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放肆着存活章节列表 > 放肆着存活_ 5

放肆着存活  5

    早上第一节物理课结束后,沈主任将李陈隽叫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

    没等沈主任开口问他,李陈隽主动地交代,“沈老师,你交代的事情,我圆满完成了。裴智他答应进校队。”

    “哦哟,不错不错。”沈主任开心一笑,嘴边便起了一个酒窝。

    “不过裴智是有要求的。”李陈隽看着沈主任又说,“得让他做队长,还得由他来制定训练方案。”

    没出意外,沈主任倒是答应的爽快,“你和他说,问题不大,我这就去和刘老师商量一下,他这个队长是做定了。”说完在李陈隽肩上拍了又拍,笑着大步朝着楼梯口走了下去。

    “和沈主任说了?”裴智见他回座,问他。

    “嗯,说了。把你的要求也说了,沈主任说没什么问题。”李陈隽回道,转而用上海话又说,“侬蛮交就要高升了,先恭喜侬一记。”

    “同喜同喜。”裴智回了一个抱拳。

    “我喜什么?”李陈隽茫然。

    裴智看着他说,“没觉着肩上的担子轻了很多?走路都能生风了?”

    “嘿嘿,倒也是。”李陈隽附和完,接着双眉一抬又问:“我就想不通,你为什么一开始要那么较劲,死咬着不松口,就不能爽快点答应呢?”

    “不想浪费无谓的体力。”裴智说不出实话。

    李陈隽一笑,觉着这算什么理由?

    “就为了这个?你这人也太搞笑了吧。”

    临时编的借口让裴智自己都觉得这理由实在很扯,“那还不允许我自己吊高着卖啊,抬抬身价又不犯法。”

    “册那,我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想法。”李陈隽故意将脑袋向后退了十几公分,“不过也是,以你的能力要是太爽快地答应了,感觉是有点掉价。”

    “希望我这决定不会让我后悔。”裴智看着他说道,又仿佛是对着自己说。

    “就一个高中社团活动,用不着后悔那么严重。”李陈隽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轻摇了下。

    正说着话,教室却忽然一片安静。

    裴智与他一同转身抬起了头。

    “你们曹老师临时有个会议需要参加,所以就和我下午的化学课调换了下。这节就先上我的化学课。”化学老师穿着一身皱不拉几的青蓝色长袍,上面还有好几处化学试剂残留下的褪色痕迹。

    “上节刚上完物理,这节又来化学,是要晕死我们啊。”罗志毅发出了无奈的抗议。

    “那是你脑袋不好,装满糨糊的原因。”化学老师瞪着眼看着他。

    一阵上课铃响过,化学老师接着又说:“趁现在还年轻多学点东西,别管以后有没有用,就算十年二十年后,你的工作和现在学的物理啊化学啊没多大关系,但是你懂基本的原理和知识,装B都比别人有底气,是不是?”

    同学们很配合地笑了几声。

    “人都说聪明的头发不长毛,错的!这句话毫无根据!为什么男人容易秃顶,而女人没见过什么秃顶的?那是因为皮脂腺主要受雄性荷尔蒙控制,一旦体内分泌过多,自然就会堵塞毛孔,也自然无法让头皮长出秀发来。”化学老师指着自己谢顶的脑袋铿锵有力地接着说,“人体分泌雄性激素的是什么器官?是睾|丸和肾上腺皮质,而其中又以睾|丸为主。在化学上都是属于一类既含有碳键又含有碳环的有机化合物,是由胆固醇分子键断裂、结构转变而成。所以,秃顶的男人体内胆固醇不容易积聚在血管壁上,也就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血管病变,那么自然患高血压、动脉粥样硬化、冠心病等心血管疾病的几率也就小了。”

    一番长篇大论听得底下的学生们想笑又不敢笑,似懂非懂。

    “我说那么多不是要让你们觉得老师我多了不起,也不是说老师头发少就聪明或者不聪明,我是要让你们知道学好化学是多么有好处。”化学老师看了一眼全班大多呆滞的眼神笑了笑,“看吧,我刚才那波装B不就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你们这一个个弱智的表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呵呵呵’最先反应过来的同学一笑出声后,全班便跟着一连串的笑声四起。

