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Les小说->魔姐姐与鬼妹妹章节列表 > 魔姐姐与鬼妹妹_第一章 5

魔姐姐与鬼妹妹 第一章 5

    她把故事讲得很平淡,没有半点激动。我听完她的故事沉默半天,脑子里浮现很多画面,凄凉悲惨的电影我看过很多,但总会理智性地把它们归为假的不现实的,顶多就某些人的经历被放大,可这活生生的一个人诉说着自己的经历,真不在我承受范围之内。我习惯性地拿她爸跟我老爸比,觉得她爸不是人,连畜生也不如。

    她看我发呆也没再说什么,只站起走到画架前,坐下开始伏笔。她的背看起来特别复杂,坚强软弱并肩,有种说不出的忧伤。

    '你还想她吗?'我问。

    '偶尔,'

    '现在呢?'

    '有点…'

    '别想她了,想我比较好,我比较可爱,'我走过去从后面揽过她脖子抱她。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我应该那么做,过往就应该留在过去偶尔拿来回味可以,但不能让它左右着现在。或许跟她开个小玩笑能把她从伤心的回忆里拉出来一点。

    她不言不动,我也不动不言,只是心里有点酸有点疼,耳聋的感觉又出来,可是还能听到她的呼吸和心跳。

    '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碰那些东西好吗?毒品比子弹还要人命,你明白吗?'她的声音坚定而温柔,把我的耳聋全赶走。

    '我一向不会承诺任何人任何事,除非我有把握遵守。但这个我可以答应你!'

    '以什么保证你不会忘?'她问。

    '我老爸说,爷爷给我取名一个信字,就是要我能守信用,承诺过的必须做到。我觉得有点重,就不曾肯定的答应任何人,包括我爸妈。我难得那么坚定地答应你,你就信我一次能怎么着呗!'

    '好吧,'她感叹后发呆许久,再说,'你真是个矛盾体,时而幼稚时而成熟的。'

    '你不也时而魔鬼时而天使的模样。我们彼此彼此啦!'

    '你靠那么近不怕我吃了你啊?'她把我推开。

    '哎呀,都睡一床几个月了,也没看你对我有食欲!'

    '嗯…'

    '我不排斥任何爱情形式,各有各的自由嘛!不就爱上一个生物,管他男女老少,动物机器都没事,只要两情相悦,又不挨着别人什么。'

    '你心脏是铁造的吗?把人跟动物机器放一块来论?'

    '这叫简单,不复杂。真不懂你们大人的条条框框那么多是为了什么。长大太别扭了,所以我选择幼稚下去!幼稚是种快乐,而快乐很重要。'

    '小鬼性质无药可救啊!'

    '魔性劣质无技可改啊!'我说完,她就笑了,忧愁从她脸上消失一半。

    '快乐很重要确实是对的。起码那时我也快乐过,也够了。'

    '我就说恋爱是个奇怪的精神病吧!看你们一个个的那么向往当疯子!'

    '竟一脑子歪理!'她眼睛是瞪着我,但嘴角是上扬的,我不得不承认,她很美很美。

    '我发现我们几个月住一起,对彼此都不太清楚啊魔姐。要不要认识一下?'除了那些无关紧要的生活上的琐事,我们确实不曾谈心,连朋友都算不上,却过得挺和谐,虽然我比较吃亏。

    '你吧,言语行动一看一听就能看出八九成,不就生活在温暖家庭欢乐得不想长大的小孩儿么,所以被逼出来混社会。这么简单不用你说就知道。就是你那脑袋和处理事情的方式有点出乎我意料。'她特自信的描述,好,我败了。看我灰头土脸没机会展现自身优点,她又笑我了,真是只女魔头。但她欺负我的样子比刚才忧愁感伤的样子好看多了。算了,就当自己是解药吧,她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来吧。

    后来她给我看那幅画,那副画很奇怪,草地上各种好像药物散落一地,草的颜色下黑上绿且还斜躺半地,蔚蓝的天空里许多杂物。我看不懂,越看就觉得越乱。我再仔细看,抬着头看不懂,低着头也不懂,斜着头发现一点很奇怪。斜着看撒一地的东西下有隐隐约约的女孩儿的影子,不认真看的话肯定看不到,她也有点像她们,表情不清楚,但有点像躺着的尸体。我瞬间觉得有点惶恐。

    我指着那影子问,'这是尸体?她的还是你的?'

