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石臼凹之梦章节列表 > 石臼凹之梦_ 124   沈局长勤修血孕法  笨蛋王偏喜斗乌龟

石臼凹之梦  124   沈局长勤修血孕法  笨蛋王偏喜斗乌龟

    只见小册子开头写道:

    万物都有可供持续不断的生育原始能量,这种能量之所以不能呈现或会渐渐衰减直至断灭,都是因为我们不知不断从自然中吸取相应的能量来维持!设若有善男女,不能生育,勤习本法,便是单雄孤雌,亦可生殖不衰!

    “真是胡说”经过被忽悠下乡的股长,再不轻易迷信!

    但闲着无事,便再往下看,赫然有红色大标题:

    妇女八——十五级‘成血密孕’大法!

    一路往下看,都是些淫秽不堪图形和半明半糊涂的注解,让她不知真假,难解深意!

    饶是如此,也是让她越看越惊奇,特别是对其中一篇的图形和注解,很感兴趣。

    金刚灌顶法:一女子赤身裸体,跪在一赤身男子面前,那赤身男子,光头,似大鸟和尚,下面阳柱高举,女子手捧男子双卵,作揉搓状,然后用口来吸那阳柱。男子手抚女子头发,作爱怜喜悦状……

    股长看了脸红:“自己还不曾这样过,那老东西在最有劲的时候,也是只知自己快活,一顿乱插乱捅过后,便呼呼大睡!丢下自己才刚刚开始有点兴趣的下面,只好偷偷地自己安慰,要是让这老不死的发现了,又会把自己两个可怜的胸包包揪得铁青的”……幻想了一会,不觉动兴,再看下面注解:

    男子须二十纯阳,女子吸其精,让其精倒灌入下体,用余精涂于双乳正中,并对男子唱赞歌一首:

    若人敢触大睡蛇,复能盘回狂醉象,曾共严炽兽王斗,是乃能伏彼沙门。

    此法后,每天密念上师所赐密咒,七天之内,闭阴自开,枯妇生血!

    “世上竟还有这事?恐怕多是假的!”股长坚持自己的思想!

    “不过,我的血还没断,这法子就是假的,应该也能行!”

    “只是还要唱歌,唱歌我倒是会些,但也只会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没有dang就没有新中国一类的革命歌曲,只不知这么怪的歌怎么唱”——“改天当面问清,想那方丈,是个外地人,任他骗谁也勿敢骗我!”

    股长相信自己的权力,得意地说了句多时不说的上海话“再说”——她躺在床上,嘴角微微一笑:“能骗到我什么”——二十纯男?“呵呵呵呵”她心底一阵暗笑……

    先按下这股长在家胡思乱想不提。再说那在荒山上的伍家玉,他本是个既好女色又好景色之徒,现在,女色没好到,景色也没好到——老天爷剥夺了他最低的要求和期望。不由得整日地自艾自怨!“也好,写封信给宁溪的她,把这里说得更可怕些,由她决择,免得担了个负心郎的罪名!让自己内心不安”

    他猜想:虽然她们没有商品粮户口,但毕竟是在城市边上,闻到自己分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定会主动地打起退堂鼓!——这样,我就解套了!

    屁眼筒子里也有娱乐——

    唯一的娱乐——下象棋!

    “小奅(泡)们,小泡们”胖子‘军长’一屁股坐在长形办公桌的一头,一只手里握着一只有小脸盆大小的铁巴缸,缸子里插着一根锅铲子差不多大的铁饭勺,嘴里筑满了饭,呜呜地对着过道中所有路过的人喊:“哪个饿了,快来,快来吃马粪!”

    嚼了一半的饭米粒、不时从嘴角往下撒、撒了一裤裆、用手抓起,再放到嘴里——棋瘾!多年形成的!——另一只手把桌子中间的一副象棋子在桌子上拍得嘎喳地响!

    “你到底是上头吃还是下头吃哉”大家一般都会走几招,只是边摆子边都要先损他一两句!这是规律!——因为大多是他霸庄!

    战场摆开,屁眼筒子里所有的人,除那女老师外,都来围观!

    不一时,支招对骂、讥笑挖苦声,此起彼伏:“手气不好,让你先赢一棋,再来,再来,三盘二胜”输了的不服!

    “不把马粪给你吃饱,你就不认得马王爷长四只眼”军长一二三地就把棋摆好了!

    有人过来抢:“你让让,你这臭棋,还好意思现世,让我来教他一招!”说着,就要来动手。

    军长根据战况,决定他的取舍。若是哪天遇到谁的手气臭,他准会把来夺的人往过一拨:“人家马粪还没吃饱,你这小泡急什么,等会有你吃的!”

