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十二

衣角  十二

    '你家里出事了,老师带你去医院,现在!'向棋被叫出教室后便听到她的系主任如是说。

    待她赶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两张病床上躺着盖了全身白被的尸体。掀开的被子下面是她的双亲,满身烧伤的父母的遗体。她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也已经没能力去听自己系主任的劝说,只抽搐着流泪。躺着的尸体是长型的,突然她大喊,'我妹妹呢?!我妹妹呢?!'

    来医院的路上她只接收到主任说的消息,就是她父母出车祸了,车爆炸了。她见了两具尸体,她记得自己妹妹今天是跟着爸妈出门的,那她妹妹哪呢?

    就在她那么歇斯底里喊的时候,一位护士拉她进了一间全白,摆着各式各样的仪器的房间。只是那里躺着全身是血,哭喊着痛的她的妹妹。

    '姐姐,痛,呜呜…痛。'

    '呜呜…姐姐!好痛!'

    妹妹看到向棋后哭得更厉害。向棋踉跄着跑过去抱她,她身体热得不像样,僵硬得医生的针怎么也打不进去。妹妹遍体鳞伤,烧伤最明显,身体上的痛,心灵的恐惧,使得她除了哭喊,就是发抖。

    向棋说不出话,只一个劲地哭,用力的抱住她。妹妹不曾见过英雄般的姐姐哭,而且是哭得那样伤心,她顿时安静了,不再哭喊了。

    '姐姐,舒儿不痛了,姐姐别哭…'妹妹像突然成熟了似的,劝起了自己的姐姐。过不了一会儿向棋感觉到妹妹的身体微微抽搐,扯着她袖角的小手颤抖不止。妹妹闭上眼,微弱地说,'困了,姐姐,舒儿先睡,姐姐,晚安…'医生护士见状立刻分开她们,进行急速抢救,随即向棋'嘭'一声倒地上。

    向棋醒过来时已经三天后,迎接她睁开的第一眼便是三个骨灰盒子,和她叔叔冷冷的话语,'抢救不了了,明天下葬。葬礼你秦叔已经安排好了。'

    当时,十七岁的向棋,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亲和最爱的妹妹。也从此改变了她的整个世界——

    '姐姐…'马哥的儿子,马博,叫了一声发呆着的向棋。

    马博身上的伤没有影响到内脏,只有轻微的闹震荡。在医院里护理了三天后便被带到林沐晨的别墅与他父亲一起休养。然而,马博身体不受影响,心理却受了创伤,阴影留下了,但却与大多数遭遇类似暴力虐待的小孩儿的状况不一样。经过几次心理医师的观察和测试得出结论,他没有显出历来类似暴力受害者会出现的恐惧,反而胆识比他该有的大了许多。只是小孩儿该有的天真善良却失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仇恨。

    马博变得话少,却与不冷不热的向棋特别投缘。他跟向棋说过,'等我长大了我会打回来的。我记住了他们的脸了。'

    向棋回答他,'等你身体好了让你爸爸教你打拳。姐姐抓他们回来给你打,好不好?'

    就那样,马博对向棋的印象越来越好,一屋子的人,他除了跟自己的爸爸说话,也只跟向棋谈天。

    '姐姐想什么?'马博问了神游回来的向棋。

    向棋笑了笑,'我以前也有像你那么可爱那么乖的妹妹。'

    '哦…那她在哪儿呢?'

    '天堂…'——

    S市,下午两点,徐娘饭管。

    老板娘正感慨,'现在孩子叛逆期还真奇怪。'

    跟老板娘打哈哈的厨师,随口说,'不奇怪就不是叛逆期了。你孩子给你惹祸了?不能啊,你女儿不是最近都常来帮忙吗?'

    '近期倒没有。这就是我奇怪我女儿的地儿,平时她嫌我唠叨,跟我谈不上两句话,看我跟看仇人似的。呐,我给她弄了个电qiang,惊讶得她以为我患了什么绝症,不能再护着她了才给她买那么个东西。平时都不着家的,现在足不出户,粘得我只能上医院给她个健康证明才恢复正常。'

    老板娘回想起当时给女儿电qiang时,女儿的反应。在老板娘依着店员给她讲解的使用方法一字不落地给女儿说完后,女儿脸上的惊讶堪比突然见到鱼儿会飞还甚。但是想起女儿是担心自己出什么问题了才会转性的原因,作为母亲的老板娘却感到女儿其实还是爱自己这个妈妈的。

    贾韦良突然凑热闹说,'要是我平时严肃得要命的老妈也给我买个那么酷的东西我也会以为她得绝症了!'

    老板娘拿手上的本子拍了他一下,'有你这样咒自己母亲的吗?!'

