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四卷:笑叹红尘 爱恨嗔痴 第四回:八风通三星运曜,九雉飞双龙抢珠(十三)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四卷:笑叹红尘 爱恨嗔痴 第四回:八风通三星运曜,九雉飞双龙抢珠(十三)

    第四回:八风通三星运曜,九雉飞双龙抢珠(十三)

    颜少青点点头。暗三了解他的性子,不待主子发问,便道:“属下查到少爷曾回郦王府,在那里逗留了几个晚上,还寻到他挖掘的地道。”

    颜少青毫不意外,道:“他一心要走,我也强留不下,让他去罢。”

    暗三一怔道:“可郦王府如今只剩废墟,小少爷……”

    颜少青向他摇了摇头,双手背负,望向夜空。

    既然主子不愿多说,暗三也不敢多问,又将打探到的西夏宫中的状况逐一禀报,末了说道:“西夏皇帝下落不明,虞氏囚禁了几个皇子公主,又逼迫太子登基。辽太子还在宫中,不过行迹掩藏得很好,没人察觉,至于蔽日盟那位盟主,目前也未曾表露行藏。”

    颜少青转过身来,朝他一摆手。暗三心中疑惑,却是立即住口。颜少青淡淡地道:“有觉不睡,出来凑甚么热闹。”

    右侧大石之后,慢慢踱出一个人来,向两人道:“在你做来是正经大事,教小爷撞见,便是凑热闹了,这是甚么道理?”

    暗三舒了口气,恭恭敬敬地道:“大当家。”

    杜迎风走上去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小爷收到飞鸽传书,左等右等,等不到你,好容易你来了,却先见你的正经主子,是了,这位正经主子,可比小爷这不正经、凑热闹的主子重要多了。”

    暗三听了想笑,面上不显,只道:“属下不敢。”

    杜迎风走到他侧面,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暗三登时有些站立不稳,心中苦笑,却不说话。颜少青向他道:“继续留意宫中情形,及时禀来。”

    暗三应道:“是!”拱手低头,朝后退下数步,接着奔入夜色。

    杜迎风打趣道:“急着将人打发,小爷还能吃他不成?”倚石而坐,又道:“如今宫中是虞氏在作威作福?”

    颜少青在石旁坐下,将人揽在怀中,将天佑境况,以及西夏朝中局势简明扼要的说了一番。

    杜迎风半坐半躺,眼睛也是半开半闭。他听得一字不漏,道:“当先是要将天佑带回来。”

    斟酌半晌,又道:“辽太子在前,蔽日盟在后,看来两拨人都想乘势讨些便宜,李元昊死了便罢,要是活着,可有一阵头疼。双方都是有备而来,怎么蔽日盟的茧人要比辽太子带来的厉害许多?难道比英雄大宴上的还要难缠?”

    颜少青道:“辽太子的那些茧人不足为惧,蔽日盟带来的却有些麻烦。”

    杜迎风清楚他的本事,他说麻烦,那么事情肯定十分棘手,果不其然,只听对方道:“能杀的,我都杀尽了,唯独走了那只。”

    杜迎风点头道:“能逃过阁主法眼,确实十分能耐了,难道那茧人生了十双手脚、八只眼睛?”

    见他胡说八道,颜少青失笑道:“茧人终归是由人衍变而来,世上哪有十双手脚和八只眼睛的怪人。”

    杜迎风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小爷这般剑术通天的江湖豪客,亦有阁主这般俊美无铸的妙人,那么多一个不拘俗套的茧人也没甚么啊。”

    颜少青摩挲一下他的下巴:“闹甚么,说正事。”

    杜迎风打个哈欠,摆摆手道:“不行,一说正事,小爷就要犯困。”侧过头来道:“不若阁主唱个曲儿,给小爷提提神?”

    颜少青微微皱眉:“我可不会,你要困了,便去帐篷里睡罢。”

    杜迎风道:“那帐篷中哪有好床?对了,铁英身下倒有一张,反正同是男人,便和他凑合半晚,不错,我去睡了。”

    颜少青按住他道:“不许。”

    杜迎风哼一声道:“这也不会,那也不许,阁主可算仗势欺人?”

    颜少青拿他莫可奈何,自腰间抽出一支横笛,低声吹奏起来。杜迎风听得入迷,摆个舒服姿势,头枕在他腿上,手指圈着他脸侧垂下的几缕黑发。

    一曲毕了,他抚掌道:“孔子听韶乐,三月不识肉滋味,小爷听这一曲,可以三天不睡。”

    颜少青垂眸看他,问道:“怎么忽然想听曲子。”

    杜迎风看着他双眼道:“你说蔽日盟用竹哨控制茧人,我心想当日药虬翁用金铃驱使毒虫,拓跋宇用埙声控蛇,陨天教教主更是熟谙乐声控蛊之术。”

    顿了一顿,又道:“既然茧人如蛇虫蛊毒一般可以操控,那么只消破了乐声,是否就能教它们不受控制。”

    颜少青眸光微动,颔首道:“道理是如此。”

    杜迎风得意洋洋地朝他眨眨眼,颜少青不禁莞尔:“你我均不谙此道,要寻破解之法,谈何容易。”

    杜迎风道:“我瞧却是容易得很,阁主吹一曲,我便如痴如醉,阁主要我干甚么,我便干甚么,要是吹上十曲八曲,岂不是连自己姓甚么都忘了?”

