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章节列表 >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_第二卷:年少清歌 纵马逍遥 第廿六回:剑悬鬼峰掌阴阳,刀指昆仑破生死(二)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 第二卷:年少清歌 纵马逍遥 第廿六回:剑悬鬼峰掌阴阳,刀指昆仑破生死(二)

    第廿六回:剑悬鬼峰掌阴阳,刀指昆仑破生死(二)

    杜迎风绕到他的右侧,手指轻轻搭在他腰上,附耳说道:“这位西夏国师生得这般好看,你真舍得?”

    一团热气呵在耳畔,颜少青眸色微动,侧首望来,见那双凤目中除了几分促狭,倒无不悦。将人拨到身后,踏上两步,拔出刀来。

    湛均道:“你总是同我作对,从前是为褆儿,现下又为了这不相干的外人……”说了半句,一抬手掌,阴阳指破空而来。

    杜迎风听了这句‘不相干的外人’,气不打一处来,但他答应不插手,此刻只好不作理会。

    颜少青翻转刀刃,迎向剑气。湛均右手三指微动,三道剑气,同时激出。鬼纹刀贴着颜少青掌心几轮翻飞,三道剑气同时扫向刀刃,登时溃散。湛均眼中露出赞赏之色,食指指尖朝下,一道剑气贴地而走,直攻颜少青下盘。

    颜少青一提真气,腾身而起。看着他翻飞的衣袂,湛均微微一笑:“小颜,你若肯回到我身边,西夏国君的位置,也是可以坐一坐的。”

    颜少青置若罔闻,依旧携刀攻来。倒是杜迎风忍不住道:“谁稀罕做那劳什子皇帝,老邪祟,你要打便打,干甚么说这许多废话?”见两人相斗,一时未分胜负,又道:“还有啊,我颜兄早和人定了终身,你就不要肖想了,最好老老实实回你的西夏去……”

    见他啰唣个没完,湛均越听越怒,一指剑气朝他射去。杜迎风闪身避开,抱着臂、倚着树,闲闲地道:“至于是和谁嘛,嘿嘿,不巧正是小爷我。”凝视湛均脚下,见他步伐轻飘飘地好似未曾着地,心想这人除了‘阴阳指’,轻功也很高明,就不知比起岚山阁阁主如何。于是又去盯看颜少青步伐,发觉两人所使的轻功有异曲同工之妙,均是飘忽迅捷。

    两人在崖上斗得半晌,地下毫没足印痕迹,刀光剑芒扫得树叶乱飞,杜迎风拾起一片落叶,见叶脉经络全被震碎,错指一捏,便成齑粉。他想起颜少青先时说过,这湛均未以真身示人,心中惊道:仅是替身,便有这等修为,若是真身在此,那还得了?

    须臾,刀光压过剑芒,颜少青一掌向敌方胸口拍落。湛均往后退了两步,右手往下虚按,吸了那支断箫在手,往其掌心一送。颜少青顺势抓住断箫,两股真力在箫中相碰,白玉的箫杆散出红彤彤的光彩来。

    双方相持不下。靠得近了,湛均看清这张容颜,温言道:“小颜何故知道我并非真身?”

    颜少青道:“若是真身,旁侧怎会无人侍候。”

    湛均笑道:“你清楚我的脾气。”

    颜少青未再多言,抓着断箫往他腹中一送。炽烈的内力捣入体内,湛均俯眼下望,见自己手指还抓着一截箫杆,喃喃道:“九转丹魂经,原来你已练成了……”霎时之间,身子被火舌吞没。

    杜迎风见一张黄纸从火中窜出,跟着一下重物坠地之声,疾步掠来,伸手去捞黄纸,不料点着的黄纸经风一吹,片刻间烧没了。他怔在原地,道:“原来是符纸画的假人。”心中感叹世间竟有此等妙术,俯下身来,在草丛中搜寻,少时,摸到了一面手掌大小的圆镜。

    拾起看时,镜面上抹了一层白蜡,朦朦胧胧瞧不真切,背面镂着祥云,边缘光滑,显然时常经人抚摩,奇道:“这是甚么物事?”

