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浮华乱章节列表 > 浮华乱_思无邪 第五回   笑春风

浮华乱 思无邪 第五回   笑春风

    翻过山,俯瞰山下,一大片浓郁又艳丽的红。

    “这是……?”

    闻五垂眸,道:“十景陵。”

    下一刻,拽住小敏的胳膊,塞进胳肢窝里,纵身一跃,从万丈的高山之巅跳了下去。

    小敏:“……?!”

    先前还沉浸在山脚下艳丽绝伦的奇景,突然身体被箍进一个怀抱,难受得来不及挣脱,忽地全身一轻,天旋地转,只听耳旁风声呼啸,睁开眼睛,是越来越靠近的浓郁艳丽的花海。

    这是……跳崖自尽?!

    这一瞬——

    “啊啊啊啊啊——我不要死啊,救命啊啊啊啊啊——”

    神志前所未有的清醒。

    “我还要跟我娘去乞讨谋生啊啊啊啊——”

    瞪得几乎眦裂的瞳孔里映出越来越近的地面,酸痛难忍,与此同时,猛烈的冷风灌进鼻子耳朵,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这是要……死了麽?

    摔得稀巴烂……?

    死亡的恐惧随着飞快坠落的速度愈加强烈,像被紧紧攥紧了心脏,胸腔甚至开始疼痛地抽搐。这一瞬间,小敏难受地胃里翻滚,嗓子眼儿泛恶心,像是要呕出什么秽物,脑子开始出现阵阵疼痛的眩晕。

    “不行啊啊啊——停、停停下来——”

    尖锐撕裂的嚎叫声还未停止,忽地一巴掌搧在了屁股上。

    “别嚎了,到底了。”

    醇厚的嗓音不耐烦地在耳旁响起,几乎可以想象出男人鄙夷又嘲讽的神情。

    小敏颤巍巍地睁开眼睛,却见自个儿瘫倒在一块儿巨石上,面前闻五大刺刺地站着,一脸不加掩饰的嘲笑。

    “就这胆量,还割腕自杀?——嘁!”

    不屑地摇了摇头,闻五背着妇人跳下了巨石。

    小敏的脸色又红又青又白,又恼怒又恨得牙痒痒又觉得羞耻。

    紧接着,又见闻五盯着自己的手,忽地冒出一句:“看不出来你这么瘦,屁股还挺翘!”

    “啊啊啊你这流氓——知不知羞耻啊啊啊啊——”

    小敏大怒,随手捡了石头丢过去。

    “嗳嗳嗳——小姑娘,正经事要紧,还救不救你娘啦?”

    小敏恶狠狠地回:“救!!不救我跟你拼命!”

    “那就赶紧走罢。”

    闻五看上去无奈极了,没再搭理小敏,自顾自地踏入了浓郁艳丽的花海。

    天空飘着白茫茫的毛絮,与一层跌宕一层的花瓣飞扬。

    一望无际的山丘尽是盛开的花树,桃红梨白杏粉纷至沓来,柳色青青,掩在最深处。

    十景陵,一陵复一陵,花海过后是竹林,随后是高耸入云的松涛,景致各不相同,令人叹为观止。

    小敏紧跟着闻五,分花拂柳、柳暗花明,走了约么半个时辰,听见了潺潺流动的水声。

    一块儿竖立的石碑上书有飘逸洒脱的三字:春陵溪。

    穿过石碑,两人看见了十景陵的尽头,春陵渡口。

    层峦叠翠,花柳环绕,一江春水流淌。

    春陵渡口用竹板铺就,上面落满了层层叠叠的花瓣,几乎看不见其他杂尘。不远处横着一条小舟,随风摇摆不定,小舟里遗落了一个酒壶。

    闻五指使小敏:“去,解开绳索,渡河。”

    小敏立即小跑过去,兴许猜到了对岸有闻五所说的神医,所以甚为听话。

    渡过了春陵溪,迎面飘来了春花雨,白絮飘飞的河岸繁花似锦,犹如撞进了不可描述的圣境。

    然,圣境围绕的丘陵,有一座坟头。

    闻五甚至没有等小舟靠岸,径直一跃而起,踏风飞行,身姿犹如展翅击向长空的苍鹰,自天际迅疾划过,随即不见了踪影。

    小敏匆匆栓了小舟的绳索,朝闻五消失的方向跑去,没跑多久,果然看见闻五。

    闻五将妇人放置一旁,蹲在坟头的墓碑前,皱眉思索的模样像是为什么苦恼着。

    “神医呢?”

