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问案录章节列表 > 问案录_第一卷 这就是开始——重访十年前的村落 第十章

问案录 第一卷 这就是开始——重访十年前的村落 第十章

    另一方面,当严雯和安明画赶到滦渠两岸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滦渠沿岸早已围起了护栏,河边人群熙熙攘攘,一片混乱,几个身着官衣的小吏用刺qiang才勉强围出一片空地。许多百姓都闻言赶了过来,失声哀号的有之,旁观议论的有之,不过二人却没时间去关心那许多了,她们的视线已经完全集中在了眼前被水泡到浮肿的十几具尸体上。

    那些尸体身上潦草的盖着草席,无一例外的穿着布衣,有些甚至因为沿岸砂石的冲刷变得残缺不全。安明画怔愣半晌,突然一阵反胃,忍不住跑到旁边干呕了许久。

    从小养尊处优的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惨状,除了身体反射的作呕更多的却是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虽然也曾有所耳闻,不过道听途说总跟亲眼所见有着极大的差别,猝不及防的直面死亡带给她的是前所未有的震撼。她以前从未想过,那些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的穷苦的人,会为了几十两银子草草断送了性命。

    缓了一阵,直到觉得身体好受了些她才回到严雯身边,那人虽然表面没什么变化,但安明画却注意到了她死死握住的双拳,圆润的指甲几乎嵌进了掌心里,压出一道道发红的印子。

    随后她听到了严雯略带沙哑的声音:“我一定会查出来的!一定!”

    即使是很轻微,安明画也听见了她刻意压抑着的哭腔。就在这一刻,她突然有种有点了解了严雯的感觉。

    就算是刑狱司出身,归根结底也还是个普通人罢了。就算见过再多死难者又能怎么样呢?到底还是那么心软的人啊。

    “我相信你,”安明画轻轻覆上她的手,坚定道,“一定要还他们一个公道,我会帮你的。”

    严雯微一点头,眨眼之间已经收拾好情绪,又变回了那个沉着冷静的刑狱司三小姐。只见她快步走向那些小吏,沉声道:“敢问各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人闻声扭过头,见不过是个双十出头的女子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哪里来的丫头?赶紧走,现在可是出了人命案子,别添乱。”

    “我是刑狱司的人。”见他这态度严雯也不恼,从怀中取出理案堂的翠玉令牌递了过去。

    那人接过令牌,扫了一眼,又顺手丢了回来:“骗谁呢?一个小姑娘而已,还刑狱司的人?伪造官凭是要坐牢的,你知不知道?”

    “喂,你这人讲不讲理?凭什么说令牌是伪造的,没看见上面刑狱司的官印吗?”

    站在后面的安明画忍不住出声辩驳,却被严雯一挥手挡在了身后:“叫良雄出来见我。”

    “你这女子真是大胆,居然敢直呼我们良大人的名讳!”

    几个小吏见状就要一拥而上,与此同时安明画也翻出了藏在袖中的匕首。眼见一场打斗避无可避,突然一个人影走了过来:“都给我住手!”

    “李大人。”

    方才还嚣张得很的一干小吏连忙纷纷退后,那人走上前:“下人缺管少教,姑娘请别见怪。在下山滦县县丞李祺,不知二位有什么事要见我们良大人?”

    “终于来了个明事理的。”严雯冷哼一声,将令牌交给李祺,意料之中见到对方瞬间变了脸色跪倒在地:“三……三小姐!属下无知,并非有意冒犯,还望三小姐恕罪。”

    先前还张扬跋扈的小吏们见状,连忙都跟着跪了下去:“请三小姐恕罪。”

    “罢了,”严雯也没心思为难他们,“我现在只想听听你们的解释,这些村民究竟是怎么回事?”

    “回三小姐的话,此次实属天灾,属下虽然痛心疾首,但也没有办法呀,”李祺满面沉痛的低着头,“本来良大人已经决定明天就把纤银发给这些村民,便将他们都安置在了滦渠沿岸的客店之中,可谁知因为前些日子纤夫们都跑到衙门来闹事,滦渠疏于治理,沿岸几处沙土石碓都被冲毁了,这才导致了此次大祸……”

    严雯却仍皱眉不悦,厉声道:“那你们为何又要拖欠村民的纤银?早在天启元年圣上便颁下诏令,凡与水利防事有关者不得有半分拖延,你们难道不知情?”

