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澜·相思怨章节列表 > 风澜·相思怨_ 一百二十四

风澜·相思怨  一百二十四

    翌日,朝会散后,谢承霖忽在东武门外叫住了他,江凌只得立住了脚,听他有何话说。却见谢承霖纵步向前,拱手施礼,江凌便即答礼,谢承霖呵呵笑了两声方道:“江大人多礼了。承霖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江大人可否赏光到舍下小酌叙话。”

    “谢大人厚谊,江某心领。无奈职事所限,还望谢大人海涵谅解”。台谏官职责所系,必须心正意坚立场公正,不可与其他官员交往过密,否则便有系于私情包庇偏袒之嫌。谢承霖自是知晓,见他如此推辞,更加笑道:“下官先时已禀知今上,上言允准。江大人不必过虑。”“既是如此,且就南首聚宾楼上说话,府上却是不便相扰。谢大人请了”。江凌说着向前走出几步,招手叫来府内马车,邀谢承霖同坐上去,谢承霖也不推辞。马车碾一路香尘扬长而去。

    到得聚宾楼下车,只见雕檐画栋,碧阑轩窗,帘幕高悬。正中牌额以正楷金字写道聚宾楼三个大字。虽不至午,楼内已宾客如云高朋满座。江凌欲待寻个座头坐了,却被谢承霖一把拉住带到二楼如意阁里,桌案上铺了果品肴馔美酒佳酿,显是早已安排下了。

    谢承霖先自坐了,执壶满斟了两杯酒这才开口请江凌坐下。江凌瞧着桌案,笑容极缓地从脸上现了出来,“谢大人妙算,江某钦佩”。“哪里,不才雕虫小技,区区推算而已,怎及江大人心机深沉不可忖度”,谢承霖谦道,举杯朝江凌一敬,“聚宾楼的葡萄酒,古来是皇室贡品,味甘而美,曾得一杯昏醉千日之名。是每日从远疆以骆驼百匹运至京师聚宾楼中,运送之人日夜不歇,我等才得以享此甘酿。想必江大人早有耳闻。”

    “谢大人若只是如此雅兴,江某怕是不便奉陪。”江凌说着拿起杯子,将那美酒慢慢喝了下去,但觉入口细腻柔顺甜润浓郁,甚是合口。心下不免松懈了些,谢承霖再说些什么,也不再那么提备。二人闲话片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谢承霖观他神色,已有三分薄醉。这时才动问道:“承霖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请江大人赐教?”江凌轻淡地说:“谢大人但讲不妨,江某必定知无不言。”谢承霖将目光定格在他脸上,眼神看上去坦然诚挚,实则细致入微,“八月十五之夜先皇于延福宫内究竟发生了何事,请江大人务必不吝赐教”。

    江凌神色一顿,旋即微微笑开,注视着谢承霖貌似真诚恳挚的脸,据实以答,“那夜未蒙召见,江某实不知情。禁宫之事,恕在下不便妄言”。

    “先时先皇召见江大人密谈,究竟所言何事?”

    “……”

    “突然在京城出现,专事残害皇室。当今圣上登基之后随即销匿无迹的红梅教与江大人什么关系?”

    “……”

    “江大人长于炼丹制药,先皇突然驾崩,不才实在心内存疑。望江大人切勿隐瞒,为承霖解疑答惑。”见江凌又维持了与朝堂之上寡言鲜语相若的素常的缄默,谢承霖态度愈加诚挚。只这其中所含的深沉的恶意足以令人心惊胆颤。他认定江凌就是置先皇及其他皇室贵族于死地的元凶,不止如此,他断定江凌是红梅邪教贼首,其狼子野心无须言明,早已昭然若揭。

    “先皇驾崩之时,江某身在异国数千里之遥,当今圣上与十六万将士皆是证见”,江凌冷笑一声,“御药房的药丹,大人尽可下手去查。若有半分不妥,江某甘愿自刎当场!”

