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暗恋是种病之做鬼也不放过你章节列表 > 暗恋是种病之做鬼也不放过你_ 第五十章  无题

暗恋是种病之做鬼也不放过你  第五十章  无题

    50

    晚上七点,外面的天却还很亮堂。自然光穿过拉开了的窗帘的窗户毫无保留的照了进来,正好洒在离窗最近的那张病床上,让本来就铺着白床单的床面显得更加白亮。

    病房内,楚笑背对着窗户坐在床沿边上,看起来就好像是将自己融进了未被光照到的黑暗处。

    刚刚挂断电话之后,他便低着头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看了好久,他一直在想:那个人的声音跟梦里听到的很像,他明明还想再多听听的。

    这么想着的他不由的又将手机举到耳旁处贴着,之后好久都未曾放下。

    当手机贴着耳朵的时候,他开始在脑海里回想着刚刚与那人的通话。虽然短短数语,却是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每多想一遍,心跳动的频率也开始变的越来越快。

    尽管他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发呆,其实他却是在刻意的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大口的深吸进一口气,然后又缓缓的慢慢的呼出来,每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又再次深深的吸进去一大口的气。

    就这样深呼吸好几次之后,心脏的剧烈跳动总算开始慢慢平息下来,这时,他才总算像是清醒了一般,终于舍得放下了举在耳旁处的手机。

    弯腰端起凳子上放着的吃了一半儿的饭盒,用铁勺子轻轻的扒起了一坨饭。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又突然将扒起的饭连同勺子一起扔进了饭盒里。双手将饭盒放到腿上抱着,然后朝身旁那个安静的躺着的手机看去。

    看着手机的他眉头有浅浅的皱着,紧闭的上下唇之间像是画上去的线条一般只看到一条柔和的细线。

    似是像这样偏着头有些累了,又或是想起了饭盒里还有剩下的饭菜,总之,他终于又回过头来,然后端起了腿上的饭盒,巴拉巴拉的将剩下的饭菜全部给吃完了。

    端起空碗起身准正备拿去外面清洗的时候,他却又转头看向了床头边上的那个手机。弯腰伸手将床上的手机拿了起来。用大拇指按下锁屏键看了一下之后,他又放进了衣服荷包里,然后转身朝病房门口走去。

     

    将洗好的碗放到床头柜上之后,楚笑像是累着了一般重重的坐到床边上,然后又一下子重重的向右躺倒在了床上。

    拿出手机放到眼前直直的盯着,他又开始在脑海里回想着刚刚从电话里传出来的那个人的声音。想象着那个人接电话时的样子还有表情,紧闭着的双唇不由的终于微微轻启,露出了一丝缝隙。对着手机屏上面映出的自己,他竟无声的笑了一下。

    谁能想到:那天,当他毫不犹豫的紧紧抱住了沈默的那一刻,脑子里竟是想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他以为:接下来的自己会再次见到那个黑袍男人,或是苏沉常提到起的而自己又未曾谋面的那个白大哥。

    他应该会被他们其中的一人领到传说中的地府。先报个道或是登个记什么的,然后拿着领到的号码牌排队等着那位传说中的阎王爷的审判。

    明明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却能飞速的而且认真的反思一下自己的生平:没做过坏事,没欺负过人,也没偷过东西或是占什么小便宜。如果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罪过:那一定是欠父母太多,无法报答了。其他的…应该也就没什么了~

    啊…差点儿忘了,他这辈子总是在不停的对自己撒谎,也对那个人…撒过谎。对自己撒的慌无非是什么你已经忘掉那个人,你已经开始不那么喜欢他了。可是某一天,却又会突发奇想的想去跟那个人告个白~就算不要脸了也不要紧。

    可事实上呢?在未知的恐惧面前,自己终归还是输给了脸面。于是他便又继续撒谎告诉自己:算了~时间长了会忘记的。

    这些类似的谎言就好像紧紧扣着的圆环一般,牢牢的套在了自己的心上,而自己却也从未想过要去解开它。好像一旦解开了,自己接下来又不知道要编些什么谎言来安慰自己了。

    不管怎样,等到被阎王爷审讯完,他就会被领到奈何桥。在那里,会有一位丑婆婆递给他一碗孟婆汤,只要喝下去,就可以云淡风轻的投胎了。

     而那个被自己暗恋了一辈子的男人。关于他的样子,他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甚至是那张面瘫脸上难得显露出来的却又稍纵即逝的笑容,都将会在自己喝下那碗汤以后,开始变的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远。又或是瞬间化作烟云般,消散不见。最后,自己的脑海里什么也显现不出来了,只剩下一片空白。

    最后,当浑浑噩噩的自己站到轮回台前的时候,在还没看清脚底下不知通向何处的无尽深渊时,又或是在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何会在此处时,便早已被身后不知名的人给一把给推下去了吧。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那对这一世的自己来说真的就没有遗憾吗?

