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四卷:笑叹红尘 爱恨嗔痴 第四回:八风通三星运曜,九雉飞双龙抢珠(廿五)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四卷:笑叹红尘 爱恨嗔痴 第四回:八风通三星运曜,九雉飞双龙抢珠(廿五)

    第四回:八风通三星运曜,九雉飞双龙抢珠(廿五)

    时至午后,杜迎风方才醒转。

    他头枕着一副胸膛,腰身教人覆在掌下,体内又楔着异物,连转个身都不能。闭了闭眼,想起昨夜荒唐,不由怒上心头,伸手将人一推,两人身子硬生生分了开来。

    这般动静,颜少青如何不醒,眼见一双凤眸眯着打量自己,温声道:“身子可有不适?”

    他不提便罢,一提这茬,杜迎风便心头窝火,抓起散在身旁的衣物,披在身上:“我去瞧瞧铁英。”随手捋顺长发,欲待挽个发髻。

    随着他起身,一道浊液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颜少青眸光深暗,一手覆上他劲瘦的腰身,将人揽回身侧。

    杜迎风背靠在他怀中,长发复又散开,气急败坏地道:“干甚么啊,还没疯够!”昨夜被欺负狠了,实教他心生恼意,那教训他的理由才是荒谬:他收两个仆从消遣一二,怎么是撩拨了?他同军中将士比武操练,如何又成了勾引?还甚么数罪并罚,甚么以正夫纲……

    颜少青扳过他脸,用拇指将他唇边几道干涸的浆液揩去。杜迎风愈想愈是恼火,趁机咬住他手指,狠狠咬出几个牙印。

    颜少青心觉好笑,任他啃咬发泄,待他解气,这才抽回手指,吻上前去,在他口中肆意扫荡一番。

    没了手指可咬,杜迎风便咬对方舌头,奈何那舌头很是狡诈灵活,躲过他牙齿不说,又占尽便宜,就这半刻钟工夫,衣衫已褪到腰间,他一个激灵,在对方身下胡乱抓了一把,趁这人气息一乱,溜出他身下,随手捡了一件衣袍扔过去。

    “穿衣服!”

    颜少青被一团衣物扔个正着,却也不恼,衣衫从眼前滑落,正见那人站在屏风前着衣,一道白浊从大腿根淌至脚踝,端是十分香艳。

    杜迎风吩咐侍者打来热水,送入帐内。二人在帐中胡天海地的这两日,铁英已被安置在其余空帐,至于颜少青的来历,也早向妹勒、理奴等人言明,便说是自己的知交好友。

    战事如荼,妹勒和理奴也无闲暇心思计较此事真伪,只知这两人武艺深不可测,双双助阵,有如神兵天降,哪还敢探究他们夜里是在商讨对敌大计,还是在颠鸾倒凤。

    颜少青替他清完身子,梳洗得当,这才慢条斯理地穿起衣衫。杜迎风在镜中瞪他一眼,道:“我去看看铁英,你别跟来。”

    颜少青点点头,目送他走出大帐。

    杜迎风走后不久,暗三便携了消息回来,只见他风尘仆仆,一袭黑衣皱得不成样子,向颜少青禀道:“虞氏撤走大军,却招了一批江湖人士驻守郦王府废墟,其中不乏江湖高手。属下探听到有人在地底布了一座大杀阵,方要深入打探,不想被蔽日盟的探子发现行踪,不得不从入口退了出来。”

    颜少青手指轻敲桌面,缓缓地道:“你仔细形容布阵之人,还有那批江湖异士,都生得如何模样。”

    暗三形容道:“布阵的是个胖和尚,身形只有五尺高,头上有十二道戒疤,使一对金刚杵,众人称他为法屠大师。江湖人士统共八名,多是吃过朝廷官司的亡命之徒,属下见那……参加过鉴武大会的小子也在。”

    颜少青眸光一动,道:“温怀思?”

    暗三道:“正是此人。这八人进阵多时,属下不敢耽搁,便先回来禀报。”

    颜少青沉吟片刻,问道:“其余人何时会到。”

    暗三知晓主子问的是己方人手,摇头道:“目前尚未收获消息。”

    颜少青朝他摆了摆手。暗三方要告退,忽然记起一事,又道:“那八人中有一人长相十分奇特。”

    颜少青抬眸道:“哦?还有比那法屠更为奇特的长相?”

    暗三皱着眉头,说道:“那法屠说实在便是一个侏儒,除了身形奇矮,其余也算正常,至于那人……实在不像一个人。”

    颜少青还未开口询问,另外一个声音忽然插进来道:“你既说他是人,怎么又说他不像人?”

