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9

放肆着存活  9

    或许是校庆和校运会开幕在即的气氛感染到了学生们,一个班有一大半在上课时都看着像是在神游,完全没在听课。

    那就好像每回临放假前的几天,各个的心思早就飘到了窗外。满脑子想的都是假期里该怎么睡他个天昏地暗,或者半夜打网游直至鸡啼鸟鸣,又或者做一个十级残废躺在床上日夜看剧,哪还会想好好静下心来上课。

    而这样导致的直接受害者就是上第一节课的英语老师。

    她将手中的讲义放下,单手插着腰靠在讲台旁,“是不是觉得这次期中考都考得不错,开始嘚瑟了,觉得不用听我课了是吧。”眼睛扫过后排的某人,嘴边扬起一抹道不明的微笑,“要说个人成绩,你们班的确有几个牛人,可要论全班平均的话,5班就比你们班高了7分。知道这7分意味着什么?”

    一个男生正拿着笔在那儿算着平均7分的差异,她突然手一指,“你知道就因为你一个人拖了整个班多少分?大家为了把你这个身形的人拉上平均线,最多的一个平白送了你多少分你知道么!”

    男生讶然地对着自己胸口一指,“说我?”

    “不说你还说谁,难道说你隔壁的孙巍华么。人家成绩可是能甩你十条马路。”不给那男生任何辩解的机会,接着立即又说:“要是你们人人都能像人家裴智那样,闭着眼睛也可以考95分以上,那就算当着我面上课睡觉,我也无话可说。”

    某人被点名后动了动,将趴着快二十分钟的姿势更换了一下,然后继续闭着眼做他的春秋大梦。

    只不过离得最近的李陈隽从他紧闭的眼角看到了一抹得意之笑。

    行啊!裴智这个费师太门下首席大弟子果然待遇与人不同,上课睡觉都能睡得如此坦坦荡荡。

    “所以没人家那种本事的都给我精神点,别总是将脑子留在家看门,偶尔带到学来充下电,知道吧。”英语老师训完话,转身又接着上课。

    睡了整节课的裴智在铃声响起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师兄,睡得可还好?”

    没听清的裴智转头眯着眼问:“你说什么?”

    李陈隽交握着手掌放在胸前,一脸不能再欠扁的表情,“师弟我这是关心师兄你啊,要知道若不是师兄昨夜细心照料师弟我,只能稍稍假寐了会儿,刚才也至于那么困顿,需要在师傅授业解惑时打盹。”

    “你没病吧你。”裴智哭笑不得。

    “师弟我早已痊愈,多谢师兄关心。”李陈隽对着他又一个抱拳。

    裴智一巴掌拍在他的拳头上,“快别恶心了啊,什么师兄师弟的。”

    李陈隽恢复神情,“费师太连你睡觉都可以说的那么理所当然,难道不是把你当做她门下大弟子了么。”

    “你就胡扯吧你。”裴智起身推了他一把。

    “哎,师兄这是要去何处?”李陈隽一把扯过他校服的衣摆。

    “你师兄我现在要去尿尿。”裴智一扭身甩开他的手走了出去。

    对着他背影,李陈隽又是一番感叹,“学霸就是牛,上课睡觉,下课尿尿。”

    “学霸?谁学霸?你说你自己?”罗志毅将头凑了过去。

    “有事说事,没事待一边去。”李陈隽眼都没抬。

    “这才几天啊,你就变心了。”罗志毅受伤的眼神犹如小鹿般无辜,“我们好歹也做了二十一天的同桌,现在新人换旧人,你就对我那么不待见?”

    “谁让你最近和胡天磊学的一嘴的屁话,让人听着就烦。”李陈隽斜眼朝他看了看,“不过说起来我们有段时间没有厮杀了吧。”

    “那还不是因为你。是你自己怕被一点点她再揪住小辫子。”罗志毅说。

    “要不周末找一天再玩两把?”李陈隽问。

    “我当然是没问题,可是你行么?”罗志毅看着他,忽然有点疑惑,“我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在家里玩,非得跑去网吧那么显眼的地方。”