    一想到这里,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像是化作了一团阴云般,悄然的飘进了他的心里。

    他开始不由的收紧了自己的胳膊,更用力的去抱住怀中的人。可是他发现即便自己再怎么用力,完全变透明了的胳膊是没法抱紧那个人的。

    于是,他只好又松了松胳膊,然后再次将双手轻轻的附在那人的背上,专心的感受着那人的胸口处传来的一丝温暖。

    他从来都未曾想过,那个人会去回应他。他奢望的一个回头,一个转身,或是一个微笑都只能发生在自己的幻想里。可是,当后背处突然传来一丝温暖时候,他开始相信:那个木头终于回应他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中被突然照进了一束又一束的光,渐渐地,被光照到的阴云慢慢的散开,跟着化为了乌有。

    得意忘形之间,自私的他竟又开始不知足的想要更多。他很想趁着这个机会跟那人坦白一切,可是,一想起那人紧皱的眉头,他终归还是改了口50

    晚上七点,外面的天却还很亮堂。自然光穿过拉开了的窗帘的窗户毫无保留的照了进来,正好洒在离窗最近的那张病床上,让本来就铺着白床单的床面显得更加白亮。

    病房内,楚笑背对着窗户坐在床沿边上,看起来就好像是将自己融进了未被光照到的黑暗处。

    刚刚挂断电话之后,他便低着头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看了好久,他一直在想:那个人的声音跟梦里听到的很像,他明明还想再多听听的。

    这么想着的他不由的又将手机举到耳旁处贴着,之后好久都未曾放下。

    当手机贴着耳朵的时候,他开始在脑海里回想着刚刚与那人的通话。虽然短短数语,却是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每多想一遍,心跳动的频率也开始变的越来越快。

    尽管他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发呆,其实他却是在刻意的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大口的深吸进一口气,然后又缓缓的慢慢的呼出来,每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又再次深深的吸进去一大口的气。

    就这样深呼吸好几次之后,心脏的剧烈跳动总算开始慢慢平息下来,这时,他才总算像是清醒了一般,终于舍得放下了举在耳旁处的手机。

    弯腰端起凳子上放着的吃了一半儿的饭盒,用铁勺子轻轻的扒起了一坨饭。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又突然将扒起的饭连同勺子一起扔进了饭盒里。双手将饭盒放到腿上抱着,然后朝身旁那个安静的躺着的手机看去。

    看着手机的他眉头有浅浅的皱着,紧闭的上下唇之间像是画上去的线条一般只看到一条柔和的细线。

    似是像这样偏着头有些累了,又或是想起了饭盒里还有剩下的饭菜,总之,他终于又回过头来,然后端起了腿上的饭盒,巴拉巴拉的将剩下的饭菜全部给吃完了。

    端起空碗起身准正备拿去外面清洗的时候,他却又转头看向了床头边上的那个手机。弯腰伸手将床上的手机拿了起来。用大拇指按下锁屏键看了一下之后,他又放进了衣服荷包里,然后转身朝病房门口走去。

     

    将洗好的碗放到床头柜上之后,楚笑像是累着了一般重重的坐到床边上,然后又一下子重重的向右躺倒在了床上。

    拿出手机放到眼前直直的盯着,他又开始在脑海里回想着刚刚从电话里传出来的那个人的声音。想象着那个人接电话时的样子还有表情,紧闭着的双唇不由的终于微微轻启,露出了一丝缝隙。对着手机屏上面映出的自己,他竟无声的笑了一下。

    谁能想到:那天,当他毫不犹豫的紧紧抱住了沈默的那一刻,脑子里竟是想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他以为:接下来的自己会再次见到那个黑袍男人,或是苏沉常提到起的而自己又未曾谋面的那个白大哥。

    他应该会被他们其中的一人领到传说中的地府。先报个道或是登个记什么的,然后拿着领到的号码牌排队等着那位传说中的阎王爷的审判。

    明明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却能飞速的而且认真的反思一下自己的生平:没做过坏事,没欺负过人,也没偷过东西或是占什么小便宜。如果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罪过:那一定是欠父母太多,无法报答了。其他的…应该也就没什么了~

    啊…差点儿忘了,他这辈子总是在不停的对自己撒谎,也对那个人…撒过谎。对自己撒的慌无非是什么你已经忘掉那个人,你已经开始不那么喜欢他了。可是某一天,却又会突发奇想的想去跟那个人告个白~就算不要脸了也不要紧。

