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衣角章节列表 > 衣角_ 六

衣角  六

    自最后的电话没人接后,裘千芷也没再找向棋。冬天也走了好几步路,圣诞节气息开始浓郁起来。早餐店的老板一个月前扩张店面,直改成饭馆,从早晨六点营业至晚上十一点。裘千芷被分到上半天工作。偶尔下半天也会去做一下服务员或打扫厨房,工钱也算上轨道了,一千二,加工时或生意好时,老板娘还会偶尔给她加一些加班费。这么一来,扣掉吃用,水电,房租费什么的,她每个月还可以剩下两三百来存。

    生活充实了,饭馆里与其他工人也相处的好,也交了一两个朋友。裘千芷感觉特别踏实,一切越来越好了。

    只是那晚向棋吃了冰后心伤的神色她忘不了。电话她都不接,裘千芷也就不去骚扰她了。

    这天休息时间,裘千芷把玩着手里的小军刀,哀声叹气。军刀已经用顺手了,还曾对着地痞流氓挥过一两次。她感叹,网络这东西,好处多多,就这军刀的准确使用法还是她上网学到的呢。

    她再拿出电笔,按下,再与军刀碰一碰。呲呲两声,刀刃上显出些火花。

    '在玩什么呢?'裘千芷肩膀突然被一个清秀的男生拍了一下。

    '你不是冬假去旅游吗?'裘千芷把电笔迅速放回裤兜里,转身问。

    刚折好军刀要放回裤兜却被那男生抢先一步夺走了,'这刀很酷,哪里买的?'

    裘千芷盯着他手里自己的刀看,'还我!'

    '很精致啊,'那男生拿过桌子上放着的面包,拿刀一划,面包迅速划分两半,'利!告诉我哪里买的?'

    裘千芷闪电般地把刀夺回来牢牢抓住,'人给的。'

    '借我玩两天呗。'那男生的目光没离过裘千芷手上的军刀半刻,裘千芷看他那盗贼般的眼神,把刀拿得更紧,唯恐突然被这贼偷走。

    '不是我说你啊贾韦良,你什么时候借东西会完好的还回来?还真是假的韦良!不借!'裘千芷把假字拉得八百里长,在裘千芷眼里,这小Xiong-Di是出了名的烂手,任何好东西到他手里肯定身受重伤,烂掉。

    '小气鬼!'

    '我就小气,这里有谁敢说我豁达我跟谁拼命!'

    那个叫贾韦良的男生是她在这饭馆里的同事兼朋友之一,一个大学生,到饭店来当服务生赚点零花钱,所以对工作也就马马虎虎。裘千芷一向小气又容易被气得跳脚,所以贾韦良喜欢跟她开玩笑,有时会故意借她的东西后有意弄坏再帮她修好,就这样他就给了她一个烂手的印象。

    见她打死也不借的样子,贾韦良就更来劲了,用抢的。可还没抢到她手里的刀,却看到她裤兜里漏出一点电笔的挂绳。他借机用另一只手拉住挂绳,一用力便把电笔从裘千芷裤兜里拉出来。

    裘千芷见状,一个快速反应,在他还没拿到电笔身时先一步抓住电笔。可贾韦良抓着挂绳不放,裘千芷一急,'放开!放开!你这小偷!'

    她转起手腕想把笔扯过来。电笔头本就时不时的碰到贾韦良,在看到裘千芷动时,贾韦良也防了起来,结果裘千芷因为他的推力,不小心按下电笔的小按钮。电流在电笔碰到贾韦良的皮肤时就出现反应了,他先僵直一秒后颤抖了起来,裘千芷见状立刻抽手,贾韦良抽搐了一下晕倒下去了。

    休息室里的其他也在休息的员工们常看他们闹,都习惯了,所以他俩开始斗时,他们只看戏。可是当贾韦良晕倒时,他们先是以为他在装,等听到裘千芷的,'啊!帮忙啊!打120啊!'他们才反应过来。

