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十七

衣角  十七

    '嘭!'一声爆炸声,小女孩儿趴出车的一瞬,车后箱炸碎,满天火焰,自己的父母被烈烈熊火吞没。小女孩儿拼尽全力向向棋伸手求救,可是向棋却动弹不得。她怎么挣扎都到不了小女孩儿身边。即使疯狂地叫喊,发疯地挣脱身上的束缚,她始终挣脱不出困住自己的那一根根无形之绳。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儿崩溃地哭,看着烈火烧尽车里的父母。

    '棋子!棋子!'裘千芷使劲摇摇身旁又发抖又手脚乱挥的向棋。自向棋从y市回来至今,她好几次被向棋因梦魇而不安的睡眠吵醒。前几次向棋还只是发抖流泪,这次却整个哭闹着怎么也叫不醒来。裘千芷被她踢了好几次后只能压在她身上用自己被她抓疼了手臂的手拼命摇她的头。

    向棋终于被摇醒,睁开了眼睛,眼泪还在流。裘千芷轻轻给她擦擦泪,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恶梦能让她眼里无所不能的向棋流泪,但是她能看得出来向棋一直忍着她不曾诉出口的心痛。

    '又做恶梦了,要不要先起来喝点水?'裘千芷翻身从她身上下来,她还愣着的时候,裘千芷已经将她拉坐起来,水杯也已往她嘴里送。裘千芷知道向棋这时还得发好一会儿呆,所以也没再说什么,只把水喂得差不多后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

    等向棋的意识回来之时,她又发现自己被裘千芷抱着,她像安抚受了欺负的小朋友那样又拍她的背又摸摸她的脸又顺顺她的眉。向棋再强也还是个女人,她也会需要被安慰,被温柔对待。而裘千芷在她脆弱时分的拥抱和抚慰无疑是最及时的。裘千芷纯粹不夹任何杂念的拥抱能及时地给她传去一种名叫安稳的感觉,随即消除她心中的苦涩。

    '我没事了,谢谢…'向棋缓缓一句示意裘千芷可以放开她了。

    问题是,裘千芷是习惯成自然,是那种自然的毫无自觉的享受。她喜欢也享受拥抱着棋子的感觉,有种她不太明白的温暖和幸福感,还有微微不明所以的心跳加速,但却很舒服。所以她没打算放开,反而就这样抱着她缓缓倒下,双双躺下后裘千芷再找找舒服姿势,将一只手跨在向棋腰间,一只脚搭在向棋大腿上,'睡吧,天还没亮呢。'

    裘千芷很快就没心没肺的睡着了,向棋却已毫无睡意,只看着近在咫尺的裘千芷的脸。圆脸配上薄唇,不长所以翘不起来的眼睫毛,稍微胖嘟嘟的脸颊,吹弹可破得让人细看了会想要伸手捏一把。就是这张娃娃脸和那一双老抓她衣角的爪子使得向棋好像多了一个妹妹,之后不由自主地想对她好。向棋轻轻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后将她的手脚轻轻拿开。

    向棋悄悄地出门了,失去会呼吸的抱枕的裘千芷微微皱起的眉头,表示她开始觉得不踏实。但是累死了的裘千芷终究还是抵不过支撑不住了的身体,没有发现向棋出门了。

    游荡在月色朦胧的大街上,向棋打开车窗任由冬天的寒风吹进与车里的温气抗衡。心里说不出的乱,她知道很多事情她需要冷静地想,机智地去处理,可偏偏不知道该从何想起,从何处理。跟那场车祸有关联的所有人物里,沈继胜她是还动不了,而刘昌刘丰那里查不出任何珠丝马迹。对于那三个有势力的人,她不能硬碰硬,可软的却让她得不到任何消息。

    这一个星期里,她唯一有点进展的只是查出了她叔叔如今的落脚地。可是那也是一个麻烦,因为他现在躲在乡下老家自己爷爷那儿。她爷爷本来就对她偏见甚重,要是硬过去揪自己叔叔,爷爷他宝贝儿子的辫子的话,一场激烈的唇qiang舍战肯定避免不了。她着实不想跟那个年过八十的老人纠缠,一直以来她只因为那个待她好的父亲才会去学者尊重她爷爷。所以当父母离开人世,爷爷那边一而再再而三地欺她后,她便对他老人家不闻不问,恩断义绝。说她不孝也好,大逆不道也罢,她从不会认一个不认自己的老顽固。

    所以她烦躁,她憋屈得很,加上隔三差五的做那让她撕心裂肺的恶梦,她就更烦躁,心揪得她仿佛呼吸都不顺畅了。即使裘千芷能让她缓一缓,可事实摆在那里,虽然是过去事,但它仍存在着,忽略不掉。她接受不了自己最爱的家人就这样死于非命。

    车开着开着便到了郊区一条小山路停下,向棋下车后望了望天空,迈出步子接着月光爬起自己面前的一座山峰。那是这座城市唯一一座没被开发仍保留着原始森林状态的山。山峰虽然不高,到达山顶的途径却处处是险境,八十度倾斜的峭壁是唯一能让人上山顶的途径。向棋满身大汗,深一步浅一步地爬行在布满雪的山腰间。平时只需一刻,如今在雪花飘飘的季节里她足足走了将近半个钟头才到那个斜壁底。一眼望去都是雪白色,本来可以脚踩手抓的石头草木全被厚厚的雪淹没了。

    凌晨四点,裘千芷比平时醒得早,原因她不知道,身体还累得使不起劲可怎么也睡不踏实,加上旁边的向棋早没了踪影,微信什么的也没恢复,电话也不接。于是,裘千芷顶着疲惫的双眼,等了半个小时后决定出门找。她先敲五奶奶和小夕的房门问向棋会有可能去哪儿。

    五奶奶的答案就三个字,'不知道!'

