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Les小说->魔姐姐与鬼妹妹章节列表 > 魔姐姐与鬼妹妹_第二章 4

魔姐姐与鬼妹妹 第二章 4

    我能动了,可以自己洗澡了,只剩下这只断了的脚。老妈说还得等一个多月才能拆石膏,但每天坐轮椅上真的很不舒服。

    今天魔姐看起来很累,昨晚一直给我讲故事,现在还在那边床上睡。

    虎哥看我了,我挺大面子的,那天他把我送医院还帮我叫老爸我还没谢谢他呢,现在就带着他妹妹过来了。

    '我还没谢谢你呢哥,你那天怎么会在那边?不会是我爸让你跟着我吧?'我一见他就问。

    '不是的小姐,'

    '停停停!说了一百遍了!你要么叫我小韩,韩信,小皮,大皮,老妹,都可以,就是别叫我小姐!别扭!不然叫我你就行!'我喊。

    '老爷没有叫我跟着你,刚好我带妹妹来这里要找你,没找到。回酒店时就看到那男的追着你们,所以我就过去了。'他还真只用代名词了。

    '哦,谢谢你了哥,你真的帮我很多的忙,还免费的。'

    '别谢了姐,你可是我们的大恩人,要不是你当年把我拉回你家,我早就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了,给你办事是应该的。'虎妹说。

    '你好像有拉人回家的习惯哈小鬼…'魔姐醒了听到了就发表意见,她最近话很多,这交代那交代的。

    七年前我闲着无聊出去走,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妹妹跟着一个长得很黑的人走。那小妹妹长得那么白,不可能是那位大叔的女儿,所以我假装摔倒在小妹妹面前问她认不认识那个大叔,结果她说不认识,我就拉着妹妹跑回家了。原来这妹妹是我爸的保镖就是虎哥的妹妹。所以就这样虎哥以报恩为由一直很照顾我,让他违背老爸的意愿他也肯。老爸说我把他的保镖收买了。

    '你自己洗的澡吗小鬼?'魔姐突然问,可能看我换了衣服吧。

    '嗯…能动了,免得你老说我这里胖那里瘦的!'

    她只哦了一声就开始发呆,不知道她想什么。后来我跟虎妹一直聊,小月他们也来了,病房热闹起来,我不知道魔姐什么时候出去的,她突然不在房里了。

    所有人都走了魔姐还没回来,'妈,魔姐去哪儿了?怎么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我问老妈。

    '不知道,妈也一下午没看到她,'老妈说。

    '可能忙吧,她不是说画廊要办展览吗?'老爸说。

    '哦…'

    忙就忙呗,干嘛关机呢?可后来她一忙就忙一个星期,画展能忙到那样,可见她领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今天来了稀客,秀丽姐来看我了,

    '怎么样?好多了吗?'

    '好多了姐,就剩这只脚了。谢谢关心。画展怎样?忙完了吗?'我问她。

    '画展?什么画展?'她反过来问我,我就奇怪了,心里扑通一下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你们不是在忙画展吗?勤姐都忙了一个星期了。'我说。

    '没啊,勤两星期前就辞掉工作了,我以为她要专心照顾你呢,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她了。'

    听了她的话我直接划着轮椅出去找老爸,魔姐不见了,我怕她被那只蔡苍蝇和她爸拉回家。他们会欺负她的!

    '爸!你不是说已经处理那个姓蔡的吗?怎么魔姐还会不见!'我在医生房里找到我爸就问,我管他那里有几个人在谈什么。

    老爸把我推出去,在走廊里跟我说话,'爸不是跟你说了已经让人把他调到乡下了吗?你还不信你爸了?'

    '那魔姐怎么不见了?她一星期没来了,秀丽姐说她已经辞掉画廊的工作了,你们还骗我说她忙画展!你把她怎么了!'我大声地吼,我不曾这样跟我爸说话的,但是我着急。

    '她会不会回家了?'我爸问,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回哪个家?她可不能回她老家,她爸不是人!我得找她!'

