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二十

衣角  二十

    '小武?'

    '姐!'

    '礼物拿到了?'

    '拿到了,昨晚村长儿子送来的,我今天早上才买的卡就给你打电话了。想死你了!'

    '喜欢吗?'

    '喜欢。姐,你现在在哪儿呢?还会回来吗?'

    '还不知道,等姐再赚点钱回去带你出来玩。妈她还好吗?'

    '家里都好,还是老样子。'

    '那就好。你应该初中了吧,有没有好好上学?'

    '有,你别担心我。姐,你那边好吗?'

    裘千芷与她弟弟聊了很久,从开始的欣喜到后来弟弟跟她说了家里某些情况后的心伤,挂了电话后的裘千芷深吸了一口气。三年自己过春节,第四年不再自己过,却也不是跟亲人一起过,再开朗的人,几年漂泊在外也会在本应一家团圆的日子里泛起浓浓的乡愁。

    向棋的整个房子,经过大扫除后变得干净清爽,客厅被五奶奶和裘千芷布置得喜庆通红,年味十足。裘千芷在沙发上发着呆,向棋就从卧室出来习惯性地去给小狼打开它的暖窝。获得自由的小狼转着圈在向棋面前蹦蹦跳跳。

    '怎么了?'向棋逗着小狼看裘千芷在发呆便问。

    '我弟弟给我电话了。'

    '想家了?'向棋将小狼放开坐在裘千芷旁边。

    '嗯…想我妈…'

    '没跟她通话吗?'

    '有。可是…'裘千芷顿了顿,想着刚才跟母亲的对话。她在跟弟弟谈了好一会儿后就要求跟妈妈说话。在电话里,母亲还是那个母亲,坚守三从四德的良妻,话说没两句就开始责备她离家出走的不负责任。

    当年她接受不了叔叔的逼迫,更理解不了妈妈对叔叔的从容。当时二十二的裘千芷被许给一个满脸皱褶,巨大鼻孔,白发苍苍的猥琐老公公。她知道是叔叔看不惯自己赚不了多少钱给家里花,反正女人最终是要嫁人,要靠男人活的。叔叔自认为与其她嫁给一个勤劳的穷小伙子还不如直接嫁给一颗摇钱树来得划算,摇钱树品行如何是其次,主要是有钱拿,可以解决很多家里的必要需求。然而让裘千芷伤心的并不是叔叔的想法,而是自己亲生母亲对他的默许。

    裘千芷一直觉得自己没有欠叔叔任何东西,自父亲去世,母亲改家给小叔后,她就已经自己干活养自己了,自然那时候的她也没敢奢望读书什么的,能不饿死就谢天谢地了,因为她清楚叔叔那种铁公鸡的性格是不会养她这个侄女的,她始终不是叔叔的亲生女儿。这样的叔叔利用她来赚钱她也可以理解,毕竟要养好的弟弟妹妹不少,牺牲她对叔叔来说再和算不过了。可是生她养她的母亲却同意了那个为了钱去葬送她的人生的婚姻。失望与灰心逼出了裘千芷的愤怒,一气之下她跑了。

    这么一逃,就逃出事了。像那种收钱类似与交易的婚姻,新娘逃了,娘家人收到的钱财及其它娉礼自然得还回去。可是裘千芷的叔叔选的女婿是当地的地头蛇。自己垂涎已久的新鲜嫩肉都到嘴边了却飞走了,他着实忍不住发火。还回来的钱和娉礼被他一咕噜地砸裘千芷叔叔脸上,还逼迫他赔偿精神损失费。

    裘千芷叔叔当时就叫他的大儿子去把裘千芷找回来。找了三个多月也没找到,地头蛇等不了了就带着他的几个手下到他们家去砸东西。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裘千芷叔叔咬牙将哥哥留下的地皮卖掉把钱都给地头蛇老头。后来纠缠了将近半年,老头寻到另一身嫩肉,娶到隔壁村的半大不小的姑娘了才放过裘千芷的叔叔。

    自此,家里的经济状况受了极大影响,叔叔每月底缺钱时都会在她妈妈面前咒骂一次裘千芷。因此,当她几年后跟她妈妈第一次手机通话就听了整整半个小时的埋怨。

    '那是他们自作自受…'向棋听完就如此评价,对于她,父母与儿女们的关系应该建于最起码的责任二字。

    '可是…'裘千芷还在想着母亲那句'你一走了之给家里留下的苦难要让我背到什么时候?'

