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澜·相思怨章节列表 > 风澜·相思怨_ 五十一

风澜·相思怨  五十一

此山名唤伽罗山,传闻是上古时期囚禁魔帝夜昭的囚笼,这故事说来可就话长了,长到什么地步呢,长到这打铁的老人家三天三夜都没讲完,一个说得滔滔不绝唾沫横飞,一个听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赵信想把他俩揉吧揉吧扔打铁炉里的心都有了,夜昭也就罢了,八卦八卦他无可厚非,但是为什么要把他老太爷爷也扯进来,这就过分了啊!

    “能走了吗?”赵信扯扯枫教主的袖子,朝他抛了个媚眼,掐着嗓子道:“枫教主,人家饿了。”

    “不要急,小老儿这刚好有吃的”,老头儿从裤裆下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哐当’撂在他面前,赵信由衷感叹这碗质量真好,仔细一看,原来是铁碗。

    “算了,我还能忍”,看着黄不拉几的一坨赵信很难不去想这东西的来历,本来也不很饿犯不着自己找膈应。

    枫奇飒拿过碗夹了那东西喂到他唇边,神色如常,并未觉得这番举动有多么欠妥。

    “张嘴,这是好东西,浪费可惜”。

    赵信鬼使神差的张开口接了,没一点犹豫,其实,味道还不坏,他一口接一口的吃着,一点儿也没有不好意思,双眼放肆的打量着眼前之人姣好的面容,心中喟叹:真个是美不胜收,所谓饱暖思淫欲,大抵如此。

    “枫教主,你不来点儿?”

    “不需要”,枫奇飒喂他吃完,也不在意这人刻意挑逗的眼神,将空碗再还给老人。

    老人接了碗,目光却落在赵信身上,一双老花眼炯炯发光,“想不到他竟然对你这样好”。

    你那表达的不是惊讶,是钦羡啊老家伙,赵信可不认为这是什么荣幸的事,毕竟他是堂堂一介上神来着,“不稀奇,我能走出这座山,他只能在原地打转,所以说,我是指引他前进的灯塔懂么?”

    “你想把他关在这?”小老头儿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下了最后的结论,“这似乎有点难”。

    “好主意”,赵信朝他竖起大拇指,可惜这不是有点难,是非常难,回想起昨晚的种种,于是赵信很难过,非常难过,“所以他就打断了我一条美腿”。

    “孽缘啊!”老家伙铁碗一拍,那碗瞬间消失无踪。

    果然不是凡人,可惜修为太高,看不出是什么来历,赵信展开扇子摇了摇,穷山恶水竟然隐居了这么个世外高人,看来有必要查一下了。

    “老先生,叨扰多时,我们便告辞了”,枫教主听完故事也不欲多留,老人家似乎是有些舍不得他,却也只是点点头,“也好,也好,你既做了这人间最清净之人,就别再堕回去了,过去的就算了吧”。

    “您说笑了,我一直都是往前看,从未回头”,枫奇飒微不可见的笑了笑,伸手拉赵信起来。

    这两人认识么,赵信避开他的手,好整以暇看着他,目光猥琐尽显风流本色,“枫教主,你只能选择抱着我或者你自己走”。

    身子随即一轻,他竟然连一丝犹豫都没有,他这腿脚真的没问题吗?赵信陡然睁大眼睛,继而释然,抱着他脖子朝那老神仙神秘的笑了笑,那老神仙也很友好的朝他挥挥手,然后在赵信错愕的目光下随着他的打铁铺倏然消失,赵信不服气的反复施法,他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自己刚才是做了些手脚的,这老神仙到底什么来历,,,

    “是山神”,枫奇飒按了按他的腰,好让他老实一些,猜到他心底的疑惑,继续道:“我不认识,这种相识只能归结为缘分。”

    “那可真是孽缘,这老神仙来历不明又有些本事,枫教主果然声名显赫,连山野精怪都慕名前来”,赵信伏在他耳边,轻声呵气,极尽暧昧的语气。

    “不必妄自菲薄,那些个东西还不能够与你相提并论”。

    要不是他神色凉薄一派淡然,赵信真想直接咬他一口狠的,这是在抬他还是故意贬他啊。风度风度,赵信不住的提醒自己,干笑道:“莫开玩笑啊,我可是正统的九尾狐族,是上古尊神桃姜的后裔哎,你个凡人怎么能懂呢。”

    “那你凭什么认为你只配给我暖床,是你一直自降身份,我也只是不愿做你的入幕之宾”。

    毫无情绪的一张脸,不带起伏的声调,完全客观的陈述事实,这位教主好像一直都是这么坦诚,赵信含笑看着他,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我不信,你不觉得这也可以归结为缘分吗”,赵信贴近他耳畔轻声呢喃:“是天定之缘,也算命中注定的劫数不是吗?”