    “好了,今天装B知识普及就到这里,现在我们正式上课。”化学老师收起了笑容,转身拿起了教学大纲。

    裴智正记着笔记努力理解化学老师说的内容,身旁隔了一个走道的胡天磊对他轻轻‘吁’了几下。

    他转头看向胡天磊,只见那小子递来一本漫画,上面还夹着一张小纸条。

    “帮我传给李陈隽,谢你啊。”胡天磊轻如蚊叫地对着他说。

    他接过漫画看了一眼,是之前李陈隽说过的《亚人》,不过手中这本还是台湾出的实体中文版。

    他将漫画朝李陈隽那边推了推。

    李陈隽困惑地看着他,但见他用嘴朝着胡天磊努了下,随即明了地点了点头。

    抽出纸条一眼扫完,李陈隽又在下面补了一行字,接着卷起纸条对着胡天磊的方向扔了出去。

    “我册那,往哪儿扔呢你。”胡天磊被李陈隽丢来的纸条正打中了眼角。

    “骚略骚略(sorry),一时失手。”李陈隽隔着裴智,身体后倾对着胡天磊说。

    “李陈隽,胡天磊,你们给我站起来。”化学老师敏锐的后脑勺察觉到了情况。

    裴智左右看了他们俩一眼。

    俩人慢慢吞吞地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化学老师将手中的粉笔对着李陈隽一举,“来来来,你那么想说话,就先上来把这道题给大家讲解了。”

    换做是别人,被老师这样‘挑衅’了,这时候多半都会说‘老师我错了,我不再说话了’,因为明显化学老师这是在下套啊。

    唉!?可李陈隽就是与别不同,明知前面是套路还愿意跟着套路走。

    他走上讲台,接过化学老师手中的粉笔刚要解题,却发现这是一道没有出完整的题目。

    “老师,你这题目都没出完呢,我怎么解?”李陈隽转头问。

    化学老师抖了下肩,看着他说:“已知条件我都给你了,求什么你自己看,有几种可能你就写几种可能。”

    行啊,化秃,你够厉害!

    李陈隽回头又将这道没有出完的题目细细读了一遍,接着拿起手中的粉笔唰唰唰地洋洋洒洒地就这么写满了整一块黑板。

    放下手中的粉笔,他看了一眼化学老师,见化学老师没有什么反应,就清了清嗓子,指着黑板上自己写的几种答题可能开始一个个地讲解给全班同学听。

    整整近二十分钟的套路就让李陈隽一个人玩的是要多威风有多威风,要多帅气有多帅气。

    坐在底下的裴智深深觉着李陈隽的讲解方式比化学老师更能让他快速明白。

    “很好,讲的不错,下去吧。”化学老师非常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你也坐下吧。”又对着胡天磊指了下。

    李陈隽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将头一甩,耍了一把装B过后的潇洒才回到座位上。

    “同学们看到伐,这才是装B正确的打开方式。”化学老师腹黑式的笑容再次爬上了面孔,“班长这波装B就是学霸式装B成功很好的例子。所以啊,装B也得肚子里有货色才能装,否则装了也是白装,到时候连自己都懵逼了是吧。”

    同学们再次被化学老师逗笑了。

    午休时,李陈隽邀请裴智和几个男生去操场一起打球。

    “老规矩三对三吧。”李陈隽朝着对面站着的那男生说,“我、罗志毅还有裴智一队…”

    话还没说玩,那男生便提出了抗议,“哎,慢着,你这不公平啊。人高马大的都给你抢了,而且你和罗志毅三分球又都好,你让我们这边还怎么打。”

    “那行,那丢硬币决定吧。正面的就先选人开球,怎么样?”李陈隽说。

    “同意。”男生点了下头。

    一枚一元硬币上抛下落后的下一瞬间,那男生笑着将手指向了裴智,“裴智一个,祖颖杰一个。”

    “好,那就这样吧。孙巍华,你们先开球。”李陈隽将手中的球抛给了他。

    孙巍华接到球后对着身旁的裴智问了一句:“你篮球应该也打得不错吧?”

    裴智面无表情地回了句:“什么算不错?什么不算不错?”

