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流祭(火影同人bl)章节列表 > 流祭(火影同人bl)_ 第五章  林中历险

流祭(火影同人bl)  第五章  林中历险

    根的训练方式比较独特,大多时候都是两人单独修行。如果在基地里遇到其他组的成员,多是相互竞争的关系。根里面只会激发不同的孩子不同的才能,没有才能的孩子就会在竞争中死去。佐井问过信为什么这里只有他们俩个,信说外面也有很多孩子,那些孩子都会在叫做学校的建筑物里面学习系统的忍术知识,但都比较低级。佐井其实很想去学校学习,可信遗憾地告诉他,他们只能在基地里面修行。一个人的修行毕竟枯燥得很,每当信授命外出完成任务,屋子里只剩下佐井一人的时候,他就会觉得很孤单。当然,那时他井不能准确得形容自己的心理感受,只是觉得必须做些什么,来弥补那一份缺失。有的时候,他会搬起小板凳,静静地坐到屋子前,双手抵着下巴,抬头看着蓝天上的流云。后来,信见他实在无聊,每次完成任务回来时都给他买些画笔和纸。

    “佐井,你想到什么,就画什么,把你见到的,觉得美丽的画下来吧!”

    这之后,佐井便开始了自己的画画忍者生涯。一切都亏了信,信是他的哥哥,也是他的启蒙老师。有一阵子,佐井分不清自己所处的世界。明明独自一人站在树林里,却感觉自己正在一条很热闹的大街上,周围有很多很多人,而他好像是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头顶是一片蔚蓝蔚蓝的天空,耳际是一串串欢乐的笑语,有娇柔轻盈的,有温婉多情的,有爽朗豪迈的……小时候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些不同的笑声,只是觉得,那是一种让人很幸福的感觉。他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儿,但那个地方一定不是自己现在所待的地方,他想去看看,急切地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某一天,信出去执行任务,佐井揣了两个红薯,带了一些简单的忍具,便跑出了一直住着的小屋。他要去探险,他要去寻觅宝藏。身后的小木屋越来越远,他正了正背上的行装,越发挺直了小身板,这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情啊!欢乐的笑声,精彩的世界,我来了!

    他想到了哥哥,急忙摇了摇头,隐下内心的不安。日落之前就回来,一定不会给信带去困扰。佐井点了点头,越发坚定了出行的信念,一切都会顺利的。

    佐井从未想过这种不告而别地出走被称作——叛逃。俩人一组,不仅方便大的孩子训练照顾小的孩子,也方便两个孩子之间相互监视以及暗部监察者的观察。根的培养方式非常严厉苛刻,这样的案例时有发生,但从未有过一个孩子叛逃成功,更多的情况是俩个孩子因为连坐都被处死。信很温柔,一直把佐井当作亲弟弟,对他隐瞒了这件事。而且,佐井只有5岁,在这样一个满是毒虫猛兽的森林里,他若是逃出去,必定只有死路一条。

    森林比想象得要大很多,佐井不知道,在他生活的树林外围还有另一片森林,叫做死亡森林。一切都好新鲜,他画花画草画鸟蛋,玩得不亦乐乎。他画了一只刚刚孵出壳的幼鸟,尝试将自己的查克拉注入画中,幼鸟并没有幻化出实体。他有些失望,明明小老鼠就可以跑出来,为什么鸟儿就不行?他又将画轴卷了回去,没看见那只幼鸟的眼睛转动了一下。最初的兴奋很快便消弭了,没有足够的野外实战经验,他迷了路,走了一天,却越行越远。林子越来越密,他知道自己应该是进入了森林的腹地。

    天已经渐渐黑了,他很害怕,可忍着不敢哭。哥哥这会儿应该已经发现他离家出走了,说不定已经循着他的踪迹找过来了,若是被哥哥看见自己哭了,那真是太丢人了。而且,夜间的森林可比白天要危险一百倍,哭声会招来凶猛的野兽。没有光,没有火石,佐井用钻木取火的方式,花了很长时间尝试着做了一个火把,火把的光在整片暗林里显得如此微弱,黑暗随时都会吞噬一切。自己的倒影在摇曳的火把中被映照得摇摆不定,他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枯叶堆积的地面上,不仅双脚行走得艰难,地面传来的沙沙声让他感觉鬼影就紧贴着后背,时刻注视着自己。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渐渐地奔跑起来,手里的火把随时都会熄灭,他有些慌不择路。

