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二十九

衣角  二十九

    '你好,翁明先生。'刘丰独自一人上前向一位老者抬臂握手。

    老者约莫五十左右的面容与他神情气爽腰直背挺的身姿有些不和谐,老者身边站着一位高个子年轻女子,她在昏暗的林子里依旧一身黑还戴着一副墨镜。女子向身后挥手后便有两个手下提着两个公务包过去。女子在老者耳旁说了什么之后老者才用奇特口音的中文开口对刘丰说,'点一下数,'

    刘丰接过公务包,细细地拿出几叠里面的纸币开始检查。不久才点点头与老者告别后,两方人马互往彼此反方向走。

    刘丰与其余三十多名静周堂的人十几辆车下山往东走。老者与其他五十多个人马带着两辆大卡车往西进山朝越南国度走。

    路还没走到半小时时间长,刘丰电话已响起。接了电话后他立刻又翻起刚交易过来的公务包。当他用蓝光线仔细照向手上的美钞时,他的脸色立马转换,大声喊道,'转头!追他们!'

    老者与那名女子到了半山腰时,空中已飞荡着一架军队运输机,手下们站在卡车上动作迅速地将卡车里一箱箱的机器搬上浮在空中的飞机上。老者与女子站在远处与其余五人观察着搬运与周围的情况。

    当卡车里最后一箱机器般上去时,飞机缓慢被驾驶员驾走,另一架飞机顶替它的位置,手下又开始忙碌搬起另一辆卡车里的装备。这一辆卡车要搬的货远比上一辆的多且重,搬起来比方才慢了些。

    装备才搬上五箱,剩余二十几箱还没动,女子突然对对讲机命令到,'打开箱子,一人扛三连子弹上飞机,架子不用去管。留出十个人过来这里,时间十分钟,快!'

    '怎么了?'老者紧张起来。

    '姓刘的在两公里后面,他们三十多个人,车速飙到这大概七八分钟。山里也出来三十多辆摩托车,照这山路要到这最快要十多分钟。所以我们时间不多,可能是被发现了,能丢的就丢,我们十几个人撑几分钟拦住他们就好。'女子给老者看手机里从无人机传来的画面,十几辆车与二十几辆摩托正飞速往他们的方向驶。

    最后的卡车上的货还没搬走一半,刘丰十几辆的车声已缓缓传来,女子与老者和十个壮汉手握紧进入准备状态。

    车灯没见到,qiang声先响起,十几个人对上三十几人显然落下风。三分中放在平时一转眼就过去,但这时却每一秒仿佛在生命边缘游走。女子与老者看着其他手下好几个人中了qiang,女子对着对讲机喊一声,'剩下的丢下都上飞机!'

    于是,搬运着货的人迅速爬上吊梯,女子让老者带着受伤还能跑的人和其他人先跑。女子扛起机qiang边退边往黑暗处胡乱一顿射。另一边的摩托车声音越来越接近,整当女子抓到梯子准备爬上飞机时,一颗子弹穿过她的手掌,整个人直接掉地上迅速爬起来就往森林里跑。

    '撤!快!'女子又对对讲机喊,之后看见飞机开始往上升就一qiang打爆对讲机再用力往两波人马的反方向跑。

    老者被身旁的人牵制着,他要往飞机底下缓缓关上的门那儿跑。'小棋还在那儿!'老者又喊又叫,手脚并用地向着周围人挥去。可是双手终究敌不过十几双拳,老者还是被绑在了座位上。

    那名落下的女子确实是向棋,而那老者就是被化妆过的老赵。他们行动前几日就混进这笔交易卖家这边了。

    沈继胜虽然被警方监视着,但手下势力还摆在那儿。他与副省长谈成的合作里便包括这一次的交易,交易成功了两人就按三七分。副省长拿七成,条件便是车祸那起案子最后的宣判。早在向棋开始查沈继胜时,他就开始筹备了这最后一条活路,因为他清楚自己的哥哥在得知这事之后定不会救他,没插手弄死他他已经算是万幸了。

