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6

放肆着存活  6

    接着下来的几天李陈隽果然依言,只要碰到裴智训练的日子,他就担负起送小表妹回家的任务。

    今天照例又是裴智训练的日子,李陈隽下了课很自觉地速度收拾好东西,准备骑车往小表妹的学校赶。

    车钥匙刚插进锁洞,背后就被人拍了一把,还好倒也不重。

    他弯腰起身回头一看,笑了。

    “怎么了?不放心我,还要交代几句么?”

    裴智穿着一身的棒球服,将帽子拿在手里,“秦科他们高二的几个明天有突击小测验,今天全都跟我请了假。”

    “那你这队长算是给大家放假了?”李陈隽推着车问道。

    “嗯,反正这几日练得也的确有些猛,休息一天没事。”裴智回道。

    “你这队长还挺善解人意的,我看比秦科那小子当队长时强多了。”

    裴智一个侧身,看着他说:“你可别乱说话,我觉得荆轲那人挺不错,球技好又认真。”

    李陈隽一颔首噗嗤一声,“我还秦始皇呢。”

    “什么?”裴智没明白意思。

    “人家名字是叫秦科,不是荆轲,你当他荆轲刺秦王的那荆轲啊。”

    “我刚才说错了么?”裴智完全没有意识到。

    李陈隽抿了下嘴,“算了,你只要记得下次别当人家面叫错了就行…哎?”

    几个不知道哪个年级的学生从身后跑过时撞在了李陈隽的腰上。

    “真的有摄制组在外面啊?”

    “骗你干嘛?我刚都看到连巍人了。”

    “是不是更帅了?我记得他以前就挺帅的。”

    裴智听着几个学生边跑边谈论的话语,也好奇地跟着过去想看看。

    学校大门口乌泱泱地挤满了刚放学下课准备回家的学生。因为看见了摄像机和明星,也不管到底认不认识,自动自发地将学校门口的一条道堵成了早高峰时的延安高架路。

    李陈隽推着车跟在裴智身后不远处,对门口发生的事完全没啥兴趣的样子。

    一时走不出去也没能顺利看到明星长什么样,裴智退回到了李陈隽的身旁。

    “我们学校还有第二条路可以出去么?”裴智看着眼前的阵仗能想到的只有这个。

    李陈隽摇着头说:“以前倒是有个后门,后来出过事就给封了,现在只有山前这一条路通向外面的世界。”

    “那怎么办?现在完全出不去啊。”裴智说。

    “我倒是有办法,就是吃相难看了点,而且弄不好我们以后也会给人经常包围。”李陈隽无奈地回道。

    “什么办法?”

    “就是…”李陈隽话没说完,手中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拿起才看了一眼就对着裴智大叫‘不妙’,“女王大大等急了,已经生气了。”

    “女王?”裴智不解。

    “你表妹!”李陈隽给出了解释。

    在给‘女王大大’迅速回完微信之后,李陈隽深吸一口气,然后冲着大门口叫了一声‘威廉你给爷爷我让开~!’

    这一声狮吼功威力之强大,超出了裴智预想范围之外。

    先前还堵成好似进击的巨人般厚厚的人墙,一下子从中间开出了一条道。

    乖乖隆地咚!

    裴智总算看清了被围在中间的那位‘超级巨星。’

    超级巨星看到推着车冷着眼的李陈隽倒很开心,上前对他开了口,“我以为碰不到你呢,没想到你还没走。”

    “侬自己看看,这样的阵仗我还走的出去伐?”李陈隽白了他一眼。

    “哦,勿好意思哦。我没想到会把校门给堵成这样。”连巍抱歉地说着,然后一回身对着后面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句,不一会儿就给让出了一个足以通过两人的缝出来。

    “下次回来提前通知一声,这样的阵仗实在太吓人了。”李陈隽说。

    连巍羞愧地笑了笑,“老同学,侬不要挖苦我了好么。”

    “走了走了,我还有事呢,之后电话再联系。”李陈隽打完招呼,示意了下身后的裴智。

    “那人以前也是这学校的学生?”骑出去一段后,裴智才出声问了他。

    “嗯,我们同班的。我没搬家之前,我们住的也很近。”李陈隽说,“他、辛志杰和我,幼儿园还是一个班呢,算是从小就认识的。”

    裴智了然地嗯了下,“怪不得刚才看你们说话,觉得感情挺好。”

    “和他也就一般吧,不像和辛志杰的关系那么铁。他那人给我感觉太浮,不那么脚踏实地,所以觉得不真实,以前还没拍戏时就是这感觉。”

    “他很红么?”

