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石臼凹之梦章节列表 > 石臼凹之梦_ 125  琴高公有意护琴鱼  笨蛋王迟钝难深解

石臼凹之梦  125  琴高公有意护琴鱼  笨蛋王迟钝难深解

    走入山下,看清流涌路,只能垫脚而行,虽是正午时分,阳光普照山川,此峰下却阴凉有雾,雾重得让人疑是霏霏细雨。

    抬头看,山崖之上,“仙峰”二字,字大盈丈。“琴高台”三字篆书,刻于面溪峭壁最陡处,山崖中间,竟还有一石洞;“这里还有这么漂亮的风景!”伍家玉情不自禁地赞叹!

    心中是悲喜交集——竟自有些呆了!

    小宝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看山,歪着个大脑袋道:“这山,叫琴高山,这河,叫琴溪河,我们这地方的名子,就是这么来的!”

    伍家玉一时不能从震惊中解脱出来,孬孬地好象自问自答:“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地方?和学校只隔这么一点路,景色怎么会竟有这样的天渊之别!”

    小宝听他夸自己的地方,也颇为得意和兴奋地道:“这山,有名哩!”他掏出一支烟递给伍家玉一支,伍家玉本要拿自己的烟给他,但一看,他是大重九的,自己那包蝴蝶泉的就没好意思拿出来!

    二人各点上一支,只听小宝道:“这水里,更神奇,讲了你可能都不信”。

    “水里有什么神奇的?”伍家玉见色生情,早把对荒山头的一腔厌恶,丢到了九霄云外!

    小宝用手指着悬崖上的山洞道:“从前有个道士,好象是什么汉朝的,叫琴高,天天不是在前面那大礁石上钓鱼,就是在那山洞里弹琴炼丹,一日丹炼成了,琴也断了,他在成仙骑鲤鱼上天之前,把药渣倒进这河水里,从此这水里就有了琴鱼!”

    伍家玉虽摇头不信,但认为这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倒也欣然接受!!

    “这鱼有什么不同?”伍家玉饶有兴趣地问。

    “这鱼小,寸把长都没有,永远长不大”小宝显然对这里十分熟悉,用手边比划边说:“但长着龙鳍和长长的胡子,它们就只在这山一带水里才有,别处上下游都没有,并且只有清明节前后几天才出现,平时连影子也看不到,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有这样的怪事?”伍家玉果然有些不信:“莫不是和这水的PH值有关?”他随时不忘显摆一下自己是学生物的!

    “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专家来研究过,都没查出原因,更怪的,是这鱼只在半夜十二点、也就是子时左右,会发出弹琴的声音!”小宝道。

    “真的?”伍家玉根本难信:“你、你自己听见过?”

    “当然亲耳听见过!”小宝斩钉截铁的:“这里所有人都亲耳听见过,你要不信,自己晚上来听,要、要是有假,明天我请客”伍家玉半信半疑,再问道:“这鱼这么小,有什么用?能吃?”伍家玉随口问着。

    小宝笑道:“这鱼可以煮着吃,也可以晒干了生吃,味道不晓得好细、好嫩、好鲜!最特别的是,这鱼,还可以当茶泡着喝!”

    “用鱼当茶喝?”伍家玉觉得不可思议,但看小宝讲得有板有眼的,不由得更加好奇!

    “这有什么稀奇”小宝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这么愿意听自己讲这别人都知道的平常事,越发细讲起来:“每年清明前后,我们这里的农民,就用竹篮或箩筐在溪滩捕捞,捞到后,要把这鱼迅速放到盐水中,并放进去茴香、茶叶、白糖这些东西,炝熟烘干,就可以密封贮存了当茶喝!特别好喝!”

    看伍家玉听得入神,但还是有些不信的样子,小宝又强调了一句:“听讲、听讲从宋朝以来,这茶,这琴鱼茶就是贡品,是献给皇宫里的哩”

    伍家玉不由不信,掏出自己的蝴蝶泉,递给小宝一支:“这山上,能不能上去?”

    “能!我带你去”说着,小宝对在溪边烧纸的二宝老娘大喊:“我和伍老师上山头上去耍一下,你自己骑车回去!”

    二宝大叫:“到山上寻魂呀,家里菜都烧好了,快回去吃饭!”

    小宝也不理老娘,拉着伍家玉就往山后走:“后面有上山的路”伍家玉随小宝往山中转来:沿一条窄路上行,沿途有多有巨石怪岩,上面多有模糊不清的石刻。什么“琴仙丹所”、“仙溪”、“钓台深处”、“琴高公隐雨崖”……还有许多诗,不能一一记述,捡记几首清楚且有名的记下:

    欧阳修:“琴高一去不复见,神仙虽有亦何为?溪鳞佳味自可爱,何必虚名务好奇”

    林淳:“琴高先生仙之徒,飞控赤鲤升天衢,赤鲤一去不复返,药渣散作琴高鱼……

    等看到陆游的一句“一掬琴高鱼,聊用荐夜茶”,伍家玉方信小宝所言不虚!