    可事实上呢?在未知的恐惧面前,自己终归还是输给了脸面。于是他便又继续撒谎告诉自己:算了~时间长了会忘记的。

    这些类似的谎言就好像紧紧扣着的圆环一般,牢牢的套在了自己的心上,而自己却也从未想过要去解开它。好像一旦解开了,自己接下来又不知道要编些什么谎言来安慰自己了。

    不管怎样,等到被阎王爷审讯完,他就会被领到奈何桥。在那里,会有一位丑婆婆递给他一碗孟婆汤,只要喝下去,就可以云淡风轻的投胎了。

     而那个被自己暗恋了一辈子的男人。关于他的样子,他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甚至是那张面瘫脸上难得显露出来的却又稍纵即逝的笑容,都将会在自己喝下那碗汤以后,开始变的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远。又或是瞬间化作烟云般,消散不见。最后,自己的脑海里什么也显现不出来了,只剩下一片空白。

    最后,当浑浑噩噩的自己站到轮回台前的时候,在还没看清脚底下不知通向何处的无尽深渊时,又或是在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何会在此处时,便早已被身后不知名的人给一把给推下去了吧。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那对这一世的自己来说真的就没有遗憾吗?

    一想到这里,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像是化作了一团阴云般,悄然的飘进了他的心里。

    他开始不由的收紧了自己的胳膊,更用力的去抱住怀中的人。可是他发现即便自己再怎么用力,完全变透明了的胳膊是没法抱紧那个人的。

    于是,他只好又松了松胳膊,然后再次将双手轻轻的附在那人的背上,专心的感受着那人的胸口处传来的一丝温暖。

    他从来都未曾想过,那个人会去回应他。他奢望的一个回头,一个转身,或是一个微笑都只能发生在自己的幻想里。可是,当后背处突然传来一丝温暖时候,他开始相信:那个木头终于回应他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中被突然照进了一束又一束的光,渐渐地,被光照到的阴云慢慢的散开,跟着化为了乌有。

    得意忘形之间,自私的他竟又开始不知足的想要更多。他很想趁着这个机会跟那人坦白一切,可是,一想起那人紧皱的眉头,他终归还是改了口50

    晚上七点,外面的天却还很亮堂。自然光穿过拉开了的窗帘的窗户毫无保留的照了进来,正好洒在离窗最近的那张病床上,让本来就铺着白床单的床面显得更加白亮。

    病房内,楚笑背对着窗户坐在床沿边上,看起来就好像是将自己融进了未被光照到的黑暗处。

    刚刚挂断电话之后,他便低着头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看了好久,他一直在想:那个人的声音跟梦里听到的很像,他明明还想再多听听的。

    这么想着的他不由的又将手机举到耳旁处贴着,之后好久都未曾放下。

    当手机贴着耳朵的时候,他开始在脑海里回想着刚刚与那人的通话。虽然短短数语,却是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每多想一遍,心跳动的频率也开始变的越来越快。

    尽管他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发呆,其实他却是在刻意的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大口的深吸进一口气,然后又缓缓的慢慢的呼出来,每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又再次深深的吸进去一大口的气。

    就这样深呼吸好几次之后,心脏的剧烈跳动总算开始慢慢平息下来,这时,他才总算像是清醒了一般,终于舍得放下了举在耳旁处的手机。

    弯腰端起凳子上放着的吃了一半儿的饭盒,用铁勺子轻轻的扒起了一坨饭。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又突然将扒起的饭连同勺子一起扔进了饭盒里。双手将饭盒放到腿上抱着,然后朝身旁那个安静的躺着的手机看去。

    看着手机的他眉头有浅浅的皱着,紧闭的上下唇之间像是画上去的线条一般只看到一条柔和的细线。

    似是像这样偏着头有些累了,又或是想起了饭盒里还有剩下的饭菜,总之,他终于又回过头来,然后端起了腿上的饭盒,巴拉巴拉的将剩下的饭菜全部给吃完了。

    端起空碗起身准正备拿去外面清洗的时候,他却又转头看向了床头边上的那个手机。弯腰伸手将床上的手机拿了起来。用大拇指按下锁屏键看了一下之后,他又放进了衣服荷包里,然后转身朝病房门口走去。

     

    将洗好的碗放到床头柜上之后,楚笑像是累着了一般重重的坐到床边上,然后又一下子重重的向右躺倒在了床上。

    拿出手机放到眼前直直的盯着,他又开始在脑海里回想着刚刚从电话里传出来的那个人的声音。想象着那个人接电话时的样子还有表情,紧闭着的双唇不由的终于微微轻启,露出了一丝缝隙。对着手机屏上面映出的自己,他竟无声的笑了一下。