    '我们的,其实从我选择跟她一起堕落,就已经决定了结局。没能管好她是我的责任。'

    '嗯…'

    '有人出高价要买这幅画,'

    '嗯…'

    她叹了长长的一口气后说,'今天我生日,我决定做最后彻底的告别,卖掉它!算给自己的礼物!'

    '你确定?'

    '嗯…这是买家的联系方式,你帮我谈判,争取两倍价钱,可以吗你?'她又笑了,虽然笑得有点僵硬。

    '可以,现在就做!决定了就别拖!'

    我拿到联系号码直接跟那一方的人谈,讨论半个钟头。她开的二十五万一下被我否决,我要双倍,五十。这可是把回忆卖出去啊,哪能那么便宜!那边的人犹豫许久后还是妥协了。而我要的是效率,要她直接叫人过来送钱拿画。

    魔姐签了字,把画给了那个人后,沉默着看着手上的支票。

    '我陪你去银行把钱转到你户口上吧姐。'我说。

    '嗯…'

    我知道她看得越久心里的伤会被放得越大,既然已经决定了,最好就不要再犹豫,不要再往回想。最快的方式就是瞬间快速地把一切归到该有的位置上。画里该送走的黑暗经历已经送走了,而支票里的钱当然该存到银行里了!

    从银行回来,我们俩出去买了很多火锅食材,打算吃顿好的,庆祝我险些跌入黑暗而成功被拔出来,庆祝她把那幅《告别》卖掉,不庆祝她的生日。

    '把你朋友也叫来,我也叫些我朋友来。热闹点好,虽然我们不是本地的,但也不是孤零零的。'她说。

    '哦…'

    先到的是小月,她进来后看到魔姐就大喊,'师姐!'

    '小月?'

    '你怎么在这儿?'

    '你是这小鬼的朋友?我住这儿几个月了她没说吗?'

    '好你个大皮!你知道我多崇拜她,你竟不说她是你室友!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说完就追着我打,后来阿华和林宁看到美女怪我不给他们介绍也过来打我。我就知道他们会这样的反应才会迟迟不说。加上门上的家规,可不可行的条条框框,会让我丢脸的。结果还是躲不过,他们边抽我边笑话我。我的脸一下跌倒十八层地狱去。魔姐还添油加醋把我说成她的仆人似的,使他们有报复我的机会。想想一直以来都是我捉弄的他们,现在逮着机会他们不用才怪。魔姐的俩好友来了之后他们才放过我。

    '真出奇你会请我们来,'秀丽姐一进来就对魔姐说,而那个帅哥魏雷则微笑着和其他人打招呼。

    '小鬼,你过来帮我!'

    '我得陪客!'

    '过来!'她大喊了,我能怎样,就怂呗。

    把食材处理摆桌上,汤底什么的都放好了我们围着桌子站着吃,因为我们椅子不够。

    '勤,你这捡来的妹妹挺好使的,那么听话。也借我用用吧!'秀丽姐说。

    '姐,您拿捏不了我的,呵呵…'我贱贱地看她。

    '对,你别被她外表骗了,她鬼得很!她现在看起来听话,肯定是装出来的。'阿华说。

    '我就多看了一眼她漂亮老妈,你知道她怎么搞我吗?'林宁说。

    '怎么?'魔姐问。

    '她把我辛辛苦苦做了半年的调查换成她爸妈的爱情故事册!'林宁咬牙切齿地诉苦。

    '小时候她老把各种毛毛虫放我书包兜里还放我内裤里呢,害得我到现在还怕毛毛虫!'小月说。

    '她去年还差点把我女朋友拐走!好脑袋竟只用在给我们搞恶作剧上!'阿华说。

    '我哪有!我在帮你对她好罢了,哪知道她理解能力那么差!'这事我得为自己打包不平了。

    '屁!你看你这不男不女的模样,给谁看也不会相信你是个无性欲的动物!'