    “也就最近一年吧,拍了一个什么清新校园剧突然窜地挺红,听说还出了一张个人大碟。”

    起先被校门口的那些女孩子的样子吓到了的裴智听完他的话,感慨道:“怪不得校门口刚才那么多女孩子。”

    李陈隽嗤了一声,有点不屑,“搞不懂那些追星的女孩子,不就一个16、7岁的男孩子么,拍了一个戏接了几个广告,出了一张碟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裴智面上淡淡一笑,心中却腹诽道:还真挺了不起的。

    “要说样子也就中上吧,还没有我帅,也没有你帅。”李陈隽这嫉妒的心哟。

    逢帅哥就要比较的心理,裴智也算是慢慢领教了。

    等俩人骑车到表妹学校的门口时,表妹那嘴都快撅到天上去了。

    “不好意思,是哥哥不好才会晚了那么多。”裴智忙着给她道歉。

    “你们看看,晚了半个多小时,我就跟傻子一样站在这里一直等。”表妹真的很生气。

    李陈隽上前拍了拍后座,“女孩子不能总生气,这样容易长皱纹,你看你那么漂亮,要是有了皱纹得多影响颜值啊。”

    表妹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后乖乖地往他单车后座上跨了上去。

    “这样才乖啊,才是女王大人该有的风范。”李陈隽在她头上摸了摸。

    “那请问现在可以回家了么?”表妹特正经地问李陈隽。

    “走,现在就走。”

    两脚一蹬,车轮子就向着前方滚了出去。

    跟在他们身后同样骑着车的裴智,看着前面的俩人一路有说有笑,李陈隽不时回头露出的那一口大白牙早就闪着了裴智的眼睛。而每次过路口转弯时,表妹都会抓紧他的校服,李陈隽也会伸出一手向后护着她。

    是错觉吧。

    裴智怎么看都觉得他们更像是兄妹,而且还是‘亲’的那种,反而自己完全不像一个做表哥的人。

    他从来没有和表妹这样相处过,没有亲密到那种程度。可能是自己不怎么爱说话,也不善言辞的缘故吧。

    快到家门口时,李陈隽放慢了速度,表妹从后座上轻轻一跳。

    “明天不用接了,今天老师找黄宇博谈话了,应该不会再有上次那种情况了。”表妹笑着对李陈隽说。

    李陈隽笑着看了眼表妹,而后对着裴智说:“我这也算是功成身退了。”

    “这几天谢谢你了。”裴智说。

    “客气什么呀,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李陈隽一把将车头调了个方向,“你们进去吧,我先走了。”

    裴智刚要和他说再见,就被屋里一阵争吵声打断。

    “侬阿有考虑顾阿拉囡囡额感受?”

    “姆妈,我怎么没考虑过?就是觉得小意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和洋洋睡在一起,才让她和我们睡一间。”

    “和你们睡一间,那我老太婆什么时候能报上孙子。”

    “姆妈,侬又绕回去了。这是两回事,没关系的呀。”

    “怎么没关系?就是因为那小子来了,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变得非常不方便。”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说来说去侬就是嫌弃洋洋。”

    ‘砰’地一声,大门被故意重重地推开。

    “囡囡啊,侬回来啦。”婆婆对着表妹说。

    “今天怎么这么晚?是不是又被同学纠缠了?”妈妈对着她问道。

    表妹耷拉着一张脸回道:“没有,今天哥哥和他同学一起来接的我放学。”

    小意奶奶听她这么一说,向门口张望了两眼,“个么他人呢?”

    “你们说话声那么大,聋子都听见了,他还好意思进来?”表妹提高了嗓音。

    “你给你哥哥打电话,让他回来。”妈妈说。

    “话都说的那么难听了,哥哥现在能立马回来才怪。”说完对着妈妈和奶奶白了两眼,朝着里屋一走。

    李陈隽默默跟在裴智的身后已经有快四十分钟了。

    他不敢上去多问,也不敢去打搅他,只能这样安安静静地跟着他漫无目的地到处乱逛。

    刚才的那些话句句扎在了裴智的心头,也声声灌入了李陈隽的耳朵。

    他没有想到裴智原来回国后是借住在亲戚家,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家。也没想到亲戚对他的到来竟是那样的冷漠和嫌弃。

