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问案录章节列表 > 问案录_第二卷 京城中的神秘访客 第二十一章

问案录 第二卷 京城中的神秘访客 第二十一章

    “真是好怀念啊,明明才离开京城短短几十日,却像几年没回来过似的。”

    几天前才从山滦县返回京城的安明画感慨着,回想起在山滦县时经历的一切,好像在做梦一样。此时的她正和严雯并肩走在京城繁华的街道上,听着街边小贩的吆喝声,熟悉又有点陌生的感觉真的很神奇。

    和平安宁的生活真是太好了。

    严雯比她从容的多了,清丽的脸上一派云淡风轻:“你第一次接手刑狱司的案子,以后习惯了就不会这么想。”

    在月水阁见面之前,她对安明画的印象无非是市井传言所说的“好逸恶劳的纨绔子弟”,但此番在山滦县经历的一切,却让她对这个人稍微有了些改观。

    明明已经害怕到哭出来的地步,却还是一直跟着自己坚持到了最后。

    如果再经些历练,假以时日或许她可以成为一名真正可靠的刑狱官也说不定。

    而被寄予厚望的人则默默回忆着一路的刀光剑影——习惯这个词,听起来就很吓人。

    但出乎意料的不想离开。

    加入刑狱司,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后悔,也是最不后悔的决定了。

    “那些老人们怎么样了?”

    虽然知道这种话题很破坏气氛,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到底是很关心的事情。

    严雯没有避讳这件事:“我昨天跟父亲私下商讨过,刑狱司会对年长者网开一面,大概不至于死罪。可再想回到山滦县,绝对是没可能的了。”

    “这样啊,”安明画感叹了一声,心里清楚这样的结局已经算是难得:“不过你还要向朝廷奏表吧?这么悠哉没关系吗?”

    严雯倒不甚在意:“都已经做完了,明天进宫听陛下夸奖两句就可以了。”

    “被陛下夸奖,这么了不起的事情你居然说‘就可以’了?”刚买了份桂花糖,吃的正起劲的安明画险些呛到——这人是有多不在乎功名?淡然的有点可怕了吧?

    “对了,忘了跟你说,明天你要跟我一起去。虽然你现在还算不上是朝廷的人,但这件事总归出了一份力,陛下已经亲准了破例让你进宫。”

    “咳咳咳……”这下是真的呛到了。一介草民要进宫面圣,可以说是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

    两人难得悠闲的逛着街,沿途随手买了些挂件首饰等小玩意。眼见日上中天,安明画放下手中的烧饼,提议道:“雯雯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也好。”虽然你一路上一直在吃。

    心里想着,严雯很厚道的没说出后半句。正打算找家酒楼吃饭,突然看见一个人影敏捷的穿过街上的重重人海快速向这边跑了过来:“明画!”

    安明画闻声抬头看去,那人很快到了眼前——是多日未见的损友:“咦?郑凌?你怎么在这里?”

    与此同时严雯也认了出来,这人正是当初在月水阁跟安明画在一起的,另一个女扮男装的人。

    郑凌气喘吁吁的停住脚步:“这些日子你跑哪去了?我找了你快一个月都找不见人,还以为你被山贼抓去当压寨夫人了呢……这位是?”她说到一半才注意到还有其他人,视线疑惑的看向严雯,莫名觉得很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这位是刑狱司掌事的三小姐,严雯。我这个月有点事没在京城,回头跟你解释。”

    “行,回头咱俩找个地方好好算笔账,”郑凌咬牙切齿的同时还不忘四处观望,“你可把我害惨了。”

    安明画见她鬼头鬼脑的样子好像在防着什么人,好奇道:“你又闯什么祸了?”

    作为经常在一起厮混的死dang,她太了解这位小姐了。平日里闲不住的人,一定要搞出点事来才舒坦。

    郑凌的答案却出乎她意料:“谁闯祸了?我现在不惹事都快没命了,有人要逼婚啊!”

