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7

放肆着存活  7

    李陈隽的父母还挺开明,听完李陈隽稍稍加油添醋的一番叙述后,就基本同意了。只是在电话里一再叮嘱他,不能因为帮助同学而无形中增加了阿奶的负担,要力所能及地多帮着阿奶做点家务活。

    相对于父母爽快的反应,阿奶倒是对李陈隽提出了好多的问题,巨细靡遗地将裴智家的情况问了个底朝天。但说实在的,裴智家的情况李陈隽自己都不太清楚,被阿奶好几次问的都接不了口,只能含含糊糊一笔给带过。好在阿奶很喜欢裴智,也听不得他那么受委屈。

    搞定了家里后,李陈隽特开心地给裴智发去了消息。

    下一步要攻克的就是裴智姑父那一关了。

    “和你小娘娘有没有透露些什么?”李陈隽问道。

    “没有,也不知道要怎么说。”裴智回道。

    李陈隽点了下头,“也是。虽然他们家对你不怎么样,可是你小娘娘对你还是不错的吧,那天听她的口气也挺维护你的。”

    “我就觉得要是我提出搬出去,想必她应该挺伤心的。”裴智心里略过一丝伤感。

    “要真觉得对不起这一个多月的照顾,那以后就好好读书赚大钱,等有钱了好好孝敬你小娘娘,也算是对的起她。”李陈隽把话说得实在。

    “也只有这样了。”裴智陷入了沉默。

    结束了一天的课后,两人在学校写完作业,又特地在外面吃了晚饭,这才骑着车去往裴智的小娘娘家。

    小娘娘家属于老式居民区中的私房。所以弄堂走到底右转就能看见一片高低不一的平房,倒数第二家就是。

    斑驳的外墙和门口水槽上夹了锁的龙头是这片私房特有的象征。

    李陈隽只有很小的时候在阿奶以前住的地方看到过这样的老房子。之后随着阿爷过世,他与阿奶搬进了楼房后就没再看到过。更何况如今又搬进了更‘奢华’的高档小区。

    朱红色的木门阻隔了小娘娘一家的其乐融融与他这个外人。

    就在推开门的前一刻,裴智多少还是有些感慨,但看到李陈隽投来的坚定眼神时才觉得或许搬离这里真的是对大家来说最好的决定。

    七点刚过,他们一家才吃完饭,连碗筷都还没收拾。

    表妹看见他们两人时些微有几分惊讶,“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背对着裴智他们的姑父随着表妹的话音也转过头看向了身后的两人。

    “姑父,我们有些话要同你讲,你有时间么?”裴智避开了那二老一向爱探究的眼神,直接开了口。

    “很重要的事情?非得要在吃饭的时候说?”姑父只看了一眼就已转回了身。

    如此明显的态度更加坚定了李陈隽要将裴智接到自己家里去住。

    且不论面前这位叔伯样的人喜不喜欢裴智这人,就以刚才那看人的眼神和说话的态度足以让人觉得他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懂怎么写。

    “您不是已经吃完了么。”李陈隽替裴智回道。

    姑父听他这样说,转身将李陈隽重新打量了一次,“我有问你么?你又是谁?”

    “哦,这是洋洋的同学。就是前阵子帮着接小意放学回家的那个孩子。”小娘娘对着两人笑了笑。

    “所以刚才我们家的事他插什么嘴?那么没有教养。”姑父斜眼瞥了一下。

    李陈隽原本为了裴智这事就挺不待见他们家几个大人。这下裴智姑父的话更是让他肾上腺素狂飙。

    就在他往前迈了一步时,裴智伸手拉了他一下。他回头见裴智抿嘴轻轻摇了下头,才又慢慢退了回来。

    “他是我同学,叫李陈隽。今天跟我一起回来是帮着我拿东西,因为我打算搬去他家住,以后就不用再打扰你们了。”裴智特冷静地把话对着他姑父一口气说完。

    李陈隽发现,每当裴智特认真,一本正经的时候,他的普通话就非常标准,一点不带飘音也不走调,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洋洋你是不是还在生小娘娘的气?”小娘娘很是讶异。

    “小娘娘,不是你想的那样。”裴智上前拉过小娘娘,“陈隽他是我们班的班长,曹老师当初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好好辅导我的功课才让我们做了同桌。”为了让小娘娘能安心,他耐心地接着又道:“如今我加入了学校的棒球队,课余的时间比较有限,晚上回来让陈隽帮着辅导也只能去他家,那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搬去他那里住,这样晚上也不用赶着回来。”紧了紧搭在小娘娘肩上的手,“小娘娘你放心,我每周会回来一次吃饭,逢年过节也会回来看你。况且陈隽家离这也就几条马路的距离,近的很。”

