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流祭(火影同人bl)章节列表 > 流祭(火影同人bl)_ 第四十四章  告白

流祭(火影同人bl)  第四十四章  告白

    “啊……嗯,呃,啊……”

    染着情欲的喘息声很是缠绵婉转,精瘦的胸脯上下起伏,白皙的胴体上印着些微红色的印记;他纤细的腰身禁锢在自己的双手之间,修长的双腿被迫分开,想要闭拢却只得紧紧夹住自己;肆意地舔舐着他的耳垂,脸蛋,鼻尖,最后与他唇瓣相合,舌头共舞;津液来不及吞咽,顺着他的嘴角滑下脖颈,留下一路的迤逦;他里面很柔软,好舒服,层层叠叠,绞着自己的火热,有什么喷薄而出;他无法言语,泪水顺着脸颊无声地滴落,肋骨根根可见,胸前的两点樱红很是可爱,引诱着自己伸出一只手去抠弄捻揉;他身子不住战栗,后面越发紧缩,迷茫的眼神有些不知所措,紧接着前方也是一片湿热……

    “佐井,我喜欢你!”

    “啊!啊啊啊——”

    鸣人猛地从床上坐起身,看了看窗户,还是墨色黑夜,又扫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凌晨1点。又是这个梦!又是这个梦!可问题是,他那处儿又湿了,黏/腻得厉害!鸣人猛地将短裤扯下,狠狠地擦了几下攒在手心里,表情阴沉得厉害。

    要不,上他一次试试看?

    身体里突然传来九喇嘛噱笑的声音,鸣人怒不可遏,“滚!”一声怒吼,手里的短裤也扔了出去。

    操!他是个男人!自己也是一个男人!

    鸣人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却突然想起晶嘲笑他时的话语——“蠢货!”

    “臭狐狸,你是不是在发情期?”鸣人绞尽了自己有限的脑髓,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

    “愚蠢!你应该问问你的小弟弟,它是不是在发情期?”

    这样子下去不行,同样是男人,他有的自己都有,怎么就是对他起了这些欲望?鸣人实在想不明白,要不,看一眼吧!看看他的身体有什么不同?现在才凌晨一点,他肯定睡熟了,去医院偷偷看看他的身体结构,说不定就会感到恶心,停了念想。这么打定主意,鸣人一个翻身跃起,随便穿了身衣服,想了想又套回了那件外套,赶向了木叶医院。

    远远就看见医院的灯光还亮着,虽是这个点数了,急救病房的灯也还亮着,不知又是谁受伤染病了?现下时局紧张,丰乐村刚发生了那件事,一开始便有不少伤患转移进了木叶医院,紧接着小樱,井野他们都随着医疗班,奔赴现场查询病因。鸣人也觉得奇怪,什么样的结界可以摄人心魄,隔离时空?他想到了阳胡爷爷的结界,有点儿相似,但没有凭据,也只能跟鹿丸他们随便讲讲自己的猜想。

    翻了几个身,鬼鬼祟祟钻进一个窗户,几步走到床边,掀开了少年的被单,手哆哆嗦嗦地伸了过去,突然听到窗外有声响,吓得他急忙收了回去,瞬移到窗边,四处瞅了瞅,不住张望。没有人,可能只是风。他又探回身子,轻轻地把窗户关上,拉上了窗帘,蹑手蹑脚地走回床边。解第一颗扣子的时候,他的手不住地抖,整个人是既兴奋又害怕,只盼着佐井睡熟一点,千万别醒过来。紧接着,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顺畅,佐井上身的病服很快被解开了。这时,鸣人的手停在佐井的裤腰带上,犹豫了片刻,拉松了裤腰带,小心翼翼地扯了去。

    病房很安静,黑发少年赤/裸着躺在床上,没有一丝声响,任由站在床边人打量自己。今晚月黑风高,正适合杀人放火,打家劫“色”,这双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此时越发晶亮。

