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二十五

衣角  二十五

    '向姐姐!'一批八九岁的小孩里第一个迎接向棋的就是马博的声音。

    '立定!敬礼!'向棋才刚想问马博为什么会在这里,马博先她一步给其余小朋友发令。只见齐刷刷十个小朋友向向棋鞠躬。

    '林姐叫过来的新队,指名要你来亲手训练。'向细雨跟向棋解释。

    '她有病啊!'向棋骂了一句。

    '林姐说了让他们上午上课,下午练武,都让你来教。'

    '也行,我来带他们,其他的我就不管了!'

    '林姐还说让你好好安排时间,公司和帮里的事也不能耽误。'

    向棋无语,林沐清每日都给她额外的工作量,而且有走向榨干她的趋向。可她也没理由没立场反对,现在需要林沐清势力来保命的是自己,除了给她当牛做马,自己真想不出其他的了。

    于是向棋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工作,又当老师又做教练,又当老板又做老大,游走在各年龄段,各种领域上的人们。每天除了要管林木山庄里的保镖和小朋友们,还时不时要周旋在帮派人和公司客户之间。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半夜才得回去睡一会儿觉,有时还得为了帮里某个重要交易不睡两三天。

    时间就这么过了一个月,周一堂主被软禁在林木山庄内,用自造的毒品控制着他,如今的周一堂一半是清鳞帮的人。那些个杀手在一堂主的命令下也停止了活动。一切仿佛往好的方向走去。

    裘千芷被向细雨雇来负责林木山庄所有人的伙食。本来她要拒绝,可是薪水太具有诱惑力,况且向棋也不回去,她思量再三还是觉得跟着向棋和师傅比较好。于是,不知不觉中向棋和裘千芷在清鳞黑bang的世界里日渐熟悉。向棋不得不佩服林沐清,那么年轻的一个女子能带领如此庞大实力强的帮派。

    '棋子…'刚在厨房在师傅的辱骂中忙完的裘千芷端着饭菜走进后山脚下的一间小木屋。这天向棋让三十位保镖每人背着一个假人进山训练,自己则在木屋里观察摄像机传来的画面。

    天气转暖间向棋早把厚重的风衣遗忘在衣柜的角落里,但是山间空气太新鲜,树林太多,怎么也是冷得能哆嗦死人,所以每次送午饭或晚饭当向棋在户外时,裘千芷除了端饭菜外会拿去一件外套给她。

    '都跟你说了几百遍了,这里凉!穿多点!每次就背心!衬衫!t桖!背心!衬衫!t桖!'裘千芷边说边把饭盒和保温瓶子等放在小桌上边将手臂上挂着的长袖外套给坐在频幕前专心直至的向棋穿上。

    '先吃饭喝点热茶行吗棋子?'每次野外训练时向棋就会全神紧绷的观察,这次也不例外,惹得裘千芷一顿憋闷。

    'B18雷池!零八队协助小鳞队去救援!'向棋没理会裘千芷却突然拿着对讲机喊,裘千芷看向频幕,里面是不大的场地里持续地冒烟,不远处有一个被遗弃的假人。她知道这次野外又有人受伤了,小朋友们又要去那危险之地去救人了。

    裘千芷也不再催向棋吃饭,而是静静站在她身后,和她一起看山上发生的事。五个大男子带着十个小孩儿出现在冒着烟的雷池周围。他们分成三队小心翼翼地寻找伤员,替他们就地急救后抗出来。受伤的有三人,安全被抗出雷池后所有小朋友有些笨拙的再一次替他们疗伤。期间,裘千芷明显看到其中一位小女孩害怕得手一哆嗦差点将手里的小刀插到自己腿上,幸好小博反应快一些,阻止了。

    等救援完毕时,向棋又对对讲机说,'下了山让冯利过来!'冯利就是刚才那个害怕得直哆嗦的小女孩儿。

    裘千芷再等了将近半小时也没见向棋有动筷子的意向。午饭时间早已过了两个多钟头,饭菜茶水早凉了个透了。裘千芷叹了口气,拿起饭盒和瓶子准备到外面给它起火热一下,却被向棋阻止了。

    '不用麻烦了,冷一样可以吃。'向棋夺过她手里的饭盒,打开,拿起勺子一口口地吃,眼睛没离开过频幕。

    '你看你的!'裘千芷又把饭盒夺回来,只是没有再要出去,而是一勺一勺地将饭菜给她喂过去。就这样她们一个注视着山上无人机传来的情况张口吃饭,一个专心喂饭,画面温馨得诡异。

    饭吃了不久,冯利来了,裘千芷才刚要走,向棋却说,'在这等我…'。十分钟后又见向棋回屋里,裘千芷从窗口处往外看便看见一个小小人儿两手提着两袋子水站着马步。

    裘千芷转过头问,'你罚她了?'