    “阿姨,你放心,裴智在我那里绝亏待不了他。我阿奶特别喜欢他,说他很懂事,知道他要去住,早早收拾好了房间。”李陈隽故意将这话说给裴智的姑父听。

    “你搬出去住我们没什么意见。只是…”姑父终于用正眼看着裴智,“只是当初你爸爸将你送回来之前给了你娘娘一笔钱作为你在我们家住下来的补贴,现在你不住了,我们得把这钱…”

    姑父的话还没说完,裴智就抢在他的话前又出了声,“你放心,那笔钱我没打算问你们要回来,这是我爸的钱,他既然给了你们,那就是你们的。你们想用来做什么我不会有意见,我自己这里还有钱,足够我日常的生活开销,这点你们也可以放心。”

    “你能这么明事理,那我和你小娘娘也没什么要再说得了,只希望你好好读书,不要辜负你父母以及你小娘娘的一片心意。”姑父落下这句话后没再出声。

    裴智见姑父把话说得干脆,他便也省得再多费口舌。

    倒是小娘娘一直拉着他的手不愿放,“洋洋啊,是小娘娘不好,你不要心里有气哦。搬去你同学那里后要懂事,帮着人家阿奶多做点。小娘娘照顾不好你,但希望你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你别担心了,过几天我就会回来看你。”裴智又在被她握着的手上拍了拍。

    一切既已尘埃落定,李陈隽开始帮着他收拾需要带走的行李。

    踏进裴智住了一个多月的空间,十平都不到的房间里,李陈隽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放置在窗边靠墙的折叠床。

    那就是裴智在这个家基本全部的活动范围。

    靠着墙的床边堆放着他平时看的书和一些换洗的衣服,占据了整张床不小的部分,而剩下的部分李陈隽目测只能让裴智侧着身躺下来睡而已。

    床下的一双球鞋是裴智平时换着穿的其中一双,看着还算新。

    除此之外,李陈隽看不到这个房间再有任何的东西与裴智相关。

    就这么点东西,他一辆单车就能全部搞定。

    “东西不多,你倒是挺能为我省钱的。”李陈隽打破了尴尬中的沉默。

    裴智转着头看着他,笑了。

    不是想以笑来替代尴尬,他是真的打心底开心,想要大笑出来。

    他感激小娘娘曾给了他这样一个落脚之地,但又从心里从未将这方寸之地当作自己释放心绪的场所。在这个家的每一个地方,他有的只有小心和拘谨。现在他可以摆脱这里,和这里说声再见,老实说他真的挺高兴。

    “就一些衣服和书,塞进包里基本就完事了。”裴智放下肩上的书包,最后一次踏进这个本就不属于他的房间。

    不多久,裴智拎着‘装满’他所有一家一当的旅行袋跨出了那扇朱红色的木门。

    当推着车拐出了那条弄堂之后,两个花季少年不约而同地相视着大笑起来。

    这一笑将几日绕在心头的那些不快随之一同散在了风里。

    在家很早就候着的阿奶一听到开门声就起身往着门口走去。

    “总算转来了。”阿奶看见两人进门就笑地合不拢嘴。

    “阿奶,勿好意思,要一直打搅你们了。”裴智刚一进门就给阿奶鞠了一躬。

    “哦呦,侬这孩子真客气。阿奶看见侬住过来能陪着我家隽隽,开心也来不及呢。”阿奶拉过裴智的手,对着他是左看右看,“侬这孩子长得真好,和我家隽隽一样那么好看。”

    裴智望了一眼李陈隽,羞涩地一笑,“阿奶,以后叫我洋洋好来,阿拉爸爸妈妈一直这么叫我的。”

    “好额好额。”阿奶爱屋及乌地对裴智是越看越顺眼。

    “阿奶,先让他把东西放到房间里去吧。”李陈隽提醒着。

    “对额对额,阿奶开心了忘记特了。”阿奶经孙子这么一说,才放开一直拉着裴智的手。

    李陈隽将装着裴智所有家当的旅行袋从他手中拿过,径直朝着书房走去。

    原先的房间已经被重新又布置了下。

    之前裴智来时,两人用来复习功课的书桌已被移了位,紧靠着东面的墙而横置了过来。原先那张李陈隽躺着打游戏的躺椅也被收起置于书桌的另一角。而另一边的书柜也向边上平移了十几公分。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将中间腾出来放置一张沙发床。