    “你一个学渣怕是很难想象得到学霸的世界是如何运行的。”李陈隽轻叹一口气。

    “那就请指教。”罗志毅将屁股下的椅子朝他那边挪了挪。

    “你家网速正常,电脑也正常吧。”李陈隽问。

    罗志毅不太明白地点着头。

    “那是因为你爸妈知道一块石头怎么打磨都不会变成璞玉,可我不一样啊,我天生是能做玉玺的料,我爸妈多看重啊,所以哪怕他们不在我身边,也时时刻刻能洞察我在家的一切。”李陈隽对着他一挑眉,神秘兮兮地说,“我家电脑和网络是被监控的,我上网多久,用电脑上网干了什么,他们都能知道,你说这样我还在家用电脑玩个屁网游啊。”

    “册那,你爸妈够狠的。”罗志毅服气地不行,“那你手机上网不是也很危险。”

    “手机倒还好,我买了无限流量包,用的是4G。”李陈隽说。

    “你这也太苦逼了。”罗志毅接着又问:“那你就不能请人重新来弄弄,让你爸妈监测不到?”

    “你傻呀,监测不到不是不打自招么,我还活不活了。”李陈隽白了他一眼。

    罗志毅将身下的椅子归回正位,“还以为爸妈不在身边的会开心点,现在看来你过得比我都苦,小的我真的是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你了。”

    裴智从厕所回来时见两人一脸凝思的神情还正奇怪着,忽然眼前飞来一个‘暗器’。

    说时迟那时快,李陈隽向前一个倾身,将手一抬,稳稳地将‘暗器’接住。

    一本研究星座的杂志。

    “不好意思,扔骗了。”一个女生起身说道,“要不你给我扔回来吧。”

    不等李陈隽出手,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

    他将杂志随手往课桌里一塞。

    就在老师温润如细雨般的讲课声中,他觉得裴智上节课的瞌睡虫已经不知不觉地爬到了他身上,竟然止不住一个劲地想打哈欠。

    为了维持学霸的形象,他抽出了课桌内的那本杂志来解乏。

    一般来说,星座这种东西向来都是女孩子更喜欢了解的学问。他作为对此领域几乎没什么概念的小白,小心地翻开杂志想要用里面的知识来驱赶身上的瞌睡虫。

    有意识地翻到解说白羊座的那一页,那是他的星座。这是他唯一对星座知识的了解,明确知道自己处于十二星座的哪一块。

    — 白羊星座男性

    白羊男是十二星座里真正的纯爷们,说话做事风风火火,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决定的事不顾一切雷厉风行,他们的精神让人佩服。他们是掌权的丈夫与尽责的父亲。他们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不偷懒。就是这样的他们,再苦再累也学着扛下来,累的时候不会抱怨,只要心爱的人过得幸福就是他们最大的回报。

    谁写的?这是谁写的?太尼玛准确了!

    李陈隽有种想起来高呼三声,然后将这一段话给全班同学一起传阅下的冲动。

    一扇未知的大门正在他的面前慢慢打开。

    偷着乐地将所有赞美白羊男的段落全数看完,他小声问着身旁的裴智,“你是摩羯的吧,我记得你是十二月底是吧。”

    “一月初,一月四号。”裴智瞄了一眼他手中的杂志。

    李陈隽用腿夹着杂志的一边,两手小心地翻着,尽量控制着不弄出声来。

    — 摩羯座男性

    摩羯男在自己的周围筑起了一堵砖墙。他怕羞,但又强壮耐劳。他快活,但又雄心勃勃。他就像传奇中沉着而朴实的牛仔。他偏爱孤独,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要解开摩羯座男沉着可靠的内心,你就会发现他原来是一个可爱、温柔的梦想家。他渴望无拘无束的风儿吹拂头发,你还将发现他渴望探索的激情。只有少数人能把他孤独的灵魂从秘密的囚牢中解放出来。

    李陈隽细细地读着整段话中的每个字。

    ‘只有少数人能把他孤独的灵魂从秘密的囚牢中解放出来’,秘密的牢笼指的是什么呢?