    '怎么会晕倒的?'在等救护车来时,老板娘发问了。她刚听到休息室的吵闹后就赶去,看到的就是贾韦良跌下的画面。

    所有人齐齐看向裘千芷,也在等答案。裘千芷低着头,小声地说,'他抢我东西,不小心被电着了。'

    '被电到?这也没电源,怎么会被电到!'老板娘东看西看,这休息室的中间,就桌椅而已,没有电线插头什么的,屋里暖气开着也不可能有静电,也没看到另外什么东西会有可能不小心电到人的。

    裘千芷举着电笔,'他抢我电笔,刚他推了我的手,就不小心按到,他就那样咯。这不能怪我,是他先偷袭我的,我也不是故意的。'

    '工作时间你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做什么?!'

    '朋友让我随身带着,防身。本来我拽裤兜里的,是他过来抢。我可没有玩它。你不会开除我吧老板娘?'裘千芷平时没有惹过事,顶多就跟贾韦良吵吵嘴,这次电晕事件,她真怕丢饭碗。

    救护车还没到,老板娘还没回答她,贾韦良先醒来了,听到的就是那句开除,他赶忙替裘千芷说请。

    '别啊老板娘!这休息时间,玩玩么,别开除,你看她多可怜。而且我也没事了。'

    老板娘好笑又好气,'我不开她,我开你!'

    '别啊!'贾韦良哀嚎的同时,裘千芷幸灾乐祸地说,'对对对,开他,开他。老捉弄我!'

    这时救护车来了,贾韦良却不想去医院,最后救护人员给他检测血压心跳什么的。后来说没什么问题,只是电流使得他血压心跳飙得略高而已,交代他记得去买几盒药,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好了,这次记过一次,下次再闹就扣你们工钱。'送走了救护人员后老板娘挂着严肃的脸警告他们,过了几秒却对裘千芷微笑着问,'你那笔威力大吗?'

    '啊?'裘千芷不懂。

    '就是你的电笔,那么小的东西,真能防身?'老板娘又问,一丝想法在裘千芷拿出电笔说用来防身时就已经出现了。

    '五婆婆说这能电昏三四个壮汉。其实我也没试过,就刚才碰了一下他,你问他感觉如何。'裘千芷转向贾韦良。

    '手麻,头晕,紧张!你那什么东西!作为惩罚,我要没收!'贾韦良不知死活的,又要打裘千芷的主意。

    '休想!要不要我再电你久一点?看电不焦你!'裘千芷拿电笔指着他威胁道。

    老板娘呵斥他一声,又对裘千芷说,'他要再刷宝,你就电死他,我会假装没看到。你那东西哪买的,改天我也买一个给我女儿。她最近常常晚回家,这女孩子家的,安全第一,我赞同。'

    '这是朋友给的,我也不知道哪儿买的。'

    '那你帮我问一下你那个朋友。'

    '啊?'

    '对啊,问一下,要是不贵我也弄一个来。'站那儿一直听的一位女服务员也开口了。

    '现在问?'

    '嗯,现在,'众人异口同声,还异目同视的。

    裘千芷哦了一声,想想这也算有理由找她吧,这么想便给向棋去了电话,响了好久才接通。

    '喂,哪位?'电话那一头传来向棋的声音。

    '我,裘千芷,你方便吗?'

    '怎么了?'

    '我想问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

    '就是那个电笔,你哪里买的?'

    '那个是改装过的,市场上没有。'

    '啊?我老板娘要给她女儿弄一个,这个…'

    '你现在在哪儿?'

    '市中心,徐娘饭店。'

    嘟嘟嘟,电话挂了。裘千芷怔愣了好一会儿,转头傻笑看着老板娘,'她有点忙,要不过一会儿我再问?'