    “啊?…你绕口令呐。”孙巍华愣了下。

    裴智耸了耸肩。

    “别聊了,开打了喂。”罗志毅冲着他们吼了声。

    裴智头一低没再说话,从孙巍华身边跑了过去。

    被无视了?!

    孙巍华这是自裴智转学以来头一次和他说话,但是很明显,两人属于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那种。这一霎那,孙巍华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挑更熟识点的罗志毅过来,而是选择的裴智。

    李陈隽正等着孙巍华开球,见到裴智跑到自己身边,完全一副盯防的架势,他侧头朝着裴智挑了挑眉,然后‘邪魅’一笑。

    这算什么?扰乱军心?

    裴智心中顿时响起了警钟。

    下一秒,孙巍华一个远距离传球,裴智垫脚接住了球,接着左右一晃先做了个假动作,趁着李陈隽还没来得及出手防他,上前两步跃起一个抬手,漂亮的一记带球上篮,进筐得分。

    紧接着又是一个篮下阻截。

    从罗志毅正准备跃起投筐的手中将球抢断后,裴智在篮下做了个360度转身,而后跃起倒扣篮筐,又是一个完美的进球。

    孙巍华很是满意地与他单手击了一掌。

    开打一分钟左右,裴智已经连进了两球,这让篮球小王子李陈隽有些不太淡定。

    没想到棒球打的很棒的裴智,居然篮球也不输自己。而这种好久不曾有的强手遇强手的火药味渐渐燃起,使得李陈隽也越来越兴奋。开打之前还对裴智的那些顾虑早就被他抛诸脑后,此刻他只想与裴智痛痛快快搏杀一场。

    眼看祖颖杰的外围投球未能成功,裴智以些许身高优势压住了罗志毅,将球护在了自己的怀中。正要再次跃起投球时,不知从哪蹿出的李陈隽将手往他腋下一拨,一颗球随即滑了出去,然后李陈隽趁势带球投向篮筐。

    NICE!

    裴智回身接球时,李陈隽用起先相同的表情对着他又笑了下,接着用手指来回比划了他们两人,最后对着自己伸出了一个大大上翘的拇指。

    册那,赤果果地挑衅!

    李陈隽勾勾嘴一脸的得意。

    若是场下,李陈隽这些举动或许对裴智还真能起些作用。别的不说,就说那邪魅的笑意,裴智就不可能当作没看见。但如今是在场上,那就另当别论了。

    裴智心中轻哼,你小子别太得意!

    再看另一边的孙巍华和罗志毅,虽没有李陈隽与裴智那样的相互挑衅,但那也是斗志昂扬,厮杀激烈的很。

    整个午休的一个小时,他们是用地淋漓尽致,直至铃声响彻整个校园才各自收手。

    而这场球的结果就是不分胜负,以平局收场。

    “看不出你篮球也打得那么好。”李陈隽一手勾在裴智的脖子上。

    向来有洁癖的裴智,此时顶着各自一身的臭汗倒也没太嫌弃他,“彼此彼此。”

    “今天主要是摸下你的底,所以我收了些,下次再一起打,我准保赢你。”李陈隽收回手,歪着脑子对他指了指。

    “面对事实吧,人家裴智打的不比你逊色。”孙巍华在身后开了声,“刚才你那架势那么狠,还能算是收着打么,骗谁呢。”

    “你这赤佬…”

    前同桌罗志毅替李陈隽开了口,“摸摸底是说的没错,后来发力也是事实,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人家裴智篮球技术也和英语口语一样,能够惊艳全场。班长就是一时被惊吓到了,所以没有完全发挥往日正常水平。”

    ‘啪啪啪’三声响亮的掌声。

    “罗志毅,你这狗腿子当的还真是无与伦比。”孙巍华钦佩的目光毫不掩饰。

    “册那,怎么说话呢,会不会说人话。”罗志毅假作一脸凶相,上前一把掐着孙巍华的脖子吼着。

    此刻正式的上课铃再次响起。

    几人在洗手间洗完脸后一溜烟地想从后门蹿进教室,不料被身后的班主任逮个正着。

    “都已经上课了还在外面晃荡!”曹启明看了几人一眼,“还有,你们这一脑袋的水等下怎么上课,进去快点擦擦干。”

