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宠夫成瘾章节列表 > 宠夫成瘾_ 第九十一章、玫瑰花环

宠夫成瘾  第九十一章、玫瑰花环

    宗贤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每天除了日常护理,天气好的时候,还会推着我去外面走走。

    我坐不起来,宗贤便改装了一辆轮椅,让我能像常人一样,坐着,看看这个世界。

    飘雪的冬季过去了,芳草连绵的春季也过去了,终于,骄阳似火的夏季又姗姗来临。

    宗贤看我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笑,晚上睡觉的时候,始终和我保持一拳的距离,偶尔,我会看见他转身时眼底划过的一丝悲伤。

    一个夏季的午后,他推着我去花园里散步,此时距离我从医院搬回来已经有了两个月,我除了视力和听力渐渐恢复到正常值,其他的地方没有任何好转。我无意中听宗杰和宗贤争执的时候说道,我能醒来就已经是个奇迹,想要再恢复成正常人,可能性几乎为零。

    宗贤因为这句话,和他大吵了一架,一个礼拜,都把他拒之门外,直到某天宗杰向他郑重地道了歉,这事才算过去。

    我有时候就不由得想,宗贤的心眼其实也挺小的,为了一句话就能大动干戈。

    我胡思乱想着,他就把我推到了悬铃木的树荫下,打开手机,放起了纯音乐。

    清澈的琴声像缓缓流淌的溪水,让灼热的夏日平添了几分凉爽,而这淡淡的凉意,似乎又夹杂着些许哀愁。

    宗贤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摇一摇手中的扇子,眯起眼睛,望着园中的水池发呆,我顺着他的目光往去,看着那取代了药草的红玫瑰,有几分期许,又有几分惆怅。

    宗贤没有说过,为什么要在这片最肥沃的土地上种玫瑰,我也无法开口询问。

    我总觉得,他是在用这种方式,纪念他无法得到的爱情,因为他说过,他有喜欢的人了,大概因为我的缘故,他与他喜欢的那个人,最终没能牵手。

    盯着那些花看了一会儿,他忽然转过头向我露出一副神秘的微笑:“等我一下!”

    说完,他便站起身走出了花园,就在我奇怪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端着一架数码相机兴冲冲返了回来。

    原来是要照相?

    我想,花园里的这些花,开得这么隆重,的确该留几张照片作为纪念,当秋去冬来,再繁华富丽的花瓣也都将枯萎凋零,化作尘埃。

    然而宗贤却把相机放在我的怀里,径自走向了那片玫瑰花。

    翻飞的蝴蝶和忙碌的蜜蜂受到他的惊扰,一下子惊起了不少,在他周围飞了一会儿又走了,他捏住一支红玫瑰的花梗,量了一下长度,把那朵花折了下来。

    我大惊失色,他这是疯了吗?平时宝贝得连芸儿都不能碰的这片花,怎么说折就折了?!

    然而我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那片玫瑰采了一大半,才带着浓浓的香气返回到我旁边。

    在我惊疑地目光里,他淡定地抠掉枝条上的刺,枝条穿插,编成了一个精巧的玫瑰花花环。

    花环很漂亮,我却看见他的手指被划出了好几条口子,殷红的血,比那盛开的玫瑰还要刺目。

    他看也没看手上的伤口,端详了一下花环,调整了一下几根突出的枝条,满意地戴在了我的头上。

    玫瑰花的香气渐渐从我头顶上蔓延开来。

    我惊讶地看着他,他搓搓手,端起放在我怀里的相机,后退了几步,蹲下身,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小影,看这边。”

    我望向那黑洞洞的镜头,诧异中,万千思绪似乎都被吸了进去,只在心头留下一份莫名的感动,夹杂着不解和惋惜。

    给我拍了几张照片之后,他定定地注视着我,目光如潭水一般沉静,沉静得似乎能把人吞进去。

    我被他看得心荡神摇,尴尬中,别开眼神,去看花园里的花草。

    这些花草自我受伤后便没有再请人打理,整个夏季,都处于疯长的状态,连石子路都被蔓延的金银花抢占了地盘,只有那水池后的玫瑰园,被宗贤精心地呵护,现如今那里却也变成了一片狼藉。

    如果我能够康复该多好,不求像正常人那样健壮,只求我的手脚能活动起来,把这片花园打理打理。

    我的思绪越飘越远,冷不防有人一下子吻住了我的唇。

    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赶紧看向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是宗贤!

    我顿时松了口气。

    宗贤这样突然发疯似地吻我,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连舌头都动不了,只能任他在我口中肆虐,更何况,我们已经办了婚礼,虽然是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但我也没有拒绝他的理由。

    而且,最根本的,其实是因为,我喜欢他,当然也想要和他肌肤相亲。

    可是,我心里很清楚,他这时不时的脑抽行为,只不过是做样子给我看罢了,就连他每天说的他爱我,也只不过是为了减轻我的心理负担,要不然,为什么每天晚上,他都和我保持着一拳的距离?