    李祺闻言头垂得更低了:“这……这是良大人的主意,下官也只是按吩咐行事……”

    话音未落,便听严雯冷笑一声:“李大人还真是有原则。既然如此,便烦请李大人带我去见见那位罔顾王命的良大人吧。”

    “是。”

    李祺连忙命人牵马过来,安明画正准备走向后面那匹马,却被严雯叫住:“明画,过来。”

    “怎么了?”

    “跟我一骑。”

    虽然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安明画还是老实的照做了。很快就听见了身后那人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出发吧。”

    虽然沿路风声阵阵,还伴着衣袂摩擦的声音和吆喝声,不过安明画还是清楚地听见了严雯在她耳边低声说的话:“这地方果然不对劲。”

    与此同时她也明白了对方要求共乘一骑的用意——严雯有话要单独告诉自己:“怎么了?”

    “客店的老板娘说过,现在是天启二年,滦渠边刚才发生的事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可是他们却疏忽了一个细节——十年前刑狱司还没有成立理案堂,更不会有理案堂专属的令牌。我刚才只是提及了刑狱司,那个李祺又怎么会认得这块令牌,甚至还因为它对我的身份没有半点怀疑?”严雯目视前方,眼中却带了些许迷茫,“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你刚才是故意试探他们,”安明画很快反应过来:“反正我是不相信会突然回到十年前什么的,不过按你所说……是有人在布局设计咱们?”

    “尽管只是凭空臆断,不过我认为这种猜测的可能性很高。现在还不知道对方有何目的,当务之急是要查清滦渠水难的真正原因。”

    “这话倒不错,”安明画沉思半晌:“可是你就这么贸然去见那个什么良大人,难道就不怕他对你下手?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跟他脱不了干系。刚要领到纤银的时候村民们却集体遭遇水难,甚至没有一个生还者,不管怎么想都未免太凑巧了。”

    “是。但按天启旧例,那个良大人不过是个七品县令,你我则是刑狱司巡查令,官居正六品,他明里不敢对咱们怎么样,”严雯说着,一手拉紧了马缰,“不过在一切解决之前咱们还是一直要保持警惕才是。”

    ……

    另一面,陆疏和方临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逼得那个衙差吐露了关于红果的事情。

    “那……那是报应。三个月之前就有人在这张桌子上看见了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盘子,里面还摆了两个果子,不过大家都没当回事。可是……可是还不到三天,衙中就有两个人不见了,”那人说话时还是哆哆嗦嗦的,显然受惊不轻,“一开始我们都没想到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可是后来……”

    “又有果子出现了,”方临接过他没说完的话,推测道,“而且接二连三的开始有衙差失踪,所以你们也都注意到了这其中的联系。县衙里剩下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躲回家了,所以此处才会门户大开,对吗?”

    “正、正是,”那人呆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拉住了陆疏的裤脚,嚎啕大哭起来,“就连县令和县丞大人都遭了毒手,现在只剩下我和另外两个Xiong-Di三个人了。他们现在都躲在城外的一户农庄里不敢出来,可又不放心,不知道是不是又有果子出现了,所以才让我出来看看……二位大人,我们不想死!你们救救我们!求求你们了!只要能保住我们三个的命,你们要多少钱都行!”

    “看来这次的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麻烦的多,”方临思忖半晌,提起桌上的毫笔,“依我看来,最好还是先把这边的事情告诉三小姐。”

    陆疏点点头,吹了一声口哨,很快一只信鸽便应声而来:“也不知她们那边有没有什么发现,希望别出什么事才好。”

    作者冒泡:严正声明,我没坑!只是最近工作太忙没时间更文。坑是不可能坑的,这辈子不可能坑的,请读者大人们相信风起的坑品,遁走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问案录》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10-24 20:55
知道大大不会坑的,加油哦
 
游客
发表于 08-03 09:34
加油,加油,等着哦
 
游客
发表于 08-02 23:04
你终于回来啦,很惊喜
 
游客
发表于 07-31 11:09
很棒的故事,大大有意到lc写文吗,资源丰富模式完整。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