    谁能想到:那天,当他毫不犹豫的紧紧抱住了沈默的那一刻,脑子里竟是想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他以为:接下来的自己会再次见到那个黑袍男人,或是苏沉常提到起的而自己又未曾谋面的那个白大哥。

    他应该会被他们其中的一人领到传说中的地府。先报个道或是登个记什么的,然后拿着领到的号码牌排队等着那位传说中的阎王爷的审判。

    明明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却能飞速的而且认真的反思一下自己的生平:没做过坏事,没欺负过人,也没偷过东西或是占什么小便宜。如果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罪过:那一定是欠父母太多,无法报答了。其他的…应该也就没什么了~

    啊…差点儿忘了,他这辈子总是在不停的对自己撒谎,也对那个人…撒过谎。对自己撒的慌无非是什么你已经忘掉那个人,你已经开始不那么喜欢他了。可是某一天,却又会突发奇想的想去跟那个人告个白~就算不要脸了也不要紧。

    可事实上呢?在未知的恐惧面前,自己终归还是输给了脸面。于是他便又继续撒谎告诉自己:算了~时间长了会忘记的。

    这些类似的谎言就好像紧紧扣着的圆环一般,牢牢的套在了自己的心上,而自己却也从未想过要去解开它。好像一旦解开了,自己接下来又不知道要编些什么谎言来安慰自己了。

    不管怎样,等到被阎王爷审讯完,他就会被领到奈何桥。在那里,会有一位丑婆婆递给他一碗孟婆汤,只要喝下去,就可以云淡风轻的投胎了。

     而那个被自己暗恋了一辈子的男人。关于他的样子,他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甚至是那张面瘫脸上难得显露出来的却又稍纵即逝的笑容,都将会在自己喝下那碗汤以后,开始变的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远。又或是瞬间化作烟云般,消散不见。最后,自己的脑海里什么也显现不出来了,只剩下一片空白。

    最后,当浑浑噩噩的自己站到轮回台前的时候,在还没看清脚底下不知通向何处的无尽深渊时,又或是在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何会在此处时,便早已被身后不知名的人给一把给推下去了吧。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那对这一世的自己来说真的就没有遗憾吗?

    一想到这里,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像是化作了一团阴云般,悄然的飘进了他的心里。

    他开始不由的收紧了自己的胳膊,更用力的去抱住怀中的人。可是他发现即便自己再怎么用力,完全变透明了的胳膊是没法抱紧那个人的。

    于是,他只好又松了松胳膊,然后再次将双手轻轻的附在那人的背上,专心的感受着那人的胸口处传来的一丝温暖。

    他从来都未曾想过,那个人会去回应他。他奢望的一个回头,一个转身,或是一个微笑都只能发生在自己的幻想里。可是,当后背处突然传来一丝温暖时候,他开始相信:那个木头终于回应他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中被突然照进了一束又一束的光,渐渐地,被光照到的阴云慢慢的散开,跟着化为了乌有。

    得意忘形之间,自私的他竟又开始不知足的想要更多。他很想趁着这个机会跟那人坦白一切,可是,一想起那人紧皱的眉头,他终归还是改了口,只说了一句简单的“谢谢”。

    最后,完全变透明了的他不知哪里借来的胆,竟胆大包天的如争分夺秒般迅速且又小心的用嘴唇在那人的脸颊上轻碰了一下。

    如蜻蜓点水般稍纵即逝,却是将他这辈子的所有心思全都寄托在了那一吻上。

    就在触上那人脸颊的一瞬之间,紧接着便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完全感受不到自己了。

    还未来得及去瞧那人的表情,更未来得及确认自己是否真的有亲上。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云海,他想:自己应该是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地方。

    当他还没来得及动一下的时候,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

    “你该回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还没来的及扭头去看,便被一股大力从身后狠狠的推了一下,紧接着自己一个惯性朝前栽了下去,然后整个人像是被剪掉了拴在头顶的气球一般,就着快要栽下去的姿势瞬间从空中直坠而下。他本想动一下头看看是谁站那上面推的他,可下坠的速度实在太快,恐高的他光是听着耳旁呼呼吹着的风便不敢再多动一下,不得不紧闭起双眼哇哇大叫起来。

     

    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停止了下坠,反正此时此刻再次鼓起勇气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景象令楚笑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在做梦了。

    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片的白色,亮的他有些睁不开眼。

    “楚笑~楚笑~”

    “醒醒~”

    「谁在叫我?怎么又只有我一个人了?」

    楚笑在原地转了一圈,又跟着走了几步,可是依旧是除了他以外,什么都没有。

    「妈的!到底什么鬼地方啊?不是投胎的吗?」

    突然烦躁起来的楚笑开始控制不住的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还时不时转头朝着前后左右看去。这时,一个模糊的黑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远处。虽然看不太清,但是光只瞧那么一眼,楚笑便知道:那是沈默。因为对于那个人的背影,他再熟悉不过。谁能想到,光是那个背影,他其实早已经盯着看了很多年了。

    “沈默!”

