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澜·相思怨章节列表 > 风澜·相思怨_ 九十六

风澜·相思怨  九十六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习习地吹进卧室里,又从对面的窗户吹出去,往来迭返,带着沁人心脾的凉意,让江凌不得不缩至墙角,蜷在被子里,鼻尖都红通通的。

    他身上的冷意毫无阻滞地传到墨煜身上,阴惨惨又冰凉刺骨。

    “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么”,墨煜低声说道,语气带了很深的笑意,“就夺这床被子如何?”

    “去死”。

    回答他的只有两个字,在这溶溶的月光里听来格外寒凉。墨煜没管他的态度,竟真的开始抢夺盖在江凌身上的被子,顾自笑道:“你既然不玩,还拽那么紧做什么,其实还是想玩的吧?”

    “去死”,江凌没好气地骂道,仍旧紧紧拽着被子不放。然后直接被拖曳到一个温暖可靠的怀抱里,那似乎真的是一个美好的港湾,他想象在那里能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幸福。在很久很久以前,他所渴盼又故作姿态的清高里暗自奢望的被认真珍藏疼爱入骨的感觉。

    只是后来,已不再需要。

    墨煜随手关了窗子,手掌一下一下抚摸着江凌的脊背,深觉满足的叹了口气。

    “放松些,我不会做多余的事”。

    江凌似乎才意识到身体的僵硬,这是下意识的反应,他无法不提心吊胆,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保持警惕与怀疑,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意料之中的防备与沉默让墨煜感到心烦意乱,可怕的不是执着,不是坚持,是那之后的冷漠与无动于衷。任何努力都被付诸东流,被弃置如敝屣。

    “可笑,我就只是没头没脑的钟情么?”

    一室寂静,西风吹过树杈,沙沙作响。落在屋里的暗影在银月光中摆动,像是漫到屋里的枯藤老树。

    “你恨我吗,墨煜?”,过了许久,江凌问道。

    墨煜愣了片刻,不答反笑,过了有一会儿,他才答道:“恨得要死。”

    “江凌,晓晓只是你达成目的的借口,不是么?”

    江凌笑了,那笑声听上去颇为愉快,之后,他的笑声渐渐止息。

    “滚”,江凌一下子坐起来,喝道:“出去!”

    他语气不善,面容却十分平静。墨煜也坐了起来,将身子往后一靠,悠悠笑道:“你会冷的,阿凌”。

    他语气里的纵容让江凌恍然觉得是自己在无理取闹,江凌伸手撩开垂落眼前的碎发,轻轻说道:“总会习惯的”。

    “你会一直做噩梦”。

    “总会习惯的”,江凌答道,别过头去压抑着勉强咳了几声,身体开始微微发抖。

    “我实在太纵着你了,阿凌”。明知如此,又总是控制不住。墨煜从床上下来,一只手撑着床沿,探身摸上江凌的脸,语气温柔爱怜,“要吃点东西么,欢欢都不会绝食,你吃个饭还要我哄着”。

    江凌不自觉地歪了歪头,把脸依靠在他手上,双手抓住他的手指,那是让人留恋的温度,有着让人上瘾的柔软温暖。江凌抑制不住开始瑟瑟发抖,他推开墨煜放在脸上的手,身体立即被拥住,铁钳般的手臂紧紧箍住了他的腰,唇上鲜明的触感席卷口腔,裹挟吞噬,让他宛如溺水一般无法喘息,只能无意识地掐着墨煜的手。

    屋外传来哀怨的犬吠,听上去惨兮兮的。

    “好些了吧?”墨煜将手探进他的衣服,摸着他单薄紧致的皮肤,感觉似乎有了些温度才松开了手臂,继而一把握住江凌的手腕,一大把银针似细雨般落了满床。

    “啧,还真任性,不想睡了么?”

    江凌伸指抿去唇上水渍,浅淡一笑,轻声说道:“下次不会有这么便宜”,他伸开手,银针便似受到牵引一般悉数回到他掌中,瞬间隐入血肉,“现在,出去”。

    那并不是银针,而是以血肉喂养的魔蛊,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白神医无意的指导下已初具雏形。

    这东西在别人身上可能成不了气候,可对象是江凌,就另当别论了,他没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墨煜用手指揉着眉尖,又是心疼又是气恼,只能按捺下脾气,冷着脸说道:“我去给你煮点粥,你就躺着休息,别乱走动。”