    “哦。”几个大男生低着头异口同声。

    “裴智,你过来下。”曹启明将裴智一人留在了教室外。

    李陈隽本能地扭头看了眼身后,然后再一低头进了教室。

    曹启明看着一脸水渍的裴智,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先把脸上的水擦擦吧。”

    裴智没有伸手去接。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渍,对着班主任笑了笑,“不用,一会儿进去用纸巾擦擦就行。”

    话说的是实话,可主要还是他嫌弃班主任的手帕。看着就不是今天刚洗后干净的样子,要他拿来擦脸,他还真情愿一脸水渍地等着自然风干。

    “随便你吧。”班主任将手帕塞回裤兜,而后说道:“你和李陈隽说的那些要求我们早上几个老师商讨过了,然后也和高二的秦科商量好了,校棒球队的队长今后就由你来当。不过…”班主任脸色严肃起来,“你既然答应了进校队,大家也尽可能满足了你的要求,那你就要尽最大努力为学校争光。今年的上海市秋季赛我们还指望着你带领大家至少进前四强呢。”

    前四强?怎么之前听说去年连对街的七中都没有打赢,就差垫底了。今年难道靠着他这一个多月的突袭就想进前四?是不是想的有点多?

    裴智瞬间觉着大家真把他当救世主来看了。

    哦,阿门!

    “曹老师,这我真的不能保证。得先熟悉下这边的打法,我在日本那边的技巧不一定百分百能用在这里,然后训练几次看看大家目前的水平后才能知道怎么更好地去扬长避短。”裴智说地相当客观。

    曹启明表示理解地点着头,“老师懂你的意思。不过大家还是非常看好你这个队长的能力。”在他手臂上拍了拍又说:“今天下午就有训练,你上玩最后一节课就去刘老师那里报道。”

    “好的,我知道了。”裴智点了下头。

    李陈隽见他坐回座位后也没有问是怎么回事,因为大致也能猜到班主任找裴智说的是什么。

    放学后,辛志杰跑到1班的教室后门,扒在门口对着李陈隽叫了一声。

    “走不走?”

    “我走也不和你一路啊。”李陈隽将书包从椅背上取下往自己肩上一搭。

    辛志杰从几个往后门走的学生身边挤过,站在他面前,“我今早起来晚了,我妈替我叫的滴滴专车,所以没有骑车。你要是现在走就顺便带我一段,我自己坐地铁回去。”

    “有钱银啊,还滴滴专-车。”李陈隽将后面两字故意拖长了音。

    “别废话,到底走不走?”辛志杰问。

    李陈隽斜眼看了看裴智,才对辛志杰又说:“暂时不走,我这儿还有点事,你要不去学校门口扫一辆摩拜吧。”

    “我这不是没装APP才来想着搭你顺风车的。”辛志杰略有失望。

    李陈隽一笑,摸出了自己的车钥匙往桌上一放,“那你骑我的车回去吧,我周末去你那里取,等下我去扫辆摩拜回去就行。”

    “可以啊陈隽,为了我那么拼啊。”辛志杰开心地拿起车钥匙,“我太感动了,拥抱什么的太矫情了,就对你说一句‘I’llawaysloveyou’。”

    “去死。”李陈隽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

    “哈哈哈,谢了啊。”辛志杰抖了抖手中的钥匙,“裴智,走了啊,明天见。”

    “嗯,明天见。”裴智也已起身,对着辛志杰挥了挥手,一转头对着李陈隽问:“你有什么事,放学了还不回家?”

    “嘲唧唧是不是让你今天就去棒球队报道?立马就开始训练?”李陈隽回问。

    裴智一点没有吃惊,嗯了声,再问:“所以呢?”