    你看看,这要胸没胸,瘦不拉几的,摸着多硌得慌啊!你怎么就这么瘦呢?鸣人视线下移,盯着少年的那处儿一眨不眨。切,你的也不怎么大嘛!这么想着,便伸出了手去,手心拖着少年的那处儿,犹豫着捏了几下试试,软软的,和他的体温一样,冰冰凉凉。少年的根根肋骨隐隐可见,鸣人另一只手覆了上去,不同于梦境,这里没有一丝起伏。真的一丝起伏也没有!鸣人急忙附耳去听,佐井的心脏跳动声,弱不可闻。

    “佐井!”鸣人试着轻轻唤了一声,可床上的人没有醒。

    “佐井!”鸣人再一次提高音量,可佐井依旧没有醒来。

    “佐井,佐井,佐井——”鸣人开始用力摇他,不,不应该是这样的,“佐井,你醒醒!医生,医生——”

    鸣人急忙开了灯,按了急救铃声,佐井浑身赤/裸,这样子要是被医生看见……急急忙忙给他套了裤子,医生已经推门进来了。

    “怎么回事?这大半夜刚送进来一个失了肾脏的濒死之人,现在又怎么了?”

    “医,医生,他,你快看看他,他心脏好像没在跳。”鸣人说着急红了眼。

    医生是个4,50岁的大叔,听着鸣人的语气,急忙过来探了探脉搏,脸色大变,也没管病人上衣去哪了,抱着佐井就往急救病房跑,只有那里有心肺复苏器,现在应该还来得及。鸣人看着佐井转眼被别人抱进了的怀抱,无尽的失落加上忐忑的心境,跟着医生仓皇地跑,脑子里满是他白天指责佐井最后的那一句,

    “你是个男人,别受点儿伤遭点儿罪就要死不活的,这个世界少了你一样在转!”

    “这个世界少了你一样在转!”

    “一样在转!”

    ……

    不知该说佐井幸运,还是不幸,手术缝合失败,伤口出血破裂,急性心包膜炎症,发现得有点儿晚但还算及时。按理说是不应该,室间隔受损,这样的伤虽然比较危险,但病人能活到现在便是手术成功的实例。除非是术后伤处受力施压,导致伤口在愈合前出现了些微间隙。可这孩子的主治医生应该也能发现症状,不会拖到现在。当然,若是伤患突然情绪波动很大,也可能会导致伤口再次撕裂。只是,这孩子明显没有脱离危险期,不应该这么快转移病房。文件是谁给批示的?医生看了看签署文件的人名,直觉这件事牵扯的东西太多,没多说什么,先让鸣人抱着佐井回去。这便收好了文件,准备向上级确认一番!

    木叶的一侧,屋子里堆满了书籍,老人手里捧着一本书,此时还静坐在书桌边研究。桌上的烛火闪了一下,屋内突然现出两个忍者的身影,俩人均蒙了面,应该是暗忍,此时跪在书桌前,等着老人问话。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失败了。虽然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但他身边一直有人监护,我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其中一个忍者立即回复道。

    “那孩子刚刚被漩涡鸣人送进了急救室。”另一个忍者补充道。

    “是嘛!情况如何?”

    “救回来了!而且,那值班医生好像发现了什么!”

    “哎!那孩子若是死了也就好了,我们也可以多一套说辞,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如此被动!多余的事情交给你们办,医院那边照常监视着,一有动静就回来汇报。”

    “是!”暗忍答应了一声便下去了。出门的时候正好赶上一位老妇人进屋,急忙弯腰侍立在一侧,等她进来后才出去。房屋的门被轻轻带上,老妇人才开口说话。

    “这么晚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我只是派他们守在医院那边,一有情况便向我汇报!”

    “医院那边是什么情况?”

    “一切正常!”

    “是吗?”

    “再过几天,就是转交阳胡木之助尸身的既定日子了,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嗯!我明白。”

    “那个叫做阳胡日昌的孩子怎么样了?”

    “深度睡眠,没有醒来的迹象!”

    “纲手也没有办法吗?若是那孩子能醒过来,现在的紧张局势说不定也会得到些缓和。”

    “该用的方法都用上了!那孩子的各项身理机能都是正常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醒!倒是那个叫做佐井的孩子……把他转移到普通病房可是你的命令?”