    还没等老板娘说什么,她电话响了,棋子的名字闪烁着。

    '你出来一下,我在饭店门口。'

    为何向棋那么快出现?其实刚老板娘和裘千芷送救护员出门时,向棋刚好路过,也看见裘千芷了。不久就接到电话,确定了刚看到的确实是裘千芷,再想想也不远,就直接调头过去了。

    裘千芷携带着老板娘一行人出去,向棋被那阵势搞得乌云满头,七八个人齐齐地像请佛一样地请她进去啊。

    她屡一下思路,明白了后也不拐弯,直接边写几个网址和两个地址边说,'普通电qiang可以上这些网买,只是电力不大,用来防一两个人还是可以的。较好的得到正规店面找,电力跟她的一样只是体型大点。但是要买就比较麻烦,需要各种证件,还要警察局的认许声明。像她的那个是改装过的,没得买。'

    向棋把纸交给没穿工作服的老板娘,又说,'要是给女儿配的,我建议您到正规店面买,程序比较麻烦,但是保险。这两家店靠谱一些,他们会跟你说程序,顶多跑几步来回路而已。'

    跟老板娘解释完,老板娘点头道谢,其他人被向棋的冷气势震得只听不敢说。向棋说完就要走,老板娘要留她吃午饭,她婉拒了。

    裘千芷送她到路边停车的地方,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习惯性,她又拉住向棋的衣角阻止她走,无厘头的问一句,'五婆婆好吗?'

    向棋看着自己的衣角,苦笑道,'奶奶很好。'

    '你呢?好吗?'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向棋盯着她看,觉得奇怪,怎么不话唠,不自来熟了。

    裘千芷被盯得不自在,很自然地开始诚实地说出自己这三个月一直想的事,'那天吃完冰沙,你就很奇怪,不对,你本来就很奇怪。但是那天你比之前的奇怪还奇怪。后来给你电话你不接,也没回电。我以为你生气了,我那天好像用了你很多的钱,但是好像你也不缺那么些钱。你知道的,我很爱钱的。但我没想讹你。嗯…今天是老板娘要我问你的。我以为你不会接呢。'

    裘千芷的一席话语,说得紧张,带些委屈,掺些关怀,夹些无解。向棋察觉不到那些,她不是一个会随时随地查颜观色的人。但是此刻的裘千芷却给她很轻松的感觉。一个人能够想什么说什么,一根肠子直到底,该有多轻松。于是她问了不曾对别人问过的问题。

    '你老板娘肯给你放半天假吗?陪我去一个地方?'

    '啊?什么时候?'

    '现在。'

    '等一下,我问一下老板娘!你别走啊!就一下下!'

    裘千芷说一下下就真的一下下,不到五分钟她就背着自己的包,高高兴兴地跑向向棋,'走吧!要去哪儿?'

    '游乐场。'

    向棋等她系好了安全带便把车驶向游乐场。游乐场离市中心较远,四十多分钟的路程,还得上山坡,向棋把车停好,带着裘千芷坐缆车上去。

    买门票时,裘千芷大喊贵,太贵了!她半个月的工钱啊!只值一张门票!

    但是进了门后,裘千芷张大嘴巴,一眼望去,望不到尽头,各种刺激血液的游戏设施,各种比人还大的娃娃,各种大小型的娱乐设备。游乐场,大人小孩的童话世界,她听说过,电视上看过,不曾亲眼见过。

    向棋难得的笑容挂在嘴角,'想玩什么可以随便玩。'

    她兴奋,她热血沸腾,高兴到要死了。忘情的蹦跳,抓起向棋的手,'快快,我们去玩!真的都可以随便玩的吗?'

    '可以。'

    冬天的寒冷,在两人跑起的步伐与上游戏机后喊叫声里融化,雪不冷了,反而漂白了整个童话世界,游乐场变得比往常更梦幻。稀少人的游乐园,任她们随意玩,还不用排长队。

    摩天轮,海盗船,云霄飞车,跳楼机,360度转椅,大摆锤,章鱼怪,4D电影,等等,她们每坐一轮下来又跑到另外一种游戏。没有谈话,只有尖叫与玩乐,坐了几轮,叫不出声了就各处跑,照各种相,吃喝各种食物饮料,嗓子恢复了一些又再去挑战其它游戏。