    楚笑毫不犹豫的开口,大声的喊了出来,跟着又激动的飞奔过去,嘴里还继续喊道:「太好了!沈默~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哎~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要走了吗?】

    听到这一声熟悉的问话,快步奔跑着的楚笑不由的慢慢停下了脚步。

    看着远处的那个背影,站在原地的楚笑又不由的转头往回看去:「那一片的白色之中,自己究竟是从哪里跑过来的呢?」

    慢慢的转回头来,又再次看向那个仿佛离自己很远的背影,心中竟又一次感到了疼痛:「究竟跑了有多远了?为什么还是离他那么远?」

    这么想着的他在不知不觉间又重新抬起了脚步,继续向前走着,一边走着一边大声的问道:

    “沈默!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才刚走了吗?”

    “沈默!你能转过身来吗?为什么我走了那么久还是离你那么远?”

    “沈默!你别再走了!等等我啊!”」

     

    “沈默!”

    睁开眼的那一刻,楚笑顿时吓了一跳:好几个像是放大了的头正围在他的头顶上盯着他看,而且一个个的表情都十分的严肃。这种被围观的感觉让他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臭小子!你总算醒了~瞎叫些什么呢?”

    “小笑,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当这两声熟悉的声音传到楚笑的耳朵里时,他的大脑才终于像是接收到了信号一般,将眼前的这几个面孔一一对号入座:老哥,老妈,还有一名不认识的男医生和一名护士。

    转动眼珠子快速的将四周扫视了一遍之后,楚笑确定:自己现在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至于是出了什么事故才进的医院,他一时还想不起来。

    缓缓的将头偏向母亲这边,看到站在床边上的母亲依旧俯身盯着他看,眼中尽是透着担忧。于是楚笑不由的微张开口叫了一声“妈”,跟着又动了动双臂,想要试着坐起身来。可是他却没想到,自己明明对着双臂使了很大的力,可到了手掌处时竟一下子失了力,刚离了枕头的头又只能重重的躺回到枕头上。

    见躺在床上的儿子想要起来又没起成,站在床边的女人急忙将右手放到他的右肩上轻轻按住,然后开口说道:

    “小笑~先别急着起来。”

    楚笑一听,突然着急的看向女人,问答:

    “妈~我我不会是瘫了吧?”

    听到儿子的问话后,女人不由的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起身说道:

    “瞎想些什么呢~你要瘫痪了,妈不得哭死啊~”

    楚笑听到后,又试着动腿,虽然能稍微动下脚,可腿还是丝毫抬不起来。

    “可是,我怎么~怎么起不来啊?”

    就在这时,站在女人身后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来到床边,轻拍了一下楚笑的腿,说道:

     “我说~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乖乖躺好。”

    说完之后,男人又对身旁的女人说道:

     “妈,我们让王医生先看看~”

    “哦~哦~王医生您先看看~”

    两人一同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走到旁边病床的床尾处站着。紧接着被唤作王医生的男人走上前来,挨着病床边,弯下腰探着身子,伸出一只手,以拇指和食指分别将依旧慌张的楚笑的上下眼皮扒开来看了看,然后起身对身后站着的两人说道:

    “目前看来没什么问题,先观察一周时间看看~好了,你们可以去跟他说话了。”

    被唤作王医生的男人说完之后,又对着站在床对面的两名护士点了下头,然后便准备转身离开。这时,站在一旁的另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上前问道:

    “王医生,那他今天能下床走动吗?”

    听到问话的男人侧身转过身来,回道:

    “你们先跟他说说话,看他记忆方面有问题没?如果身体状况允许的话,可以先试着下床,但不要太勉强。”

    “哦~好~谢谢王医生。”

    “楚医生~别客气~”

    送王医生和两名护士出了病房以后,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快速转身朝病床的方向走去。

    这时,刚刚退到床尾处的女人早已来到床边上,伸手轻轻抚摸着躺在病床的男人的头。

    此刻,被摸着头的楚笑早已没在思考自己的身体问题,而是对自己居然还活着这件事感到很是匪夷所思。如果这不是梦的话,那自己不就可以去找沈默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有回家吗?