    贾韦良不依不绕,'我没说错啊老板娘。您看,你们长辈老说代沟代沟的,其实你们如果了解一下年轻人的想法,跟上一点潮流,就那么一丁点而已我们也会很愿意和你们亲近的。您女儿现在是不是跟你话讲得也多了?'

    老板娘想想,说,'好像是。可是偶尔还会嫌我啰嗦。但确实好了不少。'

    贾韦良很得意,'看吧,您给她那么酷的电qiang,她就觉得您也很酷,她开始有一点想了解你了,话就自然多了呗。'

    老板娘不太同意他的说法,但也觉得不无道理,'那么说我还真得谢谢小裘了。要不是她我也不会知道有这么个东西。'

    贾韦良不乐意了,'拉倒吧。就她那笨蛋,单纯样?还不是认识了一个极品美女朋友!占了人美女的光!'

    厨师对他老是找裘千芷麻烦本来就不太喜欢,她重重地拍了一下贾韦良,感慨说,'孩子太单纯了怕他们被人欺骗,太懂世俗吧又怕他们误入岐途。太能干了怕他们累坏了身体,什么都不会吧又怕他们没前途。做父母真是越来越难咯!你看现在的年轻人,哎!'

    厨房里洗完碗的裘千芷出来后直奔厨师大妈,不像平时那样八卦,因为她有问题要问。

    '大妈,你学做菜学了多久?'这是裘千芷听了五奶奶自拍马屁后一直疑惑着的问题。

    厨师已经习惯了裘千芷的十万个为什么,她简单回答,'总的来说,七八年吧。'

    '啊?那么久啊?你怎么学的?'

    '我给我师傅打下手就打了三年,后来才边看师傅掌勺边学,偶尔师傅才会让我来做。再后来,用了将近五年师傅才说我真正学到了些本事。没办法,家里没钱,不能读书,只好边卖苦力边学手艺。跟技术学校里学烹饪其实也一样,只是花了多点的时间,也苦了点,但同样能学到扎实的手艺。抗过了,现在生活也好多了。怎么突然问这个?想学?'

    '没有,好奇而已。'裘千芷想起昨晚自己被自家师傅欺负的画面。

    昨天,裘千芷因为自己做出来的炒土豆丝不符合师傅的要求,被罚切了二十斤的土豆。切得她双手因为几个小时的握刀都摩出水泡,疼得她直喊师傅残忍。

    她师傅,五奶奶却鄙夷她,还大夸自己,'不残忍你就得像其他人那样学个八九年!跟我学就苦!但铁定让你一两年内有成就!明白?!'

    '不明白!'裘千芷大喊。

    '你明天问饭馆的厨师她是怎么学的烹饪。我肯定她只打下手就花了好多年!哪有像我这样直接让徒弟上阵的!'

    贾韦良见裘千芷又开始神游,他趁机又想要偷拿走她的宝贝,他惦记她的武器很久了,想借来玩几天。想到这他便迅速伸手要拿走她裤兜里露出一点的军刀。但是可惜,人有点多,很快老板娘跟厨师大妈就双双一人打他后脑勺,一人拍他手。疼得他哇哇直叫,叫回了冥想中的裘千芷。裘千芷一个机灵明白过来,用她自己几年来自创的乱打拳,挥手踢脚地把贾韦良打得抱头直跑。

    贾裘在饭馆里又上演了追逃殴打的好节目,还是那种边逃边嚎,边追边骂街的喜剧武打戏。休息时间,饭馆里的所有人常常不走就是因为等看他们演戏,看免费猫捉老鼠的表演,何乐而不为。

    等贾裘两人斗累了,和平时一样,裘千芷先喊停战,谁叫她是个母的呢,体力差了公的贾韦良一大节。

    裘千芷气喘吁吁地跟贾韦良谈条件,'我说你不要那么贼行不?你不是要认识我朋友吗?等她回来给你介绍!但你不准再偷拿我东西!'

    贾韦良揉着自己被打疼的手臂,'行!那她什么时候回来?去哪里了?'

    '快了!她出差了!'裘千芷白他一眼。她不傻,只是有些事她确实不知道了就逮谁问谁,导致很多人认为她傻好欺负。其实她只是在自己不吃亏的情况下不计较那么多。况且她一直秉着一颗不耻下问的美德来不断学习,让人看来,她就是个啥都不知道的笨蛋一个。

    裘千芷心里诚恳的祈祷,'希望你在棋子面前,贱一点,她就可以动手收拾你了,上帝佛祖就不用捞神来教导你了,啊门!'