    我准备划着轮椅回家,回那个只有我们俩的家。可是我老爸硬拽着我回病房,他跟我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我满脑子各种她遇害的画面。我头很痛,痛得要命,我怎么不早些找她呢!这隔了一星期,她要怎么着了,我该怎么办?

    '你们为什么骗我说她忙?你是不是知道她去哪儿了?'我盯着我爸,我能清晰感觉到我眼泪流出来。

    '她走了,'我爸说。

    '去哪儿了?为什么走?我做错什么了吗?她生气了吗?'

    '她没说去哪儿,只是跟我们道别。叫你别找她,别担心她,她不会有事。'

    听了我爸的话我呆了许久,脑海里都是她,反复着想她为什么走了不跟我说,她去哪儿了,我一万个为什么没得到答案。

    等我自己能平静一些时,我只能总结这是她自己要走的,可能她找到什么能让她无顾虑地去追寻的东西吧。难怪她这几天一直交代我别熬夜,别这别那的,原来她准备要走了。她可能去追寻自己的理想亦或者自己的爱吧。我是不是应该为她高兴呢?我又不是她的谁,她没必要留在我身边的,我为什么那么伤心呢?

    我出院了,复建也做的差不多了,脚算是好了,医生说可能会有后遗症,算了,还能走路就不错了。魔姐走了三个月了,我白天工作晚上上课的日常回来了,但我没有一天不想她。她留给我的只有那幅《日出》和两张写了字的卡,剩下的一张可能她带走了,也可能丢了。算了吧,既然承诺了就遵守吧。不碰毒品,不拿命当赌注,不比她早死,这样我是不是得把自己活得精彩一些呢?她回来时会希望看到怎样的我呢?成功的?成熟的?应该是健康快乐的我吧。但是她还会回来吗?我还能见到她吗?即使只是在梦里?

    再过三个月,我发现以前爱玩的心情减少许多,搞恶作剧的灵感也渐渐消失,还养成了几个新习惯,晚睡,早起,发呆,抽烟,大部分空闲时间就想她,想累了就开始烦躁起来,而唯一能减掉烦躁的是,我随身携带的那两张卡。

    一个月前,我买了辆二手车,每次凌晨睡醒想念她想得心烦时就开着车到港口看日出。今天不例外,我把车停路边,开窗户,等太阳出来。日出变丑了,没有跟魔姐一起看时美,但起码她在地球某一处也被同样的太阳照着,还是有一些东西可以把我们连在一起的。她有没有想我呢?还是早就忘了有我那么一个人正思念着她?

    看着看着,眼前的光线突然被什么遮住,还出了声音,叫我一声,'韩姐!'

    '你是?'

    '陈慧灵,叫我小灵就可以了。'她说。

    '哦…那个新软件是你的创意吧?叫我韩信就好,我没那么老。'我斜着头看着远处跟她说。

    '看日出吗?怎么不下来看呢?'

    '看一会儿就要走了。'

    '我家就在附近,刚好买了两份早餐,上我家一起吃吧!'她给我看手里的袋子,蹦跳着跟我说,很开心的样子,我只点点头,下车随着她走。

    她家比我家小一点,典型的小女人风格。

    '我室友们刚回老家,一个人吃很寂寞,今天有你就好多了。'她让我坐在椅子上自己忙着把刚买的油条豆浆蛋卷摆盘上端我面前。

    '你一个人怎么买那么多?'

    '我几次看到你的车停在那儿,买了两份才要叫上你,你却已经走了。今天我走运!'她又开心地笑。

    '哦…那谢了!'

    '今天都不用上班,你有节目吗?'她边吃着边跟我聊。

    '我打算在家冬眠一天。'

    '那多没意思啊!'