    颜少青却笑不语。杜迎风撑身坐起,扑上来道:“我说实话,你却不信么?”颜少青扶着他腰,拇指和食指在腰线上轻轻抚摸,低声道:“真的我说甚么,你都照做?”

    杜迎风一哂道:“那是自然,你要甚么,小爷何时不给?”说着伸手去解对方腰带。

    颜少青按住他手,说道:“大漠比之草原,别有一番风貌,陪我看看罢。”换个姿势,在石旁仰躺下来。杜迎风噗嗤一笑,拉过他手臂,枕在脑后。两人并排躺着,都仰头看着天上繁星。

    须臾,杜迎风叹道:“草原广袤,乘马如乘风,我道自己是更喜欢草原一些,现下这么躺下来,席天慕地之下,倒真是另有一番滋味。”

    他指着最亮的一颗星道:“我不懂星象,要是师兄在此,定能说出这些星辰的来历,说不准对于西夏龙脉的走势,也能瞧出些端倪。”

    颜少青摇头道:“沈遥云不能轻易离开中原。”杜迎风闭了闭眼,说道:“师兄原本可以远离这些是非,都是襄王府的那个混账将他绊住了。”

    颜少青道:“都是个人所求。”杜迎风点了点头,睁眼看着满天星辰,又道:“说回那茧人,它到底有何能耐,难道真有十双手脚?”

    颜少青沉吟道:“当日我先你一步离开,就是为了追踪茧人。”杜迎风未及问他这事,闻言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茧人,莫怪沿途留下的线索好生奇怪,你们速度太快,我追了三个地方,都没赶上。”

    颜少青道:“那茧人聪慧异常,懂得穿常人衣裤隐匿行迹,又是夜出昼伏,我追了几百里,发现他白天时躲在一具棺木之中,那棺木又由八人抬着。”

    杜迎风‘啊’一声道:“就是那一副?”颜少青点了点头。杜迎风怕他搞错,继续道:“就是鬼手常七做的,从萧顺王府抬出来,又混淆咱们的耳目偷偷运出的那一副?”

    颜少青失笑道:“正是。”杜迎风一下坐起,转头道:“萧顺王不是辽太子的人么?为何要替蔽日盟运送茧人?”

    颜少青不疾不徐地道:“这件事,恐怕辽太子至今蒙在鼓里。”

    杜迎风虽是乐于见到那花孔雀吃瘪,但事关蔽日盟,又觉得没那么简单,想了一想,说道:“蔽日盟若和萧顺王有合作,那么此事定是背着大辽太子进行。”

    颜少青颔首道:“大辽的局势,如今十分微妙。”

    杜迎风皱眉道:“蔽日盟在中原壮大,至少历时数年,才使势力渗透朝堂,可它于大辽毫无根基,如何令萧顺王背叛太子,转而同它合作?”

    颜少青眸光冷沉,道:“除非蔽日盟盟主原本就是辽人,还是一个极有权势的辽人。”

    杜迎风叹道:“我原先猜想,蔽日盟盟主是我爹,如今看来,这事没有可能了。”

    颜少青道:“襄王当年元气大伤,没有十年二十年的休养生息,决计不会卷土重来,杜老庄主若要替他筹谋,也不会争在此刻。”

    杜迎风斜睨他道:“你早怀疑过了,是不是?”

    颜少青道:“并非怀疑,只是曾有过猜测,不过立时便否定了,因之比起杜庄主,陨天教教主更为可疑,也更具实力。”

    杜迎风啧地一声道:“也更不像好人。”随口问道:“会不会是于越耶律善谭?”

    颜少青只道:“谁都有嫌疑。”杜迎风复又仰躺下来。两人各自想着心事,一时均未开口。沙漠风大,卷着细沙,一道道吹在脸上,颜少青侧卧着挡在他的身前。杜迎风右手搭在他腰上,轻轻摩挲着鬼纹刀刀鞘上的纹路。

    颜少青忽然问道:“你佩剑放在了帐中?”