    裘千芷是乐疯了,乐得她忘记一切,一直笑一直笑。而向棋像解脱般得越玩越嗨,坐游戏时叫得比裘千芷还大声,流出的泪水也被风统统吹干了。

    她们就这样玩到晚上九点,游乐场里从中午就开始演出两团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女子,在那宽阔的各种游戏设备间穿来穿去,像被关了好几年久未再见过宽阔沙地的狗儿,一被放出来了就不知累地到处乱串,玩得不亦乐乎,游乐场要关门了她们才罢休。缆车早已停业了,她们便搭公交下坡,再走几分钟的路到起初她们停车的地方。

    向棋虽然疯了一天,但疯完还是那样平静,裘千芷则一路的感慨。

    '游乐园,真是游乐的。就是门票很贵,里面的东西也贵。但是很漂亮,很好玩!那个灰太狼也够逗的,那么瘦的狼,喜羊羊怎么会怕!'

    '那个章鱼怪太刺激了,刚我还以为自己要掉下来了呢!还有那个大船,真够晕人的,再不玩那个了。过山车最好玩的了。'

    '哎呀!今天真开心啊!哎!还玩不够啊,我第一次来游乐场诶。还有好多游戏我们没玩的。以前只听人说,偶尔看看电视,现在终于来一次了。太高兴了。

    '棋子,你玩得开心吗?'

    向棋开着车听她唠叨,被这么一问也只淡淡的答,'挺开心的。'

    '开心就好。你常去那里玩吗?'

    向棋顿了一下,还是淡淡的,'我有几年没去过游乐场了。'

    '哦,那里很贵,要花很多钱,确实不能常去。等我存够钱了我就带我弟弟来玩!'

    '弟弟?'向棋从认识她到现在,也在她组的房子过过夜,但也没见过她有弟弟。

    '嗯…在乡下,我走的时候他才十岁,算一算他也快十四了。不知道现在他长成什么样了。'

    '十四?'向棋再数一数,'你跟你弟弟差十几年?'

    '嗯…他是我妈跟我叔的小儿子。'

    '你妈跟你叔?'

    '我们那儿啊,哥哥死后老婆就给还没结婚的弟弟做媳妇。我爸死后,我妈就跟我叔了,后来又生了四个孩子。最小的那个跟我最亲,其他的都不怎么样。'

    '哦…'

    '要不是我得罪林婶,我也不会丢掉工作,我叔就不会逼我嫁给那个老头了。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我弟弟还哭喊着不要我走呢。'

    '你叔对你不好?'

    '也不是不好,就是赚不了钱就没饭吃。最后就直接要把我嫁出去。哎呀,你不知道,那个老头啊,长得很恐怖。我叔是看他有钱,可是我第一次看他就恶心。我虽然书读得不多,可也知道不能随便嫁人,更何况那种老不死了还色担包天的。所以我就跑咯…一跑就跑了几年,哎~'

    '…'

    '到这个城市时,我是一分钱也没有。那天赖着你,也不是我想要骗你的钱的。是我实在没钱了,又饿又没地方睡的。谁叫你的狗倒霉来咬我呢!'

    '你就不怕那天我把你丢路上?或者报警?'

    '当时想不了那么多了。你要是一个饿几天没半分钱的人,遇到一个开着车,一给路费就是三百,还是个女的的豁达人。你能不抓紧机会?我可是个爱钱的人,你给,我自然拿咯。'

    '好吧,算我倒霉。'

    '也不全是这样,我就觉得吧,你应该不是坏人。况且你一个女的,能对我怎么着?'

    '那可不一定。'

    '哎~也对,就你那功夫,那杀死人不偿命的黑脸,还真够恐怖的。你要真要对我怎么样,我肯定死。'

    '你饿不饿?要不要去吃火锅?'