    贾韦良年轻的雄性荷尔蒙从那天见到向棋一眼时就开始隐隐作祟了,只是当时没机会去搭讪。于是,他一直以要偷裘千芷的宝贝电笔做筹码来逼她给自己介绍介绍,让自己认识一下向棋。

    摆脱了贾韦良,裘千芷如平日,完工后回家,边休息边按照自家师傅的指示上网学习一些有关食材的任何事。完了,才去向棋家受她师傅欺负。

    '喏,认一下,今天你要过的关。给你三分钟记食材调料。'五奶奶准时的在厨房里等着裘千芷。

    从五天前开始,在裘千芷大概了解了最基本的食材调料与切剁等基本刀功时,五奶奶就每天都会把食材和调料先备好,等裘千芷来了就让她认一下记一下。后来给她示范一次今天她必须做的菜色,之后让她在一堆的食材,调料,刀具,厨具里面自由发挥地去做出一模一样的出来。要是做不好,五奶奶就惩罚她练刀功。可以说裘千芷这五日里在她师傅那不曾拿到好评,没有一次及格的,于是每天做了好几次同样的佳肴后她就得持刀切一大袋子的菜肉。

    五奶奶教育徒弟的方式堪称为特种兵魔鬼训练式。她认为每天教她一种菜谱,直接实践所学,同时可以让她进一步掌握食材调料,还能以惩罚制度来让她练刀功,一箭好多鸟。就是她自认为的基,中,高学习程度的合三为一,她自夸为'一步蹬天'教学法。

    等裘千芷记好了食材调料,五奶奶就开始给她的示范了。裘千芷依然如前几天一样,紧皱眉,使劲地记,使劲地看,使劲地学。她已经彻底认识了她这个坑徒弟的师傅。因为她清楚,师傅示范后只会让自己来琢磨,且一问三不知,嘴里几个字来回用的就是,'垃圾!重做!烂菜!重来!勉强合格!惩罚!切!'

    裘千芷费神费力费脾气了三个多小时候以受惩罚,切肉片为终。她已接受事实,认命了,也开始习惯了,所以就可以无怨言地边受罚边跟她奇葩师傅聊天,'师傅,你明天教我棋子喜欢吃的菜怎样?'

    五奶奶吃着裘千芷来之前给她买来的冰淇淋,惬意的说,'嗯…看在你那么快就会颠勺的分上,明儿教你做狮子头!'

    '棋子喜欢狮子头?'

    '嗯,小棋不挑食,什么都喜欢吃。狮子头是舒儿的最爱。'

    '舒儿是谁?'

    '小棋的妹妹。'

    '她有妹妹?怎么不曾听棋子说过?也没见过她,她哪儿呢?'

    '哎~舒儿七岁的时候就没了。你可别问小棋,她会犯病的。'

    '犯病?棋子生病了?'

    '心理病。那是她的伤心事,你最好别再她面前提。'

    '哦,那别的呢?棋子喜欢的别的菜呢?'伤心事谁都不会想提,裘千芷亦是,所以她还是把重点拉回简单轻松的问题上。

    '喂!你怎么老棋子棋子的!'五奶奶早发觉了,不只小夕喜欢从她那里打听向棋,就连这个便宜徒弟也跟着来。

    '这不是她说那边的工作快完了。我想学两样她喜欢吃的,给她做!'

    五奶奶斜她一眼,从懒懒的靠在椅背的姿势换成身子前倾,凝视着裘千芷,'我发现你十句离不开棋子。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们家小棋了?!'

    裘千芷不明白五奶奶为何那么激动地说话,'嗯,我挺喜欢棋子的。'裘千芷心想,'棋子帮我那么多,我当然喜欢,我家人嘛,哪有不喜欢自己亲人的。'

    五奶奶拿手上的塑料勺子朝裘千芷丢去,'呸!拉倒吧你。小棋身边的女人各顶各的有资质。连小夕喜欢她,追了她好多年了,她都看不上,就你?'

    裘千芷更不懂了,'什么意思?'

    '哎~想跟小棋搞对象的男人女人多了去了。我看你啊,就别喜欢小棋了。'五奶奶摇摇头,一个小夕就够头疼了,还没说外面的,这要再来个裘千芷岂不是乱了?显然,五奶奶误解了裘千芷的喜欢,越想越偏了。

    裘千芷懵了,搞对象?我什么时候要跟棋子搞对象了?等等,小夕喜欢棋子?追了好多年?怎么回事?什么意思?

    裘千芷印象里搞对象的都是男女的,公母的,雌雄的。家乡里成双成对的都是男女,逃出来的三年里见过的也都是男女,听过一两次男男的,却从不知道女女的。但是裘千芷不会被那些个疑问纠缠多久,因为她的时间,精力,目标都不允许她在情情爱爱这方面停留多久。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