    ————啪————

    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脚,佐井狠狠地摔倒在地上,手中的火把也因此甩了出去,在暗夜里划了一道短短的弧线,掉在了枯叶堆上,滚了好几圈。

    【千万别熄!】

    佐井抬起头瞪着眼睛看了看火把,暗叹“还好!”右胳膊肘和左膝盖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多半是流血了。这点小伤对于忍者来说没什么,他回想起上一次和哥哥练手里剑的时候,整个人直接从半空中摔下来的画面。

    一点儿都不疼!!?

    “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动不动就哭鼻子。”慢慢地爬起来,泪水蓄在眼眶里开始打转,疼痛使他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哥哥会怎么做呢?现在的样子不适合赶路,血液会引来野兽,佐井慢慢走过去捡起了火把。

    【人之所以害怕黑暗,并不是害怕黑暗本身,而是害怕那暗藏在黑暗中的未知物。其实,也许远处什么都没有,只是黑色的无尽蔓延而已!】

    “朋友,你跟我一样,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个坚韧的忍者。”佐井对着火把徐徐笑开来,稍微举高,环顾了一下四周,沙沙声越来越近。不好,竟然这么快!佐井把查克拉凝聚到脚底,慢慢地往树上走去。其实,他对差克拉的这种运用方式还不是很熟练。如果胳膊肘,膝盖没有受伤的话,他宁愿自己徒手攀爬。一直生活在树林里,上树掏鸟蛋的事情对一个男孩子来说总是有着无限的魅力,但现在两处地方的伤连带着右手臂和左腿痛得一抽一抽的,还是不要乱动得好。佐井一小步一小步地往上走,离目标枝桠已经越来越近,差不多再有10步距离的样子就可以到达今晚的安全营地。

    “加油,你是一名强大的忍者,一定可以的。”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小心翼翼地迈开步子。突然,这棵树开始剧烈地晃动,他一下没踩稳,整个人就这样坠落下去。

    “糟了!”暗道一声不好,佐井蜷着身子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同时,双手聚满查克拉,他死死抱住了树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把掉下去,渐渐熄灭了。

    【好险!可不能死在这儿!那样的笑声,我还没找到呢!】

    “啊,我的朋友,对不起了,拜拜!”

    火把掉落在地面上,他得以清楚自己的危险处境。一头花斑老虎站在树下,正抬着头,眯着眼,盯着他这个还算鲜美的猎物,那双眼睛泛着盈盈绿光,比鬼火还让他瘆得慌。暗夜终于完全统治了这片土地,徐久,黑亮的眼睛与暗夜融合在了一起。虎大哥在树下摆了摆几下尾巴,来回踱着步,时不时抬头向他所在的地方瞄几眼。紧接着,它的两只前腿按在地上,后腿稍稍弯曲,猛地跃起,扑了上来。如此境地,由不得他顾及伤口的疼痛,查克拉瞬间凝聚到双手双脚上,他奋力向上攀爬,还没爬几步,刚刚所在的地方就传来虎大哥的一声吼叫。佐井不禁回过头,虎大哥的嘴还没闭上,尖锐的牙齿隐隐可见,空气里甚至略微可以嗅到虎大哥独有的口臭。这个画面太过惊悚,他立即直起身来,全身的查克拉迅速聚于脚底,垂直于树干一个劲儿地向上奔跑。一边跑,一边对着花斑老虎大声吼道:

    “你给我记着,本少爷才不是怕你!本少爷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现在受伤了,你还想要偷袭,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落井下石!就算你现在打赢了我,那也叫胜之不武!!!”