    '习惯了星期天补觉,'

    '不如我请你去看电影?我正愁着该找谁一起看呢。'

    '我看电影可是一下子会看三四场的,经费可不少,呵呵…'我跟她开玩笑,我有一年没去影院看电影了吧。

    '那样眼睛不累吗?'

    '没,跟你开玩笑而已。'

    '所以要不要一起看?'

    '随便,也可以,几点?'

    '晚上八点。'

    '好吧,我会来接你。那我先走了。谢谢你的早餐。'说完我就走了。

    晚上我准时接她,到她家楼下时她已经在那儿等着了。跟着她说的方向开到一栋大厦楼下,进去后,里面热闹的商店云集,到最上面一层就是影院。买了两张恐怖片的票我们就进去了。

    '我怕鬼,'电影还没开始呢她就抱着我左手不放。

    '你怕鬼还看恐怖片?'

    '这不有你陪着么,要一个人我肯定不敢看。'她这么说,我也无语了。

    一个半钟头在她的大喊大叫中度过,我肩膀被她又抓又撞的,麻了。走出影院时都快十点了。

    '电影都是人演出来,电脑特技设计出来的,你看把你吓得。'我看她浑身颤抖就感叹。

    '我从小就怕黑怕鬼,改不了!'

    '你看过鬼吗?'

    '没看过,但听过很多鬼故事,'

    '哎~这世上哪里有鬼,那些都是骗人的。都那么大了还相信这些。'

    这时,我手机响了,小月打来的。

    '大皮,你在哪儿呢?'

    '怎么了?'

    '昨天你不是说要泡酒吧吗?成吗?'

    '我把这事忘了,你们在那儿了是吧?我这就过去!'她那头传来很吵的声音指不定都已经玩嗨了。

    '你还要去哪儿吗?'小灵可能听到我说的话,就问我。

    '我忘了我已经约了朋友到酒吧玩,这不他们催我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我跟你一起去可以吗?'

    '啊?'

    她理由特别多,加上小月在那边被阿华林宁冷落就一直催我,我只好把小灵也带过去。

    酒吧是比阿华大八年的女朋友开的,里面的人我们都认识,所以不会乱来。小月一见到小灵就拉着她进舞池跳了起来,我则坐在吧台前抽烟,调酒师阿强则给我调了一杯他自创的bluesky给我。我手机平面是魔姐的《日出》,阿强说他是看到了我手机平面加上我给他讲过关于那幅画的来源而得到的灵感调出的酒,所以我每次来都只喝这个。味道苦中带甜还有些酸涩,很和我胃口,主要是酒精不浓不烈,所以不容易醉。这bluesky啊强只卖给我,其他人没这口福,他说是给我的专利,等他把味道改好了,他才会想要不要摆上桌。

    '强,今天特别日子,给我伙伴们也调一杯吧!'我对他大喊,他点点头。对,今天特别的日子,魔姐的二十六岁生日。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她不让我找,我就不找,虽然她不在,可我就是想给她过。我看过的一本书里写到,'当思念到达最强最浓的时候,被思念者会通过空气感受到并且给出回应。'

    现在是我最想她的时候了,心里呐喊,'魔姐,生日快乐!'希望她能听到。

    '你抽烟啊?!'我从自己的世界里被小灵的声音叫醒。

    我只对她点头,再把阿强调好了的酒,递给她和小月,再大喊,'今天的特别服务!我请!'

