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三十二

衣角  三十二

    向棋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当她用心去对待另一个人的时候她会表现得温柔无比。所以她只穿破了那一层膜后就立刻退了出来,后来又不停地用吻来缓解裘千芷的疼痛。之前的坦诚相待,亲密无间都比不过如今的真正属于自己,所以裘千芷一哭,向棋就觉得自己吓坏她了。那种痛她尝过,莫非是裘千芷不愿意?不然怎么会哭?还是她还没做好准备?太突然了?向棋开始自责自己怎么就把持不住就彻底进行到底了呢?所以事后向棋就尽量的用温柔的吻来安慰她。可惜,事实是向棋想多了。

    '棋子…'裘千芷有点委屈的声音飘起,向棋与她对视,摸摸她还微烫的脸颊,'还很痛吗?'

    '棋子…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我…我刚才是不是…'裘千芷又有要再哭的迹象。

    '不哭了不哭了!你怎么变得这么爱哭了!'向棋有些乱了,怎么就嫌弃了呢?这是哪跟哪?

    向棋哪里会知道裘千芷不是因为感到痛而哭,也不是被吓到,或没准备好,而是因为向棋把她要了却立刻退走而哭。

    '你都这样了还嫌弃我。我是没什么经验,呐!你是我的第一个嘛!我都很疼了,你,你,你怎能说停就停呢?你是不是对我没兴趣了?'裘千芷越委屈,话就说的越发没力气,声音小得跟蚊子鸣似的。

    但向棋还是听见了,她哭笑不得,'你是为了这个哭?没兴趣?你这都脑补些什么?'

    '没什么!睡觉!'裘千芷推开向棋,背过身打算不要理她。

    向棋被她弄了一脸懵,只得从背后将她抱住,'想什么呢你?生气了?'

    '没有!'裘千芷赌气,下身不舒服,心里也不好受。

    向棋还没大条到听不出她郁闷的语气,很霸道地把她掰过来与自己面对面。但是裘千芷也不想示弱,我力气比不过你,我闭眼无视你总行吧。于是,裘千芷就闭眼对向棋使用冷暴力。向棋纳闷了,这气生在哪个点上了?

    '你是不要我停?要继续?'向棋看她别扭的脸有点想笑。

    '谁要跟你继续!'裘千芷被问得脸红,向棋还想再去亲她,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就出手捂住向棋欲靠近的嘴。

    '我问你话你都不理我!都那样了还嫌弃我!'裘千芷说完就觉得哪里不对,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向棋却衣衫整齐,手还在乱摸。她更郁闷了,刚谁停下的?现在又在干嘛!老娘我不干了!

    裘千芷猛地起身要走,向棋手快,抓住她的肩膀,又将她扳过来后就是不拖泥带水的吻。裘千芷挥舞着手又捶又打,向棋就是不放开她,继续啃她。吻得她没力气了,自己也被咬的出血了向棋才停下。

    '我早出挽回是有点想要躲着你,不想让你发现我的腿,不想让你担心。但我也确实是有些事忙。那个小女孩,是她救的我。她要我帮她练拳,我没理由拒绝吧?还有,停下是不要你太痛,怎么就变成嫌弃你了?'

    裘千芷心虚了,她自己疑神疑鬼就算了还乱生气,'那那…那个,你刚才又没说清楚!还还…'裘千芷不敢看向棋了。

    '你把我想成什么了?'向棋挤出严肃的脸问她,语气也不善,内心早被裘千芷的畏懦逗得不行了。

    '不是,你不是,你不是…那个,那个,你以前不是很多那个吗?她们,她们,那些女人应该很有经验,叫的也很那个…我我…我刚才,我…我疼!'裘千芷还是不敢看向棋,她可读过关于叫床能让人兴奋的事,所以当向棋突然停下时她就怀疑是不是自己表现的不好使向棋没了兴趣,才会有后来的觉得自己委屈。

    向棋被她的语无轮次逗得大笑,但也明白了她为什么哭,为什么生气了。'刚很疼?'向棋温柔地问,裘千芷点头,'还疼吗?'向棋又问,裘千芷摇头,很小声地说,'有点不舒服。'

    向棋笑了笑,凑到她耳边,'我让你舒服些吧…'

    之后便是的戏码上演,只是向棋选择走温和路线,谁让裘千芷刚出血呢,不能太猛。

    '哎!你放开我啊!快迟到了!'早上裘千芷醒来,挣扎了许久还是挣脱不了向棋的怀抱。

    '请假!你不累啊?!'向棋可不管,昨晚闹得那么累,她就是要她们两人在床上呆上一整天,谁都别想跑去哪。

    '请假扣工钱!'裘千芷大喊,她有种想咬死向棋的冲动。

    '扣就扣呗…'向棋动了动身子,手还是紧紧搂着裘千芷的腰,'你干脆别工作好了!又不是养不起你。'

    '谁要你养了!'

    '我的女人,我不养你养谁?'

    '谁是你的女人了?!'

    '你不是吗?那我们昨晚干嘛了?'

    裘千芷脸一红,又喊,'你的女人多了去了!你都养啊!'

    '不。我只养你。你不是很爱钱吗?我的钱随便你用,还不用辛苦工作,多好。而且,是谁第一次见面就指着我大喊要我负责的?'向棋眯着眼看着开始思考的裘千芷。

    '也是哈。听起来挺不错的。好吧,我明天去辞职!'裘千芷也学她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说。

    '嗯…就怎么定了!明天你辞职,等我的餐厅开业了,你就来给我打工!'向棋满意地点头。

    '啊?!什么餐厅?什么开业?不是不用工作吗?!'

