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宠夫成瘾章节列表 > 宠夫成瘾_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雨过后,必是晴天

宠夫成瘾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雨过后,必是晴天

    法庭里一下子又喧哗起来,就连我也吃了一惊,谁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翻转。

    但是,晏轻瑶真的杀了她的三位至亲?她有什么理由这样做?晏从安和晏轻风我没怎么接触过不敢乱说,但就我亲身经历而言,她对晏轻尘是相当维护的,晏轻尘对她也像对待亲姐姐一样。而且他们四人是晏家的顶梁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晏轻瑶除非疯了才对另外三人痛下杀手。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我侧过脸看了看宗贤,宗贤很快感觉到我的目光,迅速看向我,微微点了点头。他旁边的律师清了清嗓子,开始列举晏轻瑶的罪状和证据。

    他列举的第一条罪状是晏轻瑶杀害晏轻尘,其证据就是刚才的那瓶药和那张药方,以及晏轻瑶给晏轻尘下药的视频。

    视频?

    晏轻瑶突然脸色巨变,瞪着一双狰狞的眼,冲台上的法官咬牙切齿道:“我没有罪,我没有罪!我为这个国家除去了三个祸害,我不是罪人!这条罪状我不认!”

    “晏女士,你这么说,就是承认杀害晏轻风、晏轻尘和晏从安三位死者了?”宗贤的律师问。

    晏轻瑶眼神一凛,猛地看向那律师,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半晌,她突然冷笑一声,又恢复了她高傲的模样:“是我杀的又怎样?他们都该死!我不过是为民除害,认真追究起来,你们不但不能定我的罪,还要论功行赏。”

    宗贤的律师并没有上她的套,追问晏轻尘三人该死的原因,而是转身对台上的法官说道:“法官大人,既然晏女士已经这么爽快地承认了,那么这个案子是不是可以结了?”

    台上的法官被这奇怪的发展弄得一头雾水,想了想问:“晏轻瑶,你还有什么要为自己辩解的吗?”

    晏轻瑶看事情没有按照她预想的发展,往原告桌上一趴,开始痛哭流涕装疯卖傻。

    审判不能继续,法官只得宣布休庭,这场由晏轻瑶挑起然后打了她自己脸的闹剧就这样草草收场。

    晏轻瑶又被押回了女监,由于她之前的涉恐罪行太过严重,精神失常不足以让她逃脱法律的制裁,她只能在牢房里等待qiang决的最终结局。

    宗贤没有再向法院提起诉讼,而是把他收集到的证据交给了我,我看到视频里晏轻瑶趁宗贤昏迷给他打针的镜头,忍不住冒了一身冷汗。

    宗贤告诉我,这些视频,是晏轻瑶用智能机器人监视他的时候无意间录下的画面,他昏迷期间,晏轻瑶一直在给他打镇定剂,如果不是他大哥拼死相救,他现在恐怕已经成了一个植物人。

    我听完心头巨震,脑袋一阵一阵发懵。

    这有点超出了我的理解,我不明白,当时在地下室,晏轻瑶宁死也要从我手里抢到的人,为什么会这么对他,她不是一心想和宗贤在一起吗?难道宗贤手里握着他们的什么把柄或者有什么秘密?

    我不敢想象,在我缺席的这六年中,宗贤是怎样熬过来的。

    宗贤看我脸色不好,连忙把我揽在怀里,连声说道:“小影,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

    我抬起头,摸了摸宗贤的脸,千言万语卡在嗓子里,转了半天,只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宗贤拉住我的手,贴在他自己的脸上,对我笑了笑说:“对了,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我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努力让自己放松,不再去想那六年可能发生在宗贤身上的事。

    “我昨天去医院换药顺便做了个检查,大哥说,我脑袋里的血块已经完全消失了,我不会再有精神分裂的情况了。”

    这当真是个好消息。

    我忍不住抱紧宗贤,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前,试图用他的胸膛遮挡自己的泪水。

    然而泪流在宗贤身上,他很快就发现了,他摸了摸我的头,轻笑一声:“你啊,我都开始后悔告诉你这些了。”

    我连忙抬起头,抹了抹脸上的泪,坚决道:“不,你告诉我,把这几年遭受的不幸全都告诉我,我虽然不能替你分担,但至少让我知道你受的苦,我要把你受的苦烙在我心上,我再也不会放你离开了。”

    “那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听。”宗贤卖了个关子,拉起我的手,“我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你陪我一起?”