    杜迎风笑道:“这你猜错了,老伙计可镇着妖魔鬼怪呢。”

    颜少青一扫他空荡荡的腰际,皱眉道:“你也不嫌脏。”站起身来,往军营走去。杜迎风一跃而起,拍去身上的沙尘,跟随在后。

    这是后半夜,士兵多睡下了。颜少青身形同燕无情相仿,昏暗之中,守夜人也瞧不真切。两人行到茧人附近,那茧人挣扎半夜,犹未力竭,左手挣脱出来,去除右手上的镣铐,一旦有人靠近,便冲人龇牙大吼。

    颜少青几步踏到它面前,茧人未及察觉,忽然胸口的长剑被人拔了出来,除下桎梏,不禁欣喜若狂,铮铮铮几声连响,那几道枷锁也一力挣脱了。

    看守茧人的士兵大叫:“喂,你干甚么!”还有人叫道:“去禀告将军!”

    颜少青毫不理会,一掌拍向茧人肩头,那茧人双脚陷进地面,一面大吼大叫,一面向他抓来。

    杜迎风走过来道:“如何?”颜少青摇了摇头:“毫无理智,并非是那一只。”他右手如一道烧红的烙铁,五指嵌入茧人肩头之中。茧人全然不知道怕,也不觉得痛,脸面狰狞,口涎直流。

    九转丹魂经炙热真力贯穿心脉,过不多时,茧人停下挣扎,扑地倒了。众人瞠目结舌,不知该走过来看一看,还是先去禀明将军。

    颜少青取出巾帕,将揽云剑擦拭干净,交还他手。杜迎风一笑,向众人道:“将军若是问起,便说是我,至于茧人尸首,尽早焚化罢。”

    两人回到帐中,杜迎风将揽云收入剑鞘,又拿水洗了脸。两人接着就桌上冷食用了一顿宵夜。深夜静谧,杜迎风躺在柔软的黑熊皮上,细细回想一些往事,忽然道:“你可记得早些时候,茧人如何出现?”

    颜少青回了三个字:“长生诀。”

    杜迎风道:“袁天罡拿着记载长生诀的假羊皮四处兜售,教一些武林高手练的走火入魔,变得不人不鬼,这便是最初的茧人。袁天罡死后,高昌地宫中的茧人跟着销声匿迹,我们以为祸根已除,便回了中原。却是从何时起,这祸根开始死灰复燃?”

    他自顾自地往下说道:“是从镇威镖局接的那趟镖开始。那趟镖,是庾萧寒请落梅山庄作保,托镇威镖局行的暗货,送去大辽呈给太子。可庾萧寒又是从哪得来的茧人?我想了一阵,终于想起一事,当年的高昌地宫,庾萧寒也曾去了,虽未有甚么建树,但以他的秉性,绝不肯空手而归,定是动用甚么法子,偷偷带回了一只茧人。”

    颜少青细思前因后果,觉得此事大有可能,说道:“我们得到舍利子时,庾萧寒并未前来阻挠,这一点便有些蹊跷,现下想来,怕是他心中有鬼,不敢再生事端。”

    杜迎风道:“活的茧人,料他无从下手,他从高昌地宫带回来的,很可能是一只未曾破茧的茧人,事后将其藏起,暗中联络买家。”摸了摸下巴,又道:“照此推断,在那之前,庾萧寒便和辽人互有往来。更有意思的是,他后来转投蔽日盟,蔽日盟便也和茧人扯上了干系。”

    “如此看来,当年镇威镖局押送的暗货,才是一切关键。辽太子耶律宏得到过,不知用甚么方法,造了一批新的茧人,拿来同西夏交易;蔽日盟也得到了,成果更甚于耶律宏。嘿,中途教拓跋宇搅浑了水,不然小爷早该料着!”

    “耶律宏和蔽日盟都想用茧人换取虞氏的支持,耶律宏所图,无非是坐稳权位,得到可汗的认可,可蔽日盟图的是甚么?”

    颜少青道:“蔽日盟盟主若真是大辽权贵,此举无疑是想取而代之。”

    杜迎风道:“这么说来,耶律善谭的嫌疑岂非最大?”

    颜少青不予置评,只道:“大辽可汗子嗣众多,众皇子面上不争,背地里未必没有各自的打算;可汗还有两名兄长、三个叔叔,后宫势力亦是盘根错节。”

    杜迎风一拍额头道:“不想了,不想了。”

    颜少青将外袍褪下,挂上衣架,在他身旁躺了下来。杜迎风翻个身,趴在他身上,问道:“凤来楼那回,咱们都和蔽日盟盟主交过手。”

    颜少青知晓他的心思,摇了摇头道:“我看不透他的武功路数。”

    杜迎风下巴搁在他胸前,有些挫败地道:“难道没有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颜少青沉吟道:“实在要说,我觉得对方未曾拼尽全力。”

    杜迎风双眸一亮,问道:“是不能,亦是不想?”

    颜少青闭上双眼,说道:“不知道,我只知再不睡,今夜便不用睡了。”杜迎风哼哼两声,在他身上寻个舒服姿势,再不动弹了-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游客
发表于 10-12 19:13
三少终于出来了,若织应该也快了
 
游客
发表于 10-07 21:13
大大,国庆节快乐
 
游客
发表于 10-03 23:33
我都大学毕业了……还没完....期待好结局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