    他侧过头深深看了一眼裴智。

    原来你的孤独是并不是为了装酷,原来你只是因为灵魂被束缚着。

    他又将杂志翻到了最后几页,星座速配率。

    有意无意地便将目光投射到了白羊与摩羯的那一栏。

    — 白羊与摩羯最佳敌人

    白羊座性格外向乐观,但却强势,在这一点上,同属于本位宫的摩羯座很容易与白羊座发生冲突,这个看上去低调的星座其实非常注重自己的权威感,不管是在事业中还是家庭关系里,这两个偏执的星座都容易发生冲突。但如果生活中,白羊座去主外,摩羯座来主内,则可达到事半功倍。而都有着强烈事业心的双方,在追求着社会地位和实际的物质收益的同时,在共同的人生目标基础上,也能够成为强强联合的一对。

    “看完了没有,让我也看看。”裴智冷不丁地将头凑到他的耳边说。

    李陈隽慌忙合起杂志,胡乱地又将其塞回课桌内,“看什么呀,乱七八糟的有什么好看,你好好上课。”

    “不好看你还看那么久,哼。”裴智低低哼了一句。

    “我不是被你传染到犯困了么,这才拿它来打发的。”

    李陈隽挺直了背,假模假样地开始听课。

    而裴智用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杂志露在课桌外的一角,XXX摩羯速配率。

    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体育老师让在校运会参加项目的同学自己练习,而将裴智一人单独叫到了一旁。

    “七中去年的视频你看了么?我们这次的胜算应该很大吧。”体育老师看着他问。

    “我们队实力其实不弱,去年七中赢得也是有点侥幸,这次我们发挥正常的话,要赢他们一点不难。”裴智很是自信。

    体育老师脸上堆起了笑容,“老师就知道你可以的,”摸着下巴有些晒脸,“其实老师虽然是体育专业毕业,可是对棒球真的一开始也是一知半解,进了这所学校后才开始自己研究,去看很多国外的比赛,还跟一些懂技术的前辈讨教。执掌校队教练的任务也是近两年才交到我手上,老师是真的想好好赢一场,哪怕最后没能进四强,也要赢过七中和九中,不能再垫底边缘徘徊了。”

    “不过去年那场七中是有叫了外援的,那个11号听说并不是七中的学生。”裴智说。

    “倒也不能完全不算,那小子以前是七中初中部的,后来没考上,去了一个职业学校读书。但是每年秋季赛他都会回来打球,也是七中校队主力人员。”老师给裴智解释着。

    “那今年应该还是会代表七中的吧。”裴智低着头咬着唇,“这小子打击力挺好的,投球速也不低,人还特别壮实。”

    “前年我们队有两次就是被他三振出局的。”体育老师轻叹着,“去年秦科做了队长,稍稍止住了他们嚣张的气焰,可是最后还是棋差一招。”

    李陈隽与孙巍华、胡天磊几人在另一边练着高抬腿。见裴智和体育老师聊了很久仍没过来,便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担心下周的比赛?”他自然地将一手搭上裴智的肩问道。

    “是老师自己太紧张了。”体育老师对着两人摆了摆手,“不说了,不能因为老师自己的担忧给你造成无形的压力。”在裴智的背上又轻轻地拍了下,“去吧,老师得给剩下的同学去练实心球了。”

    “看得出来刘老师这次是真的渴望着我们校队能赢一次。”李陈隽对着体育老师的背影低喃着。

    听着李陈隽的话,裴智的双眼在体育老师的后背上打了几个圈,一转身随着他走回了练习区。

    与孙巍华等人打着趣的胡天磊看到两人走了回来,一咧嘴露出了有缝的两颗门牙,“老刘这是给裴智单独开小灶去了吧。”

    “滚。”李陈隽懒得与他说话。

    习惯了被李陈隽呛话的他一点也不恼,舔着脸往裴智身边靠了靠,“说真的,老刘和你说什么了?刚才看他那表情都跟快哭了一样,吓了我们一跳。”

    不太喜欢胡天磊那副总是不着调的样子,痞不痞贱不贱的。

    两手抓着单杠,裴智一个挺身,漂亮的引体向上说来就来。

    “刘老师是和我说下周棒球赛的事情。”裴智做了一个又接着一个,“可能还是有点担心吧。”

    “我还以为老刘将你招募进队就高枕无忧了,册那,没想到他还担心着啊。”胡天磊鬼叫了声。

    刚跑了一圈来回的孙巍华被他这一叫,临时刹住的脚差点没给摔个狗刨地。踉跄着朝前跨了几步,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胡天磊受了一个白眼权当补药,嘿嘿了两声,转头对着裴智又说:“老刘是不是担心七中那个毕了业的大个子?”