    '啊?'讲得正兴奋被突然问一些与前面话题无关的问题,裘千芷一时间转不过来。

    '前面火锅店不错。'

    '哦,好啊,冬天吃火锅,刚好暖身。'

    火锅店里很是热闹,热气腾腾地从各各坐满客人的桌子中间喷出来。人们的谈笑声充斥整个店。在这里待久了就会分不清季节,仿佛整年的夏季。向棋要了麻辣汤和一打啤酒,其余的都交给裘千芷。

    裘千芷呲呲地呼气,辣得她够呛,向棋是慢吞吞地吃,不算优雅,但也没有裘千芷那样狼吞虎咽。但是这一天的裘千芷让向棋羡慕,简单的快乐,那种乐观和随心所欲是她做不来的。

    '哦对了,军刀和电笔是你的吧?'裘千芷歪着嘴打开话题。

    '嗯…'

    '就知道婆婆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那很贵吧?就那个贾韦良一直惦记着,我真怕哪天被他偷走。'

    '那些不贵,但实用。'

    '哦,谢谢你啊。我好像还没谢你呢,帮了我那么多次,又带我玩给我吃的。'

    '不用。'

    '等我成功了我再报答你!'

    '等你成功?什么时候?'向棋被她的认真逗乐了,突然想调侃调侃她。

    '不知道嘞。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后。'

    '很久很久以后的我还活着吗?'

    '什么意思?!看不起人啊!'

    '没没…'

    '再不济就给你当牛做马咯。'

    '当牛做马?怎么不直接说以身相许呢?不是更有价值?'

    '你一个女的。我怎么以身相许?真会扯!'

    向棋玩了一整天,听了一路她快乐的谈话,心情无比的轻松。平时的无所谓,与世无挣,事事不关己的心性里多了一丝叫做恶趣味的东西。

    她把脸凑近裘千芷,直盯着她缓慢地说,'我没扯,以身相许是个快速的报答途径。起码我一定比那老头好看,不是吗?'

    向棋对自己的相貌与能力一向是自信的,即使她用冷淡的态度面对所有人,那份自信依然会全数地散发出来。她那不干则以,一干惊人的习惯,连在搞恶趣味这方面也显得淋漓尽致。

    这不,裘千芷被她那么一靠近就出现反常了。眼睛一眨一眨的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白皙细滑的皮肤,精致优美的脸蛋,自信满满的眼神,向棋的整个脸部优点在她面前放大。她脸颊刷的一下热了,熟了。向棋呼出的气息,扫过她的脸庞,直导致她心跳略快一个节拍。

    裘千芷的身体赶紧往后靠,脸上漏出尴尬的傻笑,'咳咳呵,你真会开玩笑。'

    向棋浅笑着拉开点距离,抓起杯子,干了一杯啤酒,不说话,直直盯着裘千芷看。

    '干嘛那样看我?'裘千芷被看得发毛,很不自在的也干了一杯酒,但是少喝酒的她,干那么一大杯啤酒,不难猜到后果。当然不是被呛到,而是被苦涩到皱紧眉毛。

    '我才发现其实你也挺好看的。自然的娃娃脸,粉嫩的薄唇,亲起来应该不赖。就是鼻梁不够高。'向棋边认真观察起来边说。

    裘千芷不是那种成熟女士的美,而是可爱,那脸蛋仿佛长不老,加上她有时犯二,随便真情流露的表现,也就难怪她到这岁数了看起来还像个高中生。此刻的细细观察让向棋产生一种要欺负她的兴趣。

    向棋好笑的鄙视自己,你多久没对钱以外的事感兴趣了?几年了吧,现在来个要欺负一个二百五?你不会觉得这样不像自己吗?你现在也想来个随心所欲?你还有心吗?

    '别看了!别看了!吃!'裘千芷被她调戏地直接闷头对着食物下狠手,坚决不看她不听她。

    头低久了,向棋也没再出声,她偷偷抬眼,向棋又凑过去问,'瞄什么?'

    她猛得一惊,再低头,结果,眼睛碰到了筷子间夹着的牛肉。把她眼睛辣得她直冲厕所。可无奈是,这地方她第一次来,还半眯着眼,根本看不到哪里是洗手间。她跑了三四步便停下来东张西望,眼睛辣得她脸部都歪曲了,眼泪滴滴流。

    向棋被她突然的举动弄得地也追着她,问,'找什么?'

    '厕所。眼睛,辣!'裘千芷捂着左眼吞吐的道。向棋拉起她的手往洗手间跑。

    向棋站直,看着镜子里用水冲眼睛冲个不停的裘千芷,裘千芷还忿忿然地骂,'该死的牛肉!看我不吃光它们!气死我了!'