    而小夕比五奶奶有创意,'可能去酒吧找野女人去了。'

    最后,裘千芷只能凭着才学了不久的骑车技术上了家里留下唯一的交通工具,摩托车。裘千芷哆哆嗦嗦慢吞吞的骑着摩托在街上寻找向棋的踪影。冬天里凌晨的寒风可想而知的冻人。裘千芷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转悠,每看到一间酒吧就先往停车场转悠找向棋的车确认人在不在,每隔一段路口停下来给向棋打电话。如此在外抗寒至太阳升起,天亮了,向棋还没找到。摩托车越骑越远,远到她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摩托车里的油也耗尽了。裘千芷抱着手机在路边哭了起来。

    几次向棋恶梦过后肯定会出门,或喝酒,或打拳,但每次醒来发现她不在给她电话时她都会告知她自己在哪里在干嘛什么时候回去。可这次的恶梦比前几次厉害,还到这时候了还无消无息的,裘千芷着实担心。

    向棋在峭壁间爬了许久,爬到一半时,脚下一滑滚了下去。从斜挺的半山壁这样滚下去,要是没有那一层厚雪为垫,伤筋断骨肯定免不了。好在她滚下去的半路上及时抱住近身的一颗树避免了自己受到更大的创伤。后背,后脑,脸上,双臂上,磕到石头的,被树枝刮伤的所有疼痛,待她磕磕拌拌地下了山上了车后才开始后知后觉出来。

    车里自己的手机灯光闪了几下,向棋拿起来看时映入眼眸的便是十几个短信微信和未接来电显示,都是裘千芷的。

    向棋打过去,还没开口那边就传来裘千芷颤抖着的哽咽的声音,'棋子!你去哪儿了啊?我找不到你,车也没油了,呜呜…'

    '你在哪现在?'

    '不知道,我迷路了!'

    向棋开着车继续问,'去问人!'

    '这里没人啊,路两边都是空地的,那些车也不肯停下来救我…怎么办?'

    '看有没有路牌什么的?'

    裘千芷张望着不久边走边说,'那边有,我走…'

    过后是'嘟嘟嘟嘟…'电话断线了。向棋再打过去时关机了。

    '呐棋子,看到了,有标去青山的路牌。你知道吗?你来接我吗?喂喂?怎么不说话啊棋子?喂!'裘千芷没得到回应以为向棋怎么了,刚要再一次打回去时,看到自己手机屏幕一片漆黑,手机没电了。裘千芷直接蹲在路边哇哇大哭起来。吹了三个多小时的寒风,又迷路又没油,现在手机也没电了。裘千芷只觉得自己玩完了,这路来来去去的只有卡车货车的,怎么揽都没人有停下来关心她的意思。身上只穿了两件薄衣外面套着风衣,头上戴着头盔,没手套没围巾的根本低不住外面的寒冷。裘千芷缩着脖子将冻得麻木了的双手藏在风衣兜里,上下两排牙齿寒得相互打斗。

    裘千芷不知自己哭了多久,当身体开始支撑不住寒冷快要倒下时,猛地被一股力量拉起。紧接着就是一丝温暖的怀抱,再是唇齿间香甜的味道。

    向棋在听到关机声后便快速将车驶上道路,开了足足半个多小时从后视镜撇见一抹蹲在路边的身影。向棋带着侥幸心理急刹车甩方向盘倒回去。当她看清那个瑟瑟发抖蹲在马路边的裘千芷时,身上因为从山壁摔下的疼远比不过心里的酸涩。向棋也不会去花时间想自己心里的波动,只凭着内心深处的呼唤,停下车快步跑过去将裘千芷拉进怀里。而当她触碰到裘千芷寒冷且颤抖着的身体,瞧见她因受寒而发紫的嘴唇时,她便吻了上去。用自己口腔里的温度给裘千芷暖唇。

    裘千芷眨了眨眼睛,与离她几厘米近的向棋四目相对。双唇被向棋含住,磕抖着的牙齿被向棋硬闯进去的舌安抚着开始静了下来。当裘千芷弄清发生什么事时,还没来得及感受自己的心跳,身子被迫往左斜下。向棋将她打横抱起,双脚失去支柱的裘千芷条件反射地找支撑点,一把楼住向棋的脖子。

    就在向棋边抱边吻还边走向车的期间,裘千芷才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厉害。向棋给她带来的全身的温度,还有唇间那个让她头脑空白的奇妙的感觉,使她缓缓闭上眼,连裘千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享受那个带着目的性的侵略。直到向棋把她放进车里,放开了她的唇,解开她的头盔丢后车座后,她才睁开眼睛。