    谢承霖喉间一滞,心下微微苦笑。御药房的药丹都是江凌躬亲试药,是以毫无问题。正因根本查不出什么来,他这定论也只能是无法对人言说的疯话。他神色一顿,摇头笑道:“这也不必,江大人行事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必然不会留得分毫蛛丝马迹落人口实。”

    江凌森然道:“若无证据,谢大人此言便是空口无凭信口开河。这般是非不分污人清白,即便江某饶得过去,他日换作旁人必不会善罢甘休,谢大人好自为之。”江凌说着站起身来便欲离开,身子一晃,不由得抬手扶了头,左手便即按住桌子。右臂紧接着被谢承霖拉住,抢上前来叫道:“江大人且慢,我还有几句话要说!”

    江凌将袖子一扯,忽听得‘嘭’地一声,遂勉强睁眼,朝地下一瞧,谢承霖正趴在地下哎哟叫唤,江凌与他一样不明所以。突然间手臂不知被谁一扯挂到了什么东西上,身体随之轻飘飘悬起。过了良久,江凌才反应过来他是给人抱了起来,此刻已离了聚宾楼,来到了熙攘喧闹的大街上。这酒的后劲着实很大,他不过喝了一壶便已如此。江凌迷瞪着一双茫然的眼,仔细去看那人的脸,然而意识愈加混沌蒙昧。却在猛然间福至心灵,不受控制地喊出了缠绕心底的名字:“墨煜…墨煜……喜欢你。”

    他不是第一次喊这个名字。小肆心里再度笼上了灰败深沉的浓翳,心头涌起难以形容的酸苦与愤怒,那一刹那有将江凌揉碎吃下的冲动。他把江凌放到床上,却被江凌接下来的举动弄得头脑发昏动弹不得。只见江凌不满地皱起了眉,清淡的双眸朝上一瞥,满是怨嗔之意。他自己却浑然不觉,接着又闭上了眼,欲待侧身睡去。小肆却是被他瞪得一愣,便即省过神来,按住他的肩膀俯身吻了下去。江凌不加推拒,双唇齿间反倒溢出轻软的笑,声音亦是浸了酒意的轻软,喜欢你三个字缠绵未了,随即抬手抱了他的头,柔软的唇重又覆上。葡萄酒馥郁甜润的芳泽漫溢口中,小肆但觉痴醉,不由自主伸臂抱了上去,这才发觉不知何时两人的位置已然颠倒……此刻江凌正压在他身上忘情地亲吻着,眉目间带着酒色之气的情难自已与神志不清的迷乱贪慕……小肆瞧得发痴,却听得吱哑一声房门被一把推开,那时他手正剥下了江凌衣衫,床上的一幕根本无从遮掩。紧接着便是一声尖利的惊呼,饶是小肆动作再快也难以阻止。

    迎儿身子一颤,正欲跌到地上,只觉眼前黑影一晃,立时被一股大力扭住了脖子。她望着眼前分外熟悉的脸,两眼滚下泪来。小肆本该就即出手,心内却倏然掠过一丝异样,他丢开手,转头往床上瞧了一眼。

    迎儿瘫软在地,见小肆再不出手,心内惊恐稍去,内心里一缕侥幸忽而转为悲伤。眼泪又即簌簌落下,直是哭了出来。小肆嫌她太吵就将她赶了出去。孰知第二日这女子便被发现吊死在房里了。江凌听知此事也未加多问,这女子本便买来的孤女,只多拨些银两安置了事。小肆对整件事无从理解,然行动处愈加收敛,再不肆意轻浮,自是忖度思量许多。那些采买来的妙龄女子也没了用武之地,有稍通人事的只暗地里道小主子无能可恨罢了。

    三日之后,谢承霖在大理寺处理公务时突然晕倒,同僚尽皆大惊失色,匆匆忙忙将其送回了谢府。大理寺卿至此一病不起缠绵床榻,直至六月徂暑才逐渐好转。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澜·相思怨》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邵苧
发表于 03-16 21:03
有人看的吗,好想知道
 
游客
发表于 12-31 14:48
文泵,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主打耽美,流量大,福利也很好的
 
邵苧
不用啦,谢谢亲(发表于 03-16 21:00)
 
匿名
发表于 05-09 10: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