌的一个人,却在得知她即将消失的瞬间,心里竟是止不住的难受。

    耳朵里依旧回荡着班主任刚才的那几句,李陈隽拿出了手机给辛志杰发去了微信。

    —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本来想着等下课来找你和你说这事,看是不是下午去一次医院看看。

    一分钟后辛志杰给他回了微信。

    他看着手机目愣神呆,耳中早已听不清班主任还在说些什么。

    哐当一下,手机掉在了地上。他弯腰将它捡了起来,才发现原来自己给辛志杰回微信时打字的手一直都在抖。

    “你没事吧。”裴智按住了他仍在打着抖的手。

    “我没事。”他对裴智挤出了一个看不出是笑容的笑。

    “等下放学后我就陪你去医院看她。”裴智说。

    他低头默默地应了一声,看着手机没在发生任何的声响。

    下了课三人匆匆打了车来到医院。跨进大门时李陈隽一个不留神差点与别人撞了一个满怀。

    上了四楼三人才被告知胡燕燕一早已经转去了脑外科。

    脑外科,长时间的缺氧,情况不容乐观。李陈隽开始有些明白事情并没有如他希望的那样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病房外坐着的是胡燕燕的爸爸,一个一夜间熬出两鬓灰白的中年男人。

    “叔叔。”辛志杰上前对着低头不语的男人叫了一声。

    听到了声响胡强微微抬起了头。眼里充着血丝,神情有些疲倦地看了一眼辛志杰,转而对着李陈隽勉为其难地笑了下,“你来啦。进去看看燕燕吧。”

    “哦…”李陈隽闷着声回了一句,刚要抬脚又回头问道:“胡燕燕现在什么情况?”

    胡强哎了一声便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没有一丝声响。

    见胡强如此,李陈隽和辛志杰也开始跟着红了眼眶。裴智是唯一一个还能控制着情绪的人,他拿了张纸巾塞在了胡强的手里,对着眼眶里包着眼泪的两人道:“先进去看看吧。”

    推开了病房的门,胡燕燕就安静地躺在一张单人的病床上,口鼻处插着两根管子,身边放着几台仪器,屏幕上显示着她的心率和血压。

    靠窗的椅子上坐着胡燕燕的妈妈李佳奕,面容颓靡,不见一丝光彩。

    李陈隽走了上去轻声叫了一声‘阿姨’,这才让神散四处的李佳奕发现是有人来了。

    她起身看了三人一眼,然后将房里两把椅子推到他们面前,“来,坐吧。”自己则是坐到了女儿的病床上。

    “阿姨,现在医生怎么说?”辛志杰出声问了李佳奕一句。

    李佳奕看了女儿一眼,拉起一只手小心地抚着,“脑子缺氧时间太长了…医生说先观察几天多做一些脑部的检查,看有没有希望让她醒来…实在醒不过来…就要这样一辈子了。”

    三人闻言俱是一惊。

    “…植物人么?”裴智轻声问道。

    眼眶一红,李佳奕开始抽噎起来,“阿拉燕燕从小就聪明…人又长得噶好看…要是醒不过来变成植物人,要我和她爸爸怎么办啊…呜呜呜….”

    是呀,多好的十六岁年华,含苞待放的年纪。

    看着病床上面色如常的胡燕燕,裴智脑中闪现出一段曾经看过的日本某位小说家书中的一段描述。

    ‘如果世上有一种最漂亮的死亡方法那一定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它会使你先昏昏欲睡,然后悄无声息地侵入你的身体,与你体内的氧气一点点交融,在慢慢地使你因为过度缺氧而脸泛潮红,让人看起来是那样的娇艳动人。’

    裴智无从而知当李佳奕回家发现胡燕燕一氧化碳中毒时,是否脸上也泛着潮红。

    “阿姨,医生还没有下最后通牒就是还有希望,侬别着急。”裴智宽慰着李佳奕,“一切等之后全部检查做好了才知道。”

    “是啊阿姨,胡燕燕一定会没事的…”辛志杰说着说着也哽咽了起来。

    一旁的李陈隽自看到胡燕燕开始就没有开过声,他实在是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像胡强那样不停地掉眼泪。

    胡燕燕和他三年同窗,暗恋了他三年,明恋了他两年,开始追他一年多,整个过程中他没有给胡燕燕一点机会,甚至最后因不厌其烦对她产生了厌恶,避之而不及。他虽然心里清楚,哪怕今天不是裴智的出现,或者任何一个其他的人,他都不太可能会喜欢上胡燕燕,但尽管如此她也应该永远是那个快乐美丽和有时带着一些神经质的女孩,她不应该属于这冰冷的病房,白色的病床以及那堆没有温度的仪器。