    心中感叹:我是这样孤陋寡闻,竟不知这里早有许多人来过赞过了!

    二人迤行到半山腰石洞边,但看石洞边的岩壁上,还有长长的题词:此诗好记!清、袁枚:

    “琴溪山,若待人,终朝鹅立向水滨。琴溪水,清可弄,雾出中桥十一洞。洞中丹书不可识,乱引寒烟摇石壁,溪草溪花秋复春,仙人一击无消息.我笑琴高子,毕竟非仙才。但骑鲤鱼去,不骑鲤鱼来”……

    移步进得洞中,伍家玉更加傻了眼:石灶、石桌、石凳等等物品,历历在目!不容置疑!

    “这真是琴高当年所用?”伍家玉感叹!

    小宝道:传多少年了,应该不假,谁没事做在这搞这些东西”伍家玉手抚、目睹着这些当年生活和炼丹时用的用具,心想:“有人在此洞中生活过,这肯定不假!可、可要怎样的一个心性,才能象一只鸟一样呆在这悬崖峭壁上呀”

    他在洞中走来走去,感慨良多,浮想联翩:二千余年的光阴,此时恍若就在眼前,控鲤升天、药渣成鱼,或都是传说,但古人心性,或许更贴近人性的本质,确是无疑!

    科学技术把人类带出了山洞,丰富的物质撩拨起了更丰富的物欲,使他们加入了无休止的杀伐争竞,越来越远离了自己……古人之乐,今人之乐,同或不同,到底孰是孰非……

    中餐,在校长家喝了个半酣酒,一下午,伍家玉都在恍惚中度过,看看日影西钭,各处鞭炮声遥遥隐隐,伍家玉忽然想:看那溪中的盆景巨石,叫着什么钓鱼台,我不去钓鱼,却去石上赏这中秋明月,半夜里再听琴鱼乐声,岂不大妙!这一定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风流雅趣!

    说去就去:用个包、装上那瓶没喝的酒,再把校长家送给自己的两块月饼,一大把花生、数十颗炒熟的大板粟,一统带上,从小路,便往那琴高山下而来!

    溪水深处不过尺把,浅处只能盈脚背,伍家玉脱鞋丢于溪岸,涉水而往巨石之上!

    借黄昏和渐升满月的余光,在石上找到了一块平处落座,把酒和食物拿出来摆好,就对着酒瓶子,慢慢地喝起来。

    夜越来越深、越来越静,皓月临溪,四围苍茫,酒酣耳热,不禁欲歌,便放声歌起‘明月几时有’来——自己乱唱,虽调不成调,曲不象曲,但自得其乐,也其乐融融!

    伍家玉本就爱讲鬼话,此时此地,更是讲鬼话的好所在:一会想起浮中、浮中的安丽,一会想起宁溪,宁溪文红文绢,不知她们此刻可也想着自己,一会想起笨蛋王国,不知他们现在如何过节,一会与古人交谈,背几首有关写月的诗句……

    “不行,得自己编一段,好作纪念”

    略思一会,便狂歌道:天上一轮明月,水中一溪碎白,四野光明皎洁——问琴高仙人,仙乡和此处、有何分别?有何分别,依我看,仙乡清冷,琴溪温热……

    歌累暂歇,看看表,已到子夜时分,静下心来,专等琴鱼:山野静谧,水声轻轻,一溪碎月,满河月影声!

    左等右等,只没听到琴鱼的声音,便把花生壳和板粟壳,扔到水中,再把些细碎月饼,撒入水中招引,但失望得很,仍没听到一丝动静:莫不是这里人以讹传讹?

    不知不觉间,一瓶五十多度的白酒,已只剩下瓶底一点。

    正要再努力把它喝完,忽觉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头顶天空迅速飘过——如惊鸿一瞥正要举目细究,忽闻溪中有嘤嘤叽叽声,由远及近,由稀至厚,从四面八方集聚而来:琴鱼来也!

    伍家玉大喜:怎么到现在才来!还好象是跟那黑影而来!

    他不敢出声,生怕把它们吓跑,只侧耳倾听:象在弹琴,果然是象,但更象是在唱歌,也象在诉说,说一个什么远古的事,要是有一天,人类能破译它们述说的密码,必定能探知天地间那深不可测的秘密……

    约听了半个钟头,眼光忽然瞟到那琴高山的半山腰的山洞里,不知何进、竟亮起了桔红的光火:这大半夜三更的,怎么会有人到那里去!莫不、莫不是真的有、有鬼吧?

    从不怕鬼神的伍家玉,此时竟有些恐惧起来!

    侧身隐到一块大石后面,向那洞中观看:只见一峨冠博带的黑影子,遥立洞口,出声呼喊:红滩的老秃驴,你真的就不能助我老道一臂之力?

    话音未落,忽一身着袈裟的和尚,不知从何处飘浮而来,立在了黑影当面:你这牛鼻子,自己造的孽,还要拉我和尚下水!是何道理!