    小敏急匆匆跑上去,视线惊疑不定地落在墓碑上,脸色顿时惨白:“不会、不会死了吧?”

    墓碑上刻有两字:渡景。

    坟头没有杂草,周围栽了一圈低矮的灌木丛,像是有人时常修剪,枝繁叶茂,花枝上开满了白如飞絮的小花。

    闻五摸着下巴站起来,说:“就是这儿了。”

    转身冲小敏咧嘴笑,笑得越发不怀好意。

    小敏警惕:“笑这么恶心干嘛?”

    闻五看上去跃跃欲试,难耐地搓了搓手,丢下一句:“听说神医就在这林子里,分开找啊!”

    就乐颠颠地跑了。

    霎时怒火中烧,烧到双目赤红,神智都开始不清醒了。

    “你、你要是找不到神医,就别回来了——饿死摔死撞鬼死这儿最好——”

    原地气得跺脚,过了一会儿,小敏搧了自个儿一巴掌,才勉强镇定下来。

    “当务之急是找神医!”

    不管那个不知道是来游玩还是救人的男人,她转身跑进了茂盛的山林。

    花树层叠环绕,飞絮里的丘陵一眼望不到尽头,穿过花树,很快迷失了方向。

    寻找了不知多久,小敏找见了一处花树掩盖下的废墟。

    飞花与白絮覆盖的废墟,寂灭、颓败,腐朽得只剩下黑色的残垣断壁。

    说不清是天灾还是人祸,像是凭空生了一场大火,将一切燃烧殆尽,废墟、还是整个丘陵,所有的生机跟人烟似乎都一同烧尽了,没有余下丝毫的人气。

    小敏忽地生出些害怕,因为她发现,除了风声、花落声,什么也听不见了。

    面前的废墟像是一个死寂的黑黝黝的空洞,要把她拖进去,跟它一同腐朽下去,

    就在此时,她声嘶力竭喊了一声:

    “闻五——”

    “这又是哪儿啊?”

    闻五盘腿坐在地上,望天哀叹。

    怎么就迷路了呢?

    歇了一会儿,心里琢磨着,接下来怎么走:往前继续,还是左手边、右手边?

    苦恼了一阵儿,忽然狗鼻子一抽,嘿,有门路了!

    这若有若无飘来的不就是酒香么,皇天不负有心人,看来小敏的运气着实不错。

    狗鼻子继续抽了抽,循着酒味儿,闻五一跃而起,一路小跑着冲进了花林深处。

    绮丽似锦的花枝掩盖下,依稀可见一抹清逸的青色。

    花树下掉落了一个木屐,闻五拾起来,仰头看见一袭青衫的男子醉醺醺地躺在花枝间,手里的酒壶摇摇欲坠。

    闻五喜不自禁,忙不迭问道:“是渡雪时吗?”

    男子不适地皱紧了眉头,刚要出声,哪料身子歪斜,躺姿不稳,从花枝上竟倒栽了下去。

    闻五忙伸手接住,抱了个满怀,一股清冽的酒香扑面而来,不禁笑得如痴如醉:“你这是投怀送抱么。”

    但见男子青衫松散,一只脚挂着个木屐,看上去尤为放浪不羁。

    男子将酒壶挂到腰间,清俊的面容似是清醒了些,说:“帮我向先生问个好。”

    闻五正摸不着头脑:“先生……那个渡景么?”

    下一刻,男子撑开半个眼皮,寂灭、阴暗的瞳眸犹如一把尖锐的利刃,破空袭来,吓得闻五躲无可躲,只觉得心里狠狠刺痛了一下,然后,他可耻地发现自己有反应了。

    ……难道是最近没找女人,憋得?

    然而,男子只是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霎时阴寒的刀光破空而来。

    “啧!”

    闻五这才回过味儿了,让他去跟渡景问好,不就是送他去死么。

    电光火石的刹那,男子出手如电,一手锁喉,一把淬毒的匕首停在闻五的脖子上,刀尖几乎要刺进喉咙。

    闻五只来得及歪头,堪堪躲过一劫:“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就生气了?”