    此刻躺在病床上的胡燕燕没有什么生气,如同被某个小女孩玩腻了的漂亮娃娃。

    “学校怎么说?”依旧是裴智开的口。

    李佳奕闻言吸了吸鼻子,淌着眼泪回道:“昨晚出了事后我就和她们班主任说了,他们班主任连夜就赶了过来。今天一早沈主任和那个历史老师也过来看过了,不过一直没有说怎么处理…”抽搭了几下,接着说:“我们也知道这误会不能全怪老师,人家老师也是尽责而已,可是…那个小老师处事的方式方法有问题呀…否则我们燕燕怎么会这样想不开…”

    裴智在李佳奕的手上安抚道:“沈主任来了事情总要解决的,哪怕是误会,该负的责任老师也是要负的,阿姨你放心。”

    “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燕燕要是没事我们不会跟他计较,可是现在…”李佳奕回头看了眼插着管子的女儿就又开始忍不住泛出泪花。

    “史老师到底为什么说胡燕燕作弊?”辛志杰突然问道。

    都想知道答案的三人同时将目光锁在了李佳奕的身上。

    李佳奕起身去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样类似信纸的东西拽在手里,“昨天上午考英语的时候,那个小老师原本好心帮着燕燕捡起掉在地上的笔,谁知道他放到桌上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燕燕的笔袋里有这张纸,”李佳奕将手中的纸对着三人摊了摊,“因为这个就说燕燕是作弊,当即就收了燕燕的考卷,燕燕不服气和他争吵了两句,他火气一大就说下午那场也不让燕燕参加,还说要报告校长全校通报。”

    “他脾气就是这样。”辛志杰咕哝了一声。

    没听清的李佳奕停下看了眼辛志杰后又接着说:“后来沈主任调查下来这纸是燕燕给…”说到这里,李佳奕用眼神往李陈隽身上扫了一下,“是燕燕给隽隽写的信,但是由于信的内容让那么多人都已经看了,而且那个小老师也说不管是不是作弊,写这些东西一样要接受批评,可能燕燕心里就受不了了,所以才会…哎…”

    本就心里沉重的好像压了块石头的李陈隽接过李佳奕递给他的那张信纸,更觉着一时透不上气来。

    他起身走到窗前缓了几口才慢慢将手中的信纸打开。

    还是那些似曾相识的爱慕的词句,还是期待着他能多给她一个微笑甚至拥抱,还是想要约他一起出去玩。这些李陈隽看过很多次也听过很多次,只是现在看着纸上娟秀的字体,他能想象得出胡燕燕是用了多少的感情在每个字上,又是将多少感情注入到了整封信上。

    你个傻丫头,到底喜欢我李陈隽什么呀……

    将信纸捏在手心,他抑制不住开始呜咽起来。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止不住地一下下抽痛,或许哭出来才会好受些。

    裴智起身在他脑袋上轻轻撸了一把,然后将手搭在背后慢慢地轻抚着,说不出什么更好的安慰话来,想要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来替代,可是此刻不允许裴智这样做,只能靠着手有一下没一下地传递着安慰,默默在心里心疼着他。

    同胡燕燕父母告别后,三人心情比来时更为沉重,尤其是李陈隽。

    “那我就自己走了,要有什么事的话,微信联系吧。”辛志杰在地铁站与他们分了手。

    “我们也回去么?”裴智对着神情木然的李陈隽问道。

    李陈隽摇了摇头,说了一句‘陪我去看场电影吧。’

    之前李陈隽心心念念的那部电影还差几天才上映,这会儿能看的电影除了快下档的一部qiang战片就是另一部小孩子看的幼稚国产动画片。

    李陈隽指着动画片说:“就看这部吧。”

    “好,你等着,我买票去。”裴智看了他一眼走向售票处。

    没错,今天是算是寒假第一天,可是尽管如此电影里看电影的人寥寥无几。

    裴智买了倒数第三排中间的位置。好像他一开始就猜到这电影会没什么人看,所以选的位置不前也不算最后,正正好好。

    两人坐下看着荧幕上的广告一个接着一个,谁也没有要开口说些什么。

    伴随着灯光一暗欢乐的音乐声响起,电影正式开始。

    荧幕上出现了一位带着灰色大圆帽的河马先生,然后又出现了一只穿着彩条沙滩裤的小猪,裴智不知道这电影在说什么也无法理解电影内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他就这样在光线昏暗的影院中坐着陪李陈隽。

    倏地右手一下被身边的李陈隽攥住,裴智就着光线朝他看了看。李陈隽漠然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动静,可才坐正,便感到被攥着的右手正被李陈隽伸来的左手一根根穿过手指,直至五指紧扣。裴智有些莫名,侧身低头对着李陈隽再看去,一颗泪花就这么从李陈隽下巴低落到了他的手背上。