    说着,手快如飞地走棋:“快,快,吃马马了哟——,快,快,又吃炮炮了耶——这么客气,这小车车可怜,好可怜罗,三魂掉了二魂半罗”——他边嚷边下,或偷步或偷子,或虚声恫吓,或声东击西……众人轮流来下,输赢互有,直到“嘀嘀嘀……”上课的预备铃声响起,才各把棋盘一推:等下课了,再来教训你……

    白天好过,夜晚难捱!星光都避得远远的!把学校建在这个荒山上,有原因:学校距东边琴溪河镇、西北的红滩镇,都是差不多远——二公里。为了学生上学方便,你们这些自称是蜡烛的小老师们,就天天在山头上燃烧自己,照亮野鬼吧!

    最难过的是星期天,学生都走了,老师们都走了,校长窝在山寨上——屁眼筒子里空荡荡的,有墓道的感觉!

    校长——五十来岁,姓凤,号大宝!军人出身——不知为啥,伍家玉经过的学校,都是军人当家!

    露裆妇女——校长老婆,专管食堂,校人戏称之二宝!二当家的是也。

    那大头侏儒——校长家的大儿子,在宣纸厂上班,众人唤之为小宝!

    一家三个宝,还都是活的——众人开玩笑时,都这么称呼他们,他们并不反感,还乐呵呵地答应!这倒也让这冷清的山头上,增添了一丝快乐的气氛。

    不过,从内心讲,校长人虽长得粗,又没念过什么书,但却也还颇有人情味

    开学不久就是中秋节,放假!——众老师都回家去了,只有伍家玉路远、只好呆在这山头上!

    伍家玉摸摸口袋有些发愁——里面没多少钞票,食堂又不开!

    校长大手一挥:“伍老师,就你一个人回不了家过节,把食堂钥匙给你,你自己烧,另外,发十块钱给你过节!买什么由你,但一定得花在过节吃的上头!要不就是贪污公款!”校长呵呵地笑!

    十块,不少了,是四分之一的工资!伍家玉知足。

    头一回得意外之财,立即丢下了过节的清冷。

    中秋这天,起了个大早,跑到琴溪河街上:花一块钱称了一斤猪肉,二块一买了瓶高粱大曲酒,二块二买了一包蝴蝶泉香烟——还剩下五块多!

    跑来跑去,没看到什么新鲜好买的……古怪人总爱看古怪事,笨蛋王总能遇笨蛋缘!

    马路边上有一小老头,窝在地上,面前用绿色尼龙线拴着一只老乌龟的一只脚,这龟大,估计有三五斤,现在正把头缩得紧紧地在装死!看乌龟这样子,伍家玉不知为什么就乱想:“这东西,和恐龙是同一时代的英雄豪杰!可那趾高气扬的恐龙,不知被什么巨大的灾难毁灭了,但这老东西,就靠着这厚壳和这缩头功,却能滋润地活到今天!”

    突然,那龟伸出了头:金黄色的!

    伍家玉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的怪龟?”

    好奇心起,注目细看——突然想起课本上那听老师讲过,这种龟好象叫、叫什么金头闭壳龟!只有这个县附近才有,是龟中特别稀有的一个品种!

    不由好奇,也算是学过几年生物!蹲到这龟儿子面前细看:不但头、腹甲也是金黄的,黑色的小眼珠,虽露悲哀状,但伍家玉能感到它眼底那嗜活物内脏的凶残!……

    伍家玉知道,这东西不便宜,这么大,少说也要二三十块!

    抬头看看路人,走来走去,连眼睛都不瞟一下这老乌龟。

    他想想自己口袋里的钱,也不好问地起身佯佯便走。

    卖龟老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甩来甩去的一刀肉,然后道:“用你手里的肉烧这乌龟,最好吃”。

    伍家玉随口笑:“你卖我一只龟腿可卖?”

    老头道:“你们拿工资的,还在乎这几块钱!”老头眼睛出火得很,一看就晓得他是工作人员!

    “几块钱?”伍家玉问。

    老头道:“这大乌龟,四斤八两,你要是要,伍块钱,拿去!”

    这么便宜,伍家玉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小时候就用泥巴包着乌龟烧过,那美味至今还没忘记!但想按老头讲的也不错,把龟用水煮死了,扯下肉来,用猪肉一烧,一定好吃!

    他毫不迟疑地就掏出五块钱,把这老龟拎走了,一路走一路想:今天可是捡到个大便宜了……

    学校食堂里的锅大,正好煮老龟!

    从水井里吊起一桶水,倒进锅里,把老龟放进去,用大马柴在锅底下烧!

    正点火时,胖胖的校长妇人——二宝从山头上特地跑来:“买了什么好吃的?让我看看”。

    伍家玉得意:“这里乌龟真便宜,只花五块钱,就买了一只老大的!”伍家玉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你讲什么?买了乌龟?”二宝瞪圆了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呀,这东西好吃”伍家玉不知她为什么这样惊讶!

