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澜·相思怨章节列表 > 风澜·相思怨_ 一百三十九

风澜·相思怨  一百三十九

    其后,江凌暂为参知政事代为处理公务;韩之敬再度一病不起,比之先前更是严重,现出一种僵硬已死之相。圣上又将其接入宫中,亲自照料,砍了两名摇头叹气无计可施御医的头以儆效尤,御医中不乏有江湖名医,乃之前皇榜招聚之人。

    数日之后,京师上空太白昼现,钦天监占曰:兵失利,重臣亡。圣上闻之惊怒,杖责钦天监大小官员。至晚,圣上于寝宫外殿单独召见江凌。江凌行礼已罢,帝又赐座,江凌坐下。

    这位年轻的帝王数日之间已添白发,面容消瘦眼窝深陷眼晕发黑,他对江凌笑道:“江爱卿用些茶点。”

    殿内烛火跳跃,冷风凛冽吹开窗扇,乱影幢幢。江凌立时跪地,沉声说道:“陛下切勿忧虑,微臣请旨去潺洲探查实情。韩大人所言发兵言之极当,此时天寒地冻尚不可进兵,微臣不日便传急报,陛下那时便可兴兵而来,必当收复潺洲。”其时,潺洲已无任何消息,探马又不知踪迹,情况由此未明。

    这是死路不言而喻。傅尧笑容一敛,又接着从眼角眉梢浓溢出来,脸色顿时好了起来。“江爱卿休辞辛劳,今晚便可收拾动身”。

    从宫里出来,江凌便打点行装上马启程。临行时,回头望了一眼,低声笑道:“晚矣晚矣。”说罢,一扬马鞭,两骑马前后相随而去。

    大太监刘茂令人收拾了案上茶点,使人立时碾碎丢掉,毋得多嘴。他自去伏侍圣上安寝,圣上数日未眠,只是守着床上之人。要说这位韩大人,也真是有些手段,后宫佳丽三千都及不得他一个。

    两日后,韩之敬醒了过来,尚是虚弱,只进些药水汤水,时醒时睡,圣心大悦,大赏御医;再过三日,又进些药膳补养,后渐进饮食,能坐起看书,话又愈少。问及潺洲之事,傅尧便把前话宛转告诉他;韩之敬也只是淡淡点头,脸上似有开怀之状,可浑不见一点笑容。

    及至回春,韩之敬病体痊可,傅尧终能安心处理政务。闲人谢承霖终被想起,令降为京兆府推官,掌京师推勾狱讼之事。

    在此期间,定州所奏急报三封,死于非命的知州又添三个,加之前面一个,这四个俱是被扭断脖子致死;至于第一个,却似中毒之状。谢承霖听闻心内犯疑,暗中少不得调查一番,不提。

    话不多言,只说江凌于路快马加鞭,三月春暖花开之际赶至永州地界。永平一路经略安抚使丁威治下四个州郡,分别为永安潺平四洲,又以永州最为繁华阜盛,潺洲最为紧要。当下安抚使丁威率领亲兵亲自于接官亭上接江凌入府,二人讲礼已罢,分上下而坐。江凌此次任为永平一路经略安抚副使兼知潺洲,虽是位在其下,但这位年高德劭的丁相公对其极为客气,动问温寒又设宴招待。江凌被他缠得不耐,身心劳困又难以推脱,只得虚与委蛇随便应答。

    谈到潺洲近况,这位老相公不由得泪雨成行,痛哭道:“如此形势之下,潺洲必失矣!”“丁大人且慢伤心,形势既已如此不容乐观。大人为何不尽起三州兵马杀将过去。潺洲守将屡发急报关邻州府,为何无有响应。大人岂不知唇亡齿寒之理?”

    “实在是……实在是我等须保存实力,诚恐再增伤亡今上见责,”他说至后来愈有底气,眼泪也不再流,反添一种大气凛然之状:“本官为这一路安抚使,怎能为一州郡而因小失大!江大人年纪尚轻,必不明此间利害!”

    这些文官惯会推诿扯皮,敌军杀过来逃跑的本事首屈一指无人能及。江凌闻言而笑,轻轻点头,“将士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朝夕不保之际定会问候丁大人祖上家小。”丁相公面色铁青,极不好看,又听江凌说道:“下官借调丁大人兵马十万,大人自可斟酌。”