    裴智站在门口,看着房间里的这些变动,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心里好暖。

    “这张沙发床可以分三层放出来,原先是我弟弟睡的,一直只放了两层出来,没想到放三层出来会变得这么大。”李陈隽指着铺着全新床罩和被套的沙发床。

    “说真的,我在日本都没有睡过那么大的床。”裴智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兴奋地蹦跶了几下。

    “啊哈哈,不会吧,难道你一直都睡得榻榻米?”李陈隽看着他开心的样子也跟着高兴。

    “也不是一直,中间搬家那次倒是有床,可是床太小了,脚一伸直就出界了,睡得不怎么舒服。”裴智摸着床单说。

    李陈隽倒是能想象像裴智这样的大长腿睡在一张日式最小的单人床上的样子是有多么可笑。

    想着想着他不禁呵呵了两下,接着在裴智的身侧坐了下来,“等过几天简易式衣橱送来后,你这房间就基本算搞定了。”说完两手往身后一撑,看着床前预留出来的空间自得其乐。

    “真的谢谢你做了这么多。”裴智环顾着四周由衷地表示感激。

    “谢我那是应该的,我对你这么好,你能不谢我。”李陈隽傲娇地向他仰了仰下巴,接着冷不防地一个凑近,对着他的眼睛又问:“所以你是不是应该送些什么东西作为答谢之礼吧。”

    裴智本就与他挨得近,这一下突如其来地靠近弄地他一个紧张,一下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后倒在了床上。

    ‘哈哈哈’李陈隽侧身看着他大笑,“看把你吓得,不知道的以为我要强吻你呢。”

    裴智强作镇定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借由他的玩笑话问道:“你会那么轻易地放弃巨乳而喜欢巨根?”

    完完全全地一次试探性提问!

    “你是想说自己鸟大是吧。”李陈隽故意挑了下眉,接着又睨了他一眼,“我觉得我自己够骚包了,没想到你这平时看起来挺谦虚的一个人,冷不丁地自夸起来居然那么奔放,那么不要脸,佩服佩服。”

    答非所问!

    裴智忐忑地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

    “不过说老实话,给你做这些没想要你什么回报,就是想让你别为了要住哪里而整日搞得自己无精打采。”李陈隽收了些笑容,看着他的眼睛说。

    裴智迎着他的目光点了点头,而后蹲下身在自己那个旅行袋里开始翻找。

    可当他两手拿出一摞漫画送到李陈隽面前的时候,李陈隽却是瞪圆了眼睛有些吃惊。

    “这是给我的?”李陈隽问道。

    裴智轻声略带羞涩地嗯了下,而后将手中的漫画塞到了他怀里,“本想着等全部弄好了一起给你。可是剩余的几卷还在海关那压着,所以就只能先给你这些了。”

    “你哪买的?”李陈隽捧着原版的《亚人》漫画激动地声音都有些发抖。

    “本来是想着,可又担心是翻印的,最后一咬牙就在日亚上定了。”裴智看着他捧着漫画满脸无措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你别站着了,坐下来打开看看。”

    他这么一说,李陈隽才将手里的漫画先全部放在了床上,接着拿起其中一本小心翼翼地翻开,一页页地仔细看着,完全充满了一种神圣的仪式感。

    裴智从来没有那么期待过想要受到别人的表扬。可是现在他恨不得立马就对着李陈隽炫耀,‘没错,这里每一页沾着的透明复写纸上的中文翻译都是我做的,快来表扬我吧,给我一个大大地赞。’

    就这样默默等待了几分钟,裴智并没有等到一句出自李陈隽口中的溢美之词。

    略有失望那是肯定的。

    今天之前,他约莫知道这份礼物不会给李陈隽带来什么惊喜,毕竟李陈隽一直看的都是台湾的汉化版,可是如今这样连一句夸奖的话都吝啬的状况却是裴智未曾预料过的。

    “你还喜欢吧。”裴智只是想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收到如此超超超心仪的礼物,能不喜欢么?