    枫奇飒停下脚步,将他的话完全过滤掉,眼神都没变上一分,“接下来怎么走?”

    “就直着走直着走直着走、、、、、、”,赵信呲牙,硬把枫教主诓进了一个不具名的黑洞,而他付出的代价也相当沉重,谁说枫大教主仁爱及物慈悲为怀行善积德与人为善的,这货不仅不具备以上优良品德,与之相反,他完全就是一个睚眦必报阴险卑鄙自私自利手段毒辣的色魔,如果他还能活着出去,他一定一人一脚把那些造谣者踹飞。

    这场情事来得出乎意料,赵信几乎快被他身上这位折腾疯了,他红着眼掐着枫教主的肩膀,嗓音颤颤,“你倒是进来啊,我X你大爷!”

    “没兴趣”,枫奇飒肆意玩弄着他过于敏感的身子,狐族先天的优势在这方面体现的淋漓尽致,柔软的身体能被随意弯曲成任何心仪的姿势,天生淫荡的脾性叫嚣着每一分饥渴,柔情媚态浑然天成却又因是男子之身更添几分野性迷人,不得不承认这画面美得让人颤栗,枫奇飒察觉内心涌动的兴奋与需索反而笑了,将人抱到怀里轻轻吻着他的唇,贴合着缓慢的厮磨换来赵信热情的回应,赵信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眼里带着浓烈的情欲,枫奇飒在他体内的手指辗转按压戳弄在到达某个点时怀中之人直接弓起身子,火红的丹珠就顺着二人接吻的口中滑入了枫教主喉中。

    “枫奇飒,我X你大爷!”赵信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就变成了一只银白皮毛的瘸腿小狐狸,要是知道跟他双修还要冒这么大风险就是打死也不干啊。

    枫奇飒捏了捏小狐狸毛茸茸的耳朵又摸了摸它光滑的皮毛,心头那抹疑惑渐渐淡去,轻声道:“原来如此”。

    如此你大爷的,内丹还我啊喂,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据为己有真的好吗,强盗啊你,赵信十分郁卒,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连什么时候被抱回了神月教都不知道。

    于是神月教教众就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家教主抱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进了寝室,在石门完全合上的刹那,众人发出一声难以克制的惊吼,原来教主是喜欢上毛茸茸的小动物了吗,这口味也偏得太离奇了,难不成是那小东西有什么过人之处?比方说、、、暖床?可是教主压根也不躺下睡觉,怎会用到被窝啊,匪夷所思啊匪夷所思。

    万毒谷位于姚国境内,大燕末年诸侯割据自立为王,百年混战,这一处世外桃源竟完全被遗忘在血雨腥风之中,连传说都不曾流传下来,万丈红尘三千名利场能自处其间却置身事外,那位师傅的确有他的独到之处。

    站在云头上,心里不踏实的感觉淡去,江凌一开始的疑惑就浮了上来,墨染自然是看出了他的疑问,不等他开口便解释道:“师傅带小狐狸出去了估计近百年不会回来,你的身体需要调养,药神谷谷主是连浙的师父,连浙你应该认识。”

    “的确认识,但并不很熟”,江凌不是健谈之人,再加上与连浙并没有多深的交情,是以也没什么好说的。

    “煜儿跟白谷主有些过节,因为先前阿凌的事”,墨染摇着手中的折扇,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仔细观察着他的反应慢慢说道:“在阿凌走了之后,是连浙一直陪在煜儿身边,寸步不离。”

    之间空白的一段足够引人遐想了,江凌脸上笑容顿消,显然是吃了一惊,却是片刻便掩了眼中情绪,只是轻轻颤动的浓密眼睫泄露了主人的情绪,他定了定神,明透的双眸若水无痕,静静瞧着墨染微微笑道:“若是有什么早就该有了,您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

    这么明显的敌意就说明一定扎心了,看来那臭小子是瞒了不少事情,紧张成这样还真是有趣呢,“确实有,你一定觉得我在挑拨离间,其实于我们而言,你比不上连浙那孩子,至少他比较老实,可是煜儿喜欢你,只这点就足够让我们妥协”。

    “自然”,江凌抬眼看他,依旧笑得浅淡随和,“但是,我不在乎,你们的态度无关紧要”。

    “没礼貌,叔叔一直觉得你是好人家的孩子,怎么还能说出这种话来”,墨煜摸摸他的头,表情很是温柔,“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要相亲相爱知道么”。