    向棋关上车门,绕到驾驶座上坐下,脱掉手套,把双手放在车里暖气头前烘热双手后又将双掌贴在旁边看着自己发愣的裘千芷的脸颊上。很自然的一系列温馨的举动后,向棋看裘千芷那灰紫色的双唇上才缓缓升起一丝血色觉得不满,又贴了上去。

    许是为了给她暖唇,许是心理冲动作祟,向棋再一次吻上了那还微微颤抖着的唇,然而这次的吻却越演越热。在向棋的舌头开始破门而入在裘千芷口腔里肆无忌惮地滑动时,惊得裘千芷瞪着双眼抓紧向棋羽绒服的口袋边缘。她直觉觉得这情况不对,她应该推开向棋,可是却又莫名的舍不得。

    裘千芷被吻得失去意识,连自己本能的开始回应她都不知道。吻演到天昏地暗,向棋的手不知不觉的已经一只移到裘千芷的后背,一只移到胸前。胸前被向棋轻揉而出现的刺激使裘千芷脱口而出的一声低吟瞬时唤醒了两个人。裘千芷下意识的在向棋停下动作时推开了她,飞快地掰过身子转移视线看窗外。车里两人急促不平的呼吸瞬间停顿,她们同时不知所措。向棋只好平静地开车,裘千芷只能安静的看窗外。

    这么一个小插曲,向棋恼自己冲动了,烦恼压力太大,将近半年没碰女人压抑得差点攃qiang走火。然而刚才一闪而过的心疼和爱怜还有一直以来的保护欲被她忽略掉了。

    而裘千芷却开始慌了,她自知自己不是聪慧精明的人,可是这么个亲密互动早变了味了,她还是清楚那是不应该发生的。然而更让她惊慌的是自己喜欢被向棋如此对待,心理身体对向棋产生了她理解不了的情愫。

    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对这突然发生的亲昵却无形中有着极强的默契,她们都选择删掉,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而且这默契强到连时间点都一致,她们同步的在尴尬了十几分钟后互相看对方,同时问出同是关心却不一样的问题。

    '还冷吗?','你的脸怎么了?'

    '不冷了…','摔倒了…'

    又是一片寂静,之后还是裘千芷先伸出手摸向向棋划出血丝的左脸颊问,'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摔的?破相了都…'

    向棋浅笑,'上山,滑,滚下来的。'

    '呀!那还伤哪儿了?'

    '全身…'

    '哈?!'

    '没事。回去擦一些药就ok了。'

    '没事你上山干嘛?这满天雪的!'

    向棋没答反问,'你出来多久了?'

    '啊?不知道,天还没亮我就出来找你了。'

    '你傻啊!就穿那么薄还骑摩托出来?你找我干嘛,我又不是小孩儿出一次门会出事的!'

    '我不是担心嘛!你又做恶梦的又不声不响出门的又不回信不接电话的!你看!这不是摔倒了吗你?'

    又是一轮互相质问后就是裘千芷喋喋不休的唐僧念经,听得向棋直翻白眼却不得反驳。

    回到家,裘千芷先给向棋的脸消毒擦药。裘千芷闹了许久后向棋才无奈的乖乖报出其余伤口,气得裘千芷咬牙切齿。向棋后脑勺一个大包被裘千芷狠狠地揉了十几分钟,手肘小腿同样遭受了裘千芷的'温柔'对待。最终裘千芷一股气把向棋拨光仔细检查。

    怎么说,向棋虽然走在形形色色的女人间,但亲眼见识她的裸体的,除了去世的母亲外还真没有其他人了,即使跟她唯一的前任女友在床上办事她也不曾脱到全裸。而如今裘千芷刷新了记录,从头到脚的仔细看了摸了两三遍,不是为了欣赏她的身材有多美,而是为了给她遍体的淤青涂药按揉。最后便是向棋的后背,那里一片泛红到处点点青紫色。裘千芷边给她散淤血边说教。

    这种时候向棋最拿她没办法,跟她讲道理解释,她会拿出更多的稀奇古怪的理跟你对抗,跟她使暴力凶她,是会让她安静下来,可那无声的泪水比刀还利锐,杀伤力更强,所以向棋选择安静任由裘老师教训自己。最后裘千芷给她让她哭笑不得的劝说。

    '我知道你有很多心事,承受着很大压力,像师傅说的需要发泄缓解。可是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不是?你看哈,醉酒,飙车,打架,运动到晕倒,上那个斜得要命的山,那个不危险的?你就不能用健康一些的方法来发泄吗?打游戏啊,看喜剧,喝茶旅游什么的。再不及你就拿我出气好了,随便你怎么欺负怎么虐总行了吧?'

    向棋心想,'女人啊,你可知道我拿女人出气的方法就那么一个淫字?我那么烂的私生活怕是你想象不到的!'

    向棋叹了口气,穿好衣服摸摸裘千芷的头给她三个字,'傻女人…'之后拿出笔记本开始干活赚钱不再理会裘千芷。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