    然而,林沐清却仿佛沈氏两Xiong-Di肚子里的蛔虫似的都能猜到他们的想法和做法趋向,每一步正中把心,每一项任务都走在计划中。次数多了向棋听到向细雨的转达这次任务时也就照着办了。先按差几个人进了越南一个反政府地下组织里面,时间一到,他就和老赵用买家的身份混进去改了交易时间,再经过改造妆容还用了混着假钞的美金拿到货。好在买卖两方都是网络交易相互不认识,加上清鳞里面黑客侠客实力不差,改交易时间行动便顺利进行,除了最后那个意外。

    刘昌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也因为如此在刘丰传来拿到钱的那一刻,他仍注意着两边的情形。也就在这时他的手下给了一个奇怪的消息,'江舒公司保镖请不到,公司老板出差,姓赵的突然不见。'

    为了确定自己的怀疑,刘昌直接给卖家一通电话,卖家表示他们同意了时间定在明天晚上时刘昌就知道出事了,有第三方插足将货拿走了的事情简单告知卖家和刘丰让他们去阻止。这才有了向棋他们被两边追击的情况。

    回到山间,在飞机顺利飞走时,向棋背着机qiang迅速躲进山林里。从卡车上面跳下来时她已经崴了左脚,她清楚的听见追她的人在离她两米多的周围。她只靠那一丝月光来看路,拼命地跑,只是后面两边人马越来越近。突然,耳边传来连翻的qiang声,还没感觉到子弹穿过肌肤的疼痛,她的身体已瞬间踏空。当她感觉到自己落入水中时,翻滚强劲的水流已将她往下冲去了。再怎么会水性的人,在瀑布下快速的水流中一样会溺水,不久,她头上一震眼前一片漆黑,没了意识。

    七个小时后,林木山庄。

    '她为你们卖命!你们说现在不行!'老赵被几个人拉着,不得动弹却依旧挣扎大喊着。

    '他们人还在那儿,我们根本不知她现在的情况。要是她出事了,派人去不但救不了人,还会送死。如过她被他们抓走,他们肯定会跟我们谈条件,我们只能等!'向细雨又说了一边刚已解释过的话语。

    '放屁!他吗的!'老赵还是很愤怒,话还没骂全他已经被打晕关进地下室里去了。

    交易后的第二天晚上,副省长被反贪局的人带走,本来已被放出来只被禁止出境的沈继胜也再一次被局里的人带走。沈继胜的太太去求沈继周却被拦在门外,车祸翻案开庭被提前一个星期。

    第三天,向细雨拗不过老赵,在没有得到林沐清的批准下给他十个人去找向棋。

    在老赵和向细雨闹的时候裘千芷和五奶奶才知道向棋出事了。老赵带人去找的第二天,老汉也急忙过去帮忙。裘千芷昏昏僵僵地等他们的消息等了一个星期,每晚做噩梦,一闭上眼就是向棋浑身血的模样。

    '找到吗?'找了十天没半点踪影,老赵只好先回去找向细雨,才进门就被裘千芷拦住。

    '没有,我们到那儿的时候只有qiang战的痕迹,连尸体都没有。都快把正座山翻了也没见到任何小棋的踪影。'

    后面跟进来的向细雨也开口,'他们没来跟我们谈条件,应该也抓不到她。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她成功逃走,另一个是她出事了,或者死了。'

    '这都十多天了,要是成功逃走怎么没回来也没给我们消息?'老赵声音特别大,明显他不待见向细雨。

    '她有可能受伤回不来不是吗?'向细雨说。

    '那晚她就一个人!他们几十个!'老赵不肯承认那个最坏的结果,那样的情况真的不是死就是被活捉,那是他们的地盘,最大的可能是…

    '她不会有事的!她答应过我的!'裘千芷喊了一声后抱着五奶奶刷刷开始哭。

    '师傅我不要待这儿了,我们去找棋子好不好?'裘千芷哽咽着又说了一句。

    '不行!'老赵,五奶奶和向细雨一致喊道,让她跟着去找只会添乱。

    '沈继周在大幅度寻找那批货,会不会?'老赵转头又问,这消息还是前两天他在越南找向棋时发现的。

    '沈继胜和副省长已经被他弄跨,他只会把矛头转向翁明那里,不会知道向棋。'向细雨语气平淡地说

    '怎么可能!他老弟不会不知道你们清鳞,也不会不知道向棋!'