    “呸呸呸……”二宝一连吐了几口口水:“谁吃那东西,腥得不得了,送给人都没人要,你还花五块钱!”

    “不会吧!”伍家玉解释道:“这东西在城里,要卖七八块钱一斤哩!”

    “在我们这里不值钱”二宝拍了圆圆的拍屁股“你要吃,山里边的河沟里,潭水里,到处都是,自己带个东西去摸,一会就能摸一箩筐”。

    伍家玉不信:“有这么好的事,还不有人捉了到城里去卖,好赚钱!”

    “你这江北佬,好不懂事!”伍家玉被她莫明其妙的一骂,不知为何,瞪眼望着她。

    只听她道:“你不知道,也难怪,我们这里,前面有一条河,叫琴溪河,沿河一直往南,通井德县,那里有个姜村和下洋村,自古就传说:姜村乌龟下洋鳖——”

    “什么意思?”伍家玉听她讲得着急,可自己还是一头的雾水。

    她不厌其烦,好象是在做一件什么重大事情的样子道:“那江村,无论是山上,水里,还有土里,到处都是乌龟,有龟王护着,所以所有的人都不敢吃乌龟,千年王八万年龟,吃这个,后代都要折寿倒霉的。那里的人,就是过年唱戏,都不许唱《钓金龟》这类的戏,你讲谁还敢吃,我们这里的龟,大部分都是从那边翻山越岭爬过来的,一般人看见,都躲得远远的,要是这乌龟爬到了谁家里,那家人还要烧香纸炸炮竹地把它送走,你倒好,还买来吃!”

    伍家玉听说是这个原因,淡淡地一笑:“这是封建迷信,我才不怕!”说着,又要来加火。

    不知这龟性命如何,且看下回。

    看伍家玉要加火,二宝一看急了:“亲爷爷,你就行行好吧,别让我们这整个学校都跟着倒霉吧,你要吃什么,我给你买,我家杀了鸡,杀了鸭,还有板粟米……”

    说着,也不管伍家玉是否愿意,揭开锅,抄过一把大篾捞瓢,把那在水里不停挣扎的老乌龟,给捞了出来,放到地上。

    她蹲下细看,突然又大叫一声音,这声音恐怖:“我的个亲娘舅耶,这、这、这是一只金头蛇龟呀!”

    说完,跪在地上,对着那龟“梆梆梆”就磕了三个响头。

    伍家玉从锅灶底上跑来,也蹲到龟边,问:“什么金头蛇龟”。

    二宝双手合什在胸,不停地对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龟拜着道:“你这是造了大孽了,你看这龟壳两边,都有一条蛇纹,可不是蛇龟是什么?”

    伍家玉蹲下细看,果然发现了有蛇纹的样子,但觉得这也没什么稀奇,便道:“是又怎样?不过是基因突变,或——”

    妇人不理他的话,象中了邪似地用眼直直瞪着龟身,又忘情地大叫:“你看,你看,这龟背上还有图形,还有字哩——伍家玉买的时候,只是对这龟上黄色部分感兴趣,并没真的细看,或者是这龟背上杂质太多,现在经清水一泡,才能看出这么多东西,他觉得好玩,也随着她的手指,细看起来:在两边蛇纹之上,一边好象画了个细小八卦,和自己脖子里浮石上的八卦差不多,另一边画了一尊疑是佛象,虽都有磨损,但也隐约可见,中间背上刻有‘工’‘古’‘三七五三’几个字……

    伍家玉一直认为自己比较聪明,可对着这样前后不联的字和数,眨巴着眼,半天也作不出任何解释。

    正在苦思瞑想之际,只听二宝叫:一定是这龟有三千五百三十岁了!修了这么久,一定早就成仙了,不知怎么就让你给逮着了!

    说完,往回飞跑而去——

    伍家玉不明二宝又要作何古怪,低头再来细看那乌龟:伸头、缩头、欲行不行、小绿豆眼眨巴着、似乎正在评估周围的吉凶祸福——“老奸巨滑”伍家玉骂了一句,他抄起大篾捞子,准备再请君入锅:“我才不信什么神仙鬼怪的鬼话哩!你这老龟,苟活了这么多年,也够本了!”

    正要动手,山头上轰隆隆地跑下一帮人来,为头的二宝手拿黄钱爆竹等物,带着校长大宝和儿子小宝,另外还有一帮来看热闹的,都来了!