    “逼婚?就你?”安明画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你还笑。”郑凌见她满脸不相信的样子很想解释,却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凌凌,找到你了哦。”

    “完了。”郑凌听见那熟悉的声音时心里一惊,整个人都不好了。严雯和安明画则抬头望去,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身着一袭淡粉纱衣,正倚在一家酒楼二层的围栏上笑吟吟的看着这里,随即用轻功飞身而下,吸引了一片路人的目光。

    那轻功说不上好,但严雯看着总有一种违和感,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的感觉。

    很快小女孩就来到郑凌身边,亲热的挽住她的胳膊,大大方方的笑着自我介绍:“凌凌,这就是你之前说起的朋友吗?你们好,我是郑凌未过门的妻子,我叫祈尔。”

    “未婚妻?”安明画惊讶的看着身高也就到郑凌腰侧的小女孩,“郑凌,你什么时候换口味了?就算再怎么好看,也不能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吧?这违反天启例律的……”

    “你胡说什么。”郑凌试图抽回手,无奈对方抱得太紧根本抽不回来,只好作罢。

    严雯却注意到了祈尔灰色的双瞳,微微皱眉:“她看起来不像中原人,别是被拐来的吧?”

    “严姑娘你想的太多了,”郑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看向祈尔:“可以放开我了吗?”

    祈尔坚定的摇摇头:“不行,我一放手你又该跑了。娘吩咐我盯着你的,在爹回来之前要让你收心,不许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看吧,不是我拐来的,是她非得跟着我,”郑凌不得不决定放弃挣扎,虽然心里生气,还是勉强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柔和一点,“放开我吧,我不跑。这么久没见明画了,总得找个地方吃顿饭叙个旧吧?一早上没吃东西了,你不饿我还饿呢。”

    祈尔认真的低头想了一会儿,忽然看向严雯:“松手可以,如果她再跑的话,你能帮我抓她回来吗?”

    虽然不知道她小小的脑回路是怎么把自己牵扯进去的,但严雯多少有点理解了眼前混乱的局面:“可以。”

    不顾郑凌满头黑线的表情,得到了严雯的保证,祈尔不情愿的松开手,四人进了刚才她下来的那家酒楼。

    本身安明画和郑凌就是多年的好友,平日里几乎无话不谈,嘴上从没什么忌讳。可现在双方的“家属”都在场,气氛就很奇怪了。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一边吃饭,一边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祈尔吃点东西填饱了肚子就开始犯困,却又不敢睡着,一只手拉着郑凌的手,靠在她身上昏昏欲睡。郑凌无法,很想就把她扔了不管,但想到自家亲娘的阴云密布的脸,又不能把人甩开,只好歪了下身子尽量让她靠的舒服点,又腾出手来把人揽住。

    “郑凌,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会哄孩子了。”

    安明画打趣她,也有些引导话题的意图——严雯就在身边坐着呢,刑狱司办案的事情暂时还是别向其他人透露了。与其等郑凌开口问自己,倒不如先发制人。

    而且她也真的很好奇这位损友一个月里都经历了什么,流连花街柳巷出了名的游手好闲的郑家小姐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未婚妻都有了,这世界还能变化更快点么?

    郑凌估摸着祈尔睡着了,才压低声音:“你还好意思问?都怪你!那天闲的没事为什么要去月水阁……”

    憋屈了一个多月的郑姑娘可算找到了吐苦水的地方,一股脑的把这些日子的经历都说了出来:“我爹出外地谈生意大概还得半个月左右才能回来,我娘为了让我这段时间不惹事,无所不用其极,连捡回来的便宜媳妇都要了。跟祈尔联手俩人一起对付我,对祈尔言听计从的,我都快分不清到底我俩谁是她亲生的了。”

    “这小丫头更要命,我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她身上的标记而已,就非说我是她的命定之人,死缠着不放。我走到哪她跟到哪,现在别说是青楼,我想去个茶楼都得被人盯着,再这么下去我估计还没等我爹回来我就先疯了。”说到这里,视线不由自主的瞥向睡的正舒服的罪魁祸首。

    安明画哭笑不得:“你讲点道理吧,要是追根究底的话,那天明明是你提议去的月水阁,还真怪不了我。”

    “我不管,我的一万两银子……亲Xiong-Di、额不,亲姐妹也要明算账,你不能不承认!”

