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澜·相思怨章节列表 > 风澜·相思怨_ 一百一十四

风澜·相思怨  一百一十四

    无法呼吸,面色充血紫胀大脑一片空白,被捏住脖子濒死之际清醒过来,这经历还是头一次。江凌抬起几乎难以支配的手臂抱住了这个人。鼓凸充血的双眼骇人地睁着,眼神悲伤。

    那个人突然摇晃着那段脆弱的脖子,挣扎着嘶吼着,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将江凌甩了出去。虚弱的身体经此一撞,呼吸尚未顺畅就呕出一口血来,江凌捶胸咳着,双眸扫视四周,才发现身处一只巨大坚固的华美兽笼之中。在他对面,牢笼的锁链束缚着一个强悍孔武的身躯,赤身裸体,浑身污秽肮脏,就像从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魔物一般,那喋血疯狂充满攻击力的躯体,不由让人心胆皆寒战栗不已。

    江凌呼呼喘息,挣扎着爬过去,爬向那吼叫着朝他扑过来的野兽,伸手触摸他身上的道道伤口,指尖轻柔。那只被捆缚的兽类一下子愣住了,这只兔子一样脆弱的小玩物是他今天的午餐。可这顿午餐非但不怕他反而抱住了他,靠在了他的怀里,异想天开地想要栖息在他的羽翼之下。

    笼子外的守卫与驯兽师都围了过来,为这有趣的画面感到惊讶不已,早有人又惊又喜地跑了出去,去向那些高高在上的天湟贵胄报告这奇妙的事件。

    江凌撩开他混杂了尘土血浆纠结又湿滑污浊的头发,映入眼帘的一张脸几乎看不清楚面貌,几乎完全被泥浆血迹所覆盖。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情绪在那一刹爆发喷薄,江凌潸然泪下失声痛哭,哆嗦的唇一遍遍触着那肮脏的嘴。

    这个宽敞的空地摆满了这种巨大而精致华丽的兽笼,这只笼子里关着的是大黎国太子傅尧的爱兽,素有万兽不当之勇,逢战必胜,在整个大黎傲视群雄。

    此时,那太子的銮驾已到了这里,地上跪了乌压压一片人。随他同来的还有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傅言,以及太子侍读韩之敬。

    只听得那野兽兴奋地叫了一声,一把掀翻江凌不住地嗅着,嗷嗷直叫。把那三位皇子惊得皆退了几步。

    “怎么回事?”傅尧将目光投向伏在地上的驯兽师,接着迅速转了回来。就他所知,他的爱兽最喜欢撕碎食物,血淋淋地享受属于它的饕餮盛宴,莫不是生病了行为才这般怪异?

    “回太子殿下的话,小肆这…这似乎是发情了”。

    “哦?”不只傅尧觉得新奇有趣,那三位皇子更是恨不得把头探进去看个究竟。兽族的发情期十分罕见,于血统高贵的兽族而言更是罕见之至,是以兽族繁衍极为不易。

    “三位殿下请离得远些,发情的兽类十分危险,小肆则更是凶险非常”。

    江凌翻过身,堪堪支起身子迎视着虎豹一般趴覆笼罩而下的野性强悍的肉体。轻声哄道:“墨煜,让开些,我会不舒服。”

    小肆犹豫了一下,慢慢退了开去。他暴躁地撞着牢笼低吼着,癫狂地发起疯来。华美的笼子经受不住这般强悍的冲击早已扭曲形变。

    江凌挨近过去,转过他的脸拿衣袖一点一点擦拭,柔声说道:“好乖”,双眸细细描摹着眼前这张陌生狂躁又让他百感交集的脸。

    小肆左颊上有一道长长的爪痕,从眼角一直撕裂到下巴,而遍布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比这严重的比比皆是,有些都已发炎溃脓。

    江凌鼻子一酸,但觉心痛如绞。他的墨煜,总是睥睨苍生的强大姿态,尊贵高傲,何曾受过这般的囚困屈辱。一股炽烈的怒火袭上心头,他猛然抬起胳膊将小肆揽到胸前,怒不可抑地高声叫嚷:“拿药过来!把药给我!”嗓子因干哑而撕裂出破鼓的沙响。

    实际上,他看上去比小肆更加惨烈,伤势过重的手臂时刻都在颤抖,再加之瘦弱苍白,就更显得单薄可怜。只是那怒气冲冲的脸上一对沉静冷彻的眼睛无论如何都让人难以忽视。

    “把里面那个贱奴给我拖出来!”六皇子傅言厉声喝道。一顿宠物嘴下的食物,竟敢这般颐指气使公然叫嚣,他可忍不了这个。

    太子殿下没有发话,守卫自然不敢轻举妄动无礼僭越,笼子里那只可比他们的小命还要紧。

    江凌神色一滞,目光投向傅尧那张不动声色的脸,微微笑道:“贱奴的名册怕是不存在我这么一个人。”

    他不确定这里是否会为所谓的贱奴登名造册,不过,看这位太子殿下的表情应当是存在这么个名册。在这个国家豢养所谓的妖兽似乎是正正当当的大事。

    兽场总管据实禀告,的确查无此奴。在驯兽场那铁皮桶一样苍蝇都难飞进去的地儿,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个不知来历的人,这事可大可小。驯兽场的大小官员们直飙冷汗,浸湿重衫。