    黑影也不计较他的话,只对和尚稽首道:贫道本早不与世事,怎奈此是数千年一回的一个大劫,殃及我的琴鱼,我在人间,只留下这么一丝活种,怎可袖手旁观!

    和尚笑道:还是俗心未了,既是劫数,岂不知在劫难逃的道理!

    黑影叹道:天数总在可违不可违之间,你这秃驴,不也常骗人说什么‘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此劫虽是难逃,但若不伸手,怎能印证你们那“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豪言不是虚诳!

    和尚听了,尚在犹豫,只听黑影又道:本来我以法术,已将这祸世毒物,交与一个蠢货煮了来给吃掉,好消此人间劫难,不想这蠢货,听信妇人之言,又给那毒物放了!你我若不联手,与天下可怜的苍生何!“

    要老衲如何相助?”和尚显然同意了!

    “你那红滩寺里,有佛祖真身舍利,明年清明前后,这祸世害物,将先行祸琴鱼,以积乱世量能,我们只须如此如此——或能与之一搏!

    和尚道:“确是在劫难逃,罢罢罢,我寺中既供着平安菩萨,虽消不了欲世大劫,怎么也要保这一段河流中生灵的平安!”

    说着,忽耸耸鼻子问:“此地怎么有俗人的气息!岂不让他窥破天机!”

    黑影笑道:“尽说无妨,此蠢物必不能解,何况此蠢物与我们佛道两家似也有一隙之缘!偌能叫他稍微有些参透也好”。

    和尚点头,忽听他大声向伍家玉藏身处大喝:“只知今日吃喝快乐、而不见明日欲火及身的蠢物,此时还不快自觉自悟!为众生尽些微薄之心,好积往生极乐之资!”

    伍家玉知他们已发现自己,虽不敢起身直立,但也借着酒胆,匍匐颤声问道:“你们所说的祸害,莫不就是指那龟?此一凡龟,真有这么大的魔力?”

    黑影道:“芸芸众生,只要一微小细菌,便可尽数毁灭!何况此龟,集数千年功力,能量怎可小视,我等若不舍身相抗,此龟必成祸乱全世之邪灵!”

    伍家玉不太相信,但也感到他们的话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正确,便转而问其它的道:“此龟既如此恶毒,却为何偏偏要找我们这个地方而生,而不落在别处?”

    和尚笑道:世上邪物甚多,远的不说,那洪秀全,希特勒,东条英机……岂不都有邪灵所附!怎会单单找我们这里”

    伍家玉见二人说话还和气,便强辩道:“那是以前,封建社会,民众愚陋,或资本,资本嗜掠成性,才会有这些灭绝人性的恶魔产生!而我中华乃是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数千年来一脉相承,更何况现在,拨乱反正后,人心向富,天下太平,怎么会有什么邪灵之说,莫不是你们太杞人忧天!”

    黑影与和尚同时苦笑:“蠢物果然是愚陋无知,慧根浅薄,岂不知千年之木,必也一朝蠹腐!邪灵必要先让其木精气抽尽,才好借此腐尸还魂静养、修法逞恶……伍家玉不太明白,只好又问:“若真如此,象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自制力差,陷俗难拨,又才疏学浅,却不知怎样才能远离所害,如二位一样清静逍遥!”

    二影子同时摇头道:“只顾自己的一个凡夫!罢了,只要你心中有善良种子,随处都可广植于人间福田,总有一朝,多少可得正果,勿以善小而不为也!”

    “我能做什么?”伍家玉惶恐地问。

    二影子耐心地道:“你现为人师,又是学生物的,不但正好可启发一帮幼小众生善根!又能借生物名,急除此龟、此千载难逢之机,何不略些尽心力!”

    伍家玉大悟:“谨遵教悔!”正还起心要学些法术,话未出口,只见一道雪亮闪光刺眼,刺得自己几乎坐立不稳,似欲跌人溪水,赶紧用手一扶身边石块,开眼醒来,却是远处琴溪桥上一早起汽车,灯光射眼,一刷而过。

    抬头看琴高山上,明月西垂,东边晨曦已露——原来又是一梦、溪中一梦!虽觉得此梦有些古怪,但他常作怪梦,也就不以为然了——毕竟自己是教师,怕天明让人看见自己这样笑话,便重拾理智,急匆匆下石而回,且不多提!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石臼凹之梦》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7-07 08:15
快更快更,怎么还不更?
 
游客
发表于 06-26 10:22
我特别喜欢看你写的小说
 
葫芦谷主1964
发表于 06-26 09:32
谢谢
 
游客
发表于 06-07 16:14
早就想写好评,每次都会不由自主的点到“下一页”上。开始并不惹人看,但是越看到后越是欲罢不能。从写高中的时期的声明书到现在大学的声讨书无不引起我的共鸣,让我回想起我们高中时期的罢课的那段青葱岁月。
 
匿名
发表于 05-09 09:50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4-15 20:22
口气不小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