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二十二

衣角  二十二

    '她要知道你做的这些事她还会那样爱你?!'

    '…'

    '她们没有对不起你!'

    '你要去哪?!'

    'S市!'

    '嘭'一个人的身体倒地的声音响起,过后便是锁门的声响。

    '怎么了?她又闹了?'

    '没事。s市那边怎样了?'

    '政府那搞定了,下星期可以开业。但是我们这边人多,不能一下子搬移过去,起码还要两三个月。'

    '嗯…好。'

    '我想你了…'女孩儿背对着她弯下腰示意林沐清骑上来。

    '嗯…'林沐清把手环在女孩儿脖子间,任由女孩儿背着她朝卧室走去。

    '嗯…哼…嗯…'林沐清的呻吟声响撤整个房间,'你嗯…在外…一个,哈!一个月,就就啊!'一阵痉挛与喊叫声掩盖了她欲出口的言语。

    身上的女孩儿汗水淋漓,撑着一只手半侧着身看着仰着头弓着背在她指尖下绽放的林沐清。林沐清颤栗着身体将她的头拉近自己胸口,'走一个月你又厉害了。'这么一个暗示,女孩儿如磕了药般兴奋,再一次埋头苦干。

    使人兴奋,荷尔蒙爆棚的声音一声高于一声,断断续续绵延不断的充斥整个温度越发高升的房间。太阳落山了,月亮也冒出来了,两位女子的战况也落幕了。林沐清任由女孩的手在她身上来回抚摸,问,'你确定要跟我去s市吗?'

    '嗯…你在哪儿我就去哪儿。'

    '但是会有危险…'

    '我知道,我保护你。'

    '嗯…但是,书是肯定要读的。'

    '好。'

    '乖…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S市,裘千芷在向棋怀里醒来。本来每天都是那样的,她晚上会不知觉得缩在向棋怀里,没什么新奇的。可一想到昨晚自己竟在向棋的亲吻和抚摸中睡去,裘千芷煞的红了整张脸。还没等她害羞完毕,两片柔软的东西又碰到她的双唇,加上一声'早'让她整个人红成熟透的新西兰红苹果。

    向棋起来落下一个早安吻后便径直向浴室走去,裘千芷弹跳起来跟在后面。

    '棋子…'

    '怎么?'

    '我我…你你…'结结巴巴的裘千芷说不出完整的话。她其实是想问她们这是怎么了,算什么,有这样动不动亲嘴的朋友或亲人吗?可怎么也问不出来。

    '要一起洗?'向棋见她畏畏懦懦的样子就笑了。

    '呀!不是不是!你洗你洗!'说完,没有一秒钟裘千芷就跑了,她控制不住心脏的跳动。她觉得事态越演越怪,似懂非懂的她决定找师傅求救。

    '师傅!以后我跟你睡好不好?'裘千芷没敲门直接往五奶奶床边坐,边摇醒她边问。

    '不好!'

    '别这样啊师傅!求你了!'

    '没门!'

    '我怕小狼!我怕棋子!师傅,你就让我跟你睡吧!'

    '不让!怕就搬出去你又不是没钱!'

    '对哈,我可以再租房。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不想出钱还是舍不得小棋?'

    '嗯…啊?不是不是!我…'被自己脱口而出的心里话吓到,裘千芷连忙反应过来。

    这回五奶奶就真开启八卦之门了,她扶着腰坐起来开始逼问裘千芷。经过几轮争斗,明里暗里的套话,终于把晚上发生的事套出来。裘千芷是豁出去地将话说完连自己的心里波动也一一告知,当然自己起先那一吻被她有意的隐瞒了,实在太羞人了。

    '啧啧啧!你啊你!笨!'五奶奶听完直摇头,再说,'你就老实说吧,是不是喜欢小棋?'

    '不知道…'裘千芷没谈过恋爱,一生就跟肚子抗命,整天整天地为填饱肚子而烦恼,对感情的事,她比十岁的孩子还无知。

    '她亲你,喜欢吗?'

    '啊?'

    '别装!回答!'

    '这个,这个,挺喜欢的,挺好的,甜甜的…'裘千芷害羞地砸巴砸巴嘴。

    '切!酸死人!好吧,又沦陷了一个。哎~'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现在该怕的不是小棋而是小夕…'

    '啊?'

    '还不懂?要是被小夕知道小棋亲你了你就死定了!'

    '呀!'

    '别一惊一炸的。不过,哎~算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我跟你睡行不?'

    '不行!'

    '那你告诉我!我这是怎么了?'

    '笨死!去拿手机百度去!'

    '百度个啥?'

    '就百度个百合之恋,同性之爱什么的。你这症状很多人会在网上提问,你看看别人的答案再比比,实在不明就买块砖头给我。'

    '买那个干嘛?'

    '拍死你用的!'

    '什么意思?'

    五奶奶拍额一声怒吼,'滚!'