    “自然…自然相从”,丁威胆战心惊地盯着项上弯刀,尿都吓了出来,好半天两排牙齿厮打着说。

    江凌满意了,收了印信兵符,拜谢过丁相公告辞离去,支应粮草,选调十万精锐兵马望潺洲进发。令商川即日领兵启程,自与血墨洋二人先行入潺州查探实情。

    此时的潺洲形势万变,人心惶惶。州府官吏各卷了家私携了家小流亡逃窜,途中又被流寇所劫,于道旁荒野身首异处,逃亡难民或被杀死或是饿死于路,横尸遍地其景象惨不忍睹。

    “怕了么?”见血墨洋拍马慢行绕过那些尸首,江凌便即笑问,他心下百感交集难以言说,自想说些话来纾解。血墨洋摇头,目光一沉再又点头,“杀人的不是人”。

    江凌默然无语,二人再又驱马向前行去。所行十里左右,有个齐整村坊,名为杏花村,路旁傍溪有个酒店,极为壮大,门前一排阑干,门前两根阑柱上各有一面粉牌,写道是:闻香驻马三家醉,知味停舟十里香;檐上又悬一面朱红牌额,大书杏花楼。这般酒店矗立村坊实是突兀,江凌拍马而过,血墨洋却扯住了他袖子,低声道:“有人尾随在后。”

    江凌沉吟半晌,这村子蹊跷,不好便入其中;身后之人也是非同寻常,进退不得,不如冒险一试。二人随即下马,入这杏花楼来。

    店小二自来招呼,江凌选了邻窗位置坐了,小二自去置些酒食招待。江凌四下看时,店里坐了有五六桌客人,个个身强力壮膀阔腰圆。血墨洋表情也渐凝重起来,低声说道:“有问题。”

    看他二人低声絮语,这一帮人登时发作,踊身而起,直扑过来;血墨洋拔刀出鞘,纵身去斗,刀光欺雪乱舞,令人眼花缭乱。伤死数人后,血墨洋急护了江凌跳窗而走,岂料外面已被重重围住,无以脱身。江凌所怀银针暗器无法伤犯其皮肉,只靠血墨洋独立支撑,渐渐不支。

    江凌扯紧腕上链条,那链子圈紧便会断其骨肉,沾了鲜血又再锁紧咬嵌,再又把手腕绞出血来,脚链也随之绞紧。他痛不能支难以移动,忍不住喊道:“叫墨煜出来!我有一言相告。”

    “呸,墨煜那厮算什么东西!”那店小二从人群中转了出来,恶狠狠地又呸了一下,态度轻蔑而嚣张“他就是我们大王养的一条狗!”他接着喃喃自语,“不对,我们是狗,他连狗都不是;这不是重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知道墨煜,那就知道兽族,那他跟猪狗不如的东西是一伙的,没错没错没错”,嘟囔到这,他猛然醍醐灌顶,登时高声大叫:“快快,活捉此二人,大王必定重重有赏!重重有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况且眼前这两位完全不是他们兽族的对手,卷地尘沙起,众人纷纷现出原形,一拥而上。

    血墨洋杀红了眼,浑身鲜血淋漓,有他自己的,更多的是那帮兽族的。那帮兽族欲进不进地看着他,面面相觑间恍然有一种错觉,这小子准是投错了胎,他妈的这才是真正的兽族吧,众人不约而同甩去脑中凌乱的念头,约定了眼神,一扑而上。

    是死在这了吧?因为无能,血墨洋心想。挥剑直上,砍削剁劈,脑海里不断闪过死这个字眼,他露出极不甘心的笑容,如此堆积至深的怨气让他无法对命运服从。突然之间,兜头落下漫天血雨,围在他面前的野兽纷纷倒地。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江虎虎气急败坏的脸,他身后立着几十名粗壮汉子。

    “你家弱鸡大人呢?”他说完连连顿足,恨铁不成钢地说:“咿呀你两个笨蛋,谁叫你们故意甩开俺们,还主动送上门给人加餐,害俺们找了一路……”

    血墨洋站起身来收刀归鞘,蹲到河边洗了把脸,等他话音稍住,才接口说道:“他被打晕扛走了,应是南边村里。”

    江虎虎提步便走,立即被其手下拉住,指道:“那是南边,三哥你弄反了。”“噢,刚才眼花了”,江虎虎拍拍脑袋瓜,飞身往南而去,其后跟了一连串小弟。

    于是在南边二王山上江虎虎发现了店小二田龟手下不知名数人的行踪,跟踪其找到他们的老巢骨头洞,众皆大喊一声杀将进去。田龟诸兽正准备午休,山洞忽然一震,诸兽瞪直了眼不知所谓,半晌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地震了!”田龟一愣,不知是谁又喊一声:“江虎虎杀过来啦!”田龟又一愣,彼时叫喊声此起彼伏,喊道:“江虎虎他杀进来啦!”田龟不愣了,从窝里跳起,大喊一声:“顶住顶住!快快顶住!”

    于是,一场血战。

    娇弱的田龟诸兽怎是江虎虎这群猛兽的对手,不多时,便被打得哭爹叫娘死不求饶。

    “你要是杀了我,大王一定会为我报仇的”,田龟抹着眼泪哭道。江虎虎踩着他的脸碾了又碾,那张脸红的白的成了一片,稀稀拉拉的,“俺会怕他那畜生?”江虎虎不耐烦道:“交出那个人族弱鸡来,就不剥你的皮。”

    虽然怕被剥皮,田龟还是不肯屈服,弱弱道:“那是,那是请赏用的,不能给你……”“命都没了还要请赏,你去死吧!”江虎虎说着一脚踩扁了他的头,往地下蹭了蹭鞋底,对手下小弟冷笑道:“搜,掘地三尺也要给俺找出来!”