    虽然裴智平时话并不多,但是自己完全没能从裴智脸上看到半点异样,该笑就笑,该打闹就打闹,殊不知他这每天承受了多少压力。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裴智和父母的关系可能不太好,因为从来没听他说过‘爸爸妈妈’。而除了表妹高意涵,他对裴智的家人真的一无所知。

    想起他没加入校队那会儿,总是放学后不回家待在教室写作业,以及中秋节那天没回家吃饭,李陈隽现在终于明白了道理。

    他看着裴智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一头扎进了一家便利店,他也速度将车停好,跟在他身后。

    “你要喝什么么?”裴智转头问他。

    他愣了下才说,“哦,矿泉水就好。”

    “喝乌龙茶吧,我想喝那个。”裴智说。

    “行,我都可以。”李陈隽顺着他说。

    裴智依然抓了一把零钱将单买了,然后将一瓶递到他手里,“去撸串吧,我肚子饿了,就想撸串。”

    “好啊,我知道一个撸串的地方特别棒,我带你去。”李陈隽笑着拉起他就走。

    撸串!裴智一个从日本回来才多久的人哪晓得什么是撸串,不过是便利店出来时一抬眼看见对面街边一块牌子上写着的字罢了。

    心知肚明的李陈隽当然不会去戳穿他。今天只要裴智愿意,他就陪着他一起,爱吃什么吃什么,爱玩什么就玩什么。

    五点刚过的店门口人还不是特别多。

    老板招呼着他们俩进店。

    坐下后不久,李陈隽熟门熟路地点了一大堆,末了裴智还追加了两扎黄啤。

    “你酒量行不行?”李陈隽岔着话题。

    “我也不知道,从没喝过酒。”裴智冷静地回着。

    “什么?没喝过你还要两扎那么多?”李陈隽回身就要喊服务员。

    “就这样吧,别叫了,我觉得我应该挺能喝的。”裴智笑了笑。

    李陈隽也跟着笑了笑,“我可事先和你说,我的酒量很一般,别到时候你小子不喝全尼玛我一个人喝。”

    “不会,我还真的挺想喝的,别担心。”裴智说。

    面前的裴智好像又回到了最初认识时候的样子。几星期相处下来的熟识和默契,以及球场上那股嚣张的气焰,仿佛又全部消失了。如今面对着裴智,李陈隽变得有些局促,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第一扎黄啤很快被端上了桌。

    裴智给李陈隽倒了大半杯,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来,干个杯吧。”裴智举着杯子,“庆祝我第一次喝酒。”

    “嗯,干杯,祝你跨入酒神之列。”李陈隽将手中的杯子与他轻轻一碰。

    没有太多的话语,俩人喝着啤酒撸着串,就和店里其他来吃饭的客人一样。

    店门外渐渐响起嘈杂的人声,下了班来撸串的客人已经将门口拥得看不清街面上往来的车辆了。

    酒气一点点熏着他有些模糊的视线,门外的霓虹也叠影重重。

    他甩了甩稍显晕乎的脑袋,拧开了手边那瓶买了才喝了一口的乌龙茶。

    茶水顺着喉咙慢慢下滑,倒是解了些串串带来的油腻感。他又抬手往自己嘴里多灌了几大口。

    擦了擦嘴,看着桌上剩下的五六串羊肉和零散的几串蔬菜,他觉得可能是要浪费了,肚子目前怎么也塞不下了。

    而对面的李陈隽不知何时已经醉的将脑袋歪在一边呼呼大睡。

    酒精带出微醺的潮红,让李陈隽此刻看起来诱人可口。

    他好想上去抱抱他,在他的脸颊上亲一口。

    可是他不能。

    克制着自己,起身坐到对面,轻轻拍了拍李陈隽的脸,“李陈隽,李陈隽,醒醒啊,该回家了。”

    “啊~?回家?回什么家?”浑顿未醒的李陈隽脑门上都睡出了一道红印子。

    “这是撸串的饭店,你得回家睡。”

    “哦,我是陪你出来散心的。”小子终于想起了这茬。

    “对啊,快起来吧,外面等着的客人好多。”裴智将他一条胳膊架在自己身上,半拖着他身躯慢慢移出了店。

    迎面一阵风吹来,倒是吹散了些身上的酒气。

    李陈隽揉了揉眼睛,又砸吧了几下嘴,“刚都吃的什么啊,怎么感觉跟吃了一嘴沙子似的,又干又涩。”