    那二宝一把推开伍家玉,对着那大龟,便烧起纸来,口中念道:“龟仙龟仙,送你银钱,你好上天……”

    小宝在边上笑着炸了挂爆竹,但口中也在毛面子:“老娘呀,就你一天到晚这么迷信,把晚上请祖宗的东西都拿出来、请、请一只乌龟做什么”——

    二宝甩手假打了小宝一个嘴巴:“你这个痴瓜脑子,别嘴巴跟蹲缸门一样的,都好生看清了,你看那龟,我的个天耶”——二宝双手把大腿一拍:“你看那背上、背上刻的菩萨都、都活了……”

    众人都挤着来看,果见这老龟背上那菩萨越来越清晰,连衣角都能看清!众人无不啧啧稀奇!

    二宝责怪地看着伍家玉道:“也是缘分,我和这龟有缘分,要是晚来一会,就被你给煮死了,那、那你的祸事可就大了!”

    校长抱着膀子在一旁道:“就是不讲迷信,这龟也一定是多少人放过的,我们也还是放了它吧“——

    伍家玉笑道:“你们都是以讹传讹,这就是一只龟,天底下天天吃乌龟的人不知多少,也没听讲过哪个吃出祸来!”

    二宝大声道:“这乌龟不一样,我们这里的乌龟不一样,它们个个都能通仙,你不信,就、就上回在琴溪河那桥头,一个人也是不信,捉了只龟在卖给一个外地佬时,才称好还没收钱,乌地一下”——说着她把脚往地上重重一跺,吓得众人一跳:“一辆大卡车,轰地一声,就给那个寻死鬼压得跟烂泥巴一样的,还有一回”——

    有人在推那乌龟,意思是要让它走,可那乌龟,一见有人推它,或者是听到爆竹响,索性把头又缩了进去,任由你怎么推它,它就跟一只称砣似地、就是不动!

    二宝丢了再要举例的话头,急得双手直搓:“这么送它、它都不走,怕是它发怒了,伍老师,你也给它磕个头,把它送走吧”

    伍家玉笑着把头直摇:“鬼话!”说着,抬脚踢了这龟孙子一脚,把它踢翻了过来。

    校长拉住他道:“我们这里人,都迷信这个,你要是不放生,她们晚上就要作恶梦,就几块钱,我看,放了放了吧,一会我给你补上”

    伍家玉还在犹豫,忽见二宝猛地不停地拍打着她自己肥肥的胸口:“对了,对了!这龟大仙就是精,你看这四周都是荒山,它要爬到几时才能爬到水里。路上讲不定又有好吃的人给捉了!对,我就送佛就送到西天,把它放到琴溪河那琴高山那里去。那里的水里,还有许多鱼吃”。

    说着,她用围裙兜了乌龟,叫:“小宝,你把自行车推来,带我到河里,放了它!”

    说着,也不管伍家玉同意不同意,和一脸苦笑的小宝去了……

    望着到嘴的美味就这样溜走了,伍家玉听说过琴高山,只是没去过:这个地方这么荒凉,满眼都是长着小马尾巴松树的山头,有什么好看的!现在听说他们要到那里,忽然道:“我也去,顺便看看那山是什么样子,再说,这放生的功劳,怎么搞也有我一份!”说着,借了辆自行车,跟在后面去了。

    三人过临溪河街道,下车向南一拐:一座突兀山峰,鹅立在一条宽大的清溪边!

    伍家玉一惊,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离街道这么近的一座山,以前怎么就没看到?

    他压抑着狂跳的心脏,但看眼前这山:约略有数十丈方圆,几十丈高。呈狮子形,鹅形理妥,如刀销斧砍,象个巨大的惊叹号般地立在溪的西岸!

    正要细看这山,眼光不知不觉地又被溪中间一块巨大的礁石掳去:这块巨石,错落有致、上生大小树木,如一块天然的盆景般地矗立在溪水中间,石边清流迥转,婉约缠绵。眼光顺流东望:土地平阔,竹树绵延——簇拥着这条宽大溪流、一起缓缓没入远方隐隐的一座接天高山!

    伍家玉越看越心惊:这是个什么所在?怎么和学校边上的景色迥然不同!

    平时来街上,虽说自己要死懒逛的眼睛都不抬,免得触景伤情!可谁会想到,就差这么几步路,竟隐藏着这么一个地方——真是羞杀我这自认为是钟情山水的风流人物了!

    停好车,二宝便急急地兜着乌龟,口里边念着什么边往溪边跑去,头都不回——生怕耽搁了一秒!

    伍家玉眼都没看她,情不自禁地往那突兀山峰下走去,小宝不知他为什么不说话只管走,奇怪地跟在后面而来!

    不知山中如何,且看下回。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石臼凹之梦》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6-07 16:14
早就想写好评,每次都会不由自主的点到“下一页”上。开始并不惹人看,但是越看到后越是欲罢不能。从写高中的时期的声明书到现在大学的声讨书无不引起我的共鸣,让我回想起我们高中时期的罢课的那段青葱岁月。
 
匿名
发表于 05-09 09:50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4-15 20:22
口气不小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