    “是啊!有什么不妥吗?丰乐村发生了那件事,好多病人都转移到了这里,医院的病房本就不够用,我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

    “门炎,你不会是想……”

    “放心!我还不会做那样激进的事情!”就算想做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了。

    “那就好!那孩子毕竟不是我们木叶的人,他迟早是要回明之国的!”

    “回明之国?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小春,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我现在就要去见卡卡西!”水户门炎说着便向门外走了出去,转寝小春看着他的背影,无奈摇了摇头,也跟着出去。

    “一起吧!我也可以先听听你的想法!”

    他们是上一代的遗留,他们见过了太多的战争,死亡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的思想局限于自己的大义,这种大义存在着牺牲,理所当然的牺牲。

    佐井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鸣人正坐在床边,手里翻阅着另一本讲述阴阳遁的书籍。鸣人听到声响,急忙放下手中的书,给佐井倒了杯水,递了过去,可是佐井没有接。

    “你怎么又来了?”

    “心脏还疼不疼,之前的手术好像有缺陷。”鸣人也不恼,将水杯搁在了床头。

    佐井感觉了一下,不那么疼了,原来真是手术出了问题。这会儿便勉力坐了起来,抓过水杯,想喝水,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放了下去。鸣人突然把手伸进衣袋子里,掏了又掏,佐井看着他一副犯二的模样,默默无语,耐心地等着。

    “手伸过来!”鸣人说着手握成拳向佐井伸了过去,佐井以为他那是要揍自己,急忙偏了偏头,却发现他的拳头在自己面前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停住了,等着自己的手伸过去。

    “现在知道怕了!以前也不见你这样怂!”

    “我现在身上有伤,打不过你是正常的。你在我这儿显摆就是欺负弱小,不要脸!”佐井瞥了鸣人一眼,语气淡淡的,却字字戳心,句句见血。

    “快点儿!”鸣人上下动了动拳头,懒得回应,兔子挠狠了也会咬人的。佐井犹豫极了,终于下定了决心,慢腾腾地从被窝里拿出一只手来,伸了过去,掌心向上,停在了鸣人的拳头下面。鸣人莫名地咧开了嘴角,拳头一松,有东西落下来,正好落在佐井手心里。很多,很多糖,有巧克力味的,有水果味的,有奶油味的……一个手掌接不了,佐井又伸出另一只手去,两只手合拢接着,仿佛信徒在接受神明的赐福一样,很虔诚的样子。

    “那,那个,小樱的药我尝过了,的确不好吃!”难吃急了,当时他差点把晚饭给吐出来。“以后吃完药,可以吃颗糖。别多吃,对牙不好!”鸣人说着收回手,食指在猫须上摸了又摸。

    “嗯!”佐井把手里的糖摆在了枕头边,想了想,立即剥了一颗,塞进了嘴里,榴莲味儿的,这糖的味道比药还怪!“这么晚了,你来我病房干嘛?”

    “给你送糖!”他总不能说一场春梦,想看看你的身子,专门过来剥你衣服的吧!

    “哦!谢谢!”佐井一边含着糖,一边催人离开,“没事你就回去吧!木叶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你也挺烦心的,明天小樱应该就能回来了!”这句话刚说完,一只黑色的老鼠便顺着病房的门缝跑了进来,直直地奔向佐井的病床,却不想被鸣人一把抓住,捏在了手掌心。一施力,小老鼠便会“吱吱”嘶叫,可怜得紧,佐井皱了皱眉。

    “什么时候开始的?村子里的事你知道多少?”鸣人的语气阴恻恻的,隐隐得含有怒气。他怎么想不到,佐井怎么可能单纯地只躺在床上休息?

    “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的确是我当初的决断不够理智,我自己犯的错,我自己会解决!”

    “你解决?你怎么解决?一命抵一命吗?”

    “如果需要,我会自裁!”