    “所以我想和你一起去,然后想观摩观摩,可以伐,队长大人?”李陈隽露出特纯真的表情等着裴智的回答。

    裴智没理由拒绝,也不想拒绝,“我没问题,不过我现在要先去刘老师那里报道。”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李陈隽说着习惯性地又勾上了他的脖子。

    这样亲密的身体接触在第一次过后,裴智就在心里告诫了自己,那道鸿沟不能轻易跨越。之后李陈隽再有这样的举动时,他都尽量不去想别的,只将这一切看作是好朋友之间最普通的身体接触。

    就好像现在,肌肤相贴,裴智能明显感到李陈隽的体温从手臂传到了他脖颈,可他已能如平常人一般,不再有不该出现的任何心理活动。

    两人在刘老师那里待了不到十分钟,刘老师就领他们去了学校最大的一个操场。而操场的正中心早已三三两两站了好几个身穿棒球服的男生。

    众人见到裴智他们走来之后,先是上上下下将裴智打量了一遍,接着几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李陈隽你这是准备也要加入我们棒球队?”一个手拿着棒球帽的男生问道。

    李陈隽一晒脸,“抬举抬举,我怎么可能会打棒球,不过就是来凑个热闹,观摩下各位的训练而已。”

    “是给你们班新人来壮胆子的吧。”另一个高二的男生也发了声。

    李陈隽低低一笑没回话。

    起先那高二男生的身后又一个男生从走了出来,对着裴智看了一眼,“听说你之前在日本打的很不错,而且一开始打的游击手位置,后来才作为先发投手是吧。”

    这位原队长对现任队长的底细了解的很清楚。

    “没错。”裴智回道。

    “那你现在防守能力如何?我们队伍的投手并不算太差,我自己就是作为先发投手,现在队里倒是真的需要一名好的内野游击手,不知道你能胜任么?”原队长将目前的情况据实已告。

    刚才裴智已在刘老师那里大致了解了些队里的情况,所以秦科这么说,他并未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唯一让他有些不爽的是秦科说话的语气。那是一种带着鄙夷又带着挑衅的味道,真的很难让人不去做任何心理活动。

    李陈隽从裴智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他现在绝对是生气了,而且气性可能还不小。

    两星期的相处下来,虽说可能不长,可是他大概也算是能看出些裴智的微表情。正如裴智现在这样,表面看着没什么其实火气处于最飘忽不定的时刻,很可能下一刻就莫名被点着了。

    裴智看了全队一眼,又将眼光投回秦科身上,“能不能胜任打一场你就知道了。正好我也想看看我们队的真实实力,那就不如现在直接打一场。”一抬手对着后面几个还没换队服的男生说道:“你们几个替补的一起上,我们暂时分成两队,先打一场,之后再根据实际情况,我可以给队里提些建议以及有针对性的提供更有效的训练方案。”

    “哦。”替补的几名轻声应了话。

    能用一场比赛解决的问题,他绝不需要多费口舌去解释和证明。

    旁观者的刘老师很欣赏裴智一开口就自带的领导力和足以震慑队伍的魄力,故而不禁暗暗笑着在一旁只手拖着下巴搓着几根不太明显的胡渣。

    另一位旁观者在察觉到裴智的脾气后又惊讶于他此时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在李陈隽脑海里,裴智很少一口气能说那么长的普通话不带飘音和跑音。可是刚才那一段话除了铿锵有力之外,真的不觉得说话之人就是两星期前站在讲台上,那个说话奇奇怪怪的裴智。

    忍不住转头的李陈隽将他看了又看。

    可能这才是裴智最真实的一面,是裴智一直不曾让所有人见识到的最‘裴智’的一面。

    替补的队员换好衣服后,大家在秦科和裴智的安排下被分成了两队。

    没有硝烟的一场‘战火’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识相地退到了球场边上的李陈隽找了一个最佳观看区。他将肩上的书包丢在了地上,自己也一屁股往地上坐了下去。

    李陈隽并不打棒球,但也对学校为何如此看重校棒球队很是了解。

    市里每年都会举办高中棒球比赛。秋季赛属于前期选拔赛,真正的四强才有机会参加下一年春季的决战比赛。

    他们1中从三年前秋季比赛以来就再也没有打进过春季的决战赛。老牌强队的没落让1中很是不甘,所有棒球队队员以及校领导们都并着一股气,渴望能再一次打入四强。

    安静地就这样坐在场边,远处那抹在场上来回奔跑接球防守的身影占据了李陈隽所有的视线。

    裴智作为游击手不断地大声提醒着自己的队友,加之左右前后不来回接球跑动,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他两边的帽檐顺着脸颊滴下。

    身高相较于四年前长高了不止一点半点,裴智明显觉得以自己现在的身高做游击手远不如以前来的更有优势。可是他觉得如果这队伍真的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游击手,那么他也会自告奋勇地做一个最合格地内野游击手。

    “垒上没人,后边还有我,放开胆子尽力投吧!”