    想到这里,楚笑突然发觉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之前自己变成鬼出现在沈默家的事情,是不是就不是真的了?对啊~不是真的…怎么可能是真的?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什么鬼啊魂啊的,搞半天,一切都只是自己昏睡当中的幻想罢了~

     “妈,你先回去休息下~我看着他就好了。”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拍了一下身旁女人的背,说道。

    被唤作妈的女人收回放在楚笑额头上的手,只见她直起身子,然后转身对着身旁的男人说道:

    “楚鸣啊~他才刚醒过来,我中午得熬点粥什么的给他送过来,像那些荤的油腻的应该不能马上吃吧?”

    “妈~粥的话,医院食堂有,我待会儿给他打一份过来。你放心,绝对饿不着他。再说外面这么热,你回去了就别又跑来了,等晚上凉快点儿了再过来。”

    “你妈没那么娇贵,再说啦~你这食堂的粥,跟水似的~行啦~你先看着点儿他,我回去给你们做饭去。”

    被唤作楚鸣的男人本想再开口,却见女人又转身回去,对着躺在病床上的楚笑说道:

    “小笑啊~妈先回去给你熬点青菜粥,待会马上就给你送过来。”

    楚笑听到后,急忙回道:“妈~我吃食堂的就可以啦~哥说的没错,外面这么大太阳,你就别过来了嘛~”

    “行啦~你就别操心了~乖乖听你哥的话。”

    说完之后,女人便转身朝病房门口走去,楚鸣紧跟其后。

    走到病房门口时,女人又突然转身过来,对身后的楚鸣说道:

    “他要想下床走动,你可得扶着点啊~可别又摔了。”

    “知道了~我会把他看严实的。”

    “说的你弟好像是犯人似的。好了,我走了。”

    “嗯~”

     

    送走母亲之后,楚鸣转身进了病房,来到楚笑所在的病床床尾处,两手插在白大褂兜里,似笑非笑的看着病床上躺着的人。

    被这么盯着的楚笑顿时感到莫名其妙,于是他便开口问道:

    “我说你别这么笑好不好~恐怖死了~我想下来走走。快过来扶下我。”

    楚鸣听到后,依旧不动的站在原地,说道:

    “你先告诉我,你刚醒过来的时候,在叫谁?”

    被这么一问,楚笑顿时紧张了起来,双手不由的揪紧了盖在身上的白色毯子,双瞳睁的大大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看到自己的弟弟一副惊恐的神情,楚鸣不禁轻轻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后走到病床边,俯下身子,看着病床上躺着的人说道:

    “你不会是在紧张吧~啊~我知道了,你是梦到你喜欢的人了。什么~什么~哎~是哪个shen,哪个mo啊~”

    被这么一问,楚笑顿时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又微微张开口,却试了了好几次都说不出话来,在微扯动了几下嘴角后,才呵呵冷笑着说道:

    “切~幼稚~懒得理你~”

    说完之后,楚笑本想一股劲的侧过身背向自己的老哥,可是没想到实际操作却是如此的困难,感觉身子硬邦邦的,光是撅起肩膀就吃力的很。

    见自己的弟弟不再理他,于是楚鸣又只好直起身子,站在床边上静静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吃力的挪动着身子。

    当看到床上躺着的人终于侧起身子之后,楚鸣又开口说道:“喂!问你啊~还记得自己怎么进的医院吗?”

    被这么一问,刚背过身去的楚笑又偏过头来,看向自己的老哥,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怎么进医院的?”

    “你忘了啊?”楚鸣反问道。

    问完之后,又见床上背对着自己侧躺着的男人又是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像是在等着自己来告诉他一样。于是,楚鸣有些无语的开口说道: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脑子里过一下啊~连这都要懒一下的吗?”

    楚笑听到后不情愿的啧了一声,跟着便转回头去盯着白色的床单思考了片刻,完了之后又一下子转回身子平躺到床上,盯着天花板再次看似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最后朝站在自己面前的老哥看去,有些纠结的开口说道:

    “我好像…”

     “好像什么?说呀~”

    站在床边上的楚鸣突然弯下腰去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急切的问道。

    当看到突然靠近的老哥,楚笑像是被吓到了一般,心突然咯吱了一下。只见他迅速的移开了眼,未再继续说下去。

    楚鸣见平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看向一边不说话了,于是他一个侧身坐到床边上,继续问道:

    “额…你这什么情况?没想起来还是不想说啊?”