    “佐井!”鸣人的声音拔高了八度,怒不可遏,小老鼠的惨叫声越发可怜兮兮。

    佐井垂下头,这会儿蜷回被窝里,背对着鸣人,不加理会。鸣人终是松了手,小老鼠立即躲得远远的,蹬着小腿就跑进了佐井的被窝,气得鸣人那是两眼都快闪成金瞳了。病房里静默了好一阵儿,终究是鸣人先开的口,

    “你放心,那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村子的和平的确很重要,可若是为了维持一如既往的平和而牺牲你,这样的村子,我宁愿亲手毁了它!佐井,你有事从不跟我商量!我明白,没能得到你的信任,我自身也有问题。我不聪明,行事鲁莽,一根筋,也没有晶的血继界限,猜不出你真正想要传达的想法。可我真的担心你,担心你会一个人承受伤害!木叶现在的情况的确很糟糕,但发展成这样,绝对不是你一个人的失误!”

    “不用担心我!少了我,这个世界也一样在转!”佐井说着,抬起手背动了动,鸣人觉得他那是在擦眼泪。

    这家伙,果然记仇呢!鸣人被自己的话给噎了回来,可看佐井那样子,又是气恼又是心疼,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

    “我过来的时候,发现你躺在床上,一丝气息都没有,我心疼难过极了,感觉整个世界都快崩塌了!佐井,我很害怕,害怕你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我知道,你很爱木叶,很爱大家,可那不需要你做出更多的牺牲。我需要你活着,我一定会成为下一代火影,你得活着,活着跟我一起创造我们这一代的辉煌。”

    泪水顺着佐井的眼角无声地滚落,打湿了一侧的枕头。阳胡大人要杀他,他一直觉得这是私人恩怨,不应该把其他人牵扯进来;可现在阳胡大人死在了木叶,这便成了一个国际性问题。他被亲人抛弃了,如今,村子也要抛弃他。他敏锐地感觉到,上面的人希望他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这是村子的决定……医院给他分配了一位主治医生,他去找医生检查,医生的态度很敷衍。他的心脏总是一抽一抽地疼,可医生说他这是郁结于心,养养就好了。他想问问小樱,却发现小樱很快被调离外出任务,他也被迫搬进了普通病房。他一直派小老鼠出去收集情报,村子的境况他很清楚,渐渐他也就明白了。他感觉得到周围的恶意,这股恶意来自于他自小被教导认可的正义。他的心很疼,他分不清是哪一种疼。

    “鸣人……我不想死,我想活着!”佐井的哭音隐隐传来,鸣人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却突然觉得好心疼。

    “别担心!我听说了,你可是神授一族,寿命长着呢!”鸣人突然想到还有一句最重要的话没有告诉佐井,“我啊,也没有Xiong-Di姐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孤家寡人,所以……白天,我会那样说,是因为……因为我觉得,我们也可以成为家人。”

    鸣人走进了几步,手搁在佐井的肩上,虽然隔着被子,却能感受到佐井浑身都在微微颤抖。鸣人不由弯了弯嘴角,这家伙,还真是可爱得紧,一边哭得稀里哗啦,一边还躲着装模作样地摆谱。鸣人不由打了一个呵欠,这便脱了外套爬上了佐井的病床,从背后抱住佐井。

    “你,你干嘛?”

    佐井先是被鸣人的话语震撼到,紧接着被他的动作惊吓到。好端端的鸣人干嘛要跑到他床上?

    “半夜三更的,被你这一出闹得,我都没怎么睡!天还没亮呢!你得先让我补个觉!”鸣人哈气连天,紧了紧怀抱。

    “那你回去睡啊!床本来就小!”佐井转过身子,面对面手脚并用推搡着鸣人,想把他推下去。

    “别动!弟弟要听哥哥的话!睡吧!”鸣人说着把自己的胸膛贴向了佐井的脑袋。

    “谁是你弟弟?我要做哥哥!”

    “不行!你明明比我小!今年过完生日我就18岁了!”

    “那我也是18岁!”

    “我生日是10月10号!”

    “我……我生日是11月25号。”佐井的声音很低,有些不服气。

    “所以说嘛!你一定比我小,叫声哥哥来听听!”