    '嗯…'

    '那她要这么站多久?'

    '六个小时…'

    '啊?'裘千芷听完吓了一跳,'会不会太重?她还那么小…'

    '这已经是最轻的了!'向棋突然严厉,于她来说,这真是罚轻了,这批孩子交到她手里不用林沐清说,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再过几个月林沐清就要移到s市,到时清鳞帮刚好见了世面,林沐清的计划一向古怪,难保她不会将这些孩子送到静周堂去当个卧底,毕竟人人都知道爱才的沈继周正大张其鼓地向世人表示自己要收养几个孩子培养接班人。然而,这些孩子资质好的定会被送到沈继周身边,资质不好的下场也不会比他人好,鬼知道林沐清会怎么压榨这些孩子。她能做的只有教好他们让他们懂得保护自己。

    向棋坐回椅子上,蹙着眉盯着频幕。对小孩儿小动物一向有爱心的向棋能这么狠心罚一个不算做出大错特错的孩子罚得那么狠,裘千芷百思不得其解,可当她看到向棋紧皱的眉间,听到那无奈的叹息时,她的心像是被某个自己都不明了的情绪牵起。

    裘千芷走近向棋从她的侧面搂过她的脖颈,'那些孩子,他们…是不是?'

    '嗯…我只希望他们能保护好自己…'而护好自己的唯一途经就是变强,年纪不是理由,向棋又是一声叹息,后面的感慨被自己吞进肚子里。

    向棋任由裘千芷搂着她,许久后才缓缓开口,'我今晚不回去,你留下来陪我好吗?'

    '那我先回去做晚饭,一会儿再过来…'

    '嗯…'向棋在裘千芷唇角上落下轻轻一吻,裘千芷忽略不掉心脏的快速频率跳动,红着脸头不敢回地离开了小木屋,时间刚好临近傍晚。

    待裘千芷做好饭菜给所有人时,她自己则带着三分晚饭,跟五奶奶说了一声后便照着刚才的路途再去小木屋给向棋送饭外加留下陪她。

    裘千芷刚到小木屋,映入眼眸的便是向棋横抱着被罚到晕倒的小女孩进屋。她急急地将饭盒放下就帮着向棋给冯利刮痧,直到那小女孩缓缓醒过来才快速地给她温水喝。

    可是还很虚弱的冯利却听见向老师接近冷血的呵斥,'还差十分钟,明天继续站六小时!'

    裘千芷也听到了,她不干了,再怎么想理解向棋的好意她也觉不出这样哪里是为这小孩儿好了,简直就是虐待嘛!她瞪起眼,对着向棋大吼,'棋子!'

    向棋被她突如其来的喊叫震了一下,可也就那么一下,之后她仿若没听见似的又对冯利说,'去洗漱一下,等一下吃了饭再给我…'话还没说完便被已被她气死了的裘千芷打断,'走!姐姐陪你去!别理她!'裘千芷转过头看向棋,吐出两字,'坏人!'

    向棋被裘千芷的动静弄得一愣一愣的,自言自语道,'让她洗脸吃饭休息就坏人了?'

    裘千芷进了厕所才知道这小木屋没有热水,她黑着脸走出来站在向棋跟前,大吼,'烧水去!'

    向棋被她吼得再一愣,等反应过来了才将早烧好放进保温壶里的水端进厕所。过后就是裘千芷不理她,只照顾小女孩儿。三人一起吃饭,没半个人说话,小女孩儿,小冯利被那诡异的气氛吓得赶快吃完就溜到角落里的床单上装睡装到真正睡着了。

    裘千芷看到那小孩一躺就睡着的样子立马再瞪向棋一眼,都累成那样了还要罚她,真不是人!如此一愤便脱口而出了两字,'冷血!'