    '我只不过不像你们把恋爱想得比天大而已,你把无性欲动物拷我头上多少年了!'我也喷喷不断,气死我了。

    '更可笑的,我那前女友,竟被她掰弯了从此不碰男人!人类灭亡你得负责任!'阿华继续喷。

    '屁!是你不够魅力,还赖我。你们别再败坏我名声啊,小心我下狠手,别忘了叔叔阿姨们可特别信任我的!'我一个个瞪瞪瞪他们仨后,他们安静了。

    '你可以试试…'魔姐突然特贱诈地微笑着看着我说,我一身立马起鸡皮疙瘩。

    '吃饭不许说话,不健康,'我只能低着头拼命吃。

    魔姐只拼命往我碗里放菜放肉,还说,'你吃你的,我们聊我们的。你还需要营养来助长,多吃点啊!'我懒得反驳她,她这魔鬼兴趣一出来我肯定输,能做的就盯着我那三个发小,让他们把笑吞回肚子里。

    热热闹闹地吃完后,魔姐和秀丽姐在厨房收拾,我过去要帮忙时,无意听见她们的谈话。

    '你来这儿之后,快乐多了,笑容也多了。看来当初来这儿的决定做对了。'秀丽姐说。

    '我刚才把画卖了。'

    '卖了就好。卖了多少?'

    '五十万,那个小鬼帮我处理的。'

    '哇哦,那是大买卖啊!'

    '嗯…'

    '你不想再试试新的感情吗勤?雷的情意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考虑过吗?还是性别问题?'

    '我不用考虑,不是性别的问题,我对他产生不了那种情感,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只能永远的朋友。而且我觉得我现在很好,挺充实的。'

    '真的吗?'

    '嗯…你看我这不是一天比一天好吗?'

    '确实快乐多了,也罢,你觉得好就好,我都会支持你的。'

    我止步了,她有那样的朋友,我很欣慰,跑去拿吉他跟他们在客厅一起唱了起来。

    火锅派对完毕,他们也都回去了,我洗完澡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把刘姐明天开会要用的资料准备好后我没事干,也还不想睡,就拿着笔记本在客厅坐地上上网看电影。魔姐浴室出来坐我旁边跟着看。

    '你不祝我生日快乐吗小鬼?'她突然问。

    '啊?我以为你对自己生日有阴影,所以…'

    '今天难得开心…我好久没过过生日了。'她说完我就皱一下眉原来我想错了,她想庆祝生日。我就动动脑子想该怎么给她过生日,想到一些特别的了,兴许可以帮她忘了她那一年以惊吓收场的生日。

    '你等等啊,'我进厨房拿苹果,拿着小刀把苹果切两半销成小叮当的样子,摆在盘子中间,再把葡萄围着盘边,有点像蛋糕,再拿着打火机出去。

    把灯关了,端着盘子,开着打火机,唱着生日歌走向她,说'生日快乐魔姐!许个愿吧…'

    她闭上眼,把打火机的火吹灭后就抱我。我手中盘子里的葡萄差点掉下来。我僵在那儿,笔记里电影的声音突然消失,外面车路过的声音也没了,我胸口温温的很舒服。她身上沐浴露的香味穿过我鼻子,仿佛进入心脏,我觉得有点紧张的同时,隐约听到两种互相追逐的心跳频率声。我沉浸在这种奇怪的感觉里,前几次她搂着我时是有耳聋的感觉,但这现在简单寂静的情况下,所有感触好像被放大。全世界消失,仅剩出那两种心跳和呼吸声,她的香味,和她说出的两个谢谢的字。她放开我时,我脑海里闪烁着我看过的她所有表情的画面。我理解不了这短短几秒奇妙的发现,呆在那儿一动不动,直到她把灯打开我才回过神来。

    '怎么是小叮当?'她边把叮当苹果切块边问。

    '我的偶像,它可比蛋糕神奇多了!给人带来快乐和希望。'我吃一块苹果,给她喂一粒葡萄说着。

    '快乐是对的,小叮当很搞笑。但这希望哪儿来的,就卡通能带来什么希望?'她问。

    '现在小叮当口袋里的神器不是已经被人研究且做出许多来了吗?虽然还不像卡通里那样完美,但也说明它那些神奇的宝贝有可能会变成真的不是吗?有可能性就是有希望!'

    '你道理很奇怪,但也没错,好吧。可为什么苹果葡萄来代替蛋糕?冰箱里不是还有面包吗?那个会比较好雕。'

    '水果比面食健康!而且苹果不是代表平安吗?虽然我不信这些哈,但是想想也没错,吃苹果身体就健康么,健康了就平安了。哎呀,那些老人还真会给水果取名啊!至于葡萄么,纯属因为你喜欢吃葡萄。'

    '你这说法倒是很独特的。哎~像你这样还能保持童心的好像也不错,起码开心。'

    '那当然!你可以跟我学着点!'我们边吃着盘里的水果边聊。

    '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房了!'