    男子抿唇不语,整个人将他压制在花树上,惊落了簌簌的绮丽花瓣。

    闻五仍是吊儿郎当的模样,甚是苦恼地搔了掻脑袋,说:“我费了劲儿的找你,不是想死,是找你救命。那小姑娘挺可怜的,你医术那么好,帮帮忙么。”

    那人的眼神却更加犀利阴冷:“整个雪国都恨不得我死,你怎么有胆子来找我救人?”

    “啧,我色胆包天么。”

    面前的男子虽然冷着脸,但难掩清雅俊致的好相貌。只可惜,眼神寂灭又十分阴狠,出手辛辣狠毒,怎么看都不像是好相与的。

    闻五挫败地叹息,摸上锁喉的手,似要蛮力挣开:“我敢来找你这个悬赏千金的通缉犯,你觉得我会怕?”

    话音未落,抻着脖子撞上了刀尖。

    “你——”

    男子因惊讶而晃神的工夫,锁喉的手被蛮力掰开,下一瞬,整个人已掀翻在了地上。

    闻五捉住握有匕首的手,单腿分开双脚,极为淫邪地挤了进去,凑在颈间暧昧耳语:

    “真漂亮啊!卿本佳人,奈何为贼?——帮我救人,我以后罩着你,让你光明正大地走在街上,怎么样?”

    渡雪时愤恨地瞪他一眼,视线落在流血的脖子上,眉宇紧蹙起,似在疑惑这人中了毒,为什么还未倒下。

    这一幕落在闻五眼里,猩红闪过的瞳孔里悄然化为了铁血般的柔情。

    两人一上一下,杀气肆意的氛围不知何时变为了繁花落处的静谧。这时,脖间流淌的血滴下,落在了渡雪时的嘴角。

    蠢蠢欲动的欲火霎时烧得体无完肤,克制的嗓音沙哑地似在颤抖,说:“你的武器是毒,再叱咤风云的人物中了毒,也只有一命呜呼的份儿。”

    凑近淬了毒的匕首,在渡雪时震惊的目光里,他忽地伸出舌头舔了舔,眼神却死死黏着青衫下若隐若现的肌肤,然后尤为可惜的摇了摇头:

    “我这人呀,小时候经常被毒折腾,养成了百毒不侵的体质。其实这体质挺好,就是有个要命的毛病……”

    声音一顿,抓住柳色新意的青衫,连同它的主人,手臂撑在渡雪时的腰际,猛一用力,天旋地转之后,一上一下的姿势变为渡雪时半跪在地上,青衫滑落,半个肩膀暴露在了料峭晨风中。

    闻五将他的双手扣在身后,按耐不住眼前的美色,探进衣襟,爱抚着每一寸柔韧又细腻如绸缎的肌肤。

    继续说:“……那毛病么,是欲火比较盛,没日没夜地想肏,要不就欲|火焚身,可要死人的。”

    花树下,簌簌的花瓣落在苍白的肌肤,像是为印证他的话一般,滚烫的嘴唇贴上肩膀,然后狠狠撕咬住一片血肉。

    渡雪时痛苦地弓起身子,紧抿的双唇难以抑制地发出一声急促的喘息。

    爱抚的手掌流连地停在胸膛上,挑逗起一点苍白的肌肤:“其实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把持不住了。好多天没做了,弄疼了你,可要多担待些。”

    渡雪时终于开口,却是压抑到极致的愤怒的嘶吼:“你尽管来,往后,我终会还你的。”

    闻五停住,急色的神情有一瞬间露出看不透的深沉,可是,下一刻,他依旧满脸猥琐地凑在渡雪时的耳旁,说:

    “两个选择,第一:跟我去救人,二么,在这儿上了你,让爷乐呵乐呵,满意了,就放你走。”

    渡雪时横了一眼,却听下一句:

    “你看我多好,让你自个儿选,所以啊,无邪,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浮华乱》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09 10:45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5-07 20:21
诱恋怎么不更了
 
游客
发表于 05-01 09:19
啊啊啊啊,五一啊,扇扇,求更~~~
 
游客
发表于 04-26 18:53
我纠结了
 
游客
发表于 04-18 23:15
哈哈,就喜欢闻五这小贱样,小白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4-18 23:15
哈哈,就喜欢闻五这小贱样,小白加油。
 
游客
发表于 04-17 00:18
怎么个更法
 
游客
发表于 04-17 00:16
不错支持你加油
 
落夕月
发表于 04-16 22:46
幸好我又来了,小白你又开新坑了,哈哈,继续支持你。
 
游客
发表于 04-16 01:04
喜欢 大大加油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