    莫名其妙,这人实在有够善变,之前的不喜欢是真,如今的慈爱也是真,一家人是不可能,他引以自居的‘叔叔’也太过讽刺了,江凌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二人各怀心思,一路无话。

    药神谷位置偏僻,处于两大山脉腹地之间深山老林之中,幽深静谧。鸟啭虫鸣空谷回音,自有一种和谐的韵律,古树参天枝桠浓密遮天蔽日,凉意沁人舒爽,江凌并没有在林间行走的机会便被墨染直接带进了谷中,谷中却是树木扶疏,阳光充足温暖惬意,白老谷主及他的弟子们正在院中晾晒挑拣草药,众弟子见有人进来少不得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立即引来老神医的怒骂:“小兔崽子们,我说过一心不能二用,都不给我往心里记,小小年纪不长记性,都跟你们大师兄有样学样气我、、、”白芷抄起药杵就打,众弟子慌忙逃窜躲避,院里顿时鸡飞狗跳乱作一团。

    江凌忍不住笑出来,这位白胡子老爷爷真是老当益壮相当勇猛,实在是位不折不扣的老顽童。

    “你笑什么!”白芷一蹦三跳的站到江凌面前,吹胡子瞪眼没好气的问,他这生气呢,这孩子竟然当热闹看,好没教养!

    墨染主动退后一步,乐呵呵的看好戏,这白老爷子脾气可是不一般的大,也不知江凌会如何应对,实在值得期待。

    好灵的耳朵,江凌心道,眼前这老爷爷心性单纯,喜怒皆表于言行举止,倒是位可爱的老人家,于是江凌缓然微笑,真诚道:“眼见此景,想起家父,家父也是这般望子成龙,实在不好意思。”

    白芷闻言眼睛一亮,立即握住江凌的手笑眯眯拉他坐下,“你小小年纪就能懂我的良苦用心,可惜我这帮徒儿都这把年纪了还不懂事,一个个心比天高的,都想跟着他们大师兄学,本事不好好学,那高枝儿是好攀的吗,弄不好小命都保不住,就拿五方玄天帝座之子江凌来说,他继父还是天界风神,这身份是够尊了吧,还不是因为攀高枝而堕神,最后还闹了个形神俱灭,我就一直说麒麟族那小子不是什么好兽类、、、看什么看,子随父形,你多半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你们看什么,还不快给这位小Xiong-Di倒茶来!”

    “是挺禽兽的”,江凌淡淡笑着,眸子清浅纯净却透着股子淡漠孤冷,说不在意是假,以前的现在的难以斩断的,墨尊主到底是有多少本烂账,他身边还有多少人是干净的,这真的是个好问题。

    “白谷主,你这么说就不厚道了,墨某人自认没招你惹你,逢年过节还给你纳福送礼,你可不能只认礼不认人呐”,墨染很自觉的坐下,笑容可掬的模样让人难以说出难听的话来。

    所谓拿人手短,又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白芷实在拉不下脸跟他耍横,但少不得还是有几分怨气,“我就是看不惯你家那小子,犯了错也不承认还一副唯我独尊的架势,就不如这孩子说话中听,那就是一禽兽,多有教养。”

    这确定是在夸他吗,江凌一滞,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力感,墨染看了他一眼,笑得促狭,附和道:“是是是,我一定好好说他,白谷主所言甚有道理。”

    这一下午三人谈笑风生气氛融洽,老神医主动提出要给江凌调养身体,这二人自是不会拒绝,客气一番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白芷丝毫没意识到眼前这小家伙正攀着他看不上眼的高枝儿,满心欢喜的想把这孩子说给他师弟的丈母的姐姐的侄女的孙子的表姑的师父的徒弟的闺女做夫婿,那小丫头心灵手巧洗衣做饭种地织布无一不精,比十头老黄牛还能干,他本来想说给自己大徒弟的,但又怕自己那不争气的大弟子糟蹋了那丫头,现在一看跟这孩子倒正好相称,那怎么说的,环肥燕瘦长短互补相得益彰实在是佳偶天成天赐良缘。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澜·相思怨》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邵苧
发表于 05-20 22:39
也爱你们,么么哒
 
邵苧
发表于 03-16 21:03
有人看的吗,好想知道
 
匿名
有的有的,坐等更新(发表于 05-20 22:37)
匿名
爱你哦大大(发表于 05-20 22:38)
 
游客
发表于 12-31 14:48
文泵,作者有意到我们lc发展吗?主打耽美,流量大,福利也很好的
 
邵苧
不用啦,谢谢亲(发表于 03-16 21:00)
 
匿名
发表于 05-09 10:38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