    阖上漫画抬头那瞬间,李陈隽用自己最真实的赞美换来了裴智的一脸惊讶。

    “你哭了?”裴智万万没想到自己那么期待的赞美竟是一滴男儿泪。

    李陈隽一笑抬手抹掉了坠下的泪珠,“向来我能被取悦的阈值都挺窄,凑巧你正好在这难度颇大的范围里,”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漫画书,“这是我这辈子目前收到的最好的礼物,谢谢你那么用心为了我做了中文翻译。”

    “该谢的是我才对,你为我做的这些远超过了几本漫画。”裴智被他弄得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原版的花了你不少钱吧。”李陈隽将床上剩下的那几本全又捧在了怀里。

    “其实也还好,比丢了书包时的心痛要来的少一些。”裴智适时地幽默了一下。

    李陈隽将漫画抱在怀里起身就往外走,“我要找个地方好好将它们收着。”

    “会不会太…太夸张了点。”裴智跟着他身后说道。

    “哪里夸张了。这几本漫画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是你特地为我弄得,价值远超于日版的初版印刷。”李陈隽一脸严肃地回着头和他说。

    裴智听他这么说,心里一下就乐开了花。

    当初想着要送他礼物的时候还纠结过一阵要送什么,最后选择送漫画的时候也担心他早已看过中文版会不那么在乎。现在看来那都是无聊的烦恼,这礼物送的太太太对了!

    “说吧,明天早餐想吃什么,哥哥给你买。”将漫画仔细收好的李陈隽心情大好,“要吃什么都行,只要街上有的卖。”

    “真的什么都行?”裴智问他。

    “嗯,你说吧。”李陈隽回他。

    “那我想吃你上次没有摊成的葱油饼,行不行?”裴智笑着看着他。

    要求还挺高!

    听完他的要求,李陈隽升起了一脸‘你还真会挑’的表情,“行吧,那我明天早点起床给你摊葱油饼吃。”

    “噢耶!”裴智开心地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在房间看着电视的阿奶听到两人的声音,探头出来说:“隽隽啊,你们两早点去洗澡,洗完澡就去做功课,否则弄到太晚明天一早会起不来。”

    “哦,晓得了。”李陈隽冲着阿奶的房间回了一句,然后又对着裴智说:“你先洗吧,今天你是客,不过从明天开始你就不是了。”

    “晓得了。”裴智转身进了房间。

    他那种不适应在陌生环境脱光全身的毛病并没消除。只是如今同处在一个屋檐下的是李陈隽和他的阿奶,两个让他最舒心的人,他感觉应该能慢慢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

    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闻到了葱油香的味道。

    李陈隽从厨房端着盘子出来正好看见裴智,“快点刷牙洗脸,早饭都给你端上桌了。”

    低头凑近闻了闻,裴智一转身进了厕所。

    “我和你说,我可是把家里剩下的面粉全摊了,你吃不完也得给我吃哈。”李陈隽倚着厕所门,看着裴智说。

    嘴里含着牙膏沫的裴智不住地点头,“难吃我也吃。”

    速度洗完脸擦完了手,裴智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夹了一块就往嘴里塞。

    半焦的葱花香和着脆香的面饼一下充溢在嘴里,让人瞬间有了幸福感。

    还真的是挺好吃。比街边卖的包脚布强多了。

    裴智一口嚼完对着李陈隽竖起了大拇指,“太香了,太好吃了。”

    “你算是有口福。我这李记葱油饼除了我阿奶之外,你是第二个客人。”李陈隽自己又夹了一块。

    裴智喝着牛奶吃着饼,一口接着一口,“对了,怎么一早没看到阿奶?”

    “不是去买菜就是下楼打拳去了。”李陈隽回了句。

    “打什么拳?太极拳?”裴智问。

    李陈隽神秘一笑,放下手中的筷子,“不是,我阿奶打得那套拳可牛逼了,叫形意八卦掌,与太极拳并列武当三大拳法。太极拳现在老头老太打得多,那形意八卦掌除了武当山嫡传的师傅估计会的人也不多。”李陈隽说的绘声绘色,“我们小区有一位就是形意八卦掌研究会华东分会的会长,我阿奶就是跟他学的,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

    “那么厉害。”裴智听得入迷,又问:“那阿奶是不是真的会武功?”

    见裴智已经吃完,李陈隽指了指桌上的碗筷和空杯,“我做饭,你洗碗,还算公平吧。”

    帮着裴智将碗筷拿进厨房后,他接着前话又继续说:“不是都说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么。我觉得阿奶练这拳的初衷也就是为了强身健体,真要说什么武艺那肯定也谈不上。不过这一年多,据我观察下来,她的确身板比以前硬朗多了,力气也变得挺大,而且走路还特别快,所以一般我不敢轻易得罪她老人家。”

    裴智一边洗碗一边冲着他乐,“没看出来,阿奶还是大隐隐于市的世外高人啊。”