    酒吧这种地方如果没有强大有劲的音乐就没有生命的气息,因为声音会被音乐盖住,所以人一进酒吧说话就得喊,但恰恰也是因为得一直喊所以人们就会得到放松,因为呐喊是发泄不良情绪的方法之一。所以我就一直和小月小灵喊着说话。

    '这酒好喝!叫什么酒?'小灵说。

    'Bluesky!'我答。

    '是专属她的!今天那么好请我们这个?!'小月指指我对小灵说完又转向我,我只对她笑。

    '你常来这儿喝酒吗?'小灵问我。

    '心烦的时候会来。'

    '哦…你现在就心烦吗?'她把我问住了。

    '现在很开心!'我大喊。

    后来我们仨端着酒也进入人群跟着跳。不知道跳了多久,我一转头看向门口发现有一个很像魔姐的身影就立马跑过去。追到外面她一回头我才看清,她不是我想的那个她。

    我蹲在原地嘲笑着自己,笑着笑着泪就流出来了,我只能把头埋在自己叉起来的双手,自己抱自己的感觉真是tnn的不好受。从她不声不响地走到现在,这是我第二次流泪,我不喜欢哭,流泪让我觉得自己无能得像个废物,可现在却情不自禁地放任自己去一哭再哭。

    我不清楚自己在那儿哭了多久,后来只觉得后背有手掌在摸,'你怎么了?'听了声音就知道那是小灵。我不回答她,只安静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眼泪一滴滴地掉下,润湿了自己的裤子。小月也跟着出来,她没说什么,只搂着我后背。我抬起头狠狠抱住小月,我需要支撑,真的。

    '我很想她,怎么就想不完呢!这算什么啊!'我把小月抱得更紧,除了小月我没处说了。

    '你爱上她了,早爱上她了。去找她吧大皮。'小月的话是一个炸弹,是一个我不曾刻意去想的范围,她在这时候跟我说就是一个讽刺!

    '爱个屁!这么难受,我宁愿不要!'

    '她为什么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还不让我找!还不要回来!'

    之后我一直说个不停,最终还是哭睡了过去,跟小月说了什么我都不清楚了,连怎么回的家也一概不知。

    早晨醒来,小月和小灵两人一个躺我左边一个躺我右边。轻轻起来,洗脸刷牙,准备去看日出,刚要开门就被小月叫住了。

    '你要去哪儿?'

    '出去一下就回来。'

    '我陪你!'她们俩异口同声地说,昨晚才认识的就那么有默契了。

    '我没事,别担心。'我知道她们放心不下,但我也没那么脆弱,昨晚是发泄,今早我需要安静认真的想一些事。所以我不理她们就快步出去了,等她们追出来时我已经开车走了。

    看着日出,我屡屡自己对那只魔鬼不一般的感觉,我想见她,保护她,我要她时时刻刻在我身边,我只要她而已。我快要死的时候就知道她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或许那时我已经知道自己爱上她了,只是我不愿承认而已。而这些日子的种种加上小月简单的一句,我不得不接受自己早已经陷进去了。爱是没解药的精神病,我真没想到自己会染上。

    我自己咒骂自己,

    爱上就爱上了呗,她不就走了吗,也没说不回来,把自己搞得那么悲观干嘛!

    你以前的自信,任性,聪明跑哪儿了!你现在赶快给我一个决句,你现在要怎么做!

    从日头开始伸出来到完全圆着展现出来花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到我看到一对老夫妻牵着手从菜市场出来时,我已经做好了决定,我要跟她像他们一样牵手到白发。

    我不管她现在在哪儿,在做什么,有没有想我,爱不爱我,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再等她半年,她要是还不回来,我就去找她,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她!要被我找到了我绝不让她再跑掉,绑我也会硬绑回我身边!

    做好了决定,我心里一下松弛许多,把身心全投入到工作上面。用半年的时间,把公司所有事务从头到尾理解了,觉得自己能掌控了,就去找老爸。

    两年了,第一次回到这个我永远的家,老爸早坐在书房等着我了。

    '找老爸有什么事?'

    '我把公司了解透彻了。'

    '所以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公司是你的,你准备给我的不是吗?那个刘姐是你叫过去训练我的,她应该给你报过我工作成绩吧。你还满意吗?'

    '我女儿果然不傻。'老爸那个嘴笑得特别的特别。

    '我答应你接过手,但是有条件。'

    '什么?'