    问题是她有一个对她的怒吼不太上心的徒弟,然这个徒弟没滚反而发起呆来。许久之后又弱弱地说,'师傅,棋子是不是惹了麻烦?是不是很危险?'

    五奶奶闭着眼,'嗯…好像是…'

    '那怎么办?'

    '其实让你走会比较好,这样小棋不会因为担心你而分心。'

    '我们一起走不好吗?'

    '哎~她不会走的。'

    裘千芷一阵沉默,百感交集,五奶奶见她如此又说,'我有几个朋友可以帮她的,而且她自己也挺厉害不是吗?'

    '嗯…'

    '你还是同意她的提议先避一避吧。'

    裘千芷又是一阵沉默,不久突的握紧拳头道,'我不走师傅。我怕我一走,她要是发生什么事了,我连见她一面都没有,我会哭死的。'

    客厅里,才将小夕送回她父亲那儿的老汉在准备跟老赵一起回警局前说,'跟着奶奶和裘千芷的人已经都到位了,有什么我们再联系,你自己小心点。'

    '嗯…'

    '我们晚上再过来…'

    '好。'

    危险也好,安稳也罢,日子得过,饭还得吃,觉还得睡,事情一样得做。向棋老赵老汉依旧着手查车祸事件,裘千芷依旧干她的清洁工,五奶奶依旧在厨房里欺负裘千芷。

    一个星期无波澜地渡过,悬着的心反而越提越高。手机传来的照片打破平静的水面,那是八位老汉手下保护着裘千芷和五奶奶的警察,他们均是手臂中了一qiang。

    '向小姐,见面礼收到了?'刚接到的电话那头传来第一句。

    '一个星期够你们聚聚了吧?游戏开始,好好玩哦…'

    沈乙的声音回荡着,向棋眉头紧皱拔腿就朝裘千芷工作的百货公司奔去。直冲清洁员工站的向棋身后追着几个公司保安。在看到套着手套准备去清洗卫生间的裘千芷时,向棋二话不说就拉着她往外走,路上还踢倒了欲抓她的保安。

    待向棋硬拽着裘千芷回到家时,老汉老赵已在那等着了。

    '我们的人中qiang了。'老汉见到向棋就说。

    '我知道,他给我传照片了,现在我要你带千芷和奶奶出国,护照我已经办好了。'

    此时电话又响起,'血剑暗杀组织五个人,目标向棋。静周一堂,目标裘千芷,秦小夕,赵宏远。s市机场安检处昨天大调动。'

    听了重要消息的向棋皱眉,'你是谁?'

    '林沐清。'

    '条件!'

    '江舒公司总经理…'

    向棋身子一僵,电话那头的林沐清又说,'你接任总经理,我给你掌控清麟帮对付静周堂。'

    '凭什么?'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额外给你七年前车祸的人证物证。'

    '好!'

    '呵呵…合作愉快啊…'妖眉的轻笑声结束了那一段通话,向棋瞬间沉默不语。站在她旁边的老汉将电话听得一清二楚,也跟着蹙起了眉。

    '我不走!'裘千芷的话打破整个客厅诡异的安静气息。

    向棋看了她一眼不作任何反应反而问老赵,'y市那个姓林的,你哪认识的?'

    '林沐清?'老赵凝神,'品酒会上认识的。林氏总裁,这两年我们常接她的分公司的活。而且我们大学时期她曾与你上了一学期的选修课。怎么了?'

    '清鳞帮你知道吗?'

    'Y市黑道霸主。'老赵望着老汉和向棋严肃的脸色,'她跟清鳞有关系?'

    一个拳头打在老赵脸上,老汉冷着声音,'我警告过你的!'

    '我也不知道!'老赵怒吼之后肚子又挨一拳。向棋拉着裘千芷躲到房间里,五奶奶也跟着闪开,她们知道那两Xiong-Di需要空间解决彼此的问题。

    '不碰黑道之事,不接官宦之差!'两拳又落在老赵脸上。

    '我真不知道她跟清鳞有关!'老赵一边避开老汉的拳头一边解释。

    '你跟她还瞒着我什么?!'老汉怒气全用拳头挥出来。

    '没有!'

    '没有?静周怎么就打来了?!'

    两个男人用拳脚来谈判,老汉一直以为静周堂是因为他们查沈继胜才会动他们,可他们一直很小心,事情却逃离偏远让他不得不起疑。向棋从y市回来拿到的资料就很让他疑惑了,这又出现个什么林总,清鳞帮的。所以他不得不对老赵动武。

    无奈之下,老赵只好把向棋在y市的事一一告知,也把黑道上漏出关于何dang被灭跟向棋有关的消息而引来静周堂的事都告诉老汉。

    '七年前那个杀手留下的话你忘了是吗?'老汉最后最重的一拳直击老赵腹部,疼得他直捂肚子蹲在地上。

    '妈的!'