    向棋被她莫名其妙的生气弄得想笑,但也没笑出来只是越过她再坐到电视频幕前继续观看山上保镖和孩子们的情况。确定他们都在不同的安全区落脚之后才放心的离开椅子将注意力转移到裘千芷身上。

    这时裘千芷早已吃完收拾好躺在冯利旁边了。床单不大,一个大人一个小孩儿刚好。看着裘千芷不理她,向棋也没说什么,只把门和窗户关好,点了把蚊香,在裘千芷旁边摊了一床被子就躺下。向棋摸了一下裘千芷的长发,道一声晚安,又用思考状合上眼。

    '都说了别这样睡!'裘千芷在听了那声晚安后就翻了个身,见到的却是向棋的死人状,气得她直抬手将向棋俯在胸口下交叉着的手掰开。

    不去管向棋突然睁开了的双眼是如何直直地盯着她,裘千芷开始滔滔不绝地教育起向棋来。

    '那么小的孩子,你让她站到昏倒,没去关心她还要再罚她!你怎么想的?她才多大呀?你以为跟那些大男人一样啊你这样罚她?还没学会坚强没能保护自己呢就先被你折磨死了!你倒好还给我摆这一副死人状!'裘千芷balabalabala一阵,将这将近两个月里对向棋的不满全数倒出来。

    '就你三天两头的这里刮一个刀口,那里青紫一块,这边差点中qiang,那边差点撞墙的还好意思让这些孩子学你!'

    '你教就教呗,练就练吧,还整得跟特种兵似的!还每天一副心思重重的样子!你是想气死我呢还是吓死我?就不知道人会担心吗啊!'

    裘千芷说着说着,一滴滴眼泪就溅在向棋脸颊上。她是每天提心吊胆,向棋为了所谓的保镖公司还有那个什么清鳞帮累死累活,回来不是带伤就是带烟酒和乱七八糟的香水味。裘千芷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就无法形容,满身伤的向棋让她心痛,满身烟酒味的向棋让她心疼,沾上各种香水味的向棋让她心闷。五味杂陈,翻江倒海已经无法形容裘千芷这段时间的情绪波动了。

    向棋双手捧住她的脸颊,拇指为她拭去泪水,再将她拥入怀中,任她哭到抽搐。向棋轻轻抚摸着裘千芷的背,等她哭够了,发泄完了,冷静了一些才开口,只是说出的话却让裘千芷红了整颗脑袋。

    '你这样很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

    '…'裘千芷无语。

    '嗯,不对,不是受委屈,是担心恐惧到极致的妻子,呵呵…'

    '…'裘千芷继续无语。

    '你这样我会控制不住的…'

    '…'裘千芷瞪大眼睛还是无语。

    显然裘千芷误解了那句控制不住,因为她趁自己还能有反应时已经挣开了向棋的怀抱。向棋的控制不住是控制不住自己要跟怀里的人长相厮守,等不及事态缓解。然而裘千芷理解的向棋的控制不住却是向棋控制不住欲望而把自己给吃了。

    裘千芷连忙转身,身体贴近冯利,不再去看向棋一眼。许久没听见动静,裘千芷还是转身看了看,心里住着一个人,你不可能对她无动于衷,裘千芷正是如此。所以当她见到向棋睡在那薄薄的被子上,身上也只是件宽大t桖长布裤时还是皱起了眉头。裘千芷再挪一挪身子,留出一点空隙,伸手晃了晃向棋的肩膀。

    '棋子,过来挤一挤,那里凉…'

    向棋睁开眼睛看着侧着身子留出一个位子给自己的裘千芷,笑了笑后'嗯'了一声就挪过去。也跟着侧着身与裘千芷面对面,肩并肩,鼻间的距离也只有两三厘米。那样的距离暧昧至极,裘千芷能清晰地闻到向棋呼出的气息。

    不知是由谁开始的,她们的双唇已贴合在一起,心…在乱跳,身…在升温。吻越演越热,越缠越烈,向棋心似明镜,裘千芷却糊里糊涂。唯一达成的共识是这些纠缠是自然而然的,谁也制止不了。明知抵抗不得,那就让它顺理成章好了。

    寂静的夜晚,除了窗外的森林之声,剩下的便是屋里双唇纠缠的暧昧声响与越发沉重的喘息。紧紧贴着彼此的女人们深情地拥吻,角落里的小女孩眼皮动了几下,似乎正游走在粉色世界的梦境里。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