    向棋嘴角上扬,呈现出她独特的魅力,可吐出的话能让裘千芷羞死。'想不到,你还能用眼睛吃东西。真厉害!'

    '还不是你!凑那么近干嘛啊?!'裘千芷被辣得忘记了向棋的功夫。

    向棋觉得好笑,刚还害羞,现在又泼辣了?她上前,从裘千芷背后伸手要跨裘千芷的脖子意想帮她够一下垂下的长发。但裘千芷在镜子里看到她的举动,误解了,她一个机灵,直起身子,转头本要抵挡住她的靠近。岂料手还没抬起来挡,向棋已近在咫尺。由于向棋比她高一头,在那短短几秒的瞬间,唇华丽地落在她额头上。

    轻轻的一触碰,裘千芷条件反射地手一抬一伸,手掌往向棋胸口上推。向棋毕竟是习武之人,反应比别人快,她左脚退一步,右脚再退一步使力一横,完美得刹住往后倾的身子。

    向棋笑了笑,上前一步,在裘千芷还傻愣着时,替她把脸两侧的长发够到她耳朵后面,之后再笑笑走出洗手间了。

    待裘千芷从洗手间出来时,她还是不敢直视向棋,她都快不认识自己的身子了,为什么会紧张?那感觉很奇怪。

    向棋瞧她那模样,格外温柔地说,'好了,我不逗你了,快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

    '嗯…'裘千芷还是不敢看她,头低得下巴都快插进喉咙了。

    害羞的裘千芷真让向棋汗颜,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现在这个人还是那个在医院里用下三烂的理由讹她要她负责住宿温饱的傻骗子吗?她也汗颜自己今天抽风了,还抽大发了!

    向棋把裘千芷送回住宿,送到门口后,要走时,衣角又被裘千芷拉住。她问,'怎么了?'

    '那个,谢谢。'

    '不客气。'

    '我要有问题可以打电话给你吗?'

    '给我你的手机。'

    向棋说完,拿过她的手机,划几下,弄一会儿,'内存不够。嗯…先进去吧,这里冷。'

    '哦,哦…'裘千芷反应过来后才开门,先让向棋进去。

    向棋拿着她手机,再从自己兜里拿一支手机出来,在两部手机上划来划去,之后又把它们拆开,调换卡后再弄一会儿。完了之后才把自己已换了电话卡的手机交给她,指指刚下载的软件,说,'你用这个,你的就给我了。现在有个软件叫微信,你先学着用,以后用那个联系我,可以省电话费。'

    '微信?哦…'裘千芷拿着已被向棋换了的手机看。

    '随便玩几次就会了,很容易的。'说完,向棋起身要走,又被拉住了衣角,她苦笑,'你很喜欢扯我衣服哈…'

    裘千芷立刻松手,'呀!不是,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嗯…你要回去了?'

    向棋瞧一眼裘千芷再看一眼没被抓着的衣角,'嗯…'

    刚出门又被抓住了,只是她没来得及问怎么了,裘千芷先说了一句,'你等一下,就一下!'

    过后裘千芷迅速跑到自己床边,在床头上挂着的荷包里拿出两个缠着红线,类似一迷你型红包的东西。

    '前些天陪李叔到庙里去求的平安符,给你和婆婆的。嗯…这个你的,挂车上就行。那个婆婆的…带身上,就是进厕所时要摘下。'

    向棋接过它们,看了两眼道,'谢谢…'

    '嗯…开车小心点,晚安…'

    '嗯…'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衣角》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09-30 14:00
作者辛苦写了这么多,可惜看到的人不多。作者要不要考虑到lc发展,读者流量大机制完善,
 
孤獨上癮
发表于 08-29 18:40
煙毒幾歲
 
游客
发表于 07-25 00:48
咋都不更新了呢::>_<::
 
游客
天天都坐等更新(发表于 08-23 23:09)
 
游客
发表于 07-11 22:45
等更新大佬
 
游客
发表于 07-09 22:12
超好看 等待更新?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03 18:39
今天不更吗?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