    “你站在这里等一会,我去去就来。”裴智转身进了身后的一家罗森。

    出来时手里拿了两瓶水,腋下还夹了一样东西。

    “你先喝口水。”裴智将矿泉水塞在他手里,接着拧开另一瓶,将一整瓶水都洒在了一条毛巾上,“来,擦把脸,醒醒酒,别回家让你阿奶担心。”

    “哦,谢谢。”李陈隽听话的又接过毛巾。

    清醒了之后,裴智不建议再骑车回去。路边打了辆出租,将李陈隽的单车往车备箱一塞,两人一起坐进了出租。

    到了李陈隽家的小区门口,裴智将车备箱后的单车推到他面前。

    “我就不送你上楼了,你自己小心点。”

    “哦…那个,你没事吧。”李陈隽熬了一晚上最后只是说了这一句。

    “我没事。”裴智说,“那你没事了吧。”

    “我早没事了。”李陈隽笑了笑。

    裴智嗯了下回了一个有点勉强的笑容。

    “那行了,我走了,你上去后休息下,别急着洗澡,等酒气全散了再洗。”裴智叮嘱着。

    李陈隽点着头,嘴皮子没有往日那么利索了,只能说出一句‘拜拜’。

    看着李陈隽转身回家,裴智才又慢慢地踱步往着小娘娘家的方向走去。

    这一晚,两人都睡得不怎么踏实…

    第二天一早,李陈隽在裴智去学校的必经之路等了好长时间都没见他的身影。

    进了教室依然也没看见他的人。直到早操结束后,裴智还是没有出现。李陈隽猜想裴智今天可能不来了。

    想想也是,家里发生了那样的事,他总得先解决了住宿问题才能安心来上课吧。

    可裴智最后还是出现了。

    他站在教室门口的时候,正好是英语老师带领大家在读课文。

    英语老师一向喜欢裴智,见他一头一脑的汗倒也没怎么责怪,“怎么迟到那么久?睡过头了么?”

    “嗯。”裴智没有反驳。

    “好了,进去吧。”英语老师挥了下手,但下一秒又把他叫住了,“哎?我说你的书包呢?迟到了怎么连书包都不带了?”

    书包!?

    裴智双手一前一后的摸在了书包带子原该在的位置,愣了三秒。

    “费老师,我把书包弄丢了。”裴智面无报请地说道。

    ‘哈哈哈’,全班爆发出了一阵大笑,除了李陈隽。

    英语老师一脸哭笑不得,“你这孩子也太糊涂了吧,睡个懒觉还能把书包给弄丢。”看着裴智呆愣的样子,略安慰着说,“行了,你先原路去找一圈吧,不行再报警。你们曹老师那里,我下了课会去说。”

    “哦,谢谢老师。”裴智对着费欣怡鞠了一躬,然后一转身又出了教室。

    没走两步,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 书包里有很重要的东西么?

    — 有。

    — 哦。我想如果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就别回去找了。

    — 钱包还在里面呢。

    — 多少钱?

    — 1500

    — 晕,那得好好找找了。

    — 嗯。

    和李陈隽的微信对话结束,他将手机放回了裤袋。

    说实话,书包什么时候丢的,丢在了哪里,他完全不清楚。当下除了按英语老师的提议也是别无他法。

    沿着学校门口开始,裴智一路垂眉低眼找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却是一无所获。

    他索性停下来坐在路边的花坛边,休息片刻。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脑中思绪纷乱,想了好多,现在都还昏昏沉沉的。

    离开小娘娘家,以他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借不到一处像样的房子来维持三年的住宿问题。若要继续留在那里,除了给小娘娘的公婆添堵之外,也会造成他们家的不和谐。他并不想去当这个‘罪人’。

    在目前找不到一个解决办法之前,他唯有更小心地夹紧尾巴做人,不给他们家再添一点的麻烦。

    坐了一会儿,他起身拍了拍脸,打算去附近的派出所。知道是有点渺茫,但总好过没有一点希望。裤袋里的手机凑巧这时一阵狂震。

    他一看是李陈隽打来的电话。

    “你在哪儿呢?”

    “我还在路上找着呢。”

    “快回学校吧,有人捡着你的书包给送来学校了。”

    “嗯?真的?”