    鸣人一本正经地说着,实则另有所指,只是佐井没听出来,纠结于该不该叫鸣人一声哥哥。这时抿着唇,已是有些恼火,只是晚了一个多月而已,凭什么要叫他哥哥?这时突得抬起头,墨色的眸子映着一张得意洋洋地猫脸,极是绚烂,极是夺目,不由有些感愧并交。你竟是如此高兴!?佐井过于严肃认真的表情倒让鸣人尴尬不已,一时不知该抢白些什么,以正威严,却听到佐井的声音轻轻传来。

    “鸣人,谢谢你!”

    柔和的笑容在佐井白皙俊俏的脸上绽放开,鸣人一下子被夺了心魄,有些怔愣,等他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唇已经贴上了佐井的唇瓣。佐井着实怔吓住了,眼睛睁得又大又圆,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

    “那个,这个,晶不是说了嘛!这是明之国最亲的人之间打招呼的方式!”鸣人立即仰头,拉开了一些距离,抬起右手挠着头发,眼珠子左顾右盼,神色镇定,却掩不住语气里的仓皇。

    “嗯!”佐井不疑有他,附和着点了点头。

    鸣人暗暗舒了口气,心里满是得意,他第一次感觉到高智商的优越感!占了便宜还能理所当然,这感觉,真是太爽了!心花怒放,说的就是此时的心境吧!终于安了心,没多久鸣人便进入了梦乡,脑海里只记得果然还是抱着舒服!

    “哥……哥……吗?”

    佐井的声音幽幽的,见鸣人睡着了也就不再动作,保持着面向对方侧躺的姿势,眼睛睁睁合合了几次,便也进入了梦乡。

    你这样抱着我,好暖和!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流祭(火影同人b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10-11 11:32
大大继续更啊!我们都在等着呢!!!!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9-25 01:18
透过飞机望着窗外
嗯!这一句有些语病啦!
可以改成:透过飞机的玻璃窗望着在蓝天里静伏的白云
哈哈哈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9-25 01:13
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大家好!一叶回来了哦!
大大这一次去了一个美丽的岛,很美很美。好几次,透过飞机望着窗外,大大掉下了依恋的泪水。
一叶在这里要对大家发表一则公告——接下来的一个季度,大大会很忙很忙。但是大大会尽量一周发表一个章节。
大大要先对大家道一个歉,若是喜欢大大的文,希望大家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
 
游客
发表于 09-04 16:35
大大的文,越读越爱的无可释手!再接再厉哦!!!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8-25 02:48
大家好啊!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大大要在这里发一个公告。8,9两月大大要出远门,好好看看这个世界长成什么模样了!!!一周可能只发表一个章节,还请谅解!大大会尽量更新,没有看到的读者也不要太过失望哦!相信这次旅行,大大会寻找到更好的灵感,创作出更好的作
 
游客
发表于 08-21 19:35
一叶大大的文其实很有深度,越讀越喜歡。真是喜歡極了!
 
游客
发表于 08-10 12:59
真不错???
 
游客
非常不错???(发表于 08-14 01:53)
 
游客
发表于 08-09 09:53
太棒了!没有作者大大这么戳心的。性与力的审美!!!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7-25 23:17
一叶大大想在这里发一个公告: 流祭这篇文大大很用心在写,希望喜欢的读者们能够多多支持,多多留言,多多投票点赞推荐。 发表时间和次数: 一周两次!一周两次!一周两次!重要事情说三遍。 第一次:星期三或星期四 第二次:星期六或星期日 大大会随时修改错字和逻辑上的Bug,所以有时候时间显示会变化,但规定的日子到来时一定会预先登载。 耽美中文网!耽美中
 
一叶方丈
耽美中文网!耽美中文网!耽美中文网! 希望读者们能够在耽美中文网或一叶方丈的360图书馆里阅读! 大大看到一些网站的转载,但上面没有最新更新,残留了很多错误。 大大担心这会影响到读者的欣赏水准以及大家对个人(发表于 07-25 23:21)
一叶方丈
大大担心这会影响到读者的欣赏水准以及大家对个人写作水平的认可!(发表于 07-25 23:24)
游客
支持大大!很不错的文! (发表于 08-05 15:32)
 
游客
发表于 07-20 10:30
喜欢!真心喜欢大大的文文!动画既视感!!!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同人小说总榜
最新同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