    看着一边的楚笑一听,眼珠又迅速的转向另一边,朝坐在床边的男人看去,然后开口说道:

    “那个…我想喝水~”

    “喝水?哦~你等下。”

    坐在床边的楚鸣迅速站起身来,伸手去拿床头边柜子上放着的玻璃杯。

    另一边的楚笑用双肘使劲儿的将上身撑起,双脚也用力的使着劲儿往上移,好让自己能坐起身来。

    “哎你行不行啊~”

    正拧着玻璃杯盖子的楚鸣见床上的人像个毛毛虫一般缓慢的向上蠕动着,于是他赶紧放下玻璃杯,然后弯腰上前将床上半撑着身子的男人扶起,跟着一手扶着坐起的男人,另一只手将男人身后的枕头竖起。见自己的老哥正弄着枕头,楚笑也没闲着,再次将撑着身子的手掌移到身后侧,然后慢慢的往床头处移动。

    待靠着背后的枕头坐好以后,楚笑伸手拿起早已递过来的水杯,咕噜咕噜的喝起水来。

    喝完以后,楚笑看向坐在床边凳子上楚鸣,问道:

    “我手机呢?”

    “手机?啊~在这儿~”说完之后,楚鸣伸手抽出床头柜的第二层,拿出一个黑色手机递给了楚笑。

    楚笑拿起手机一看,屏幕左上角裂了一小块。翻过去再一看,摄像头处的玻璃也是碎的。

    “怎么这么惨?”楚笑举起手机问道。

    “没印象吗?你摔下楼的时候,手机也跟着一块儿摔了啊~”

     楚鸣看着床上坐着的楚笑,回答道。

     听到老哥的回答,楚笑不由的在脑子里细想了一下。刹那间,一个人的身影闪过他的脑海,跟着便是自己冲出了地铁门,穿梭在络绎不绝的人群里焦急的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

     “怎么样~是不是有点儿印象了?”

     被突然这么一问,楚笑转头看向坐在床边的男人,却见他手里此时正拿着一个刚削好的苹果。至于那个苹果是什么时候从哪里拿出的,楚笑却是毫无头绪。

     “吃吧~”

    楚鸣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楚笑后,又伸手抽了两张放在柜子上的抽纸,然后用纸将水果刀擦了擦,跟着拉开最下面的抽屉,将水果刀放了进去。

     楚笑拿起苹果放到嘴边随意的啃了一小口,一下一下的嚼着嘴里的苹果发呆似的看着窗外,而实际上脑子里却是在很认真的想着一些事情。

     “手机我拿去给你换个膜哦~我看看还有电没~”

     楚鸣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床上的手机看了看,然后又说道:

     “90%,估计是妈昨天又给你充了。待会儿妈来了,我拿医院外面去给你换个膜。”

     将手机又放回到弟弟的身旁,然后看向他,却见他依旧是心不在焉的啃着苹果看着窗外。于是,楚鸣便又伸手轻拍了一下楚笑的大腿,问道:

     “喂~还在想啊?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听到没?说不定突然什么时候就一下子蹦出来了。”

     听到后的楚笑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哥哥,笑了笑说道:

     “没呢~就你刚说的我有印象的,就是…有些不太清晰而已~感觉…像是做的梦~有些不太确定。”

     “梦?不过也是~”

    楚鸣偏头想了想,然后怀抱双臂的看着楚笑,笑着说道:“你这一觉睡了这么久,不做做梦的话,那也太无聊了~是吧~”

     听楚鸣这么一说,楚笑不由的拿起手机,然后按下解锁键查看时间。

     “9月18!?”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月份和日期,楚笑简直有些怀疑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坏了。

     见自己的弟弟突然如此惊讶,楚鸣不由的从凳子上站起身来,侧身坐到床边上,然后探身朝楚笑手里拿着的手机看去,说道:

    “对啊~今天是18号呀~”

     “9月?”

     楚笑抬头看向靠过来的男人,再一次不敢置信的问道。

     “对啊~是9月啊~你说你厉不厉害~睡了快两个月才醒过来~你说你是不是做的梦太美了不想醒啊~”

     楚鸣说完后,又站起身坐回到凳子上。

     “老哥我手机没坏吧~”

     楚笑像是压根儿就没听到自己老哥说的话一般,依旧有些晃神的将手机举到楚鸣的眼前,继续问道。

     刚坐回到凳子上的楚鸣不禁对着自己的弟弟翻了白眼,然后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解锁后举到床上坐着的男人眼前,说道:

     “看!看清楚没?”