    小肆在江凌身上拱嗅着,伸出粗糙的长舌头舔舐他的胳膊,抱着江凌的腰把他高高举起来,然后让他去摸自己的生殖器,展示自己强大的生殖能力。

    这种露骨的求欢行为实在让江凌无法忍受,尤其旁边还围着一圈圈看好戏又心怀不轨随时会取他性命的人。江凌紧抿了唇,朝着他胸膛就挥巴掌。

    皮糙肉厚的小肆兴奋地嗷嗷叫,大舌头一遍一遍舔他的脸,对这只有些粗暴的小白兔显然是爱不释手。

    傅尧顿觉好笑,小肆这只凶暴残忍的兽类,竟然对着他的食物发情,实在有趣。

    “你再这么胡闹,我就拔了你的舌头”,江凌又羞又恼,气急之下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像极了一个小姑娘在对她的心上人说的欲拒还迎的气话。

    小肆是一根筋的,兽类的直觉让他的脑袋现在还无法急转弯,他抱着江凌哇哇直叫,显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拒绝自己的求爱,明明他在同类当中是那么优秀,又凶又猛。比那些弱鸡人类好上千倍万倍。

    太子殿下也许是被这一奴一兽的互动取悦了,又或许是爱宠小肆的突然发情令他开怀。他大发慈悲宣了兽医来为小肆诊治,结果被小肆当场咬死两个,吃掉半个,那是小肆化作兽形把那兽医叼在嘴里甩来甩去向那个贱奴炫耀自己的威猛强大之时,那晃来晃去的肠子把那贱奴惊得面如土色,昏厥过去之后,那兽医才得以留得个半尸。

    “你让我静一静,你让我静一静”,湿滑布满颗粒感的舌头舔在江凌脸上,他推开那只硕大的生着粗硬毛发的脑袋说道。他连去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缩到笼子一角,环抱双膝头深深埋了下去。

    小肆隐约知道自己这副模样不能得他欢心,于是又化作人形爬了过去,拿脑袋去蹭他。江凌抬起头望着他,清秀俊雅的一张脸满是泪水,他从不知道在一天之中他能两次失控,而且都是泣不成声。

    小肆想伸舌头去舔又踌躇无措怕他厌恶。江凌抹干眼睛,端过那盆水洗了手巾想给他擦身体,然后发现自己手臂上的伤已经愈合,转眼看到小肆摇头摆脑的讨好得意之相,不禁怒从心头起。指着他那满是血污伤疤的身体冷冷地道:“自己舔干净。”

    小肆显然对自己的兽体没有兴趣,像狗一样坐在地上呲牙。江凌对他的配合本来就不抱希望,他拧干手巾给他擦洗敷药,水是换了一盆又一盆。小肆舒爽得想躺到地上打滚,又聪明地领悟到江凌不会喜欢,他说自己必须像个人一样,不能做任何它下意识喜欢的事情,尤其是吃人。

    这只它一个手指就能拗断的小白兔有非常多的毛病,等它玩过瘾了之后,一定会从脚到头一小口一小口地把他吃掉。

    夜色幽微,月如钩。重重宫墙,琉璃飞瓦,耳畔一队队巡夜军兵整齐有序的脚步声,渐次传开,分明地踏在耳边,后来便飘得愈远,揉碎在梦里了。

    翌日,东宫一旨降下,江凌就被指为太子爱宠小肆的爱宠。这并非出于太子殿下本意,只是小肆以绝食撞笼明志相逼,以咬死并撕碎三只血统高贵的母兽之行表现了它非江凌不可的决心。但驯兽师普遍认为,应当给小肆配以娇柔羸弱的人类美女,他们认为小肆喜欢这种调调。太子殿下深以为然,差韩之敬着办此事,韩之敬再次抗旨。太子殿下着人缚其弟,令杖脊之,那十五岁的少年骂不绝口,直至皮开肉绽七窍流血一命呜呼。

    韩之敬一病不起,太子以顺理成章的情义将其接到了东宫与之同起同卧。其父礼部尚书韩元因教子无方锒铛入狱,后又因贪污受贿被弹劾定罪。韩敬子却因祸得福升官发财,顶了他老爹礼部尚书的位置。太子殿下权倾朝野只手遮天,金銮殿宝座上那位皇叔只是名义上的九五之尊,百官心照不宣,倶不敢妄议。

    这桩震惊朝野的事江凌有所耳闻。原来韩之敬本是太子胞妹芙蓉公主的驸马,这位公主生得貌美非常,与他皇兄平分秋色。不过她命不大好,在一次皇家围猎中被自己的马摔下踩踏致死。任谁都不认为这是一场单纯的意外。而韩家却在一夜之间荣宠备至,家族内得以加官进爵的男丁就有十五个之多,韩家全族上上下下本已洗好了脖子准备就戮,不想有这番局面,一时百感交集,既喜且惧。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战战兢兢地苟且活着,深恐有一天这喜怒无常的太子爷记挂起他们的脑袋。

    不过,这些都与江凌无半分牵扯瓜葛。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澜·相思怨》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邵苧
发表于 03-16 21:03
有人看的吗,好想知道
 
游客
发表于 12-31 14:48
文泵,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主打耽美,流量大,福利也很好的
 
邵苧
不用啦,谢谢亲(发表于 03-16 21:00)
 
匿名
发表于 05-09 10: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