    '呵!他?他死了也不会让他哥知道有向棋那么一个人。'

    '什么意思?'

    '没什么。沈继周不会对向棋造成什么危险。'转而向细雨又说,'两天后开庭,该让吴警官回来了。林姐那边已经派一队人马去找人,你们还是专心应付案子比较妥。'

    两天后,法庭上已播了近四个小时的已确认无假无修改过的视频证据。先是车祸当天整段街头录像,后是卡车停放在对接路口到车祸发生的前后录像,再是一间包厢里沈继胜与刘丰在安排车祸时的对话,最后是几名看不清脸的人在江家明车里散放火药的偷拍镜头。录像播完便是证据化验结果报告,接着一干牵扯进来的人证口供。

    案子开庭三天,检察院,法官等人没提过一句关于火药的来源,有些会牵扯到沈氏或静周堂的证据消失不见。沈继胜认罪被判三十年有期徒刑,刘丰等人十年。比预期的轻了许多,当然人人都知道那也只不过有沈继周在后台撑着。自始至终没人知道谋杀动机为何,沈继胜只认罪,拒绝回答。

    老汉走出法庭时握紧拳头,三条人命就换来三十年徒刑,他直觉得法律真是只用来管无财无势之人,愈发失望,或许连他自己也与上面穿着满口公平公正的人一样,法律法规只是书面语,实际还得看是在何人身上使用这个法律。

    另一头,老赵找了一个多月还是不到向棋,开始逼着接受她出事了的事实。虽然依旧叫人继续找但他自己没再到处疯狂地搜寻,而是按着向棋先前的交代将向棋和五奶奶原来住的房子卖掉再买了一间房安顿五奶奶和裘千芷。

    房产证和车辆用户证已转到裘千芷名下,老赵安排好一切后都交给裘千芷,'这些卡她叫我交给你,密码和别墅门卡一样。'

    '什么意思?'裘千芷不接那一堆文件和几张卡,她依旧坚信向棋会回来,所以她不接。

    '行动前她交代的。她让你照顾好奶奶和自己。'

    '她会回来!你不是还一直找她吗?!'裘千芷仍赌气地摇头,眼泪一滴滴地落下。

    '你以为我想这样!他妈的她就那样!谁也不信!不去找律师找我来做这种遗事!'老赵也不好受,像这样好像在交接遗书的差事他是十万个不愿意,可事实是向棋在那危险处境下消失了一个多月,这些她先前交代的他必须做。

    '现在你也没工作,奶奶身体又不好。你就当先拿着用,等她回来不是一样?'老赵被裘千芷的倔强弄得也没办法,只好哄,'她那些股票什么的,我还是照旧替她处理,其它的就等她回来。这样总可以吧?'

    哄了好一阵,最后还是五奶奶替裘千芷收了那些卡,因为谈到后面老赵直接被裘千芷丢下不管。

    裘千芷自顾自地进房,还将房门甩得响亮。她这一个月是怎么过得都不知道,她只抓着一个信念,棋子不见了,他们找不到,但她会回来。所以她虽然浑浑僵僵但依然该干嘛干嘛。

    于是,老赵走后裘千芷就出门,她觉得她该找工作。虽然自己在林木山庄赚了点钱,但那么点积蓄不允许她停顿,她不想用向棋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混日子。

    老赵买的新房子在市中心某个小区,环境和安全系统都比其它楼房高许多,显然花了不少钱。裘千芷走出小区转了大半天,没什么学历文凭的她不能像他人那般在网上或人才市场上投简历,只能挨家挨户地询问。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