    一阵心疼在心底泛起。裴智用手在李陈隽脸上抹了抹,李陈隽抬眼看了他一下,接着闭起眼攥紧五指紧扣的两手默默又流下了一串眼泪。

    整场一小时十五分钟的电影,李陈隽在哭,裴智在替他抹泪,谁都没有出声,直到灯光再次亮起,荧幕上开始放出字幕,两人才缓缓起了身。

    “我没事了。”李陈隽低声说。

    “哭够了?”裴智问。

    “嗯。哭够了,心里好受多了。”李陈隽回道。

    “肚子饿不饿,去吃点东西吧。”裴智看了看他。

    “没什么胃口,想不出来要吃什么,你选一家吧。”李陈隽闷闷地将两手插在口袋,吸了吸鼻子,“别太重口味的都行。”

    裴智晓得现在拿出龙肉来估计他也吃不了几口。胡燕燕这事让李陈隽多半在心里内疚而纠结,只是看着他全然没了往日神气的样子,裴智也跟着心疼地难受。

    “那就去家门口吃潮汕砂锅粥,再点两个小菜。”裴智说。

    李陈隽心思不在这上面,拿不出一点意见,裴智说吃什么他就跟着去吃什么。

    平日里吃饭李陈隽就像个大爷需要人忙前忙后的,换了今日这样的情况,整个人也就升格从大爷变成了皇上。

    走进饭店从找位子坐下开始,裴智帮着用茶水烫杯子,烫筷子,在他面前放碟子、纸巾、调羹,还给倒了杯茶水搁在他面前。砂锅粥和小菜上了,裴智又替他盛了满满一碗的粥,在碟子里给夹了几样小菜,照顾地细致周到,差不多该给他做的基本都做了,就差替他试菜了。

    “吃吧,小心烫。”裴智小声地对着他说。

    李陈隽嗯了声,这才抬起手一手捏着调羹,一手用筷子夹菜。

    “长得卖相那么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了,居然是个傻子。”邻桌的一个女的对着服务员轻声说。

    服务员侧头对着两人瞄了下,“看着像是双胞胎Xiong-Di俩,估计生出来时候一个是早产儿脑子不好吧。”

    “可能是吧,不过看身上好像是没什么毛病。”那位对着两人又看了几眼。

    “能有自理能力已经算不错了,要是完全脑瘫,他那个Xiong-Di也是倒霉。”服务员说。

    “哎,本来多好的一对双胞胎,可惜了,真是可惜了。”那位又是一声叹气。

    裴智全没在意那两位的话,继续细心照顾着李陈隽,问他要不要添粥,还吃不吃菜,一刻不停地为他忙前忙后,自己都顾不上吃几口。

    “胡燕燕那事你不该内疚。”裴智将碗往前轻轻一推。

    李陈隽抬头看着他,没想过裴智会和他说这个。

    “感情是互相的,你没有给过她任何的承诺就不用为此背上包袱。”裴智替他又换了杯茶水,“如果你觉得她可怜,为她不值,心里难受也都正常,但是千万不可以将她这事和你们之前的事混为一谈。”

    “我就是…”李陈隽话到嘴边却不成句。

    “我明白,换做谁都会不太好受,毕竟你们同窗了三年,她还追了你那么久。”裴智说,“如果你因为这事而内疚便等于给她这次意外多了一个理由,我想她知道也会觉得是你想多了。”

    “…….”

    “这几天你要是想去医院看她,我都可以陪你去,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再对此抱着任何内疚的心情。”裴智说。

    也不知李陈隽有没有真的听进去,裴智决定将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现在这事在学校闹得肯定也挺大,趁着放寒假龚校长和沈主任是巴不得将这事能压的就压,不再影响其他的学生。”

    “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事?”李陈隽问。

    “事情起因还是史老师,他那个性子真的不太适合做老师,我估计这次闹成这样他可能要真的离开学校了。”裴智对历史老师没什么好的印象。

    李陈隽也同意他的这个说法,“总是要给胡燕燕一个交代,估计他和学校都还得拿出部分医药费。”

    “出钱如果能改变一切我看史老师肯定愿意拿钱出来,只是现在这样他拿再多的钱也是无事于补。”裴智说。

    “沈主任肯定也为这事烦着。”李陈隽也将手中的碗放了下来。

    裴智看了眼他面前的碗碟,“够了么?还要不要再吃点?”

    “不吃了,本来也没什么胃口,这点足够了。”李陈隽说。

    “那就回家吧。”裴智起身去买了单。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