    “投吧,用尽全力投出一个好球!”

    “接球啊,别让他上二垒!”

    裴智的吼声一次次在操场上响起,划破点缀着白云的蓝色长空……

    “裴智这家伙的确是很牛。”一个队员在训练结束后擦着汗对身边另一个队员说。

    “是啊,就刚才最后让他投的那球,我感觉都快上了150了吧,太尼玛快了。”另一个说。

    “不知道秦科怎么想,反正我觉得让裴智做投手或者游击手对我们队都是一大优势。”又一个插嘴道。

    “我也觉得是,可秦科跟人家较着劲儿呢。”起先那个回道。

    “反正也轮不到我们发话,现在裴智是队长,而且人家实力摆在那儿,光较劲儿有屁用。”那一个再次回道。

    “算了,走走走,回家吧,今天这又是比赛又是加赛体能的,把我累得连屁都放不出了,我|操!”最早说话的那人以一句国骂结束了对话。

    在他们身边明目张胆偷听的某人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一把拽起地上的书包朝着场中大步走去。

    裴智有些吃惊李陈隽居然一直都没回家,看到他笑意盈盈地大步走来,抬手脱了帽子又拭了额头的汗,对着他问:“那么晚了还不回家?”

    李陈隽‘啧啧啧’连发了三声,“知道你强,但没想到你那么强!真牛B!”

    “留下来就为了恭维我一番?”裴智故意这么问。

    李陈隽与他并排往回走着,“本来想看一会儿就回家的,没想到你打的太好了,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后来索性想不如等你训练完了一起走。”笑了笑,又道:“刚才你们队那几个高二的,背后把你说的神乎其神,佩服的不得了。我作为你的同桌都感到很自豪。”

    “就一个训练赛,说明不了什么。”裴智有些傲娇了起来。

    “别谦虚,你这实力好就是好,我没必要用他们的嘴巴来判断你真实的能力。”李陈隽说,“就好像我游泳的技能也不能因为一次意外就被人否定是不是,浪里小白条的名号不是白起的。”

    “臭美。”裴智睨了他一眼。

    哈哈一笑的李陈隽感染到了裴智,他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李陈隽听着身边的笑声,忽然就觉得才开始的高中生活原来还能让他如此的肆意放纵,开怀畅快。

    他越来越喜欢这个新来的同桌。

    无论是两人间慢慢建立起来的默契也罢,还是运动能力上的旗鼓相当,以及性格上的互补,都让他感受到原来除了辛志杰这个挚友外,他李陈隽还能找到一个与自己那么合拍的朋友,该是幸运还是老天的眷顾。

    真好!希望这份友谊长存!

    出了校门,两人一人扫了一辆摩拜,并着肩推着车笑着说着话。

    就在要分道时,裴智突然的一个刹车让李陈隽不解地跟着他一同朝着街对面望去。

    “你认识他们?”李陈隽看了一眼。

    裴智点着头回道:“中间那女孩是我表妹,右边那个长的像土豆的小子之前纠缠过她,被我碰见过一次。”

    望着对街那四五个孩子,李陈隽问:“现在小孩子都那么厉害啊,这么小就当街拦截表白?”

    “初一了,不算很小了,”转身白了他一眼,“你也才高一好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对街的表妹大声叫了起来。

    裴智闻声一把将手中的车丢在一边,也不管路上的车来车往,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对面。

    李陈隽反应慢了两拍,可也随着他几步便跨过了四车道的马路。

    当几个男孩七手八脚拉着表妹的书包带子,硬将她往一边拖拽的时候,裴智上去一把就将土豆拎了起来。

    其余几个男孩见了这架势,忘了手上要再使劲,纷纷侧目向着裴智望去。

    李陈隽见势,上前便将他表妹护在了身旁。

    “你们这是干什么?几个男孩子欺负一个女孩子很光荣么?”裴智严厉地声音将几个男孩一下唬地一愣愣。

    “她见异思迁,收了黄宇博的礼物,又和丁林眉来眼去,我们看不过。”其中一个男孩呛声回道。

    李陈隽低眉一笑,“小子,你们老师没有教你们成语不能乱用的么。懂什么叫见异思迁、眉来眼去么?”