    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地三十丈有余。哎呀,累死了!哎呦,伤口好疼啊!佐井倚着树干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拍了拍胸脯,一边又微微瞟了瞟树下,虎大哥的身影已经看不清了。佐井觉得,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算掉下去,也是可以打赢虎大哥,顺利赶跑他的,就是可能会缺条胳膊少条腿,不仅不划算,还会引来其他的敌人。所以,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逃跑的,他只是选择了最佳的对应之策。

    嗯!自己的判断非常理智!不过,虽然现在还稍稍占些优势,但时间拖久了,情况还是不太妙。不论怎样,看来今晚他都必须在这棵树上休息了。先养精蓄锐,等天亮了,到时候再想办法。

    佐井向四周望去,想起了前几天刚学会的忍术——忍法·超兽伪画。除此以外,他还会瞬身术和墨替身术。随即,佐井掏出卷轴,画了四只小老鼠,两条蛇。首先,他得勘查一下周围的环境,找找哪里有水源,伤口得清理干净。刚才仔细检查了一下,虽然不甚严重,但在这样的环境中若处理不当,肯定是好不了的。到时伤口恶化,处境越加危险。哥哥会不会已经找过来了,也许就在附近,这次回去后要让他给自己加强训练,提高忍术的修为。明天一定要找到那样的笑声,如果还是找不到,就回去吧!这样想着,佐井闭上了眼睛。为了避免睡着后不会跌落下去,佐井用忍法幻化出的蛇把自己牢牢地绑在了树干上,他可不希望在睡眠中献身给了虎大哥。

    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花斑老虎已经不知去向,佐井仔细地环顾了四周,又命令蛇游下去勘察了一番,没有埋伏。

    “算你识相,不然等本少爷吃完早餐后,肯定让你好看。”

    从怀里掏出一个烤红薯,举在空中晃了晃,算是示威,散漫地跨坐在树上啃了起来,一边晃荡着小腿,一边观察着地形。早上起来的时候,蛇还保持原形,老鼠却没有回来,应该不是查克拉控制的问题;小老鼠是会自行躲避隐藏的,不太可能遭遇猛兽袭击,就算是也不可能全军覆没。昨天白天,在林中多少感觉到自己周围有生人的气息,但不能确定,现在看来来者不善,说不定此时就在附近某处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佐井将自己的气息融入周围的环境,果然那人和信哥哥的能力一样,不可勘测。慢慢地从树上滑下来,查克拉地运用比之前熟练了好多。在林子里又毫无方向地转了一天,找不到出路,药草有毒,伤口已经开始发炎,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黄昏时分,佐井找到了一个树洞,靠着树干,他掏出了卷轴,画了20只老鼠,心里下达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命令:逃离此处,到达几个预定场所,隐避,明晨6点回到这里。嘴上却命令道:“你们去寻找水源,你们去联系信……这是一个竞赛!”然后结完一个印,转身钻进小小的树洞,就这样蜷在里面。摸了摸额头,开始出低烧了,伤口的清理刻不容缓。没过多久,佐井后背靠着树洞的内壁,慢慢得歪倒在树洞里。第二天清晨,当他醒来爬出树洞的时候,感觉身子越发虚弱。

    晨曦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在佐井身上和周围留下斑驳的光影,如同神祗一般降临在他身上。生命是如此的美好,黑夜过后就会有天亮。佐井闭上眼睛,伸开双手,感受清晨的微风吹拂过身体留下丝丝凉爽。右手轻轻地触碰着那些打在身上的淡黄光斑,有那么一丝丝暖意浮上心头。张开双臂,他想拥抱这份馈赠。

    “谢谢,你让我还活着。”佐井轻声低喃。

    20只老鼠,一只也没有回来,自己的小老鼠应该是见不到信了,但目的已经达到——水源,他已经找到了。摸了摸怀里还剩下的一个红薯,他有点舍不得吃,就这么在林子里跑了起来。不知跑了多久,拨开眼前的灌木丛,豁然明亮——一条缓缓流淌的清澈见底的溪涧。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生命之泉。呵呵呵,我比老鼠还要有灵性。”

    水面上波光闪闪,在夕阳的映照下,好像撒着一层金箔似的。太阳开始西沉,晚霞在天边拉起一条条艳红,橙黄,淡紫的彩缎。水很清凉,赤脚踩上去很舒服。佐井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脚丫在水里一步一步踩着,突然发现有一颗鹅卵石被溪水打磨得很漂亮,很光滑。好美!捡起来,放在手心里,石头表面还有几条淡淡的纹路。哥哥应该会喜欢!这样想着,佐井把它揣进了怀里。和着衣,猛地仰倒在小溪里,溅起一片水花。反正衣服脏得彻底,连着伤口一起洗干净算了。身上发着低烧,就这样浸在小溪里,冰冰凉凉的,好舒服!佐井闭上了眼睛,慢慢放松身体,不知是溪水在自己身上流动,还是自己随着溪水一起流动。徐久,睁开眼,头顶还有几朵白白的云彩嵌在蓝蓝的天空中,远处的云彩却已被染成了艳红的火烧云。