    “真的,没骗你,快回学校吧。”

    “哦,好的。”

    挂了电话,裴智扫了辆单车就急匆匆地往学校赶。

    捡着裴智书包的是一位铁路道口的工作人员。

    每天早上七点三刻都有一班货运车次要从道口通过。那道口离学校不远,走路也就十来分钟。裴智的书包就是在道口杆子升起后让工作人员给发现落在铁轨的旁边。那人在道口捡过各种各样的小东西,这回能捡到书包也算是失物招领榜上头一遭。好在书包里有学生证和钱包,这才能那么快给他送回了学校。

    裴智折回学校匆匆赶到班主任办公室的时候,那位铁路道口的工作人员还在。见到丢了书包的孩子是这么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孩子时,那人笑了笑。

    “这就是捡到你书包的叔叔,快谢谢人家。”班主任曹老师将桌上的书包塞在了裴智的手里。

    裴智抱着书包给那人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叔叔。”

    “不客气不客气,不过以后可要多注意了。作为学生什么都可以丢,书包不能丢啊。”那人又多看了几眼裴智。

    “晓得了,谢谢叔叔提醒。”裴智礼貌周到。

    “行了,回教室去吧。”班主任将一摞作业本递给了他,“帮我把这个带去教室,下节课讲评你们的作文。”

    “哦。”裴智将书包挎在身上,然后抱起一摞作业本转身退出了办公室。

    进了教室后,同学们都笑着看他。因为史上能将书包弄丢的人,裴智他可能算是第一个人。

    李陈隽看他坐回座后,关切地问道:“嘲唧唧训你话了?”

    “没有。”裴智拿出语文课本放在桌上。

    “看来嘲唧唧也挺喜欢你的。”李陈隽抬着眉说,“要是换成罗志毅和胡天磊,看不得把他们训上整整一节课才完事。”

    裴智笑了下没说话。

    “那你书包里有没有少了东西,快检查下。”李陈隽拍了拍裴智还没塞进课桌里的书包。

    经他这么一提醒倒也觉得没错。

    说起来其他书本笔记什么的也没什么,关键的是钱包。里面可有着他一个月的伙食费以及刚办下来不久的身份证。

    当看到钱包里的现金和身份证一样都不少后,裴智轻轻舒了口气。

    而一旁的李陈隽一下就瞄到了那一沓红色的毛爷爷,“你总是带那么多现今在身上干什么。上海现在用手机就能办很多事了你不知道么?”

    “我晓得。只是随身带现金是我的习惯,可能一下子改不掉吧。”裴智整理了下课桌,将书包塞了进去。

    李陈隽见他双眼充着些血丝,晓得他昨晚一定没有怎么睡好。现在整个人说话都有些恹恹地,少了生气。

    “还在想昨晚那事么?”李陈隽还是问了。

    他真的是肚子里藏不了问号的人。

    “想要不去想也难。”裴智无精打采地回道。

    “真非得要你搬出去?”李陈隽替他叫屈,“你才多大一个人,他们连个孩子都容不下?”

    “不是年纪的问题,是我本就不应该去打扰小娘娘。”裴智叹了口气,“她自己过得也不容易。”

    他其实打从心里觉得小娘娘还是挺疼他的,只是她没话语权,房子不是她买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李陈隽又问。

    裴智自己也想知道答案。

    耸了下肩,转头对着李陈隽道:“再说吧,至少到月末我应该还可以继续住着。”

    临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自修课,裴智终于撑不住,将不能承受之浑顿交给了面前的课桌。

    这一整天的课上的他是浑浑噩噩。尤其是数学和物理两节课,基本是两眼看着老师,脑子却和周公在讨论三角函数。

    李陈隽看着他这样也是难受。

    “要不你索性搬来我家住得了。”歪着头对着侧脸倒在课桌上的裴智说,“我家你来过,现在就我和我阿奶住一起,房间又那么多,再来两个人也完全可以住。”

    “哦。”裴智说。

    “目前你可以住我弟弟的那间,也就是现在被我拿来当书房的。要是我爸妈、我弟弟回来了,那你就和我住一间,等他们走了,你再住回去。”他用手肘碰了碰裴智,“我父母和我阿奶那里你别担心,我去说,一定不成问题。”

    “嗯。”裴智说。

    “那你是同意了?”李陈隽再问。

    裴智支起脑袋点了点然后将脸转向了另一边接着睡。

    得到他的同意后,李陈隽忽然有点兴奋。想要立即和父母将这事说了,也想给阿奶打个电话,让她赶紧就把书房收拾下,好让裴智一会儿回去就眼前一亮。

    家里能多个Xiong-Di一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真的是挺开心的一件事。

    李陈隽虽然是有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弟弟,可是和他却不怎么亲。

    弟弟是出生在外地,从小随在父母身边长大。

    当年父亲由于和别人合伙开厂做生意,在他年纪很小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和母亲两人一起去了外地,而他则被托付给了奶奶。