    “你认识他?”裴智头一次对他的话显出了兴趣。

    “我初中的同学现在和他一个职校,那小子比我们大一届,初二就开始在七中打球,这几年还一直回去参加比赛。”扯下校服上一根线头,随手一扔,“说起来青少赛并不包括他们职业学校,可能是觉得被歧视了吧,所以这小子连着两年都回来代表七中参赛。”

    “我看了去年比赛的视频,他打的也是的确不错。”裴智停下了手上在做的引体向上,“个人能力相对整队水平高出了不少。”

    胡天磊眼睛陡地一亮,“七中没有正规的大操场,他们训练去的都是前面工人体育场,要不我找人去拍几段那小子平时训练的视频回来给你研究研究?”

    裴智连忙摇头,“不需要。”

    “为什么不要?多好的机会。”

    “比赛就得公平竞争,做这些事没劲。”裴智甩了甩两边的膀子,“今年要赢他们不是难事,但是我们要赢的光彩。”

    “好吧,你是队长你说了算。”胡天磊讪讪地没再说话。

    还有一天便是校运会,接着下来是校庆,再来是秋季棒球选拔赛。

    裴智和李陈隽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每天都过得充实,可也累得很,基本到家写完作业就洗澡睡觉,连聊会天的功夫都用来早早与各自的床铺打交道。

    收拾完书包的李陈隽匆匆起身,先于裴智跑出了教室。他为了一人饰两角,放学后的排练都是第一个到,先自己与自己简单对一遍台词才与同学们一起配合,再整体走位排一边,可谓是认真负责的最佳男主角。

    拿起棒球包跟着他脚步刚走出教室的裴智迎面就撞上了几个走路莽撞的学生。

    那几个学生行色匆匆,压根没在乎自己撞没撞到人,从裴智身边走过时还朝着他看了几眼。

    真没礼貌!

    裴智同样回看了几人,眉头轻轻皱起。转回身刚要抬脚,就又撞见背着书包走来的打工妹,辛志杰。

    “还以为他们是来找你的呢。”辛志杰说着上前一步站在他的身边,看着先前那几个身影拐去了左边,“这急吼吼地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他们哪个班的?脾气看着挺大。”裴智对着辛志杰问道。

    辛志杰有点愕然,“队长大人,你不认识他们。”

    “我该要认识么?”裴智问。

    “当然啊,他们是七中棒球队的人。”辛志杰说。

    “棒球队的?怪不得有一个看着有点脸熟。”裴智在脑内搜索了下前几天看视频时候的画面,“不过来我们学校干嘛?看着也不像来找我的?”

    “估计人家不知道我们换了队长,以为你就是一个替补的吧。”辛志杰侧过头将背着一大运动包的裴智上下看了看,“嗯……我觉得他们可能对替补有什么误解。”

    裴智在辛志杰肩上拍了拍,再次转身要赶去操场,却见隔壁2班的一个男生火急火燎地又朝他们跑了过来。

    “快去看,你们班的胡天磊和七中的几个人在校门外打起来了。”男生冲着裴智喊道。

    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裴智扔下身上的大包,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校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学生,可都是看戏的,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将七中的那几个给拉开。胡天磊就在处于这样劣势的状态下被他们几个揍得抱头缩脚地在地上打转。

    “住手!”裴智扒开人群大喊一声。

    七中的几人完全没将他的话当回事,揪着地上的胡天磊依旧一顿猛踢猛揍。

    裴智见势不妙,拉过身边的一个学生就说:“帮我去叫体育的刘老师,然后和棒球队其他人说一声这里发生的事。”

    那人也知道是哪个年级的,听完裴智的话点了一下头,一个转身就往着操场跑去。

    顾不得太多,裴智上去就将一个揍得最凶的男生一把往后拖,“够了,别打了,你们这样会打出事情来的。”

    “就是要揍死他,不要脸的家伙。”那人被裴智驾着胳膊,嘴上仍在骂着,“做那么下作的事情,偷拍齐杨训练时的一举一动,不揍死他对不起我们整个球队。”

    听到2班那男生说胡天磊和七中的几人打架的瞬间,裴智就猜到了原因。可是他不明白胡天磊为什么在他一再反对之下还要去做那种事。

    用身体尽可能挡着那男生再对胡天磊伸手,裴智又上去想要拉另一个人。他不能让胡天磊任他们就这样打下去,可是他也不想出手打他们几个,打人实在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在他即将满十七年的人生里看过太多打人与被打的画面。雅库扎的阴狠冷漠让他见识到了这世界的另一面,那种暴力伴着血腥且夹杂着铁锈味的记忆早就深植在他的脑海中。