    突然远远的,河对岸有声音传来,佐井连忙从小溪里坐起身来。环顾四周,看到了一颗稍微离得远的,周围布满阴影的枯树,随即施展瞬身术,躲在了阴影里。这么大片森林,自己找了一天一夜,才发现这么一处小小的水源,可见林中得有多少走兽都是靠着这片水源存活的。他现在伤口感染,发着低烧,能够避免的战斗尽量避免才好。枯树周围杂草丛生,因为离小溪有点远,这里的土壤较之那边要干燥许多。这棵树想必刚刚经历过火灾,树身有些发黑。佐井拍了拍树干,权当安抚它经历过的伤痛!

    远远地看见对面的灌木丛中跳出一个和自己一般年纪的男孩,那个孩子本也应是渴了来喝水的。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东西,带着胜利的口吻欢呼了一声。紧接着,他急急忙忙将自己的裤脚,衣袖都高高地挽起,露出细小的胳膊和腿,慢慢地走进溪涧里。只见那个孩子弯着腰,睁大了眼睛仔细地盯着水面看了好久,突然猛地扑进水里,紧接着又从水里一跃而起,带着阳光般的笑声自豪地叫喊着,抓到了,抓到了。水珠四溅,在夕阳的映照下,如散落的琉璃。男孩双手紧紧地抓着一条鱼高高举起,一头金色的头发在晚霞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小小的脸上有着很奇怪的六撇猫须纹,还有着一双湛蓝的,和天空一样颜色的眼睛,里面满呈幸福而又快乐的神情。佐井一直都在寻找那让自己难以忘怀的笑声,从未想过真正震撼自己的是眼前金发男孩那一脸灿烂的笑容。哥哥也会对自己笑,含蓄的,带着包容而又温柔的笑,不同于眼前的男孩。男孩的笑容比天边的晚霞还要绚烂夺目,佐井想,他已经找到了,他找到那个世界里的笑了。夕阳在男孩身上染了一层金色的光晕,佐井站在阴影里,瞪大了眼睛,那个男孩背上是不是有一双白色的翅膀?天使?佐井不由自主地从树干后面走了出来,微微张开嘴,想对他喊:

    “你是谁?你叫什么?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佐井掏出了藏在怀里一直舍不得吃掉的红薯,觉得也许可以和金发男孩交换,可突然一阵晕眩袭来,手里的红薯就这么掉在了地上,他努力把手伸过去,想把它捡起来,这是信特地给他烤的,他一直留着,舍不得吃掉的红薯,是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可他够不着,他慢慢地向后仰去,陷入了彻底的黑暗。有人带他回去了,醒来的时候,信坐在床前,沉默得看着他。哥哥眼里的情绪,他有些看不懂。现在想来,信当时的神情应该是带着一丝绝望与痛苦,又有一些犹豫和矛盾。信当时一定很生气,他对我这个弟弟真是失望透了。

    佐井慢慢坐起身,伸出左手拉住信的一只胳膊,见哥哥不动,又急忙张开双臂抱住信的腰,那一瞬间佐井感觉到哥哥的身体有些僵硬。佐井很内疚,他还是给哥哥担添麻烦了。信这几天应该很着急,很忧心,都是自己的错,自己必须做些什么来弥补哥哥。佐井直起身,抬头望着信,有些遗憾却很抱歉地说:

    “对不起,哥哥!我弄丢了你给我烤的红薯。不过,我也有礼物要给你。”佐井掏出那颗鹅卵石,攥在手心里,递过去给信,可是,哥哥没有接。

    “对不起,哥哥!以后,我再也不一个人离开了。”佐井看着信的眼睛坚决地起誓,直觉告诉他,哥哥现在急需一个承诺。

    佐井偏着小小的脑袋,还在想着更能表达自己歉意的话,可是小脑瓜子渐渐有些迟钝,身上,脸上都感觉很烫。瞪着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哥哥,他想告诉信,这几天他过得很不好:他一个人走夜路,跌了个大跟头;受了伤,被老虎追;有人跟踪他,断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他伤口感染了,发着烧,不知道被谁打晕了,弄丢了一直舍不得吃的红薯。还有,他见到了一个男孩,一个阳光帅气的小男孩,像天使一样,可是,他没来得及问他叫什么?他有很多很多话想告诉哥哥,可是哥哥生他气了,不理他了,他该怎么办?小小的心脏满是委屈,佐井鼻子酸酸的,泪水已经蓄在了眼眶里,几乎就要落下。信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佐井蓦地向后倒了过去,信急忙回抱住他,他就这样晕在了哥哥的怀里。这之后,佐井反反复复发着高烧,不停地呕吐。其实也吐不出什么东西了,胃里早就空空如也。他浑身酸痛,似乎身体从上到下都不是自己的。模糊中感觉到哥哥一夜不停地给他擦拭身子,原本火辣辣疼着的膝盖和胳膊肘也涂了清凉的药。直到第二天,天开始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佐井才勉强咽进了一些粥水,随后便蜷着小小的身子,陷入了深度睡眠。他迟钝的大脑,一整晚都被同一个想法盘旋着,

    【那个男孩是谁呢?我们还会再见面吗?有机会我一定要问清楚他的名字,如果我们能成为朋友,就好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流祭(火影同人bl)》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10-11 11:32
大大继续更啊!我们都在等着呢!!!!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9-25 01:18
透过飞机望着窗外
嗯!这一句有些语病啦!
可以改成:透过飞机的玻璃窗望着在蓝天里静伏的白云
哈哈哈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9-25 01:13
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大家好!一叶回来了哦!
大大这一次去了一个美丽的岛,很美很美。好几次,透过飞机望着窗外,大大掉下了依恋的泪水。
一叶在这里要对大家发表一则公告——接下来的一个季度,大大会很忙很忙。但是大大会尽量一周发表一个章节。
大大要先对大家道一个歉,若是喜欢大大的文,希望大家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
 
游客
发表于 09-04 16:35
大大的文,越读越爱的无可释手!再接再厉哦!!!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8-25 02:48
大家好啊!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大大要在这里发一个公告。8,9两月大大要出远门,好好看看这个世界长成什么模样了!!!一周可能只发表一个章节,还请谅解!大大会尽量更新,没有看到的读者也不要太过失望哦!相信这次旅行,大大会寻找到更好的灵感,创作出更好的作
 
游客
发表于 08-21 19:35
一叶大大的文其实很有深度,越讀越喜歡。真是喜歡極了!
 
游客
发表于 08-10 12:59
真不错???
 
游客
非常不错???(发表于 08-14 01:53)
 
游客
发表于 08-09 09:53
太棒了!没有作者大大这么戳心的。性与力的审美!!!
 
一叶方丈
发表于 07-25 23:17
一叶大大想在这里发一个公告: 流祭这篇文大大很用心在写,希望喜欢的读者们能够多多支持,多多留言,多多投票点赞推荐。 发表时间和次数: 一周两次!一周两次!一周两次!重要事情说三遍。 第一次:星期三或星期四 第二次:星期六或星期日 大大会随时修改错字和逻辑上的Bug,所以有时候时间显示会变化,但规定的日子到来时一定会预先登载。 耽美中文网!耽美中
 
一叶方丈
耽美中文网!耽美中文网!耽美中文网! 希望读者们能够在耽美中文网或一叶方丈的360图书馆里阅读! 大大看到一些网站的转载,但上面没有最新更新,残留了很多错误。 大大担心这会影响到读者的欣赏水准以及大家对个人(发表于 07-25 23:21)
一叶方丈
大大担心这会影响到读者的欣赏水准以及大家对个人写作水平的认可!(发表于 07-25 23:24)
游客
支持大大!很不错的文! (发表于 08-05 15:32)
 
游客
发表于 07-20 10:30
喜欢!真心喜欢大大的文文!动画既视感!!!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同人小说总榜
最新同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