    '当年我们放弃了,在背后守着的誓言希望你记着!你要是护不了就别添乱!'老汉丢了话就不理会老赵径直进了小夕的房间,他们暂时住的房间。

    老赵身体猛地一僵,回忆飘回三年前他跟老汉一样用拳脚来谈判的场景。

    '如果被她知道了,你觉得她会怎么样?'

    '呵呵…远离吧,谁叫咱们不是母的呢!'

    '离了我们,那些人发现她没死又找上来就…'

    '所以就不能让她知道。放弃后守着护着。'

    '其实做兄长也不赖,那就…'

    '放了吧!'

    老赵苦笑着爬上沙发看着天花板为两人的懦弱又自觉伟大的选择叹息。

    卧室里,向棋又接了林沐清的电话,让她明天早上到公司去,向棋只应了声好便挂了电话。忐忑着的裘千芷一直抓着她的衣角哀怨地看着她。

    被看久了的向棋索性一把将她抱住,头搭在她肩膀上闭眼试着不去想那些沉重的问题。裘千芷的体温至少能缓解一下她的烦躁,她知道她们之间正慢慢地发生着变化。刚才一堂主的电话,老汉手下受伤的照片慌了她的镇定。她害怕了,害怕裘千芷因她而出事。

    一想到刚才百货公司里站在裘千芷后面的人袖子里藏着的一把刀闪出的光,还有那一路上躲在角落里的可疑人物,向棋脑海里只有'千万别出事!'那么五个字。当时心里的窒息在现在静下来感受着裘千芷传来的温暖时向棋才开始彻底明白过来。

    向棋放开怀抱,抬手抚摸裘千芷的脸,拇指划过她的唇瓣,一个吻落下。温柔的吻在舌尖闯进裘千芷口腔里时变得灼热,搭在裘千芷腰间的手越搂越紧。

    裘千芷睁着眼看着闭目热吻着自己的向棋紧皱着的眉间,鼻间传来的气息,后脑那里使劲拉近距离的手掌的力气。她挣不开也不想挣开,这个吻比以往几次不同,她隐隐感觉到来自向棋的不安。所以裘千芷阖上眼眸,双手在向棋后背来回抚摸,安抚着这个无所不能却在这时显得有些柔弱的女人。即使被吻得呼吸困难也无妨,只要能为她缓解一下糟糕的心情。

    不知不觉中裘千芷已经被向棋吻得倒在床上。唇才被放了一会儿又被堵上,连续不断的吻激发出两人体内的热量,呼吸与心跳越发急促的情况下裘千芷的上衣已经被向棋扯烂。闭着眼凌乱着思绪的裘千芷紧紧抓着床单任由向棋的唇舌在她的脖颈间撕扯,任由向棋的手在她胸间放肆。紧张,奇异,恐惧,夹杂在身体因为向棋的触碰而产生的酥麻和微微快感里。

    胸前突然传来的刺激使裘千芷'嗯…'低吟出声。她睁开眼睛抬头,抱住在她胸前的向棋的头。胸前被含着用力吸吮的那一处如踩到高压电流般刺激她的神经,下半身发生的奇怪的变化让她慌张了。可她却无力,无奈,更是不愿推开或呵斥身上之人,只再一次闭眼。二十五快六的女人,即使再笨也知道现在向棋在对她做什么。

    就在向棋的手掌敷在裘千芷那隔着已一片湿滑的内裤里面的那一处时,裘千芷身子一僵,眼泪哗哗直流。当她已经下定决心献身时,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一直刺激她全身的触摸也瞬间离开,换来眉眼间软软的吻。

    向棋吻干裘千芷的泪水,给她盖上被,'对不起。'道了声歉便进浴室给她放水洗澡。为那一系列突发情况而无措的裘千芷只僵在那里,之后被向棋抱起进浴室,脱衣,洗澡,换衣又被抱上床一连的服侍她都没发觉。因为她眼泪流下之时,一直不明白的心理在那双手突然停下动作时瞬间想开了。

    然而在明白自己对某人产生不该的情意时,裘千芷却更无助了。自己的自卑感,小夕的嘲讽,师傅说的向棋在外的419,种种一起突袭过来。'她那么优秀,我也就发泄物之一吧…'裘千芷被自己的这种想法淹没。

    连向棋抱住她入睡前说的,'等事情都解决了,我们在一起吧。'裘千芷也没听到。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9-30 14:00
作者辛苦写了这么多,可惜看到的人不多。作者要不要考虑到lc发展,读者流量大机制完善,
 
孤獨上癮
发表于 08-29 18:40
煙毒幾歲
 
游客
发表于 07-25 00:48
咋都不更新了呢::>_<::
 
游客
天天都坐等更新(发表于 08-23 23:09)
 
游客
发表于 07-11 22:45
等更新大佬
 
游客
发表于 07-09 22:12
超好看 等待更新?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