    看着那几人怒气全然未消且拼了命的样子,裴智担忧着地上毫无招架之力的胡天磊,“你傻呀,别人这么打你,就算打不过也可以跑啊。”

    “册那,你小子是棒球队的吧,刚才在走廊看到你背了棒球用的包。”一个打的起劲的男生停下了手,看着裴智。

    “怎么?故意挑衅来了?”另一个被裴智刚拉开的男生甩开了被揪着胳膊,对着他大声吼道。

    裴智不愿与他们多做解释,他只想将胡天磊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尽可能抽身离开。可不争气的胡天磊就好像一条被人宰割的咸鱼一样,只会叫不会躲,连跑的勇气都没有。

    他不理那些人,上前一把抓起地上胡天磊的后领就往上提。

    “可以啊,力气挺大啊。”之前那男生说,“可我们说过了让你们走了么?”

    另一个没等裴智下一步举动,抬脚便往两人身上踢了过来。

    只见胡天磊一个闪身不及,接着双手捂着下身惨叫一声后颓然倒地。

    裴智那不愿动手的神经在胡天磊那声惨叫后开始松动,“你TM要他断子绝孙啊。”一把抓起那男生胸前的衣襟,将他整个生生提起只得脚尖占地。

    就当裴智要出手时,棒球队的队员和刘老师赶了过来。

    七中那几个男生见一百八十度转弯,自己瞬间处于劣势,便发了狠朝裴智和胡天磊身上一顿乱揍乱踢。

    可就算这样,裴智与棒球队的队员仍然尽量不还手,只想将他们几个控制住。而刘老师与另几个队员则在一片混乱中将倒在地上已经变了脸色的胡天磊给抬出了暴力中心。

    不知道是七中哪一个男生在一顿乱打中扯了裴智的裤腰,硬是将他裤子扯地连内裤都下滑了一小半。

    极力控制的那根弦就在这一刹那,绷断了。

    肾上腺素急剧上升下的状态就是,他眼里此刻再也看不见理智。

    他将原来驾着别人胳膊的手抽了出来,一拳就往那人的脸上抡了上去。一拳不够又上去一拳,双手不够一脚又踢了上去。

    他变地疯狂而悍猛,一时竟没有人能将他拉的住。

    彻底暴走的裴智让所有人都傻了眼,连起先还打地起劲的两个七中男生都开始感到害怕。

    曾经的恐惧与屈辱好似潮水般地侵入进裴智的大脑。他已将身边的所有人看作是自己的对立面,只有靠着双拳两脚将自己筑起一道坚固的厚墙,才能阻挡恶人的再次侵袭。他好想缩回以前那个可以逃避一切的洞穴。

    “裴智!冷静点!”李陈隽及时从身后将他抱住,紧紧地箍住了他的双手。

    音乐教室在实验楼的六楼,离校门有点距离。可能是校门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嘈杂的人声让李陈隽注意到了下面的状况。

    而当他下楼后听见几个学生嘴中那句‘棒球队队长疯了吧’,他脑子也是瞬间炸裂。顾不得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风一般地朝着校门口跑去。

    只是在看到人群中发了狂的裴智后,李陈隽除了震惊之余有的还是想保护住他不再被其他人欺负的想法。

    “裴智!冷静点,是我,李陈隽!”他再一次在裴智的耳后大声吼道。

    拼命挥舞着的双手终于安静了下来。被抽离的灵魂也渐渐回过了神。裴智缓缓转过头望着身后的李陈隽,“他们欺负我。”

    这句声音轻地只有贴着身的他们自己才听得清的话让李陈隽心跳漏了几拍。

    第一次看见裴智如此无辜却带着求救般的眼神,他说不出究竟地在心口产生了莫名的疼痛。

    渐渐放开箍紧裴智的双手,在耳边轻语道:“不怕,回头我替你教训他们。”

    棒球队的几人看着渐渐恢复常态的裴智,对一旁的秦科出声问道:“现在怎么办?今天还练不练了?”