    '没什么可是,你妈不顾你的感受把你卖出去时已经失去责备你的权利了。'向棋实在理解不了裘千芷妈妈在责备裘千芷时的心理。

    这时,五奶奶出来,也不理会她们在谈什么就将手里的菜单交给裘千芷。

    '今晚,临时考试,做这六道菜。我约了三个朋友七点会过来,去准备吧…'

    '啊?'裘千芷看着菜单上的红烧排骨,狮子头,地三鲜,辣椒炒肉,松鼠桂鱼,冬瓜骨头汤,六道家常菜。再看看时间,下午四点,离七点只有三个小时,连食材都还没买,其余的还好,就那狮子头还得剁肉入味加上骨头汤需要熬长时间。裘千芷跳脚,'时间不够啊师傅!'

    '不管!最好六点半就得都做好,我朋友一向会早半个钟头。'

    裘千芷还想抗议,可是自家师傅已经甩尾走掉。师傅的怪脾气她一清二楚,她没得选,立马拿抽屉里向棋放的给家里所有开支用的钱出门奔超市。

    连走带跑的裘千芷在三十分钟内将一袋袋食材抗回家直奔厨房。菜肉分类丢盆里清洗完,裘千芷先熬骨头汤,接着剁切肉菜,厨房里东奔西跑乒乒乓乓的响声表示着她在与时间赛跑。

    六点二十五,五奶奶约来的朋友,三位和她一样怪的老头已经在餐桌上坐着了,被向棋叫来一起吃年夜饭的老赵和老汉也都齐齐坐着和老人家们聊起来了。裘千芷万般感谢小夕老爸提前把她叫回去过年,不然她可以确定第一个埋汰她的肯定是小夕。

    然而裘千芷五道菜已做全,只剩那一锅汤。半小时前,锅里的骨头肉怎么都熬不烂,她只好往锅里丢进去几大快冰块。待师傅朋友们来了,骨头边的肉是熬得一碰就离骨,可是汤的还不到味,骨髓和冬瓜的愿汁还熬不够时间,所以裘千芷着急了。熬汤前她用菠萝汁淹骨头的步骤和放冰块确实对快速使肉软化起效,可是只剩五分钟的时间怎么也不一定够让骨髓彻底融入整锅的汤水里。

    裘千芷嘴里喃喃着希望老头们的嘴别太刁,最好是都处在极饿边缘,这样就吃什么都香了。时间一到,她便认命地将所有菜肴端上桌,给桌上的四位老人家和向棋还有老赵老汉都盛了碗饭,裘千芷忐忑地坐着等他们开动。

    '你干坐着瞪眼干嘛?去盛饭,一起吃!'五奶奶见她紧张的模样很是无奈。她本也只是想偷懒,才会让她来处理年夜饭,顺便叫上朋友来帮她提点提点一下自己的徒弟,谁知这徒弟还当真是考试,紧张起来了。

    '啊?哦!'裘千芷还忐忑着,被师傅这么一说显得手足无措,最后还是向棋给她盛饭端到她面前。

    '汤不入味,好在肉足够软。地三鲜,辣椒肉,还可以,是个人都会,没什么特别。松鼠鱼不够脆,狮子头弹性不够。算得上好的只有糖醋排骨了。'三位老头一致给差评,裘千芷的师傅更残忍,直接一个字,'烂!'

    裘千芷只能低头收拾餐桌,向棋和老赵老汉怎么都无法理解那四个神仙舌头的老人,明明都很好吃,怎么到他们那儿就都不对了?

    闷闷不乐倍受打击的裘千芷收拾完餐厅厨房就回了卧室,做在床上看着偷溜进来的小狼也不大叫了。害得小狼一哆嗦就坐在门口吐着舌头一动不动。

    '干嘛?你也要来欺负我吗?我知道我笨!连你都比我聪明比我有用!'

    '汪汪!'小狼叫两声表示自己听不懂,但也还是乖乖地坐着。

    '哎~我以为今年不再自己过年会开心点,咳!'

    '汪!'

    '弟弟被我连累,妈妈怪我,师傅对我失望,就你一只狗还来看我笑话!'

    '汪汪汪!!'

    '你没有?骗鬼呢!你就爱欺负我!'

    '汪汪!'

    '可怜我?我不信!别以为你不动我就信你!'

    '汪…'

    '哎~算了算了,我不懂你的话,只要你不过来我就谢谢你啊!'裘千芷跪在床上给小狼磕头,刚好向棋进来。

    '你拜它干嘛?'

    '我谢谢它今天不追我…'

    '奶奶叫你…'

    '哦…'

    裘千芷一进五奶奶房门就低头不说话,五奶奶叫她坐在自己旁边。

    '委屈了?伤心了?就这么着就受不了了?接下来还学不学?'