    如果他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爱我,以男人的本能,他恐怕早已把我贯穿了不下千遍了。

    我忽然觉得很可悲,不管是我,还是宗贤。

    宗贤接受我,也只是因为他本性仁慈和他强烈的责任感,他认为我的受伤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然而无论是仁慈还是责任感,都不能等同于爱。

    我不想束缚他,我本就是一个被上帝遗弃的空花盆,怎能因为自己不能开花,就夺取他人开花的权利?

    “你哭了?”宗贤离开了我的唇,伸手为我擦掉眼角的泪,然而我却止不住心中的悲伤,泪水决堤一般肆意奔流。

    “为什么要哭?”宗贤皱起眉,抚摸着我的脸,有些不知所措。

    我完全淹没在自己的思绪里,闭着眼,不停地流泪。

    宗贤怕我被自己的泪水呛着,连忙拿出轮椅后面布兜里的纸巾给我擦泪,一边擦一边小心地问我是不是哪里难受。

    嗓子越来越紧,酸疼酸疼的,我抽泣得太厉害,终于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大概是心中的烦闷积郁得太久,也或者只是咳得太厉害,我胃里一阵翻腾,中午吃下去的饭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

    宗贤慌忙把我倾斜到一边,一边扶着我的肩膀,一边轻轻帮着我捋顺后背。

    头上的花环,掉了下来,落进我的呕吐物理,脏掉了。

    然而我们谁都没有功夫去管它,又吐了一大滩污秽之后,我终于缓过劲来,喘了几口气,吃惊地发现自己的舌头居然能动了,嘴巴似乎也具备了开合的能力。

    在我诧异地张嘴闭嘴验证自己是否真的发生了奇迹,终于能支配自己的嘴巴的时候,宗贤向花园门口急切地喊着芸儿的名字,要她快点过来帮忙。

    芸儿正在洗衣服,听到呼喊,手也来不及擦就惊慌失措地冲进了园子。

    她看到地上的污秽,不待宗贤吩咐,又立刻返回厨房,带来一条毛巾和一大杯水。

    “影哥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中午的饭不合胃口?”芸儿紧张地扶着我,把水递到宗贤手里问。

    因为我长期不能说话,宗贤便成了我的传声筒,芸儿问我问题的时候,渐渐就忽略了我,直接问了宗贤。

    宗贤面有难色地摇摇头:“我也说不好,刚才还好好的。”

    我又喘息了几声,终于压抑住胃里的翻江倒海,张了张嘴,试着发出几个音节:“我……没……事。”

    这话说出来,不止宗贤和芸儿吃了一惊,就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们吃惊是因为我突然开口说话了,我吓了一跳,是因为我的嗓子长期不用,发出的声音干涩嘶哑,语调高低参差,比小瓷的怪叫还难听。

    如果小瓷在这,听见我的声音,恐怕要不可避免地对我耀武扬威一番吧。

    芸儿为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激动得热泪盈眶,宗贤好笑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哭什么?小影能说话了这是好事。”

    “我高兴嘛,我高兴!”芸儿揉一揉被弹疼了的额头,不满地撇撇嘴,给我擦了擦流到下巴上的污渍,满是期待地问我:“影哥哥,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对吧?”

    我愣了一下,眨了下眼,突然想到我可以说话了,不必用眼神示人了,便开口道:“也许。”

    “什么叫也许!”

    宗贤对我的答案颇为不满,他猛灌了一口水,推开芸儿,捏住我的下巴,把水一股脑全渡到我的口中。

    我瞬间瞪大了眼,脸上热辣辣的像进了一趟炼狱,水刚在我口中转了一圈,又被我全喷了出来,溅了宗贤一脸。

    宗贤也太大胆了!

    芸儿还在一旁看着呢!

    当着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就做这样的事,真的好吗?

    宗贤呵呵一笑,扯过芸儿手里的毛巾擦了擦脸,没事人一样端着杯子,凑到我唇边,催促:“漱漱口!”

    我红着脸看看芸儿,芸儿正在那捂着嘴笑,脸色微红,目光却亮亮的,像个孩子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

    我收回目光做了个深呼吸,张开嘴,试着含了一口水。

    宗贤对我的表现大加赞赏,帮我侧过身子,吐掉口中的水,又顺手占了我一个便宜。

    “表现不错,亲一个作为奖励。”

    他毫无压力地吻吻我的额头,我却囧到了极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宠夫成瘾》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09 14:57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游客
发表于 03-28 13:08
??
 
天水清河
(发表于 03-28 17:10)
 
游客
发表于 03-20 16:47
被简介治愈
 
天水清河
O(∩_∩)O~(发表于 03-28 17:10)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