    奶奶很疼他,因为是长孙,又加之父母不在身边,他比其他孩子得到了更多祖辈能给予他的疼爱和宠溺。

    但记忆中和父母一起有说有笑吃饭的情景,却只是每年过年他们回上海时的那几天。

    倒不是说父母对他冷淡,不如弟弟,该有的关心其实也都有。他们除了每月给阿奶拨固定的生活费外,总还会额外给他的卡上打钱。另外,每周周五晚上八点的固定视频通话也是那么多年来一次没有少。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李陈隽从没有感觉自己与别的小孩有什么很大差别。只是在Xiong-Di感情上,真的由于很少相处才会有种淡淡的疏离。

    如今裴智若是住进他的家,倒是可以让他找回一些原本与Xiong-Di该有的相处模式。

    揉着疲倦的双眼抬起头时,就能看见裴智的半边脸被课桌磕出的一大块红印子,就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

    他扯了下身上拱起的校服,转头又扫视了一眼全班。

    身旁的李陈隽正埋头做着英语作业,发现他醒了,拿了张纸巾逗他,“醒了啊,来,拿去擦擦眼屎。”

    “册那,不是吧。”裴智下意识的用指腹去扣。

    “骗你呢,你还真信啊。”李陈隽收回纸巾偷乐。

    裴智讪然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我睡了多久,怎么还没下课?”

    “快了,还有五六分钟。”李陈隽放下手中的笔,看着他,“我以为你会睡到放学都醒不了呢,没想到你挺自觉的。”

    “这样趴着睡有点难受,要不是太困了,也不至于这样。”裴智用手托着脖子扭了几下。

    李陈隽帮着也在他肩颈处捏了几下,“待会儿打铃后,你快点收拾,我们先去你小娘娘家把要拿的东西拿上,之后晚上等你姑父回家了,再正式和他去把事情说了。”他自顾自说着,“我觉得这事总得和你姑父当面说清楚,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你的法定监护人,而且又算是一家之长,得他点头同意了,我才好把你接我家去。”

    “什么意思?”裴智一脸懵逼。

    “家长不同意,你就算跟我回家了,到时候万一他们反咬一口来闹,我倒没什么,就怕倒霉的还是你。”李陈隽特同情的看着他。

    一个打盹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家长同意?什么跟他回家?什么反咬一口?

    裴智觉得自己是不是穿越了。怎么他和李陈隽的关系已经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发展的那么迅猛了呢。

    “你…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裴智对着他问道。

    “什么什么意思。你搬来和我住啊,刚才不是你自己答应了么。”李陈隽义正言辞。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裴智一脸无辜。

    “册那,难道刚才对着我点头的是你双胞胎Xiong-Di啊。”李陈隽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我问你要不要索性搬我家来住,反正我家人少地大还离学校近,你点头答应了,还嗯了几声。”

    “我有么?”裴智的记忆出现了断裂带。

    “你这人怎么这样。”李陈隽开始有小情绪了,“我替你担心,为你着想,你这睡了一觉当耍着我玩啊。”

    “不是…只是…”裴智不知如何解释。

    能去李陈隽家住当然是最好,他非常地乐意。可是要住过去也不是那么简单。李陈隽的父母会有什么想法,他自己的姑父又会怎么说,都不是简简单单地报告一下就能了结的问题。

    在一阵下课铃声后,裴智对着李陈隽才有开口,“你的好意我真的很感动。说句老实话,我真的挺想住去你家的,但是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光我们俩自己决定好了有什么用?总归还得要家长同意,但是问题就是你家里人和我那边到底能不能同意。”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我父母这里你绝对可以放心,基本没什么问题。”李陈隽充满着自信。

    “你要不还是先和你父母以及阿奶沟通下,要是…”裴智顿了下,“要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那我再去和我姑父说。”

    “那也行。”李陈隽觉得裴智有所顾虑也很正常,“不过要是我家这边没问题,我得和你一起去你家找你姑父说,毕竟得让你姑父看看同你合住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好歹我也是班长,可信度很高。”

    裴智轻笑了下,“嗯,就按你说的办。”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