    “先回操场待命去,我和裴智一起去找刘老师。”秦科暂时重新做回了队长。

    十分钟后,七中来闹事的几人和裴智等人都被‘请’进了校长办公室。

    偌大的校长办公室里除了肇事的男生们,还有棒球队的几人以及体育刘老师和教导主任沈国邦。

    校庆和秋季赛在即,学校发生了这样的‘恶性’事件,让龚校长拉长了脸,沉默了好久。

    “我不管你们七中请什么外援来打比赛,我也不去评论我们学生为什么会跑去拍你们训练的视频,今天单就说你们几个来我们学校寻衅滋事这个问题,你们有考虑过后果么?”龚校长对着七中的几个男生疾言厉色。

    站着的那几个七中的男生敛容屏气,各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看着他们虽大气不敢出,可一脸毫无悔意的样子,龚校长将手一指办公桌上的电话,“刚才胡天磊的班主任从医院打电话来,说胡天磊下体受伤严重,医生要给他做了彩超才能确诊,但是现在光看伤患部位觉得可能不太乐观。你们要知道如果他被确诊伤势会对今后生活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的话,你们直接等着人家父母将你们告上法庭吧。”

    几个原先还一脸没所谓的男生被‘告上法庭’几个字惊地抬起了头,在满脸血渍和缺了牙的脸上能看到他们此时的惊惧与担忧。

    “打一顿就能将问题解决了么?如果可以的话,前几年我们输给你们的时候是不是也找你们打一顿,代表我们隔年就可以赢你们呢?”龚校长有点新账旧账想要一起算的架势,“今天的事情我已经和你们朱校长以及樊主任通过气了,你看你们几个是现在就回去坦白受罚还是撑到明天再去学校都随你们。只是有一点,今天回家就和你们父母先好好商量怎么赔付胡天磊的医药费以及今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行了,现在都出去吧。”

    彻底瘪了气的几人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办公室。

    外人走了,剩下的就是自己人。

    再次将犀利的目光看向裴智等人,龚校长缓和了声音道:“刚才的话不单单是说给他们几个听的,也是说给你们听的。虽然是他们挑的事先动的手,可是裴智你也把人家打的很狠啊,这么拼了命算是为了同学出气?”

    给校长点了名的裴智一声未吭,此时脑子里的思绪依旧混乱不堪。

    “校长,期初我们和刘老师过去是劝架的,裴智第一个到场也一直在拉着劝架,没动手。”秦科左右看了两眼决定将事情说个清楚,“后来七中那几个见我们人多觉得自己反被欺负,就发起了狠对着我们猛打乱踢,还专攻下盘要命的地方踢。”说到这有意看了眼龚校长的反应,“裴智就是那时估计也被…碰到了,所以才火了起来和他们打起来的。”

    “校长,秦科说的应该是事实。”体育刘老师也出声替裴智说话,“我们刚去的时候裴智真的挺冷静地在控制局面。”

    “下作!都用的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还专攻下身!”龚校长火气也大了起来,“刚才应该将他们扣在这里,直接报警处理。”

    听到这里的沈主任终于插嘴道:“报警的话事情就真的闹大了,裴智多少也要担点责任,那可不好。”

    龚校长点了下头,抬眼对着木然不语的裴智叹了一下,“你这事我先给你在我这里记一笔,要是大后天的比赛我们能顺利赢了七中,那这事也就当你将功补过,可要是打的不好,我可是要追讨你这个队长的责任。”

    裴智抬头看了眼龚校长,声音不大地回了句‘哦’。

    “好了,你们几个都回去吧,今天也不要练了。回去后反省下,然后明后天努力训练,希望你们给我带来好消息。”龚校长起身在几人肩上都拍了拍。

    早就等在校长室外的李陈隽看到开门的那瞬间,两眼就不自觉地锁定在了裴智身上。

    他上前急切地问着裴智,“校长怎么说,有没有给你记大过?”

    裴智没有作声,低着头朝前走着。身后的秦科看了一眼,对着李陈隽说:“校长说处分暂时记着,但是只要我们比赛赢了七中那就一笔勾销。”

    “是么,那就好。”李陈隽将悬着的一颗心放下。

    追上裴智的他没有再追问详细的细节,只默默地陪着他去教室拿了书包,然后一起推着车出了校门。

    起先的那个‘裴智’是他从未见过的裴智,是一个陌生的裴智。他并不明白是什么让裴智会对着自己那样说话,又露出那样的眼神,只是当下觉得裴智虚弱无助的像一只急切等待救援的流浪猫。

    他想要尽可能地去保护他,守护他,尽可能替他遮挡会给他造成伤害的风风雨雨。

    这是他李陈隽人生第一次有欲望想要去守护和照顾一个同性。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