    墨煜关了屋门,泄愤般吐了一口气,踢了踢蜷在门外的大又黑,笑得十分阴险。

    “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起来,陪我打一架,本君高兴了就让你留在这”。

    妖王立马欢腾了,恢复了人形,涌动着电光火石般强大力量的手掌袭了上去。

    莲子红枣枸杞冰糖加了人参炖煮的粥,绵软香甜的化在口中,融到胃里,身上泛起阵阵暖意,由内而外。墨煜一直看着他喝完才走上前,江凌却拉住他的手臂,低头说道:“晓晓说她爱你,她说不必再担心我,终于得以解脱了。”

    “是么?”墨煜接了碗弹到桌上,桃花眼眸朦胧带笑,“那孩子还真善良”。

    江凌双手捂着脸,将头埋到膝头,自语般低喃:“我…爱她的。”

    “是这样么?”,墨煜手掌落到他头上,“你从没爱过自己,自然也不会爱上任何人,对死人你才会仁慈,因为他们值得信任”。

    “自以为是”,江凌轻轻笑了,转头面向他,“出去,我不想跟你动手”。

    墨煜面带微笑地望着他,似乎很觉有趣,“敏感易怒,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一言不合就亮出爪牙,除了外表,你跟只野兽根本就没分别,阿凌”。

    “死于话多”,江凌细弱纤白的手指玩弄着现于怀中的八音魔琴,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上着了一层冷意,略微抬起的面容清冷秀雅,纯净又寒凉。

    果然果然,墨煜抚额,“歪门邪道,我真能被你气死”。

    “善恶不分,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墨煜按住他即将拨动琴弦的手,嗤笑道:“自以为善良高贵,江凌,你要自我麻痹到什么时候。”

    他语气并不激烈,只是隐藏于过分平静的外表下的愤怒让人心惊。

    “善与恶的客观标准是什么,大多数人拥戴维护的正义么?还是立于这天地间的良心枷锁?”,江凌一侧犬齿咬磨着下唇,在唇上漫出一缕血丝,“我没有错,随心所欲无羁无绊。自古以来,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这所谓的规则委实善变了”。

    “对错是非在这世间都太过狭隘自私”,墨煜将他揽到怀中,心脏痛苦地搏动着,“不可执着,无法计较。阿凌,我希望你铭记的是情感。既非逢场作戏装模作样的讨好逢迎谄媚小心,也不是虚情假意半真半假的曲意迎合。阿凌,这是我想给你的。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但现在,我要你信我,每天只信一个字也不要紧。我要你反反复复地思量怀疑之后依然信我”。

    “欺凌弱小并没有错,弱肉强食环环相扣,没必要怀恨在心”,江凌并没有推开他,反而用手臂抱住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我只是喜欢礼尚往来。真心实意地来说,我很爱你,墨煜。如你所愿,我江凌很爱你。”

    “我可信你了,你说要怎样就怎样,这样可好,墨煜?”江凌在他唇边流连说道,刻意地将话题引向不可预料的方向,“你只是喜欢金屋藏娇,想要我臣服于你,失去自我唯你是从,不是么?无妨,反正我就是个盲目的瞎子,自然是会相信你的”。

    墨煜伸指抚上他遮在眼前的白绫,薄唇印上他的眉心。

    “你不是喜欢听情话么,我这还有几箩筐,都可以说给你听”,江凌避开他置于眼上逡巡的手指,继续说道。

    “那些虚情假意省着些罢”,墨煜双臂交叉倚着床栏坐到江凌身侧,勾了唇角,闭上了眼,突然缓慢唱道: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墨煜低声吟唱,缠绵低沉的腔调唱出宛如古琴般幽静的旋律,似那般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让人沉湎于那古老而深刻的感情。

    “晓晓”,江凌低声咕哝着,黛眉紧紧拧着。墨煜握住他的手俯身在上面落下一吻,低帏昵枕,是情人之间的细语,轻轻细说与他听。

    “阿凌,我在这,睡吧”,墨煜摸摸他的头,在他额头亲了亲,“乖,不会有事的”。

    大又黑扒开门从门缝里挤进来,一个猛冲撞到墨煜腿上。墨煜斜眼一扫,屋门倏然闭合。这之后,他才垂眼看向地上那只死缠烂打的小妖王。

    大又黑滴溜溜的眼睛瞪着他,开口说道:“那个…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出去说”,墨煜松开江凌的手,给他盖好被子。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澜·相思怨》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游客
发表于 12-31 14:48
文泵,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主打耽美,流量大,福利也很好的
 
匿名
发表于 05-09 10: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