    他话音才落,江凌便慢吞吞走了出来。众人那一双双眼睛登时瞪得比铜铃还大,虎视眈眈地看着他,生怕他突然肋生双翅飞走了。只见江凌慢悠悠坐下,将手泡入一坛酒中,然后拎起酒来浇到脚上。众人均想:这个习惯,莫名其妙。

    其后,江虎虎诸人便随江凌下了山,再回杏花楼来,江凌望着门前那弯溪流,向血墨洋道:“墨洋坐得惯船么?”

    “那要看二位是想吃板刀面还是馄饨”,江虎虎插口笑道:“板刀面呢,就直接去二位脖子来上一刀;要是馄饨,也省了拔刀,捆了扔下去就是。”他接着道:“这一带都是赵小龙那畜生的地盘,俺们不会水,护不了江大人。走陆路最好,再往前三十里,过了樊城,都是俺们老大的地盘,那就进了安全区了。”

    说话间,二人上马。江虎虎又道:“月饼国那群渣渣正打过来。雷池兵将强悍城池坚固,俺们护送大人到彼。”江凌瞧着他,微微一笑:“是墨煜吩咐的么?”“大人此言何意?”江虎虎说着用力拍了马臀,马儿痛嘶一声向前驰去。江凌身子向后一仰迅即拽紧了马缰再又向前一张随了颠簸起伏扬长而去,江虎虎哼哼作笑纵步追去,脚下浑似生风,片刻间便与江凌并肩而行,“自然是俺们首领的吩咐,也不正遂了大人所愿。”“正是,感承首领好意成全”,成全他去赴一场慷慨悲壮的死,江凌矮身弯下腰来,去避那凛冽呼啸的风,缓缓道:“我有一言,但烦转告墨煜。”

    “大人斟酌,有些话不当说”,江虎虎脸色一凝,顿时警惕起来,冷冷笑道:“淫邪秽语恐污了老大尊耳。”江凌和缓地笑,双眸浅淡目光清冷,“天生万物有其必然,毋再滥杀生灵”。他说完一甩马鞭,纵马而去。于路无话,不一日,雷池已在眼前。江虎虎众人随即告辞离去。

    雷池城内家家户门紧闭,全无一点声息,宛如一座空城,只听得哒哒的马蹄声回响在空荡的长街,死亡的恐怖气息弥漫在整座城市上空,盘旋升腾不断壮其自身,压将下来,正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远远飘来烟花柳巷聒耳的笙歌鼓乐靡靡之音,城破将亡犹自欢欣取乐翩翩起舞。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古人诚不相欺。

    潺洲大小官员倶各逃窜。江凌于府衙召见了雷池守将诸人,那些武官面面相觑心中大惑不解,目今潺洲形势,竟有个糊涂蛋放着京城富贵温柔乡不要,跑到这来送死。朝廷不派大军竟只派个知州给他们守城,那岂不是还得保护他么,就这么个软骨头到时不开城门投降保命才怪,还不如让他走了利索。

    “江大人,你还是速速离去吧,到时大军围城,想走都走不了!”鱼令毫不客气地说,众人齐声附和。

    “既如此,诸位又为何不走?”江凌轻轻地问。“那些狗官走得我们偏生不走,这是我们的土地为何要拱手相让!”,池胜一下子立起,凛然回道。“世世代代我们把根扎在这里,家在人在!”鱼令大声说道,他眼里有着悲切的泪水,一种对既知命运的沉痛反抗,是无力的,也是不屈的。众人感动心神,均是面有悲色,但这悲色里隐藏着不死不休的决心与绝处求生的意念。江凌闭了闭眼,微微笑开,慢慢从眼里闪出一种名为希望的熠熠光华,“我的家小也在潺洲。江某来时,已于祖宗祠堂许下誓言,只能进尺不能退寸,驱除鞑虏复我国土!”

    他的野心,他的抱负,他微末的愿望……人同此心,他们都一样,一样为需要保护的人不得不战!

    上下同欲者,胜!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澜·相思怨》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邵苧
发表于 05-20 22:39
也爱你们,么么哒
 
邵苧
发表于 03-16 21:03
有人看的吗,好想知道
 
匿名
有的有的,坐等更新(发表于 05-20 22:37)
匿名
爱你哦大大(发表于 05-20 22:38)
 
游客
发表于 12-31 14:48
文泵,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主打耽美,流量大,福利也很好的
 
邵苧
不用啦,谢谢亲(发表于 03-16 21:00)
 
匿名
发表于 05-09 10: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