    颜少青看了眼道:“这是湛均的窥天镜,传闻可窥自身心魔。”

    杜迎风道:“那咱们岂不是白拣了这个宝贝。”

    颜少青皱了皱眉,沉吟片刻,说道:“这镜子来得蹊跷,你且不要妄动。”话音刚落,见对方已用掌力熔开了镜面那层白蜡。

    骤然间白光灼眼,甚么也看不清,他听见杜迎风惊呼一声,伸手揽其入怀,但探手摸了个空。白光褪去,却见自己站在一扇雕花窗桕之后,不远处是白墙青瓦,廊下悬着地锦和紫藤,簇拥着一只秋千架,微风徐来,花叶翻浪,秋千架也随之轻摆。

    记忆中,这处景致似曾相识。颜少青推开窗户,正待瞧个仔细,忽然月洞门外传来小孩的嬉闹声。少顷,一个少年兴冲冲跃到院里,怀中抱着一柄宝剑,又笑又叫。

    那少年十三四岁年纪,皮肤甚白,一双眼睛盯着手中宝剑,欢喜得不知怎么才好,口中叫道:“从此小爷便是揽云剑的主人了,兀你个秃驴,看招!”说着跃上秋千架,双脚稳稳踩住,右手出剑,像模像样地使了一套剑招。

    他兴奋得双颊泛红,一个筋斗从秋千上翻了下来,跃到空地,接连使了三招‘白虹贯日’,剑尖插中三片落叶,嘻嘻哈哈地开怀大笑,一双凤眸弯成了月牙,眉宇间尽是少年意气。

    颜少青肃立窗后,一时竟移不开眼。忽然间四目相对,那少年惊察窗后有人,纵进屋内,抬剑指着他道:“甚么人,不知这是万剑山庄么!”

    近处看时,少年的容颜更显精致,眸中除了戒备,还有几许好奇。颜少青心忖:杜三少便真是自己的心魔,也不当如此稚龄,这其中有甚么蹊跷?

    那少年睁大了眼睛看他,忽然一拍手道:“我知道了,你是仰慕我爹爹的武功,前来投师拜艺,是不是?”见对方不答,又自说自话地道:“你怎么跑到我房里来了,对了,定是庄里的路将你绕晕了,那些奇门八卦,是以前的老庄客布置的,小时候我总也迷路,爹爹哥哥也找不见我。”

    颜少青轻轻点了下头。那少年见自己猜中了,笑吟吟收了剑,告诉他:“这是天下第一的揽云剑,小爷可以借你看一眼,仅止一眼,多半刻也不成。”献宝似地捧起宝剑,凑近他身前,笑道:“瞧见没,是不是大开眼界。”

    颜少青扫了一眼,确是揽云不假,启唇道:“天下第一,是乾坤鞭,而非揽云剑。”

    那少年倒没生气,只举剑大笑:“揽云在我爹爹手中,那是排名第三了,到了我手中,今后定是天下第一。”他见对方沉吟不语,追问道:“怎么,你不信么?”

    颜少青如实道:“你说得是事实。”

    那少年得意洋洋地笑起来。忽然远处一声锣响,爆竹声紧跟着闹起来,颜少青瞧了眼窗外,问道:“甚么事这么吵。”

    那少年道:“今日是我生辰,庄中来了好些客人,是以有些吵嚷。”他说此话时,耷拉着脑袋,神情有些不愉。

    颜少青道:“几岁诞辰?”

    那少年眨了眨眼,答道:“十四。”

    颜少青颔首道:“大好年华,理应高兴才是。”

    那少年抚着宝剑,低声道:“原来是高兴的,但生辰过后,爹爹要将我送去嵩山,跟他的一位老朋友修道,那里酒也没有,热闹也没有,整日修身养性,好人也要憋出病来。”

    颜少青听杜三少提及过这事,杜千葛为了给子女避祸,分别送他们去寻故友,这一走,他便在山中呆足了五年,下山时万剑山庄已遭厄难。

    正思量间,只听那少年闷闷不乐地道:“这回哥哥和姐姐也不帮衬我,山中又僻静、又无趣,哪儿是人呆的地方。”眼珠转了转,忽然道:“不如咱们逃走罢,你是来瞻仰我爹的剑法,是不是?你带我闯荡江湖,一路上我便教你‘落风回雪’剑法。”

    颜少青道:“你将家中剑法外传,不怕杜庄主追究么。”

    那少年哼地一声,撇过头去:“天下第一剑都后传无人了,他还追究甚么啊。”

    颜少青道:“你只是去嵩山修身养性,过个四五年便回来了,往后有的是日子练剑。”

    那少年道:“谬说四五年,只四五月光景,小爷便在山中无聊死了,那些道士整日正儿八经,虽说不戒荤,菜里也不放葱姜蒜,寡淡无味,哎哟,吃上三顿,嘴里也淡出鸟来,不去,不去!”