    “哎哟,可以啊。在我这班长每天古诗文言文的熏陶之下,你中文水平现在大有长进啊。”李陈隽上前摸着裴智一头的短发,得意地说。

    “别耍嘴皮子了,收拾收拾换好衣服该出门了。”裴智擦完最后一个杯子,探头看了眼客厅里的挂钟。

    江南的气候湿气大,十一月初的天气与十月相比已多了几分阴冷。

    出门前两人都在校服外面加了一件外套。

    一路说笑着刚出小区不久,李陈隽就看到胡燕燕的身影从眼角晃过。

    “册那,时间没算准。”李陈隽不等裴智反应,就将自己手里握着的车把扔给了他,接着转身一个箭步消失在了身后的小区绿化带中。

    “裴智,原来你也住这小区么。”胡燕燕上前与他说着话,两眼却在他身后瞄了一下,“我刚才好像看到李陈隽了,他没和你一起出来?”

    “啊?李陈隽么,我没看到他。”裴智推着车对着胡燕燕装傻。

    “明明刚才看到那个身形像是他,怎么走过来就不见了呢。”胡燕燕不死心地又多瞧了几眼。

    “你不走么?快迟到了。”裴智在一旁催促着。

    被裴智叫了几声后,胡燕燕噘着嘴有些失望地跟上了他的脚步。

    裴智跨上车骑了几米,回头又看了下,的确也是没有再看到李陈隽的人影。可他就想不明白李陈隽为什么每次见到胡燕燕都需要这么大反应。

    一直以来李陈隽对胡燕燕的态度就是能躲就躲,能不正面接触就避免接触的机会,只要不见面不说话不沟通,就算在一个学校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而造成他会这样对待胡燕燕的原因,就是初三那阵帮着胡妈妈每天送她放学回家后所产生的发酵效应。

    那会儿李陈隽知道胡燕燕对自己有意思,但是由于从没当面将事情说开,他也就当她和其他普通同学一样对待。

    然而胡燕燕觉得李陈隽愿意每天等她一起放学回家,并且用单车载着她,那最大的可能就是李陈隽对她也有那个意思。就算之后李陈隽据实已告,她依旧固执地认为那是李陈隽不好意思承认所用来搪塞的借口。

    对于李陈隽而言,接送任务完成了那就是over,可对胡燕燕来说,任务的完成不过是两人关系又一次提升的beginning。

    她开始频繁地在李陈隽的身边出没。

    给李陈隽买早餐,帮李陈隽的车胎打气,隔三差五约李陈隽去看电影,还夸张的让人将李陈隽个人社交网络上的头像与她的P成了合照。

    李陈隽终于在忍无可忍之下与她摊了牌,不过在她泪眼婆娑的面前,最后改用的理由却是中考在即,哪怕是校内直升,也不能在学习上过多分心。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俗话说的好,对他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李陈隽现在深深体会到自己付出的仁慈所带来的残忍后果。

    踩着铃响声跑进操场的李陈隽,头发上还沾着两片枯叶。

    “哟,班长大人,你这一大早的去哪儿钻小树林了?”

    胡天磊这一声叫的不算太大声,只有后排站着的几位男生听得见。

    大家缩起脖子一阵抽笑。

    “你个赤佬迟早毁在自己这张嘴上。”李陈隽甩了一个特大号白眼给他。

    “看出来了,火气没有全卸掉。”胡天磊越说越离谱。

    李陈隽停下脚步,回身又看了他一眼,“你让我废了你,我的火气就全卸了,要不要试试?”

    “开个玩笑呀,那么当真干嘛。”习惯‘临阵退缩’的胡天磊立马放了软话。

    没心情和他再耍嘴皮子的李陈隽匆匆跑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好。

    “早上你一蹿,后来蹿到哪里去了?”裴智伸手将他头上的枯叶拿了下来。

    李陈隽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做出了苦相,“不谈了,钻进绿化带后踩了好几脚狗屎,光将我鞋底弄干净就费了我好大劲。”说着抬起脚给裴智展示了下还没完全清理干净的鞋底,“还高档住宅小区呢,怎么人的素质就那么参差不齐呢。出门遛狗也不知道随身带个垃圾袋,把狗屎给捡了。”

    “没事,晚上回家我用小刷子替你重新刷一下,保准一点痕迹没有。”裴智安慰着他说。

    “都是胡燕燕给害的,册那。”李陈隽朝着左手边前排胡燕燕的背影狠狠射去了两道利剑一样的目光。

    裴智听着这话便顺着他的话说,“不懂你为什么每次见着她那么大反应,如果想清静的话,还是彻底得和她说清楚。”

    李陈隽将眼神收了回来,看着裴智,“嗯,打工妹之前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等我想一想这话得怎么说,然后找个时间彻底了结。”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