    “我看到她和丁林一下课就隔着一条走道有说有笑。”土豆一手指着表妹委屈着说,“那~么~长的一条走道,他们还能有说有笑,难道不算眉来眼去?”

    “我没有!黄宇博你不要乱说!”表妹高声回道。

    裴智才意识到土豆的名字原来叫黄宇博,还挺好听。

    “小意,告诉哥哥,有没有拿他送的礼物?”裴智看着半躲在李陈隽身后的表妹问出声。

    表妹也挺老实,抿着嘴点了点头,“就是上次他跟着我回家被你撞见后的第二天,我一开始不肯要的,他硬要塞给我,那我也没办法啊。”

    李陈隽好奇地问了一句,“什么礼物?”

    “易烊千玺的同款人偶。”黄宇博怯懦地看了一眼裴智后,才对着李陈隽说。

    “妹妹,还给他吧,要那个干吗,又不是真人。何况人都还没你哥哥帅,看他还不如回家看你哥哥。”李陈隽半真半假地说。

    表妹放开了一直抓着他校服的手,又白了他一眼,“谁说的?我们Jackson帅破苍穹,宇宙屌炸天。他的美好只有我知道。”

    “我册那,还苍穹呢。”李陈隽对裴智使了眼色,“怎么解决?”

    裴智看了看土豆,问道:“那个易什么的洋的人偶多少钱?”

    “588,官方正版。”黄宇博回道。

    裴智哦了一声,接着从书包里拿出了不符合当今潮流人士所用的帆布皮夹,在里面抽出了六张毛爷爷塞在了土豆的手里,“这里六百你拿回去,以后别送东西给我妹妹了,”看着土豆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加重了声音再道:“还有,以后也别再缠着她了,下次再让我看到,就没那么简单了。”

    “有哥哥了不起啊。”另一个小男孩昂头瞪了一眼裴智。

    “哦哟,怎么,不服气啊。”李陈隽一步跨到男孩面前,泰山压顶般地挡住了傍晚余晖留在男孩脸上的最后一丝光亮。

    男孩瑟缩地退后了两步,不敢再作声。

    “好了,都回家吧。”裴智将几个男孩纷纷拨开。

    目送着男孩们走远,裴智才转头看着表妹,“走吧,我们也回家。”

    “我送你们一起回去吧。”李陈隽看着面前的兄妹说。

    裴智眯着眼有点怀疑他的热心,“你今天怎么了?不会是谁派来查我底细的吧?”

    “deideidei,你suodi都dei。”李陈隽自己说完呵呵笑了起来,“刚才没听见右边那个小胖子说他也要回家找哥哥,我这不是担心人家哥哥来寻仇么。”

    “屁大点事还值得他们劳师动众的?”裴智摇了摇头。

    “成语了解的不错嘛,用的也很准确。”李陈隽夸赞地毫无诚意。

    裴智没再和他贫嘴,抬手摸了下表妹的头,问道:“怎么你每天放学都那么晚?你不是才读初一,功课那么紧张?”

    表妹撅起小嘴,不满地回道:“爸爸给我报了补习班,我一三五都得上完补习班才能回家。”

    “那么晚回家他们不担心?”裴智又问。

    “离家又不是很远,有什么好担心啊。”表妹回道。

    “今天这样的事情要不是让我和你哥看见,你不就挺危险的。”李陈隽插了一嘴。

    看见小表妹不服气地动了动了唇瓣,裴智又道:“刚才那事回家我会和小娘娘说,让他去和对方的家长谈清楚,至于这几天下午放学你别一个人先回家,在校门口等着我,我来接你一起回去。”

    “啊?哦。”表妹没有反对。

    别人的家务事照理轮不到李陈隽再插嘴,但是他听了裴智的话后愣是又开了声,“你放学后的训练怎么办?不可能让你妹跟着你一起训练完再回去吧。”

    被他这么一说,裴智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校棒球队的队长。

    “要不这样,你训练的几天就由我来接她,然后送她回家,你觉得呢。”李陈隽说。

    裴智想了下便答应了他的提议。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放肆着存活》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