    “什么事?”

    “陪我去看看晏轻瑶。”

    “这六年你还没看够?”我有些吃醋,“她都这样害你了,你还要送她最后一程?”

    “不,”宗贤摇了摇头,神秘地笑笑,“我只是觉得,她算计了咱们这么多年,有必要在临死前知道真相。”

    “真相?”我有些奇怪,“什么真相?”

    “你不奇怪她为什么要害我吗?”

    我当然奇怪,但是:“不是因为你掌握了她的什么秘密或者把柄?”

    宗贤摇摇头:“当然不是,以她的个性,掌握她秘密或者把柄的人,早被她弄死了,她不可能把自己的婚姻搭进去然后费尽心机地折腾这么多年。”

    “那是为什么?”我更奇怪了。

    “报复。”宗贤望着窗外的藤萝花,轻轻吐出两个字,然后看我了一眼,笑道,“不过,不知道她得知报复错了对象,会是什么表情。”

    宗贤的这句话,信息量有些大,直到我推着他的轮椅走到关押晏轻瑶的牢房前,我还是懵的。

    晏轻瑶报复错了对象,身为受害者的宗贤,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

    牢房里有些昏暗,晏轻瑶蜷成一团,缩在靠墙的角落里,不动,也不说话。

    宗贤敲了敲牢房的门,晏轻瑶没有任何反应。

    我伸手要帮他开门,宗贤却拦住了我,轻轻叫了我的名字:“小影。”

    “嗯?”

    “过来。”宗贤拉住我的胳膊,示意我蹲到他面前。

    我不明所以,蹲下身来问他:“怎么……”

    没等我一句话问出口,宗贤突然把我抱进怀里,吻上了我的唇,一边吻,还一边轻声说道:“小影,你好香,我好喜欢你啊。”

    我羞得脸都红了,扭开脸,去推宗贤的胸膛。

    这特么可是在牢房啊!

    除了晏轻瑶,这地方还关着好几个女犯人!

    宗贤这么不分场合地发情,脑子是真的好了吗?!

    我不敢用力,生怕把宗贤推到了,再磕坏脑子,宗贤却似乎抓住了我的顾忌,更加肆意起来,搂紧了我,埋头去吻我的脖子。

    我正待挣扎,却听咣当一声巨响,一个人影扑到了那铁条铸成的牢门上。

    “宗贤!你这个混蛋!”晏轻瑶披头散发,紧紧抓着牢门的栏杆,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似乎要把我们吃了。

    宗贤却丝毫不受她的影响,埋在我的脖颈间,又咬又舔。我又羞又急,不敢挣扎,只得咬紧嘴唇,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间,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宗贤总是知道怎样以柔克刚,三下两下就攻破了我的防线,我忍不住全身一阵战栗,轻吟出声。

    这他妈简直太丢人了!

    我感觉自己整个都红成了煮熟的螃蟹。

    然而没等我这螃蟹挣脱将要把自己蒸成十分熟的蒸笼,耳边突然炸响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

    “程泽!!!”

    我惊得全身一震,喘息一声,连忙看向一旁的牢房。

    这次宗贤没有拦我,他放开了我,一同看向几欲崩溃的晏轻瑶。

    晏轻瑶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牢门前,伸着两只黄瘦的手,一边朝我乱抓,一边凄厉地哭喊道:“程泽!程泽!程泽!”

    我吃了一惊,看看宗贤,又看看晏轻瑶,心中疑惑,难道宗贤的意思是晏轻瑶把我认成什么别的人了?

    果然,宗贤轻笑一声,拉住我的手,对晏轻瑶说:“晏轻瑶,小影不是程泽,你认错人了。”

    “不!”晏轻瑶抓着栏杆大哭,拼命摇头,“他就是程泽!他是我的!你根本就不喜欢他,为什么非要和我抢?二十多年前是这样,二十多年后,为什么还是这样?这不公平!这不公平!程泽!程泽!喜欢你的是我啊!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宗贤在骗你!他喜欢的是顾循啊!”