     楚笑将双眼又睁大了些,盯着眼前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然后又低头看了下自己手里的手机。

     “真的是…9月~”

     尽管只有这短短的几个字,但是当楚笑对着自己小声说出来的时候,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意味着什么,所以当他像是说服自己一般对着自己重复这个事实的时候,心,却早已不知去向。

     “什么真的假的啊~还不信啦?”

     听到男人的问话,楚笑急忙抬头笑着回答道:“没~这不是才知道嘛~总得让我缓缓吧~”

     “好吧~你先坐着慢慢缓~我去给你打点水来擦擦身子~话说你这牙也该刷下了~”

     被这么一说,楚鸣突然拉住正要起身的男人,张口对着他哈了一口气,哈完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自己的老哥瞬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激动的叫道:

     “我去~你干什么啊~”

     “臭不臭~”

     “我靠~”

     刚抬起拳头想要揍面前这个看着他哈哈大笑的男人,可一想到此人还是病患,便只好将攥紧的拳头舒展开,对着那人的头顶狠狠的瞎摸了几下,用一种很奇怪的语调笑着说道:

     “嗯?挺精神的嘛~等你出院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啊!”

     “啊呀~啊我错了~我错了~开个玩笑的~”被摸着头的楚笑赶紧抱着头求饶道。

     “是~吗~?要不要我告诉你哈的气有多臭啊?”看到弟弟求饶,作为哥哥的楚鸣却是手不停歇的又开始将楚笑的头朝左右前后缓慢的推来推去。

     “哥~别晃了~我头晕了~真的头晕了~要吐了要吐了~”

     听到弟弟喊头晕了,身为哥哥的楚鸣尽管有些怀疑,但还是停止了手里的动作,说道:

     “好吧~放过你了~我出去打个水啊~你乖乖的别自己下床啊~”

     “哦~”

     看到老哥的身影闪出病房门之后,楚笑赶紧拿起一旁的手机,点开了浏览器。当看到自己打出的字出来结果的时候,脸上的欣喜之色顿时无法抑制。像是怕被谁看见一般,咧开嘴笑个停不下来的他又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而被捂住的嘴尽管抿的不见双唇,但那弯弯的弧线和眼角的细纹却是将他此时的心情暴露无遗。

     闭上眼在脑子里想象着那个人的样子,然后在心里默念道:

     「沈默~我回来了~」

    ==============================================================

     楚笑: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与你之间的偶遇,或是在地铁上,又或是在老家的街道上,总之,但凡我走过的地方,我都曾经幻想过会不会与你相遇,或是看到你。但我却从来没想过,也更不会想到:有一天,你会主动的来找我。因为从未想过,所以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竟忘了胡思乱想。因为要是想错了,那失望一定是数百倍的。可能我这人天生就是经不起打击的吧~

     

     

    无常鬼:谁会想到我竟然写了十多万的字,怎么还没把他们俩凑一起呢~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暗恋是种病之做鬼也不放过你》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无常鬼
发表于 02-03 08:45
好看吗
 
游客
发表于 01-31 23:13
大大别别别弃啊啊啊啊!!沈和楚还没修成正果呢!!!
 
无常鬼
没弃,年前会更新一章😊ི谢谢亲的支持(发表于 02-01 21:36)
 
阿怪
发表于 12-29 12:49
好不容易等到更新了一章,不容易啊,大大继续加油!别弃坑啊!
 
无常鬼
感谢评论,动力来了😊ི(发表于 12-29 23:05)
 
cc5200
发表于 09-26 22:12
所以这个月都快结束了,这个月还会更新吗?如果没有,我下个月再来问???
 
无常鬼
还在写,谢谢亲,动力满满,让我知道还有人在等我写 \(*T▽T*)/ (发表于 09-27 22:49)
无常鬼
终于更了~哟(发表于 11-05 20:20)
 
无常鬼
发表于 08-28 18:44
觉得好看的一定要告诉无常呀V(^_^)V
 
cc5200
发表于 08-10 08:04
大大这个月会不会更,如果不会,那我下个月再来问-(¬?¬)σ
 
游客
无常这个月一定更(⊙v⊙)(发表于 08-11 11:44)
 
游客
发表于 08-05 16:54
大大加油更啊,喜欢沈墨和楚笑这对cp!
 
游客
谢谢你~动力值回满了^(发表于 08-06 20:29)
 
游客
发表于 08-05 16:55
我也在追镇魂诶
 
游客
发表于 08-05 16:54
就是很棒啊
 
游客
发表于 01-19 13:05
要更了吗?要更了吗!!!度日如年!!!(  o̴̶̷᷄  ·̫  o̴̶̷̥᷅  )
 
游客
谢谢亲^ _ ^(发表于 07-13 11:57)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