    '什么话!这叫做资源利用得好!'

    '好好好,随便你,你想飞哪儿就尽情飞吧。姐今儿高兴,不打击你了。'

    后来我从包里拿出三张空白卡片交给她,'给你的生日礼物,你随便写什么,我就拿它当圣指办。够意思吧?'这是我刚闪烁出来的想法,也就这么做了,我有信心能做好她要我做的事。

    她疑惑地接过卡说,'我平时叫你做什么你也不敢反抗,有这没这有什么两样!'

    '当然不同,平时是我怕你拳脚,被逼无奈的。这个是我心甘情愿的,不同性质,明白吗魔姐!'我很认真很认真地跟她说。

    '哦,那好吧,'

    '但我先声明,我可不干杀人放火伤天害理违背良心的事哈。'

    '有时间限制吗?'

    '无过期日,除非我死了。'

    她突然发起呆来,后来说,'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是这样不重不轻的好呢小鬼?'

    '不知道,我都是随心所欲的,想对谁好就对谁好,想捉弄谁就捉弄谁,没想那么多,好像我捉弄人比对人好较多。但这种有可能累死人的礼物,我只给你,仅给一次而已。每年给的话还不如直接把自己送了算了。'

    '哦…那你对阿华前女友是怎么个好法?'

    '啊?'她怎么突然问这个?

    '别装傻!'

    '就是阿华不在的时候陪她,他们吵架的时候带她去玩,伤心时给她说笑话,就是她需要时,我尽量在。朋友不都那样吗?我还在她面前说了很多阿华的好话呢!'

    '难怪她会对你动心。'

    '魔姐,那是个意外!对我Xiong-Di的女友好是理所应当的,我可没想过她会误解。后来我还自罚关了自己三天呢,差点出人命了阿华才原谅我的,我多冤枉啊!'

    '意外就意外呗…真看不出来你这个矮子,长得普普通通的,还有这种魅力!'

    '你是不是一天没损我就痒!'

    '你本来就矮,我没损你,只是没撒谎而已。还有,你这一天天的穿得那么中性,人不误解才怪。这不,连电影院的售票员也读错了雷达。'

    '这样穿舒服!舒服number1知道不!'

    '我真不敢相信你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要不是古文汉和梁辉那两次看你处事的效率,我还真以为你才小学毕业。你还是…'

    '屁!你别跟我老妈一样跟我说什么恋爱使成长的话!'我打断她的话。

    '你就连喜欢的对象也没有?'

    '有,谁幽默我就喜欢谁!mr.bean了!'我话一落,她喷一声后笑得大声。

    '你真那么单纯?帅哥美女没一个你看上眼的?'

    '什么话,当然有!还很多呢!'

    '所以?'

    '没所以然,多看两眼就腻了。'

    '啊?'

    '看来看去也就那样,还不如看狗狗,看不腻!'

    '阿华为什么说你是没性欲的动物?'

    '就是高中毕业后跨年派对时我们玩得特别大,猜拳输了脱衣服。我一直赢,他们不服,得玩到起码我输一次。结果我们十几个人,他们差不多脱光了,几个男同学已经用纸盖下身,女同学都只穿内衣了,就我完好无损。'

    '那跟无性欲有什么关系?'

    '他们不是不服吗,后来一个个的给我灌酒,各种各样诱惑我,还把黄片开得很大声,说是脱不了我衣服就得勾引我的荷尔蒙。可我就是没感觉,那黄片都是演出来的经过大脑后什么反应也没有,酒还有点作用,就是晕!'

    '他们怎么诱惑你?

    '他们的诱惑也真不一般。都骑我身上了,男的倒还知道分寸只在我眼前全裸跳性感舞。女的就疯了,乱摸乱捏地都快把我强奸了。还好隔着衣服,她们也没一个敢吻我,不然有的她们受!我被他们弄得恶心,忍了很久还是跑厕所吐了。过后阿华知道我是因为恶心他们才吐的而不是因为酒精,也对他们的诱惑没出现半点感觉,他就那么说我了!'

    '嗯…你想过你怎么会那样吗?'

    '没。不重要的事,干嘛花精力去想呢?'

    '嗯…'

    就这样那个晚上我们聊到天亮,把我一生不多的经历挖出来后再把世事聊一个遍,最后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当然隔天我就上班迟到了,给刘姐一个再加我工作量的机会。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魔姐姐与鬼妹妹》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39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11-16 12:17
更文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