    '嗯,认真地说,我已经让老赵去安排了,地段也看过了,还不错。装修大概两个月吧。这几个月我们先出去走走吃吃,让你再学学。我想安定下来,我们一起经营,好吗?'向棋很认真地诉说她的想法。

    '我没把握。'裘千芷想了想,还是改不了她的不自信,给向棋干活她一万个愿意,可向棋要她们平起平坐一起经营,厨房肯定归她管,她这初出矛炉的人,她真怕自己做不好。

    '厨房奶奶会帮忙看着,而且你也会不断地学习,你可以的。'

    向棋亲了亲她的脸颊,她觉得她的打算不错,她没仇恨了,心也定下了,开一间餐厅,过普普通通的日子。裘千芷还可以自由地边学习边实践。没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

    几个月前她中了qiang,掉进水里,差点丢了条命。昏迷了足足一个星期,醒来听到一个女孩儿说她的腿严重发炎,腐烂了,得截掉,她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那种失去一条腿的痛苦她能挺过来,只因为她清楚知道害死她家人的沈继胜终于被绳之于法了,她要和裘千芷安心的过日子了。七十多天在简陋的医院里养伤,因为想念,假肢还没适应过来,向棋就匆匆赶了回来。

    后来因为她一回来裘千芷就哭得一塌糊涂她就不敢让裘千芷知道她腿的事,就试图隐瞒她截了肢的事情。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如今都被发现了那就没什么好瞒的了,但显然这十多天的缓和还是有些效果,起码裘千芷知道后没有一次性的崩溃。向棋为此而开心。

    '就这样了!明天你辞职,今天就别去了。'向棋说完又闭上眼再睡,裘千芷也跟着她的步骤,也睡了,反正向棋安排了,随着她肯定没错。

    隔天,裘千芷慢悠悠的进了她工作的餐厅,老板还没开口,厨师先开骂。

    '昨天你死哪儿去了?!今天还敢迟到!'

    '我给老板请假了啊!'

    '你一个打下手的请什么假!别以为新菜单选的你那破狮子头就把自己当大厨了!快去躲肉!'大厨咬牙切齿地数落裘千芷。

    以往裘千芷怎么骂怎么说都不吭声是因为她一门心思的想向棋,啥都听不见。现在向棋回来了,她的心不在飘啊飘的就什么都听见了,哪还能就这样让人辱骂,何况她要辞职了,还需要给他人什么脸色吗?

    裘千芷学起向棋冷酷的神情,无视大厨直接对老板说,'老板,我要辞职。新式狮子头的做法我等一下给你微信。'

    '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老板问。

    '我想再出去学习。'裘千芷看向大厨,意思是跟着这样的人,我啥也学不到。大厨被她鄙夷的眼神看得恨不得把她眼睛挖出来。

    '老板,你能不能把这个月的工钱发了?'裘千芷再说。

    '可以,但是你真要辞职?起码也等我找到顶替你的吧,你也知道厨房里的活儿也不少。'老板还真有点舍不得裘千芷,像她不怕脏什么都肯做的员工可不好找。

    '对不起老板,她明天就要出门了,而且你们也没有什么工作合约,她没义务替你考虑那些。'跟在后面的向棋替她回答。

    '棋子!'裘千芷不知道向棋跟着她,以为她还赖在床上睡懒觉呢。

    '我来接你,老汉他们都在等我们。'向棋昨晚就约了老赵老汉谈开餐厅的事,出门期间有些事她需要他们做。

    裘千芷跟老板道了别就跟着向棋走,发现向棋是自己开车,'你自己开车?你不知道危险啊!'

    '自动档,一只脚够用。'

    '我开!'裘千芷率先坐在驾驶位上。

    路上裘千芷一直碎碎念,念叨向棋不想想自己现在腿不大方便还敢随便开车,也不知道打个电话什么的,餐厅离家又不远,等一下怎么了?不啦不啦一大堆不给向棋机会反驳。

    '你手机落家里,那个叫陈年涛的是谁?'向棋斜着眼看裘千芷。

    '就是我老家村长的儿子。怎么了?'

    '她在接近你。'

    '你怎么知道?'

    '他刚给你电话,约你去吃饭。'

    '啊?你接他电话?怎么回答他的?'裘千芷转头看向向棋。

    '我替你答应了,今晚七点,就你刚辞了的餐厅。'

    '哎~你确定答应他了?'

    '嗯…'

    '有免费的晚餐也没什么不好的。'裘千芷点点头。

    向棋再斜她一眼,'我跟你一起去。'

    '啊?'

    '你趁机跟他说清楚。'向棋调整了一下假肢的位置。

    '我跟他有什么好说清楚的?又不熟!'刚好裘千芷说完瞥了一眼过去就看到向棋摆弄自己的腿,'怎么了?还会痛啊?要不我们先去医院。'

    '没事,穿着有点不稳。'向棋弄好了假肢又说,'就说你有心上人了,免得他对你抱有希望。肯定他每次联系你你就给回应他才敢直接约你!'向棋火药味十足。

    '什么给回应,他跟我聊村里的事,况且,他还帮我拿过东西回家,总不能不理他吧,多没礼貌。看你说的这好像我在偷人似的!'

    '你没偷人,人想偷你。'

    '我没读多少书但也没笨到能随便让人偷了去!'

    '总之你晚上跟他说清楚!'

    裘千芷停顿了一下,之后看着向棋笑,'棋子…你是不是吃醋了?'

    向棋看向窗外,掩饰想揍人的冲动,'没有…'

    裘千芷在那儿自己呵呵傻笑,放慢了车速后很快的在向棋脸上亲了一口,单手抓方向盘,另一手揪着向棋的外套袖角,红着脸说,'我爱你。'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