    '我要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我不想以后公司出演一场股东挣权的戏码。行吗?'

    '可以,下个礼拜全按你的意思转交给你。'

    '不,我要一个月完全空闲的时间,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好!'

    跟老爸谈判完毕,我就开始了寻找魔姐的路程,我给自己一个月。先从老爸的系统里找,找了一天一夜,什么信息也没有。绘画界那里也没得到任何消息,仿佛梁丘勤这个人从不曾存在过。

    用了一星期的时间找她在这里所有认识她的老师,同学,同事,朋友,他们对她的记忆全停留在一年前,到她老家查也一样。用虎哥的人脉,把全国翻了个遍,也找不到。用了两个星期派人到她有可能会去的国家,自己也到其他地方找,可还是音信全无。最后一个礼拜锁定法国,她最向往的国度,我自己也去了。用科技,人力,侦探,也找不到,连最原始的方法,拿着照片逮住人就问,也用了,到最后一天还是得不到任何消息。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心情低落,给自己的一个月时间和精力,所有的努力功亏一溃。

    坐飞机回国,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我一直在把这一个月找她的经历和结果一一从头屡到尾。这种仿佛没有她的世界空荡荡的,我又该怎么办现在?她怎么会就这样消失了?是她自己要藏起来?还是有人把她藏起来?

    她又何必藏起来呢?她刚开始一点点从阴影走出来,要是要消失自杀,应该早在她出事那天实行了,所以她没有理由就这样消失,这肯定有人把她藏起来。我脑子一直搜索谁能把她藏得那么严实?

    飞机一落地,我直接打车到老爸公司。

    '我找你们韩总!'我对那个站着奇怪地看着我的一位女士说。

    '有预约吗?'她问,我心想,预约个屁!跟自己老爸还玩预约!

    '你告诉他小皮找他,他会见我的!'

    '韩总不随便见人,'她就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

    '屁!他电话要是打得通,我至于跟你这儿墨迹吗!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他炒了你!'我瞪着眼对她喊。

    '他,在开会,'她哆嗦着勉强的说。

    '会议室在哪儿?!'

    我第一次来老爸公司,以前他怎么叫我来我怎么不要,我不喜欢被人拍马屁。像现在,其实我只要拿出身份证跟他们说我是他女儿也就不用那么像疯子似的到处问会议室在哪儿了。可我就是不要!

    最后还是一个男的员工好心给我指路,还提醒我老爸开会被打扰会发脾气。我管他那么多,一到会议室我直接开门,盯着老爸看。

    老爸一看到我,就一副将军早知敌人会入侵的样子,咳了咳嗽暂停了会议,把人都叫走。

    '是不是你把魔姐藏起来?!'我直奔主题。

    '我为什么要藏她?'

    '我哪知道!你和老妈一向都是反常人思考者。认识她的人里除了你,我想不出其他什么人能把她藏得那么严!我拼命找了她一个月,什么信息也得不到!你们夫妻俩是不是又给我设套了!?'

    '你一定要找到她吗?'

    '对!找不到她我就不接管公司直接消失好了!'

    '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她?'

    '屁!我想她!我要带她回家!'

    '哪个家?'

    '我的家!我们俩的家!'

    '你凭什么说你俩有家?'

    '就凭没有人会比我爱她!她只许待在我身边!'

    我说完,老爸就捂着肚子大笑,没给我任何答案,都快把我急死了。

    '别啰嗦了!快告诉我!'我喊。

    老爸只盯着电脑,把什么打印出来,叫到我手上说,'这一年里她有没有喜欢上别人爸可不知道,她跟不跟你回来就看你自己了。'

    拿到地址,我高兴地跑了出去,老爸也出来,我指指刚才给我指路的人对老爸说,'他有同情心,可以重用!'老爸只点头,我飞快地又去机场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魔姐姐与鬼妹妹》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9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11-16 12:17
更文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