    颜少青知道这祖宗的脾性,听到这话,登时感叹他竟能忍下五年深居山中。却不知杜三少头也不回地离开万剑山庄,这其中大有赌气的成分在内。那少年见他沉吟不语,当他默许了,一下牵住他的手道:“咱们从侧门偷偷翻出去,爹爹此刻在前厅招呼客人,不会察觉。”

    那小手滑腻柔嫩,力气却是不小。颜少青被他拖着走了两步,忽然站住不动。那少年催促道:“怎么不走了。”

    颜少青垂目看他:“我不翻墙,也不走侧门,就从正门过。”

    那少年怔愣之际,颜少青已抱起他来,两人衣袂在树梢掠过,转瞬到了前厅门廊。大厅中觥筹交错,杜千葛手执酒杯,正与宾客寒暄。颜少青抱了人,堂而皇之穿堂而过。那少年睁大了眼,眼瞧杜千葛走了过来,手中酒杯几乎触到自己的鼻尖,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两人几乎贴面而过,下一瞬,万剑山庄黑底鎏金的匾额撞进视野,那少年喘了两声,才找回声音来:“这……这是甚么轻功?”他从男子身上跃下,右手扶着树杆,头脑尚有些晕眩。

    颜少青道:“缩地成寸。”那少年好不艳羡,说道:“我教你落风回雪剑法,你教我缩地成寸轻功,成不成?”

    颜少青伸手拂去他肩头的落叶,低声道:“我的功夫,你要学甚么都成。”那少年笑眯了眼,牵住他的手道:“说定了,你不许抵赖。”拉着他便往市巷中走去。

    颜少青走在他的身后,道:“你不问我的身份?”

    那少年边走边道:“你最好是江洋大盗,或是黑道大枭,这样我爹爹找上门来,便有所忌惮,嗯,你是甚么人?”

    颜少青不禁莞尔,这未经长成的混世魔王,竟也如此不教人省心。

    “——岚山阁,颜少青。”

    在市集上雇了马车,向北而行。少年甫出家门,一刻不得闲,每逢有些名气的酒肆饭馆,便要进去打二两好酒,遇上盗匪飞贼,更是兴奋异常,一通戏弄,耍得对方大哭告饶,这才作罢。

    颜少青怜他年纪太小,路上倒无亲密举动,倒是那少年总挽住他手臂,央他教自己轻功。途中岁月,恍如梦境,正是盛夏天时,车中闷热,那少年坐了半日,浑身黏腻汗湿,到了午时,实在受不住,软泥一般趴在了马背上。颜少青将马车停在树荫下,不远处便是一汪清泉,四周高树环绕,却是避暑乘凉的妙地。

    那少年翻身下了马背,甩脱衣袍,一头扎入水下。颜少青转身道:“我去拾缀晚饭,今日便在此地过夜。”

    那少年从水中冒出头来,深深舒了一口气,笑道:“我要吃烤兔。”

    颜少青颔首,往外走去。那少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要抹上蜂蜜和小香……”颜少青渐行渐远,嘴角边泛起淡淡笑容。半刻折回,将剥皮洗净的野兔架在火上烧烤。那少年披着湿漉漉的长发走来,凑近闻了闻,说道:“好香啊。”

    颜少青道:“还是生肉,怎么香了。”

    那少年摇头道:“不是兔肉,我说你身上,嗯……有股茶香。”鼻端凑近,轻轻嗅了几下,说道:“你和爹爹那些客人很不一样,那些粗蛮大汉,身上总有汗臭,还要拿胳膊挟我。”顿了顿,歪头道:“你身上始终清清爽爽,即使在夏日,皮肤也是温凉的,我晚上枕在你臂上睡觉,身上也没流汗,这是极上乘的武功,是不是?”

    九转丹魂经但凡大成,则岁月不扰,寒暑难侵。颜少青颔首道:“是。”掰断一枝柴禾,投进火中。少年双眸发亮,转即想到甚么,眸中光彩黯淡下来,静坐在火堆旁,片言不发。

    野兔一经烤熟,香气四溢,那少年罔若未闻,目光投在火中,怔愣愣地发呆。颜少青将兔腿撕下,递过去道:“不饿?”那少年顺手接来,咬了下去,蓦地里跳了起来,叫道:“好烫!”

    颜少青笑叹,将水壶递了过去。那少年用凉水漱了口,一双眼睛只盯着颜少青脸上瞧。颜少青又撕下另条兔腿,这回待放凉了,才包在荷叶里给他。对方总算安安分分吃完了。

    到了夜间,暑气消褪,颜少青到车中取了两床褥子,铺在树下。连日赶路,那少年倦极了,很快入梦。颜少青向来浅眠,一有风吹草动,便即转醒。这夜听到身侧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猜是那少年起来小解,便没睁眼。过得片刻,动静转小,黑暗中有一缕发丝垂在脸侧,接着听到两声刻意压抑的呼吸。

    颜少青骤然念及‘心魔’一事,霎时间脑中转过数个念头,右手食指,甚至触到了腰间刀刃,但想身侧这人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风儿’,手指便又松懈下来。

    黑夜中,只听得呼吸声时轻时重,过得良久,鼻端靠来一股灼热气息,接着唇上被人蜻蜓点水地一吻。温热的唇甫触即离,不过片刻,又再压来,在他唇间轻轻厮磨。

    颜少青豁然睁眼,入眼便是一双熟悉的凤眸,半睁半阖,认真且痴迷地深望自己。那少年被他抓个现行,惊得要逃,颜少青扣住他的手腕,一翻身将人制在下头。那少年双颊嫣红,支支吾吾地道:“你唇上有片落花……”

    颜少青道:“甚么落花,不能用手,要用嘴唇?”