    看她们越说越大声,周围隐隐开始有路人好奇的侧目,严雯咳了一声:“郑姑娘,你大可不必担心,这笔钱算在我账上。本身当天晚上的事就是刑狱司布下的局,我去跟鸨母说明,那一万两自然不会要你的。”

    “你?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等等,你不就是那天晚上台上的文文姑娘吗?”眼睛不太好的某人才认出严雯的身份。

    “是我。”

    郑凌惊讶了半天:“明画你可以啊,这么快就把人拐到手了?”

    “别胡说,比起我这还是先解决了你的麻烦吧。”安明画给她倒了杯酒,机智的岔开了话题。

    果然看见郑凌的眉头又皱起来了:“两个月前花闺绣娘的瓷瓶破了,让我帮她寻一件好的。恰好前几天我看见爹爹的火窑出了件合适的瓷瓶,就趁祈尔晚上睡着去花闺给她送了过去,结果还是被祈尔逮到,当着整条街闹得那叫一个惨不忍睹。现在整个京城的花街柳巷都知道我家有这么一位,谁都不敢让我上门。”

    安明画嘴角一抽:“有这样一位爱你的小夫人,我真不知道是该恭喜你还是该同情你。”

    “你们在说什么?”不知是不是因为她们的对话声音太大,祈尔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用小手揉了揉眼睛,“凌凌,咱们回去吧,回去的太晚又要被娘骂了。”

    郑凌闻言,隔着窗框看了看天色:“还真是。明画,严姑娘,我们还有事要先离开了,你们慢聊。”

    看着那两人走远了的身影,安明画长叹一声:“没想到郑凌也有被收的服服帖帖的一天。”

    “那位郑姑娘也是哪家商号的千金?”严雯问道。

    “是啊,郑家是京城的陶瓷大商,在整个天启有很多分号,我们家需要的东西很多都是和郑家合作的。所以我跟郑凌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安明画说着,突然警戒起来,“你别是对郑凌有什么想法吧?”

    严雯无奈的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也是,人家现在都是有主的人了。那个叫祈尔的小孩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了肯定要把郑凌那个看脸的迷得神魂颠倒。”安明画自顾自的点头分析着。

    “我倒是对那个孩子有些兴趣。”严雯倒了杯酒。

    安明画急忙抬头,十足十认真的看着她:“你不是吧?人家虽然长得好看,但终究是个孩子。”

    严雯此时已经懒得戳她了:“你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些?我在意祈尔是因为她那双眼睛。”

    她这样一说安明画就放心了,也跟着回想:“那双灰色的眼睛?确实很稀奇,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等等,灰色的眼睛?

    据陆疏所说,那个对雯雯来说很重要的叫做武蔚的人也是灰色的眼睛。

    思绪已经飘得远了的严雯没有注意到她的失神,喃喃道:“灰色的眼睛是一支远在塔乌山的神秘部落——雅尔拉族的标志。据说雅尔拉族的族人都是灰色的双瞳,而且习武天赋极高,不过已经很久没见他们的人在中原出现了,”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父亲说他曾在十七年前作为朝廷的使臣接见过雅尔拉族的族人,明画,我要去跟父亲说一下祈尔的事。”

    见她起身离开,安明画立刻从神游中清醒过来,看了一眼还没吃完的一桌美食,匆匆跟了上去。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问案录》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10-24 20:55
知道大大不会坑的,加油哦
 
游客
发表于 08-03 09:34
加油,加油,等着哦
 
游客
发表于 08-02 23:04
你终于回来啦,很惊喜
 
游客
发表于 07-31 11:09
很棒的故事,大大有意到lc写文吗,资源丰富模式完整。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