    听了这声音,暗三也未惊讶,只是朝来人垂首行礼:“大当家。”

    杜迎风掀帘走进,摆了摆手道:“你继续说,教我听听这稀奇事。”他才从铁英帐中回来,沾了一身草药味,自去洗净双手,又到屏风后换下衣衫。

    暗三双眼盯着鞋面,目不斜视,回道:“那人驮着背,身高亦有九尺,双手垂过膝盖,脚也奇大,不管白天晚上,都罩着一件斗篷,从不露面。”

    颜少青放在桌上的右手微微握紧。杜迎风从屏风后绕出,漫不经心道:“倒是有些怪异。”

    暗三道:“不仅如此,别人都要吃饭喝水,这人则两天不吃不喝,也几乎不曾动弹。”

    颜杜二人互看一眼,心中均道:茧人。

    颜少青不曾除尽的最后一个茧人终于有了眉目。杜迎风却眉心一跳,想起了另一件事,道:“天佑还在那里?”

    ***

    这只突如其来的木桶,散着浓厚的肉脂香味,天佑舔了舔嘴唇,蹲下身来,一把将其按住。

    他左手抱着酒坛,右手按着木桶,腹中饥渴难忍,却是强行按捺,又等半刻,拓跋宇凭空踏出,拍了拍袖子,在他身前坐了下来。

    “愣着作甚么,酒拿来。”

    天佑一怔,将酒坛抛去。拓跋宇抬手接了,拍开封泥,仰首饮了一大口。侧过头来,见少年仍在发呆,斜睨他道:“郦王府的窖藏,也是你们自家东西,难道还同本座客气?”

    天佑低头看看木桶,确实是熟悉的样式,登时明白过来。此刻身处万衍阵中,绕来绕去,总是不脱郦王府的范围,此处合该是地窖位置,就不知拓跋宇如何破得阵法禁制,取来食物。

    虽学得些皮毛,这些岐黄阵术在他看来仍是玄之又玄,心中感叹一番,手下木桶已教他打了开来,霎时一阵浓郁肉香扑鼻而来。肉干虽香,却也不好吞咽,天佑只得细嚼慢咽地吃了两块。

    拓跋宇将手中酒坛抛去,笑道:“这酒放得久了,十分香烈,你敢不敢喝?”

    天佑接过酒坛,毫无避讳,仰头便喝。他肉干吃的不多,酒却喝了不少,道:“这酒香是香了,却不够烈,你觉得烈,那是你没喝过真正的烈酒罢了。”

    拓跋宇亦是好酒之人,且酒量不薄,如今被一名稚龄少年鄙夷,不禁好笑,问道:“哦?那要向七皇子讨教一二了。”

    天佑眯眼道:“我大辽有两样珍酿,一样叫做‘珍珠斗’,一样叫做‘婪尾春’,都是至烈之酒。”

    拓跋宇道:“本座又不曾饮过,如何证明你所言属实?”

    天佑道:“衢王神通广大,甚么享受的东西弄不上手,何况只是区区酒水罢了。”

    拓跋宇轻笑一声:“说得不错。”天佑捧起酒坛,又饮了两大口,似乎并无将酒坛归还的打算。

    拓跋宇见他畅快喝酒的模样,心中浮出另一张俊俏至极的脸来,他靠着石壁,勾唇浅笑:“万剑山庄杜三少,是你甚么人?”

    天擦拭去唇边的酒液,顿了一顿,道:“是我小舅。”

    “怪不得……”拓跋宇点点头,走近过来,手指在他眼皮上一点:“这些地方很像。”

    天佑将一坛酒喝得精光,正是心满意足,拓跋宇的手指顺着眼睛往下滑落,点在他嘴唇上,天佑一把将其挥开,冷声道:“酒也喝了,饭也吃了,你要取血,尽管来罢。”说着右手朝前一伸。

    拓跋宇眸光朝他手腕上一扫,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他看了一眼洞外,灵霄藤蛰伏在一簇垒起的碎石下,藤蔓上的尖刺收缩不定,是个随时袭击的模样,他笑道:“精血要取,却不是这样取。”

    天佑一怔,立时抽回手来。拓跋宇笑着摸摸他脖子,似乎在寻下口的地方。天佑浑身紧绷,左手撑地,右手背在身后,朝灵霄藤做个手势。

    灵霄藤触藤探出石外,等候主人下一个手势。

    拓跋宇摸着掌下滑腻的颈项,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天佑绷着身子,手指微微颤抖,忽然间一道细微的声响钻入耳朵,拓跋宇手势一顿,按住他后脑,将人带到怀中就地一滚。

    啪地一声,酒坛碎裂,地上多了一道深深凹痕。天佑没感到任何杀气,但凌厉的攻击一道接着一道,一个呼吸间,拓跋宇抱着他从洞内窜了出去,反手一掌击在一团鬼魅般游窜的黑影之上。

    那黑影迅捷无伦地往旁一闪,避开拓跋宇掌势,又朝两人扑来。

    天佑被按在拓跋宇怀中,艰难地扭过头来,只见一个庞然大物疾扑而至,皮青脸肿的,又是似人非人的模样,他心中一惊,失声叫道:“茧人!”-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游客
发表于 10-12 19:13
三少终于出来了,若织应该也快了
 
游客
发表于 10-07 21:13
大大,国庆节快乐
 
游客
发表于 10-03 23:33
我都大学毕业了……还没完....期待好结局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