    那少年咬牙瞪他:“平素没见你这么小心眼,这时候又这么计较!”

    颜少青缓缓地道:“我被贼子偷袭,难道不该计较?嗯,这贼子色胆包天,敢欺到岚山阁阁主头上,怎么处置才好?”

    那少年被这话一噎,转而气愤道:“小爷甚么都还没来得及干!”

    颜少青好整以暇地垂下目光:“除了舔这两下,你还想干甚么事?”

    “我……”那少年突然感觉被他戏弄了,瞪圆了凤眸,气呼呼地道:“你一直醒着!”

    颜少青只道:“我素来浅眠。”

    那少年瞪了他两眼,索性闭住双目,认命般道:“反正亲着了,小爷死而无憾,你要处置便处置罢,岚山阁处置贼子的刑罚是怎样,割舌挖眼,还是剖心剖肺?不过颜大阁主可得将我尸首送回万剑庄去,香火法事倒罢了,最要紧是叫我爹爹给我祭几百坛好酒……”絮叨叨地还没将后事交代完,嘴唇便给人堵住了。

    十四岁虽知情事,但毕竟太过年幼,颜少青将人抱在怀中亲吻抚摸几番,便作罢了。翌日清晨,少年喜孜孜地又来惹他。颜少青索性点了他穴道,将人抱上马车。那少年身不能动,嘴上不依不饶,一会儿要喝酒,一会儿又要吃茶。折腾到晌午,穴道早解开了,那少年却闹得困顿,打起瞌睡。

    马车驶过林地,忽然前方一声马嘶,有人喊道:“救命,救命——”那少年一惊而醒,拨开车帘,见路中横着一匹马尸,旁边有个汉子浑身是血,挣扎着向前爬来。他见那大汉身上的衣衫有几分眼熟,跳下马车,向其奔去。奔得近了,发现他身上穿得正是万剑山庄杂役的衣裤,只因浑身血污,才难辨认。

    那大汉瞧见了他,登时捉住了他的手臂,叫道:“小少爷,万剑山庄……山庄被人……”说了几个字,大力咳嗽,抓中少年的力气却是越来越小。

    少年惶急道:“山庄怎样了?”

    那汉子急喘几声,气若游丝地道:“山庄给人烧了,快,快回去……”

    少年更是着急,摇晃他道:“甚么人胆敢烧庄,我爹爹和哥哥呢?”

    那汉子却已叫不醒了。颜少青盯着地上尸首,脸沉如水。两人弃车骑马,七日归程,硬是缩成三日,到得汴京,直奔万剑山庄,却只见满地的断垣焦痕。

    那少年一下跪倒在地,双眸失焦,喃喃地道:“我回来晚了。”忽然伸手抓过路人,恶狠狠地道:“是谁烧得万剑山庄,是不是你,是不是!”

    那路人被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吓住了,叫道:“不干我的事,不干我的事,都说是鬼纹刀,你去找他——”

    那少年身子一僵,慢慢转过头来:“鬼纹刀,岚山阁?”

    ***

    万剑山庄被焚之事,素来是杜迎风的一块心病。时至今日,虽大致知晓是何人所为,却也缺乏确凿证据。十余年来,他无数次臆想:假若教他看见了凶手——

    当下,他站在万剑山庄最高的亭台之上,俯视夜色中死般沉寂的大宅,四周一切,似乎熟悉,却又陌生,那座轩室,不是被大火付之一炬了么?那片花圃,不是被压在黑漆漆烧焦的断柱之下么?

    清冷月辉下,他俏立台上,神色间尽是疑惑。少时,打更声从街巷传来,他眸光一动,瞧见几个黑影鬼鬼祟祟地从暗中窜了出来-

    未完待续-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风月江湖第三部:毒步云霄》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离绯
发表于 12-29 17:21
元旦后再行开更,最近更新数少,确实家中有事,万望谅解。
 
离绯
发表于 11-30 20:39
诸位朋友,本文调整大纲,停更一周,望谅解。
 
游客
发表于 10-22 17:58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20 16:38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9 00:56
更啊
 
游客
发表于 10-17 01:14
又没了
 
游客
发表于 10-16 07:23
还不更新
 
游客
发表于 10-12 19:13
三少终于出来了,若织应该也快了
 
游客
发表于 10-07 21:13
大大,国庆节快乐
 
游客
发表于 10-03 23:33
我都大学毕业了……还没完....期待好结局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