    '嗯…'

    '真不学了?'

    '啊?'裘千芷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改正,'学学学!'

    五奶奶趟下缓慢地翻个身趴在床上让裘千芷给她,说,'我活了几十年,唯一欣赏的年轻人只有小棋。像你这样笨的徒弟如果不是小棋让我收我是怎么也不干的。'

    '嗯…我知道…'

    '但是吧…我相信小棋的眼光。起码你挺用心努力…'五奶奶嘴角上扬又说,'而且对我这个怪老人还挺耐心的…'

    '师傅…你是不是很失望?我是不是让你丢面了?'

    '确实让我丢脸了。那些个老头欠扁敢说我退步!'

    '对不起…'

    '算了,你知道你错在哪吗?'

    '我笨…'

    '哎~其实你就是被时间短乱了手脚,紧张过度。烹饪没有电视小说里面那么夸张。就是做饭那么简单。主要是你为了什么为了谁而做的饭菜。你要参加美食比赛美食评论什么的那就得考虑色香味意形菜肴的全面高分,还得考虑评委的味蕾偏向。可是一桌年夜饭的主要目的是一群亲人一起吃的能增近感情的饭菜。你看你今天的杰作,摆盘什么的确实漂亮,可是吃的时候你能感受到自己吃的是年夜饭吗?你自己也应该清楚今晚你做的是什么样的,对吧?'

    '嗯…我紧张嘛…'

    '就是因为紧张怕时间不够你就乱了分寸。你忘了我教你的,不同的调料和食材在菜肴不同的温度火候不同的装料上会给味蕾不同的刺激。你自己好好想想你那个步骤那个地方做错了!'

    '嗯…'

    '过完年,你就每天做今晚的六道菜,一样的限时,做到你自己能拍胸说满意为止。'

    '嗯…'

    '你要记得,我们做饭是给自己和给别人吃的。不要把自己的锅铲想得太神奇,也别把它们想得太渺小,平常心就好。在厉害的厨师,给饱腹鼓鼓的人做的菜肴给不了他们满足感,一样不香。同样的道理,再烂的厨师,给灾区饥饿人民做的即使只是百米饭泡盐水也会是美食。'

    '嗯…'

    '静周堂一堂主严刑逼供一名女子,看邮箱。'客厅里老赵收了一封彩信,之后迅速查看邮箱。接收了一段视频,一名与向棋身形差不多的女子被二十几个男男女女逼供,酷刑加轮奸一并同时使在女子身上,手段极其残酷,最后女子什么时候没了命也没人发现。视频在女子死后被解体喂笼子里的狼狗结束。

    '指挥的这个是一堂主,沈乙,一直跟着沈继周的街道混混之一。'老赵指向视频里坐在角落指手画脚的男人。

    老汉凝眉思考不久问,'静周堂的势力会让这样的视频遗漏传开?'

    老赵也皱眉,'不会…但是这种残忍手段他们做得出…'

    '杀鸡给猴看…'向棋出声。

    '有可能…可是他们目的是什么?要抓你对他们来说不难…'老汉又说。

    '可能要我供出林沐清,又或许…'向棋想了想,有些疑惑的又说,'难道他们都知道跟他们作对的是林氏?可是当时的何dang收拾得很干净,一件普通并购事件在何dang衰退后发生也很正常。'

    这时,门铃声打破他们三人的思考,向棋从猫眼里往外看,是小夕突然回来。在拧开门把时向棋才要开口问她不是有钥匙吗,却被突然闯进来的十个壮汉阻止。

    小夕后面的人的手qiang抵在小夕的腰间,而随后进门的人都举着qiang指向向棋脑袋。最后进来的是刚才在视频里看过的一堂主。一堂主吹着口哨慢悠悠的将门关上,还不忘给向棋礼貌的一个灿烂笑容。

    客厅与大门本是相通的,门口发生的事全进老汉老赵眼里,奈何进来的人们看到他们就第一时间用qiang指着他们,他们便不宜妄动。

    '跟她无关,放了她。'向棋淡定地对一堂主说。

    '有魄力,我喜欢!放她!'一堂主保持着微笑,小夕身后的人听令将qiang转移举向向棋。

    被吓得颤抖不停的小夕欲开口却被向棋止住,'进屋,别出来!'

    然而,五奶奶房里听见动静的裘千芷弹跳起来就要冲出去却被五奶奶拉住。五奶奶只摇摇头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两支手qiang,一支交给裘千芷。裘千芷顿时瞪大眼睛,五奶奶小声在她耳边说,'别冲动,见机行事,保护好自己,别连累小棋。'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