    晏轻瑶这一连串的质问听得我像是看了场狗血剧,我觉得她真是疯了,我不是什么程泽,她对我也从没有表现出任何爱慕,从头到尾,她都在鄙视我,无时无刻不想弄死我,如果这也叫爱的话,那真是特么太扭曲了。

    宗贤看着晏轻瑶抓狂的模样,摇了摇头,轻叹一声:“晏轻瑶,程泽的确还活着,但他不是顾影。”

    晏轻瑶听了,顿时僵在了原地,半晌,手忙脚乱地退到了墙边,抓着自己的头发开始拼命地摇头:“不可能!你在骗我!我不要听你说!你在骗我!”

    宗贤笑了笑,拍了拍手,对混乱中的晏轻瑶说:“不管你信不信,我今天把他带来了,我觉得你临死之前,应该知道真相。”

    晏轻瑶蓦地停下了动作,转过头来,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牢门。

    一阵稳健的脚步声从走廊的尽头传来,我也忍不住好奇地转过头,想要看看宗贤口中的程泽是何许人物。

    那高大的身影越走越近,看到来人的脸,我忍不住惊呼出声:“二哥?!”

    我二哥朝我点了点头,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影,你替我受苦了。”

    我完全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二哥怎么成了程泽?他不是叫宇文时吗?难道在宇文家之前,他还被被人收养过?

    晏轻瑶在我二哥出现的时候,忍不住开始发抖,等我二哥站到牢房门前,她忍不住扑了上来,目光在我和我二哥脸上转了好几圈,惊得瞪大了双眼。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她嘴里喃喃地念着,震惊的眼里又闪出了泪光。

    “晏轻瑶,好久不见,”我二哥面色平静地解开了扣子,脱下了外套,扔到我怀里,然后解开衬衣的袖口,撸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一个刺青。

    “如果不是你对小影的伤害,我想,我可能永远想不起来,我的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些字。”

    那是一个“瑶”字。

    字体幼稚,却似乎带着刻骨的仇恨,每一笔都锋利无比,看得人心胆发寒。

    晏轻瑶的目光一触到那片刺青,脸色就一阵惨白。

    “我想,应该不用我展示我身上其他地方的刺青,你应该就能认出我来了吧?”我二哥轻飘飘地说着,放下衣袖,从我手中拿过外套,披在了身上。

    我和晏轻瑶一样震惊,不,晏轻瑶似乎更震惊一些,她的脸惨白过后,突然尖叫一声,彻底疯了。

    她不停地嚎啕大哭,抱着自己的脑袋在墙壁上砸,在地面上砸,在牢门上砸。

    我二哥穿好衣服时,她竟把自己生生砸死了,鲜血顺着牢门的栏杆,流了满地。

    我连忙找人把晏轻瑶拖了出去,再看我二哥时,他竟一脸平静。

    我从来不知道他身上有那些字,更不知道他和晏轻瑶以前是什么关系,现在见他平静的样子,不知道自己该问不该问,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安慰一下他。

    然而我没有机会问出口,也没有机会安慰他。宇文空很快走了进来,把我二哥接走了。

    我推着宗贤,也出了女子监狱。

    宗贤告诉我,我二哥就是当年那个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小男孩,晏轻瑶之所以对我疯狂迫害,是因为把我当成了他。

    她不想我和宗贤在一起,所以拼命拆散我们。

    她不想晏轻尘和我在一起,所以除掉了晏轻尘。

    晏轻风想把我作为他们的棋子,所以她除掉了晏轻风。

    晏从安发现了她的真实目的,所以,她除掉了她自己的父亲。

    这个女人如此疯狂,最后却弄错了对象。

    这几年真是荒唐的几年,疯狂的几年,好在我还有宗贤,拼命把我从这场漩涡里捞了出来,给这场鲜血淋漓的闹剧划了一个终止符。

    夏季的风里,隐隐有几丝凉意,我望望乌云密布的天空,心中涌上一丝忧郁:“下雨了。”

    宗贤抬起一只手,去接天空洒下的雨点,轻声说道:“大雨过后,必是晴天。”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宠夫成瘾》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09 14:5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28 13:08
??
 
天水清河
(发表于 03-28 17:10)
 
游客
发表于 03-20 16:47
被简介治愈
 
天水清河
O(∩_∩)O~(发表于 03-28 17:10)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